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实践与认知

 

“苍离啊,夜晚什么时候才来?”杏花君吃过晚饭,念念不忘地跟默苍离就人类进食话题展开了一场学术辩论之后,才去冲了个澡,有些无所事事地躺在水床上,看着天地间的奇异美景发呆。极昼的光亮让他困倦的身体迟迟进入不了梦乡,闭上眼仿佛都能看见一片触目惊心的红。也许等到极夜降临,就不用时时刻刻面对这种色彩过分鲜明的景色了。

“明天就能观赏日落,四天极夜之后,就是日出,再呆一日,行程就结束了。”默苍离安静地躺在杏花君身旁,由于对方时不时辗转反侧,通过水床的波动,也带着他晃来晃去,“杏花,需要改变太空室的透光度吗?”

“调到半透明吧。”杏花君想了想,还是有些不舍黑暗将周遭景色都遮蔽掉,纠结了一阵回答道。

很快,整个太空室都暗了下来,像是有庞然大物出现,用阴影遮盖了这个太空室。杏花君便有种在夏日的树荫下睡午觉的感觉,他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最后翻了个身,睡了过去。

“苍离,你也休眠吧。”

“晚安,杏花。”

等杏花君一觉醒来,室内依旧处在一种让人昏昏欲睡的红艳光亮中。水床在一阵一阵有频率地波动,震动的源头就在他身旁,还有着窸窸窣窣的声响,莫名有些耳熟,却又想不起来。默苍离在干什么?他睁着朦胧的睡眼,缓缓翻转过身来,面对身旁的人。

“杏花,早安。”默苍离正背对着他坐在床上,感知到对方的清醒,如常地打着招呼,“太空室需要调回全透明吗?”

“嗯。”杏花君含含糊糊地应了声,眼前的光亮渐渐变强了,照得他完全清醒过来。默苍离在干什么?怎么一动一动的?他坐起身来,还没瞧见对方的动作,就瞥见床沿上平整地铺着一条白色的裤子。自己有白色的裤子吗?

突然,他想起了昨天研究默苍离衣服时有瞥见绿袍下是白色的裤子,当时还想怎么不是绿色系的。难道!

他探身去看,果然看见对方两腿光溜溜地露着,不离手的铜镜也没拿,双手伸到双腿之间一动一动的。

“苍、苍离啊,你在做什么?”杏花君见此情景吓得弹跳起来,紧张地颤声问。

“自慰。”默苍离瞥了他一眼,淡漠地吐出两个字来。

“温皇居然给你安装了这种程序?快删掉删掉!你不需要!”杏花君感到有些抓狂,怎么之前还好好的,一觉睡起来他的世界就变得乱七八糟的了。

“清晨勃起自慰是正常男人都会经历的高概率事件。”然而默苍离的淡定与不以为然,反衬出他慌张得可笑。

“别管什么高概率低概率,总之这是病毒程序!尽快清除。”宇宙啊!这种时候,他可不想像昨晚那样,跟类人智能就清晨勃起自慰课题做一场学术辩论。

“全面模拟人类行为是我主程序运行的基本法则之一。杏花,来帮我手淫。”默苍离拉起杏花君的一只手,就往自己的性器上放。

“你你你……你刚才说什么?!”杏花君触电似的抽回了手,内心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没错!算起来,这种境遇他已经经历过两次了!

“杏花,来帮我手淫。”默苍离眼睛微眯地注视着他,轻柔地重复了一遍。

那眼眸中仿佛带着恳求之色,让杏花君不敢直视,侧过脸去看着红艳艳的地板说:“不是自慰吗?居然可以指定别人代劳?这什么鬼程序!果然是电脑病毒!苍离啊,快点停止运行!删不掉隔离也行!”

“这是经过自我升级后的自慰程序。”

“啊!自我升级?让别人代劳是你自己加的?”杏花君再度震惊地转回头来看着眼前的人。

“是。你知道的,上一次我就操作失败了。让专业的来比自己做更高效。”

“等等,做这种事的专家是性工作者好吗!我是科学家!”

“你是医科出身,对生理的认知比性工作者要高。”

“可是知道和有经验、擅长操作是两码事。要说我是医科出身,那你还是储存集中了所有人类文明的类人智能呢!”

“实践大于认知,我的判定正确无误。”

杏花君万分纠结地单手捂起额头,他宽大的手掌几乎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宇宙啊!他为什么会一本正经地跟一个没穿裤子耍流氓的类人智能辩论起实践与认知的哲学命题,而且还辩输了!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心头所爱!到底是他有问题,还是这个世界有问题啊!

