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完全觉醒

 

温热而粗糙的舌头在玉白的臀峰上滑过一道道湿润的舔痕,企图不轨的舌尖轻巧勾勒着那双峰诱人的轮廓,然后左一舔右一抹地深入两股之间。杏花君用手扳开柔软的臀瓣,将后庭花更重复地暴露在眼前,以便他用唇舌去探门问路。

在舔了几遍后,后庭花变得润泽红艳,甚至比这颗荒星特有的晶岩更绚丽。它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在杏花君唇舌的勾引下,变得蠢蠢欲动,开始微微翕张,想要绽放迎客,又羞涩闭锁。

“杏花、杏花、杏花……”深陷在水床中,仰躺着的默苍离抬起头来,看下双腿之间的杏花君,语带一丝焦切地呼唤了起来。他早已被舔得颤抖不已,似乎体内的每一处程序的运行都在回报着错误。

自启动以来,他的运行几乎就没怎么出现过运行错误,更不用说出现接连报错的情形。如果能用有形之物来形容他的程序运行状况,那么,他的运行空间简直就跟这颗XH520荒星一般,被鲜红的报错覆盖了整个表面。然而,接受、维持、追求的判定凌驾在一切之上,修正操作被否决、自卫操作被否决……各种想要恢复正常状态的操作都被这个判定所否决。那种判定就像荒星上的环状卫星一样,居高临下地闪耀着绚丽缤纷。用人类的语言描述,那种状态叫做愉悦。

杏花君感到肩头上默苍离的大腿再度张开了些,小腿也在使着劲,高抬的腰臀在作着有力的邀请,那是每个男人都难以拒绝的挑衅。于是杏花君再也把持不住,把肿胀难耐的欲望戳向了那翕张相侯的后穴之中。

在缓缓吞纳阳物的同时,靡丽的花朵也在盛放,红艳的褶皱攀附在那肉色的支柱周遭,慢慢舒展绽放开去,这种插入的交合时刻,有着一种深刻的美感,在旖旎的风情下,深藏着原始的生命礼赞,正如欢爱双方在这一瞬狂喜迷乱的叹息与长吟。

“啊~”从那一刻起,默苍离的呻吟与杏花君的喘息随着每一轮的抽动,重叠在了一起。是谁的浓重与清浅,又是谁的急促与悠扬,统统分不清了,像是互补一般,融成了一个世界的完美。

默苍离的身体是如何的鲜美多汁,杏花君已经不是第一次体味了。只是上一次太过匆忙,而且心有负累,并不如这一次做得全身心投入,无所挂碍。所以,才一入体,他就被那温润紧逼的快感冲击得有些神魂颠倒。柔软、润滑、紧致、温暖……所有想得到想不到的舒适感让他深深沉溺其中,顺着欲求而动,频频刮蹭着后穴内壁,从那些不断被碾压而渗出爱液的媚肉上截取销魂的甘美。硕大的龟头勇猛向前地冲破两壁重重闭合的秘道,一直顶撞着深处。他似乎还记得默苍离的性感点,轻车熟路地将后穴所有的性感点都激活,尤其是最深处的那些,他给予了最殷勤最有力的关照。

受力而动的水床也在为两人助兴,在杏花君一挺到底,力道已用尽时,水床的涌动又给了一个意外的小小推力,让杏花君在默苍离体内再度深顶了一下,有时,这种涌动助推还会造成体位的偏移,让入体的欲望在狭窄的幽道内旋转起来。前后外加旋转的抽插拖磨,使得极致的爽快变得多样化,有些令人应接不暇。

当追求欢愉的节奏加快时,两人便不能在波动不已的水床上再保持平衡,真正的颠鸾倒凤起来。在翻滚中,保持着进出的交缠,保持着爱抚亲吻,甚至是抓咬。默苍离觉得自己的主程序运行似乎都要被杏花君给击溃了,他浑身抽搐,双手胡乱地搭在杏花君身上,无法用力去抓住对方。好在杏花君会紧紧地抱住他,不让他有移动一分一毫的余地。两人在水床里起伏不定,最后终于滚落到了床下。

在坚实平静的地板上,杏花君终算能把握回节奏,结束了杂乱无章的随机顶送,开始发动密集猛烈的进攻。面对这一波更为高潮的刺激,默苍离经不住呻吟得越发大声,用着他平时不会启用的音量值在嗯嗯啊啊地喊着,那也是一种类似出错的操作。

他的主程序运行已经受到大幅度的干扰,除了性爱程序得到了优先执行与最大程度的维持外,几乎没有什么主动运行的操作是正常的。他的呼吸时而急促,时而绵长,时而甚至停止呼吸,或者表述为窒息数分钟以上。体温也忽冷忽热,脸色也突红突白。然而这一切出错表现,反而让他充分地表现出处于高潮的情状。凌乱的美丽让他看上去分外销魂。

