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本能

 

“嗯?!”实验室里,温皇盯着电脑光屏,唰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动作之快让不远处的竞日很是惊诧。

“开始了吗?算算时间,也该来了。”他挥手关了自己正在操作的电脑光屏,走到温皇身旁一同观看。然而电脑光屏上并未出现他预期的数据乱流,仔细看了一下,以他在程序方面的造诣,并未看出任何问题,只好出声询问,“温皇,你在震惊什么?”

“猥亵自卫程序……”温皇显然正陷入深沉的思维空间,回答得很心不在焉。

“被自动关闭了?”

“不,被修改了。”温皇转过脸来,眯着修长的眉眼,看着竞日严肃地说,“需要三位最高权限者同时加权才能修改的程序主体被修改了!”

“修改?难道是杏花君获得了猥亵自卫的豁免权限?”

“是。不过修改成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修改必须三位最高权限者加权的程序,标志着默苍离自我意识完全觉醒。这跟之前自动添加生成的附加程序不是同等性质。”

“这么说默苍离提前觉醒了?速度远远超出了你的意料?”

“是。不过还在掌控中,就是真的完全觉醒了,也一时脱离不了。”温皇又转看向电脑光屏沉思,“这种进化已经不能称之为加速进化了,而是一种突变进化模式。也就是说,这个过程并不适合复制应用到其他类人智能身上,因为造成突变的因素是偶然的,不可控的。我真好奇老同学到底给他什么刺激了。”

“估计不了正在发生的事吗?”竞日想了想,挥手召出另一个电脑光屏,查阅起XH520荒星的信息。

“估计不出来。猥亵自卫程序在不久之前判定过一次猥亵,同时,阴茎性感点有被激活,应该是正在执行自慰程序操作,但都突然停止了,并且猥亵自卫程序被修改。”

“他们之前就做过,而且不止一次,再一次发生性行为不应该造成连我们也料想不到的异常啊?”竞日正看着电脑光屏上XH520荒星的3D影像,“根据这些资料,他们的约会地十分安全,并且氛围浪漫,太空室的设置充满了性暗示,怎么看都觉得一切应该很顺利才对。”

“你觉得分析这种异常情况,我们是找性心理学家来还是应该找恋爱心理学家来?”

“其实女暴君已经是本国这两方面成就最高的专家了。小王知道你想找谁,但我们有顾虑。”

“再说吧。”

 

与此同时,遥远的XH520荒星上,杏花君听到默苍离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苍离,我刚才的话不是指令。”他依旧将脸埋在手臂和膝盖之间,不去看身边的情形。

“我知道。”

“那你是在遵循最高权限者守护原则想要用这种方式安慰取悦我吗?”

“我不否认这种本能。”杏花君听到了衣服落在床上的声响,他克制住抬头去看的冲动,低落的情绪被默苍离话里的言外之意给冲淡了。

“人类也无法克制他们的生物本能。”在清浅得宛如呢喃般的话语中,又一件衣服落在了床上,杏花君觉得自己甚至感受到了那阵微弱的风。他觉得默苍离正在脱的不是身上的衣服,而是他的理智与纠结抑郁的情绪。

“可是……可是……”他缓缓抬起头来,试图想要反驳,却找不到词。

正如默苍离所言,人类的生物本能从本质上说,与类人智能的程序原则趋向性并无二致。人类也会受到本能驱使,偏向于去做某些事,采取某些行为,就好像心中有个难以抗拒的指令。

“杏花,我只会,也只想跟你……”这一声近在咫尺,杏花君只觉耳畔有凉凉的语风拂过,他猛地转过头去,在看到那双泛着迷离水光的眼眸时,他也吻上了对方的唇。将一片温润柔软含在口中的滋味是那么美妙,他反反复复地品尝了好一阵,才舍得松口。

“……做爱。”未说完的话从默苍离口中逸出,仿佛是那个吻意味绵长的余韵。

“苍离,你真的是自愿的吗?我是说……”杏花君直起身来,伸出双手捧起默苍离的脸,慢慢抚摸着那张秀美的脸,直视入那如盈月华的眼,声音有些发颤地说着。

面前的默苍离显然已经一丝不挂,冰肌玉骨在暖阳中显得熠熠生辉,叫人不敢直视。他感到不仅仅是视线,就连心神也必须保持专注,否则会连话也说不出的,会兽性大发,把人压在身下。然而,有一件事,他必须确认,非确认不可!

