第六十三章小小恋歌

K歌开始没多久,突然众人一致喧哗起哄起来,引得角落里安静下棋的人都抬头来关注。原来是小玉过来了,也不知道是被谁叫过来玩的。因为饭桌上两锋之巅谈联姻的场景众人还历历在目,这会看到当事人都到齐了,起哄的兴致高涨到不行。

小玉是个天生含笑的女孩,眉目生得清秀,身材更是玲珑有致,有着与她的年龄不相衬的丰满。她很惊讶众人对她到来的反应,但却不像风间始那样扭捏腼腆,落落大方地向赤羽贺寿,然后就坐到了风间始旁边。

于是有人便要求风间始唱歌给小玉听。风间始先推说不会唱歌,然后有人就出主意说好歹也要唱一首日文歌,就算不唱给赤羽,也要唱给小玉,不然就等于辜负了珠锋中人的期望,亏得之前赤羽以整个珠锋来挺他追人。

风间始推脱不过,只好答应唱一首,只唱一首日文歌。他想小玉虽然有在学日语,但基本没什么进展,唱日语她听不懂,不会那么难堪。谁知,别人就给他点了首新垣結衣的《小小恋歌》,惊得他说不出话来。这首歌可是《求婚大作战》的主题曲,用意不能更明显了。想要推说不会唱这首,却被逼着不会唱也得把歌词念一遍才能被放过。

风间始求助地看向赤羽,他是珠锋中为数不多的从日本跟过来发展的西剑流之人,算起来是赤羽真正的嫡系属下,比其他的珠锋中人关系和感情都要更深厚些。然而赤羽视若无睹,低头喝水,转头跟人聊天,就是不看他,也没有丝毫替他解围的意思。

“真……真不熟,需要人给带着唱,可以吗?”风间始在小玉期待的目光下,不得不屈服于爱情的力量。他退而求其次,至少不要出洋相就好。“有没有人会这首啊?求带着唱!”

“有的有的,俏如来也会日语,让他跟你一起唱吧!”女暴君这时突然大声接话道。史精忠很惊讶看向她,她是怎么知道自己会日语,还会这首歌的。其实女暴君并不知道他精通日语,只是偶尔听常欣提起他的手机里存有这么一首歌,这会见他已是酒劲上来、满面绯红,便把人不由分说推了出去。

除了唱歌之外,女暴君就一直坐在史精忠旁边,趁他看赤羽看得出神,哄他心不在焉地喝了不少啤酒。现在更是别有用心地想引他失态。史精忠确实已经有些醺醺然,平日里的谨小慎微有所松懈,又加上风间始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拉着他上刑场不,是去唱歌。

于是史精忠真的拿起了话筒,跟风间始站到了大屏幕前唱了起来。其实这首歌他很喜欢,也一直很想对赤羽唱,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达成了夙愿。应该不能算是暗示吧?他是被逼的。他看向温皇所在的方向。

温皇在小玉来时同默苍离、竞日一样关注了一会众人的笑闹,这会又低下头去专注于棋局,他现在的下棋对手可是默苍离,他大概早就心无旁骛、充耳不闻了吧。史精忠将目光转向了赤羽,他已经停下切生日蛋糕的动作,专注地看着唱歌的两人。

“广阔宇宙中的唯一仅有的
蓝色地球上的广阔世界中
小小的爱恋 送给小小的岛屿上的你��
遇上了你 时间在流逝
对你的想念 随着互通的信件增加��
不知不觉二人互相呼唤着
时而激烈 时而难过
呼唤远方 遥远的彼岸
温柔的歌 正在把世界改变
看,那个你想得到的 最重要的人
正在你的身边啊
只希望你 收到那首 回响着的恋歌
喏~~~~~~回响着的恋歌”

就算受到了表白禁制,赤羽信之介,难道你就听不到我的心声吗?你爱我吗?如果不爱,为什么要那样专注地看着我?为什么你的眼神,你的笑都在说你想拥抱我?为什么不肯说爱我?

