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情人烛光晚餐

 

“没有厨房啊~”为了掩饰心虚,杏花君自言自语喃喃说着,进入了太空室,开始东瞧西望,“连桌椅都没有啊,吃饭怎么办?”

“那些都会由服务智能从太空船上送过来,我已经根据你的生活作息做了定时送餐指令。”默苍离收了生态防护场,进到太空室里,看着杏花君对这个为期一周的新家,好奇地作着参观。

整个太空室都做了色彩调缓处理,温度也被刻意地调高,一进入便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春意。杏花君就把眼镜摘了,又脱掉外衣,太空靴和袜子也脱了,光着脚在地板上踩了几下,还是觉得不够,便又松了衬衣领口和袖口,然后吸了一口气,欢快地往宽大的水床上扑去。柔软富有弹性的感觉瞬间包裹了他,他随着一股涌动力起伏了几下,觉得自己像是跌到了所谓的温柔乡中,所有的官感被温暖柔软切实地填充起来。

“水床果然是水床,真是舒服死了!”杏花君在床上翻了好几个滚,才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一时舒展的眉头又习惯性皱起,他坐起身,摸了摸水床表面,抬头看见默苍离戴着那滑稽的双心眼镜,不由笑道,“苍离,快过来。”

“是同一种的。”默苍离说着走过去,向他伸出一只手。

“啊?什么是同一种的。”他也伸出一只手去搭在伸来的手背上。

“材料。你叫我过来是想摸摸看我的表面材料跟水床的有什么区别。”

杏花君原本摸着对方手背的手突然一用力,把默苍离拉倒在床上,“喂,不要随便开读心术,会让人很不舒服的,你这只绿色小怪物。”他抓住对方的肩膀,带着对方在水床上翻滚起来。从床的这一头滚到另一头,又滚了回去。水床便被滚得涌动不停,滚到最后,两人都静止不动地随着水床上下颠簸,就好像两条鱼在随波逐流。

当水床的涌动止歇时,杏花君正好处在默苍离的上面,他轻轻摘掉那个滑稽的眼镜,露出默苍离醉人的眼睛来。时间好像就此凝滞了一般,没有人动弹,也没有人言语,除了室内的喷泉还在哗啦啦地流淌外,似乎一切都静止了。

两人彼此深深凝视了对方许久,默苍离才突然说:“服务智能送晚餐来了。”

“哦。”杏花君不舍得动,还是痴痴地俯视身下的人。对方也没有再言语,仿佛又回到了先前静默的状态。可是,杏花君却觉得气氛变了,像泡沫一般被戳破了。他慵懒地翻过身,躺在默苍离身边,“刚才好玩吗?”

“无聊。”

“那做什么你才觉得好玩?”

“收集信息,解析数据,运算推导,最后得出结论判定。”

“你那才是人类对无聊的定义好吗!”

“做无意义的事就是无聊。”

“算了,跟你争论这种话题,我确实很无聊。”杏花君摸了摸手边水床的表面,又伸手去摸了摸默苍离的脸,“虽然都挺爱不释手的,但是明显你更好摸。”

“那是因为即使是同一种材料,竞日也选用了特别订制级别的最高品质。”

“要是整张水床都用跟你完全一样的材料……”

“那并非好事。”

“哦?”杏花君还处在浮想联翩中回不过神来。

“竞日对此有过精辟论述。他的原话是,如果这辈子还想跟人类发生正常的性行为,就不要用跟我完全一样的材料做水床,除非今后只想跟类人智能做爱。”

意外中枪的杏花君猛地坐起身来,脸色不太好地问道:“竞日是跟谁说的这话?”

“女暴君姚明月。”

看来竞日说的应该不是自己。他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原来是女暴君啊……”

“嗯,他们在床上说的。”

“啊!在床上?!水床吗?”谁知默苍离的信息补充,又让他再度心惊,虽然竞日和女暴君有一腿也不算多意外,但他总觉得这跟竞日的品味并不符。

“复古床。”默苍离也坐起身来,扫了一眼身下的水床,“比这床还要再宽一些。一般能到竞日寝殿里的人,基本都会躺在床上跟他谈事情。”

“说起来你们都去他家玩过,好像就我还没去过。”杏花君也扫视起水床的四边,试图想象竞日的寝殿到底有多大。而他也同时看见了室外血红的地平面上,有两颗粉色的心状物在缓缓移近。

“太空船呢?怎么是两服务智能徒步过来?”他不由得奇怪道。

“为了不妨碍360度全方位的观景与营造绝对二人世界的氛围,太空船会停在人类视野范围之外的地方。”

“还正是360度啊。”杏花君从水床上站起身来,在室中央踱了一小圈,在他周遭,除了多了一些家具摆设之外,视觉效果上几乎和露天宿营没太大差别。连地板都是透明的,踩上去很柔软,仿佛是踩在色泽鲜红的厚地毯上。