“是的。”默苍离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回答道,并伸手去扯他的衣带。他正穿着一件蓝色睡袍,与在家时穿的睡衣睡裤不同,只需要稍稍一用力,就能让衣襟大敞,露出宽阔厚实的胸膛。仿佛是为了加强正确性,默苍离又重复了一遍,“是的,杏花。相信我。”

那一句相信我,让杏花君这段日子一来的心结彻底瓦解。他顺从地迎接了默苍离主动的献吻,抚脸的手顺着对方的尖下巴与颀长的脖颈,摸上了光洁圆滑的肩臂,再用力地拂过中间微微隆起的背脊,最后徘徊流连于腰背之间,偶尔也会摸一摸紧实微翘的臀。

两人热烈地拥吻起来,开始在水床上翻滚起来。水床受力随之涌动起来,透明的波浪透射出周遭耀眼的红艳,像是将欢爱之人内心世界具象化一般,炙热如火的欲望被呈现得淋漓尽致。

杏花君觉得自己就像是第一次看见默苍离的裸体一般,面前的那具美得让人发狂的身体,与记忆里躺在构建舱里的躯体简直就不是同一个。作为创造者之一的杏花君,在未启动前就见过而且是长时间注视过一丝不挂的默苍离。对于这副身体,他可以说了如执掌,身体各处的很多数值都是他设定的,为了最完美最标准的人类参数设定,完美主义至上的竞日在那段时间没少跟他争执过。

他们争论的焦点是性别特征。竞日想要非男非女、能魅惑众生的中性化人体机身,这种要求让杏花君烧了不少脑细胞,他常抱怨说竞日根本是要他用凡人的眼界去造一个货真价实的美神维纳斯。在机身完成之后,他也很满意把自己折腾得够呛的成果,不过,那时候,默苍离的身体在他的概念中还是各种数据设定值。而现在,他做梦也没想过,自己是第一个也许也是唯一一个最充分体会这种美的威能之人。

默苍离躺在透呈着淡红色的水床上,宛如遗落在花簇中的一块青玉,淡绿的长发摊散如岸边的青柳,像是一缕缕映着血色欲浪的春情,书写满眼的缠绵缱绻。杏花君的手指穿梭在这片青翠之间,时而勾卷起一绺秀发,时而摩挲着发下的头颅。在难舍难分的深吻中,默苍离柔顺的发丝也被弄得凌乱,变得纠缠不清。

湿吻多时之后,杏花君才如痴如醉地改吻起了默苍离周身细腻的肌肤,就连耳垂也不放过。他似乎把对方的每一寸肌肤都放在齿间轻轻地细细地啮咬一遍,用唇舌吸吮舔舐一回才肯罢休。这个漫长而细致的进程,像是在一小口一小口啜饮陈年佳酿。每一口入喉,清淡无味,却别有一番香醇在心头。

“嗯~”默苍离会随着杏花君的吻发出细碎的呻吟,悠扬的语调彰显着声音主人的舒坦。这种带有慵懒与迷醉意味的轻吟,是杏花君从来不曾听过的。他甚至会恋恋不舍地停下吻来,看一眼对方的情态。

面带酡红的默苍离看起来,与其说是媚态十足,不如说是圣洁非常,是一种让人狂热得想要亵渎的圣洁感。杏花君继续吻着那一寸寸已经因性感点的启动而渐渐泛红的肌肤,像是在用自己的痕迹玷污那个躺在一片殷红中白净夺目的人。

“嗯~杏花……嗯~”又是一声呢喃,是飘零的圣洁之花在坠入情欲泥淖前在风中震颤出的稀微声响。像是回应默苍离的呼唤一般,杏花君加大了口中咬吮的力道,同时双手也抚摸得更加起劲。他已经被撩拨得饥渴难耐,即舍不得唇间的温存,又想要急切深入。肿胀多时的欲根也在贴着默苍离柔软的身体摩挲,烫热的温度反衬得默苍离的体温有些微凉。

当杏花君轻轻握着默苍离挺立的玉茎,吻起他的大腿根时,他开始颤抖起来,阵阵忽强忽弱的电流流经机体,细小繁杂的线路仿佛要濒临短路一般。在程序运行中开始出现各种预警,警报级别非常低,但是却多如漫天飞雪,一片片随着杏花君的吻铺天盖地而来,运行的缓存空间正在被各种杂乱无章的信息湮没。修复的本能让默苍离企图挣脱那使他陷入运行混乱的吻,又有一种更为强大的判定让他不舍离去。

结果,这种挣扎到了杏花君眼中,便是一种欲拒还迎地挑逗。他感到默苍离像是情不自禁地用大腿内侧最柔嫩的肌肤在厮磨着他的脸,这种羞耻而放荡的举动,让他更加欣喜若狂。又忍耐地品尝了一番那一处私密的甜美,杏花君才抓起了默苍离的脚踝,高高抬起,让他双腿都搭在自己肩头,然后俯身去舔那丰满浑圆的雪臀以及臀峰谷底让他神往的花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