“你的气息 两个人同行
即使是昏暗的道路
月亮也像太阳般照耀
紧握的手 不会放开
内心坚信着 永远的誓言
永恒的渊 一定和我所想的一样
不会破坏那同样的誓言
但是这并不足够
想把你的泪水 都变成喜悦
可是说出来 却只想拥抱你��
只想拥抱你��
喏~~~~~~回响着的恋歌”

赤羽信之介,你在犹豫什么?你在迟疑什么?别告诉我你感觉不到我的心意,读不懂爱恋的讯号。我想你还欠我一个拥抱,我等得够久了。快解开我的禁制,不然我要被你点燃的火焰所焚毁。虽然还不知道违犯禁制会是怎样的惩罚,但我患得患失,不想用爱情来冒险。因为我想要的是长长久久。

“如果梦终究会醒来
与你共度的时光
会成为永恒的星
看,那个你最想得到的 最重要的人
正在你的身旁啊
只希望从你那里 得到那首 回响着的恋歌
喏~~~~~回响着的恋歌”

史精忠与风间始两个男生的合唱意外的好听,声音暖暖的,即使听不懂歌词,也温馨得令人动容。风间始开始低着头,不太敢看小玉,唱到动情时,总算是勇气十足地用正眼去看心上人了,小玉也在微笑相视。周围人都快乐地看着这对小情侣,等一曲终了,又都变了法子继续去挑逗他们。这一来,身为今日主角的大寿星便得了喘息之机。

赤羽来到史精忠跟前,给他递了块生日蛋糕,笑道:“你喝多少酒了?脸这么红。”说着伸手贴了贴他的脸颊,果然很烫热。史精忠对着他甜甜一笑,只顾低头去吃冰淇淋蛋糕,生怕这时候开口说些什么,就会让告白的言辞不经意溜出。

赤羽看着史精忠沾了冰淇淋的唇,很想舔一舔那上面的香甜。但在众人面前他不敢冒险,只是坐到了他身边,跟他一起吃起生日蛋糕。跟心爱的人一起过生日原来是这般美好,满口的松软甜美。赤羽笑看着包厢里欢闹的众人,十分快活,火灾痛失本尊偶的阴霾总算完全沉到了心底。虽然是永远的心疼,但美好还是能再创造,与大家携手共进的感觉更让人感动。

女暴君见赤羽跟史精忠坐在了一起,就没再过去灌酒,而是跑到北竞王下棋的那个角落去。“醉了吗?”竞日正在看默苍离和温皇对弈,见女暴君过来,便笑问道。

“脸红了,但口齿还很清楚。这会赤羽呆在旁边,奴家只好暂时收手。”女暴君凑近竞日回话,但包厢内的吵杂不得不让她提高声量。温皇和默苍离也都听到了,抬头看过来。

“再接再厉。”竞日也不怕阴谋成阳谋,笑着回看望向他的两人,对女暴君吩咐道,然后又丢了个眼色给女暴君,她便走了。

温皇摇着扇老神在在地俯视着棋局问道:“竞王爷,有我和默苍离陪你,还玩不够吗?”

“好戏连台,才是真正的精彩。”竞日刚说完,藏镜人就过来拉温皇去唱歌。

“要下棋哪里下不好?!非要来这种地方装什么神仙。走,是兄弟就陪我去唱首歌!” 藏镜人被众人灌得有点高,被接受竞日指示的女暴君适时抓中要害地吹了吹耳边风,他就抓了温皇来一起嗨。

在场恐怕也就藏镜人敢这样拉拽温皇,飞渊见难得有人敢拉楼主,也同女暴君去凑热闹拉人。温皇无可奈何地被众人架到大屏幕面前去,只得问藏镜人:“你要兄弟我陪你唱哪一首歌?”

“世界第一等。”藏镜人自己拿了话筒,给温皇手里塞上一个。“只可惜了,千雪在出警,不然一起叫过来唱才过瘾,哈哈哈哈~”

“人生的风景 真像大海的风涌
有时猛有时平 亲爱朋友你要小心
人生的环境 乞食嘛会出头天
莫怨天莫尤人 命顺命歹拢是一生”

藏镜人的声音浑厚,温皇的声音磁性,两个男人的合唱豪气沧桑中尽带性感,在场女性纷纷表示耳朵怀孕了。大家都很给面子的拍手打着节拍,连默苍离和竞日都受到感染,停下落子拼杀来看,手指也在有节奏地敲着棋盘。

“一杯酒两角眼 三不五时嘛来凑阵
若要讲博感情 我是世界第一等
是缘份是注定 好汉剖腹来叁见
呒惊风呒惊涌 有情有义好兄弟”