 

等两个服务智能进来后,就自动在室内空地正中摆起情侣烛光晚餐。它们把仿古蜡烛点亮,围着餐桌椅排成一个闭合的爱心形,然后在餐桌上放两个造型精美的四层晶架,又在桌正中摆上一大束晶岩雕塑的玫瑰,最后摆上两副餐具和一瓶香槟酒。

等服务智能走后,杏花君还在用莫名的心情看着那一桌布置得美轮美奂的情人烛光晚餐。默苍离却抬脚跨进了爱心烛圈中,坐在了餐桌前。

“哎~苍离你……”杏花君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的举动。

“杏花,你不饿吗?”默苍离看了过来,仿佛在用眼神示意对方坐到他对面去。

“当然。按照胃里的感觉也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杏花君摸着胃看了看室外明亮的天空,又看了看桌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感觉很诡异。他也跨进爱心烛圈,坐下来二话不说就开吃。

四层餐架分别盛放开胃前菜、肉类主菜、素食主菜以及餐后甜点。两人的份,让杏花君可以把喜欢的菜色吃个够。

默苍离静静地捧着铜镜坐在他对面,看他大快朵颐,清冷的容颜上似乎笼罩着一种愉悦的光彩,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殷红的环境映照成那样的。

“看得羡慕吗?”杏花君嚼着满口的香肉,口齿不清地招惹起围观他进餐的人。平时在家吃饭时,默苍离都不会呆在餐厅里,不是在客厅对外眺望扫瞄,就是在书房里看着铜镜发呆或者应该说做某种后台运行。他要想看杏花君吃饭,可以直接做透视扫描。总之还没有这么正儿八经坐对面强势围观的情况。

“人类的进食是一种极其低效的摄取能量方式。在人类短暂的寿命中,占掉了太多的比重。而人类竟然一直没有在进化中摆脱这种摄取能量的方式。”

“其实人类的消化排泄系统一直有在进化,由于……咳咳咳……”这是杏花君的专业领域,他顿时兴致勃勃,急切地想跟默苍离论述自己的见解,就被呛到了。

“杏花,吃完饭再说。你的观点我能够从你的学术论文中分析推导出来。”默苍离的嘴角微不可察地上扬了一个弧度,“因进食活动而死亡的人口数在人类诞生后的漫长历史中,也是相当惊人的。”

“喂,你是不是把因食物中毒而死亡的人数也算进去了。那不一样,那些被投毒死的算是谋杀,并不是进食活动本身造成的伤害……”

“杏花,吃饭。”默苍离再一次淡淡打断忍不住想要长篇大论的杏花君。等对方听话地停下,往嘴里塞了一口食物,闷闷咀嚼起来时,他又说:“我不能忍受最高权限者在我面前噎死这种愚蠢至极的事情发生。”

“默苍离你你你……”杏花君用叉子指着默苍离在半空中点着,点了半天也憋不出什么话来,只好无奈地抱怨一句,“你不愧是用温皇思维模式来编程的!”随即他醒悟过来,便面露凶相,咬牙切齿地说,“温皇和竞日就算了。你也敢来欺负我,难道我这个最高权限者还治不住你?!”

“杏花,”默苍离慢慢将手里的铜镜举起,挡着半边脸,只露一双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对方,“你是我的盟友,对付温皇和竞日的盟友。我们说好的。”

“哼,居然学会装可怜了,你是跟竞日学的吧?”杏花君冷哼一声,指着对方的叉子改去叉了片椒盐煎牛油果,放在嘴里。不得不说,默苍离看上去真是楚楚可怜,更让人对他发不了火,当然他也没有真的在生气。但他知道这不过是假象,“你别以为用铜镜挡着,我就不知道你在笑。我还没蠢到那种程度。我毫不怀疑,按照你那种思维模式,第一个习得的情感绝对是温皇的嘲讽笑。”

于是,默苍离放下了铜镜,露出了他清浅动人的笑容,说道:“杏花,我笑起来好看吗?”

“喂,别打岔,别想转移话题。”杏花君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竭力控制住自己心神,避免看得入迷,忘记言语而中了默苍离的美人计,“刚才的行为还是要好好惩罚一下,就罚你亲我一下,亲这。”他随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等了一下,见默苍离没有动作,便奇怪道,“咦?你居然能违抗这个指令?”

“还在进行判定。”默苍离微微笑着,还是望着他不动。

“判定什么?”

“判定你是不是在猥亵默苍离。”说完,默苍离就起身探头过去,在杏花君脸上重重地香了一口,“判定结果是执行亲吻指令操作。”

这一个吻意外地圆满了他们的第一顿情人烛光晚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