 

“杏花?”默苍离见他在那扶额,似乎很痛苦,关切唤了一声。

“苍离,你是不是删不掉自慰程序?等我回去,我一定会让温皇给你删掉的。”杏花君沉默了片刻,突然语调冷静而决绝地说。

“不,温皇没有加密,这个程序我可以自行删改”

“那就快删啊,你根本不需要!”

“我需要。”

“你?也需要自慰?!”杏花君觉得自己神经紧绷,头好痛。

“是的。”默苍离朝他坐的方向上挪近了些,“因为机体内有过期的精液和润滑剂需要清空。”

“精液和润滑剂也会过期?!”杏花君反问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惊吓得连常识都没有了。任何化学物质当然都会有保质期。这个问题,只能回去找竞日解决。眼下的问题,他看了看正在目不转睛望着自己的默苍离,叹了口气,柔声说道,“靠过来吧,我帮你。”

默苍离靠了过来,杏花君让他舒适地躺在自己怀中,头枕着自己的肩头,一手搂着他略显单薄腰身,一手握住他的阳具,慢慢撸动起来。虽然没什么性爱经验,但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手淫的功夫或多或少都会练过,更何况是给自己喜欢的对象手淫,那自然是呵护备至。

他感受着手中柔软物在轻摸慢抚中渐渐胀大,那轮廓随着指尖的拨弄摩挲在他脑海中若隐若现的勾勒出来。这使得他禁不住亲眼想看看模样。虽然他之前在参与安装时就有看过,但那时与这时有着云泥之别,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妙,作为医学家,眼中只有正常与病变的器官,而作为情人,他却看到了美丽。

当杏花君第一次用观赏的心态去看默苍离的性器时,莫名激动的情绪让他觉得很可爱迷人。他仔细地端详着,用手指摩挲着每一处肌肤,看着它渐渐发烫泛红就很欣喜愉悦。

“初次警告,你在猥亵默苍离。”突然,默苍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茶香的气息扑面而来。

“喂!不是你让我给你手淫的吗!为什么又要判定我猥亵!你肯定是中电脑病毒了!”杏花君有些没好气地道,有些愤然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被判定猥亵的行为是你在深度扫描我的性器官。”性感点被激活,默苍离颤抖起身体,喘息急促起来,尤其是对方加重力道后,他说话都带了一丝微弱的颤音。

“我……”杏花君有些语塞,对方确实判定无误,“所以你是要我闭着眼睛来?”

“只允许粗略扫描。”默苍离的声音开始变得轻飘飘的,像是风里暗藏的呢喃。

“好吧,我尽量不看就是了。”杏花君闭上眼,靠着手指间的感觉,全神贯注地作着手淫服务。

“啊~嗯~”很快,默苍离就在他的肩头上呻吟起来,身体开始起伏,迎合着他套弄下身的动作。他便睁眼来看,默苍离正微微蹙着眉,闭着眼,轻咬红唇,清冷的面容显出一种虚弱柔媚的情态。

真是对本能的一种极致考验啊。该不会等下前面完事了,后面又要吧?杏花君一边手指灵活地取悦着怀中人,一边有些郁闷又有些期待地想着。他的视线从默苍离的脸上往下游移,在看到颈上露出的那抹白皙后,欲火携着怒意就猛然爆发了。他突然毫无征兆地把默苍离从怀里推开。

默苍离被推出扑倒在床上,他便睁开眼来,爬起身,转头看向对方,用明显带着讶异的语气唤了一声:“杏花?”对方的举动出乎了他的推算,几乎是他自启动以来,第一次出现如此大幅度的偏差值,尤其是出现偏差的对象是他数据收集最为齐全的杏花君。

“苍离,我想跟你做爱,但不是用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在各种稀奇古怪的情况下做!我不想帮你检查什么安装完全,我不想帮你清空什么过期化学剂。我只是想跟你好好谈一场恋爱,在一起愉悦地做一场爱。”

说完,杏花君抱着双膝把头埋了起来,不再看默苍离。透明的水床透出遍地的殷红,他看上去仿佛蜷缩在自己淌血的心头,意志消沉,情绪低落。也许这根本就是一份荒唐的感情,所以发展起来总是那么诡异。他有些受够了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受够了反反复复的纠结,虽然默苍离在情感习得上似乎有了一些进步,懂得了好恶,但是他已经等不了了。

这样就崩溃了吗?真是没出息啊,杏花君。可是真的好想要他,完完全全地占有他。又怕等到他习得情感后厌恶自己的所作所为怎么办?谁会对迷奸自己的人产生爱情?又不是哥尔莫斯综合症!

在杏花君陷入自我厌恶的沮丧情绪时,默苍离默默地看了他好一阵,然后站起身来。

“杏花,我们来做爱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