藏镜人对这首歌情有独钟的原因,在场的大概也只有温皇清楚。那一句“是缘份是注定,好汉剖腹来叁见”简直就是当年他们三人结拜的真实写照,多少年过来,知道藏镜人真正身份的人并不多。原本以为远离了彼此的世界,结果史精忠的入行,戮世摩罗的黑道上位又给藏镜人的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短短仔的光阴 迫逍着少年时
求名利无了时 千金难买好人生”

温皇一边唱,一边心思莫名地着自顾自对着大屏幕嚎的藏镜人。等一首歌唱完,他便回到原位上,笑看默苍离,“我想下一个遭殃的将是我的老同学了。”

果然,竞日动不了默苍离,杏花君就替着受难。杏花君不知怎的被众人逼迫唱起《小苹果》,为了提高难度系数,还必须唱的是女暴君现改的词,连前奏的表白念词都给写好了。

“苍离啊,你的天运一点都不差,就算你是他们讲的孛星,那也是因为,你把所有的天运都押在了遇到我。苍离啊苍离,你如果是孛星,就是我杏花君一个人的小孛星。”

杏花君用话筒念出来后,众人都不怀好意地望向角落里的默苍离笑。他俩的关系是圈内众所周知的秘密,但由于默苍离的作风,很少有机会有人敢这样调侃,这一回是赤羽的生日聚会,又加上罪不及众,大家都推波助澜玩得不亦乐乎。

“变成暖男燃烧自己
想要温暖你��
把我一切都献给你��
只要你欢喜
你让我每个明天都
变得有意义
生命虽短爱你永远
不离不弃”

“你不去救人吗?”看着被众人手舞足蹈围着,在大屏幕前皱着眉低头看着新歌词唱得有些卡壳的杏花君,竞日笑问道。

“毫无自觉,让自己置于险地的笨蛋,就让他自生自灭吧。”默苍离收回目光,风轻云淡地走了一子。但耳边传来的歌声却不动声色地吹皱了他的心湖。

“你是我的小呀小孛星
怎么爱你都不艰辛
默默用IPad偷窥我的身影
撩拨我炽热的心 心心心心
你是我的小呀小孛星
就像月中出尘的仙灵
重逢又来到了珠串满山杏
挂上金串永结同心”

大家的笑声都快要盖过话筒里的歌声了,连史精忠也都笑得东歪西倒,对着女暴君一个劲比大拇指,不愧是自己喜欢的大神,推CP一流的。

“从不觉得你冷血
你的一切都卓越
有你的每天都欢悦
有你黑道更惨绝
有你人生不残缺
我是镜花你是水月”

就在杏花君吸引所有人注意力时,女暴君又趁机拉了史精忠去跟藏镜人喝酒。这是温皇偷偷教她的法子,说如果让史精忠找藏镜人敬酒,他一定会拉着对方喝个不停。史精忠已觉出女暴君想灌醉他的意图,但老大一直对他多有照顾,推脱不了,只好去敬一回酒。赤羽想跟过去护着时,箫无名正好过来告辞。

赤羽今晚一直都没有机会跟这位老友好好说上几句话,便送出包厢去,两人在相对安静的走廊上不免多谈了几句,等人走后,他再回去时,史精忠早被藏镜人又灌了几小杯白酒,这会看起来有点昏昏欲睡了。他赶忙过去好说歹说将人救出来。

好在那时候,大家也都闹得累了,唱歌也不再热烈,个别还在意犹未尽地一首接一首唱着。大多数都聚在一起聊天。连竞日那几个下棋的也收了棋,坐了过来。然而虽然高潮过去了,大家还沉浸在这欢乐的气氛里,不忍离去。

“既然都唱累了,不如我们改玩游戏吧。玩真心话大冒险如何?”飞渊环视了一圈围坐在一起的众人建议道。

她此言一出,竞日、赤羽、默苍离、女暴君、藏镜人都望向温皇笑起来,弄得其他除杏花君之外的非知情者都莫名其妙。赤羽对飞渊说:“你身为神锋中人,难道不知道你们家楼主多年之前就不玩真心话大冒险了吗?”

“不对啊,楼主不是最爱跟人玩真心话大冒险的吗?”飞渊不以为地反问,完全没注意到自家的楼主已经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很确切的说法是,他不再跟我们四锋之巅玩真心话大冒险了。”赤羽呵呵一笑,回道。

one responses

  1. 虽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