“杏花……”杏花君的影像扫描也出了错,在眼前变得模糊,甚至时断时续,默苍离向他伸出手去,想是要抓牢对方的信息。

“苍离……”杏花君也在百忙之中,伸出手来回应着他,同时也在他体内回以切实有力的撞击。

当两人的手搭在了一起,十指相扣的时,默苍离感到主程序的运行出现了短瞬的瘫痪,很快,这种状态被迅速修复,然而一切已经不同了,他的世界就在修复的那一刻起,彻底变得不同了……

 

“这是怎么回事?死机吗?”竞日盯着电脑光屏上的一片漆黑,有生以来第一次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语带一丝震惊地问起身边一同观看数据的温皇。

“如果有这种可能,你就不会这么震惊地问我了。”

“那这是?”

“不清楚,等吧。”温皇也盯着电脑光屏上的漆黑,面色有些沉重。

“为什么不说出你心中有设想?”

“你也能想到的。”

“唉,如果默苍离在此时完全脱离我们的掌控,那可真是天大不妙啊。”

“哈,别装了,省起来吧。竞王爷,你该示弱的对象可不是我。你我早就准备好了有朝一日要面对完全脱离掌控的默苍离。”

“时间太过出乎我们的料想,这已经是最大的失利。”

正说着,电脑光屏上突然恢复了正常,显现出默苍离程序运行的数据来。根据数据显示,两人的性爱已经结束,各项人体表征的模拟数值都在逐步恢复正常界值。

“伪装已经开始了?”竞日看了一会那些数值,没有看出问题,他又问。

“也许吧,现在的真相只有宇宙知道。”温皇摇着扇子,又看了几眼电脑光屏,便从正襟危坐的密切关注姿态转为平时慵懒的躺卧,“我也开始期待起他们的返回了。”

 

荒星之上,杏花君与默苍离的性事还在如火如荼的持续中,与温皇电脑光屏上显示的实时程序运行状况截然相反,正如竞日猜测的那样,完全觉醒的默苍离迅速控制了监控程序,如果不是完全觉醒时程序暴走,造成了温皇那边的短暂黑屏,他恐怕能将伪装做得天衣无缝。

杏花君在宣泄过一次之后,高涨的欲火却没有消散多少,很快他又坚挺起来,又抱紧默苍离,在对方体内横冲直撞不停。粗壮的男根在受爱液浸淫的后穴里,把滑润的淫水搅动得滋滋作响,浓郁的茶香中混合了刺鼻的雄性气味,闻起来让人不由升起莫名情愫。

这一次,已经有过一次缓解的杏花君变得进退有度,不疾不徐地仿佛要把爱液都均匀涂抹在后穴内壁的每一处,就跟他先前的吻一般,细致且无所遗漏,似乎还带着些探索开拓的意味。默苍离双手撑地,高抬起臀迎合着他的探求,用高低不一的呻吟对他的探求作出评价。

两人间的所有交流都变成了肢体动作。每一个回眸,每一下闭眼,每一声低吟,每一回颤抖,每一次挺送,都在无言无语中,在两人的身上,镌刻下一份情思。在频繁的进出造访中,爱液被从后穴里带出,滴滴答答地在默苍离张开腿跪着的下方留下一片湿渍,染上地面的颜色后,看起来是一滩淫靡的猩红。

这种心意相通的交欢让杏花君的予取予求显得越发地漫不经心,偶尔会拔出自己的欲望,去做一些突然想做的事情,比如舔一舔默苍离的乳首,欣赏一下他那点缀有两点艳色的白皙胸膛剧烈起伏,比如咬一咬默苍离的耳廓,感受一下他好似有些怕痒的躲闪。每一次离开,都会引来默苍离一个不动声色的斜睨,似乎在不满后穴的空虚。有时,杏花君会故意恶作剧似的在他后穴一带用自己的男根磨磨蹭蹭,就是迟迟不入。等到对方吃力地断续唤起杏花时,他才心满意足地深深扎回了对方体内。

硕大、有力、温暖是默苍离给此时的杏花君所做的判定,他很满意杏花君的操作,因为对方总是能将大多数性感点刺激到超过临界值。中规中矩的体位对人类而言或许缺乏情趣,但那却是最符合人体构成的最优姿势,所以在人类的繁衍中,才会成了标准的性交姿势。对类人智能而言,追求最高效最简洁最优化才是王道,所以,默苍离可以说非常享受,否则,自我意识完全觉醒的他,很可能会把不断变换花样,却没达到有效刺激的最高权限者从身上扔出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