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刻心

 

“杏花,你有……情绪波动?”默苍离敏锐地探查到杏花君部分生理数值剧烈地跳变了一下。

“我是说我跟这块晶岩一样,并不完美,在这环带卫星众多的晶岩中,并不算起眼。”

“嗯。我错了。”默苍离十指相扣地握起杏花君的手对向地面,一道激光从他指尖射出,一直透到晶岩中心,刻下3D立体的两个名字,并用爱心体包裹了起来。

“苍离……”杏花君满心感动地拥抱起默苍离来。太空的虚无浩瀚深深地激发起他内心的孤独感,在这片广袤的黑暗中,在这片星光迷离的点点光明之间,他的心正像这块晶岩一般,湮没在众星中,却依旧孤单地兀自悬浮,无依无凭。等到它接纳了别人,或者被人选择了,它的存在、它的运行轨迹似乎才变得有意义起来。

两人在晶岩上拥坐了大半天,才继续游览。离去之前,默苍离带着杏花君贴着这块晶岩缓缓飞了一圈,看了片刻那藏刻在晶体中心,隐隐约约透出的字。

“我会记住,然后从数不胜数中将你一眼认出。”

杏花君不知道默苍离飞离这块晶岩时,轻轻说的话究竟是对着晶岩还是对着自己,但他没有追问,也不想追问,就让一切都暧昧在自作多情或者心心相印两种可能中。

 

等回到太空室里,杏花君又兴致盎然地在血色琉璃树下练习给默苍离宽衣解带,将他抵在艳红的树干上,一边轻吻慢吮,一边给他换上浅绿色的睡袍。当服务智能给杏花君摆好晚餐时,默苍离可以说被他吻得红痕遍体。

“你亲够了吗?”当默苍离的眼眸淡漠地扫过来时,杏花君很有觉悟地立马松开了对方,自己跑到餐桌前,正襟危坐地吃起饭来。亏得默苍离是类人智能,要是个普通人类,估计早就被他折腾烦了。

杏花君一边用餐,一边很满意地观赏自己的杰作。默苍离依旧靠坐在琉璃树下,一腿平伸,一腿曲着。睡袍的下摆大敞着,像两片新叶衬着细嫩的初芽。月牙白的肌肤上斑驳着零星的暗红,那就是杏花君的杰作。尤其是距离大腿根部很近的那大块红痕,有一半被睡袍遮掩,再往上就是玉茎的所在,虽然处在睡袍敞开的开角地带,却全部隐在晦暗阴影了,隐隐约约呈现出模糊的轮廓,使人遐想联翩。

默苍离静静坐在那,偶尔指尖会轻轻摩挲起铜镜的镜面。那种神态是杏花君常见的,他正在做某种相对复杂的后台操作,而不仅仅是在扫描。

“你在做什么?”杏花君好奇地问。

“你好好吃饭。”默苍离抬头看向他,嘴角似乎悄悄扬了一丝。

“你说啊。我不会再呛到了。”

“你不能将可能性降为0。”

“总可以降到小数点后吧。苍离啊,说吧,我很好奇。”

“杏花,你要保证知道后还有心情吃饭。”

“别再卖关子了,快说!”

“我在看你的作文。”

“作文?什么作文?”杏花君皱起眉头来,作文这个词对他已经很陌生了,论文倒是三天两头在写。

“你忘了?你们人类的教育,大学之前的语文学习经常要写作文。”

“你怎么突然看起这种无聊的东西?”杏花君依稀记得考试的作文由于阅卷的需要,是有输入存档的,默苍离能找得到也不奇怪。

“很有意思。你每天的日记真是愚蠢得花样百出。”

“等等,你说日记?”杏花君终于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6岁到16岁那段期间的语文作业才会经常要人写日记。他猛地站起身来,“你说你在看我的日记?!那种语文作业怎么可能在网上有存档!”

“网上是没有。所以我现在才看得到。”

“你怎么弄到的?”

“温皇发我的。”

“什么!”杏花君果然如默苍离所料,已经没有胃口继续吃饭了。他想起他小时候每天不只写自己的,还得帮温皇那个小混蛋写他的那份日记,到底为了什么,他现在也想不起了。他忙问,“他发了多少给你?”

“全部,包括你帮他写的。”默苍离微微一笑,他的笑容总是稍纵即逝,让人有种眼花的错觉。

“温皇干嘛突然给你这些东西?”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啊?”杏花君一愣,默苍离的意思是温皇在跟他献殷勤?献什么殷勤?

“温皇要跟我谈判。”

“谈判?谈什么?”杏花君更加一头雾水。最高权限者跟被创造出来的类人智能谈判?还大献殷勤?这演的是哪一出啊?

“因为我已经产生自我意识,完全觉醒了。所以他需要跟我谈判商议,希望我继续配合推导爱情方程式。”

“哦……”杏花君还是感到云山雾罩的。他们的研究课题不就是推导爱情方程式吗?默苍离觉醒之后也没说不干了,温皇岂不是在多此一举?直觉告诉他,默苍离和温皇的谈判没有那么简单。

他看了一眼表情柔和的默苍离,觉得就算追问也不会得到真相。最让他介意的就是默苍离明明24小时跟他在一起,却可以和全宇宙有网络通讯覆盖的人交流而让他毫不知情。他开始闷闷地吃起来,不再发问。

杏花君还没吃上几口,默苍离居然念起了他青春期时写的作文:“现在的人类对于战争的恐惧,只剩下薄弱的感情维系。亲人、情人和朋友的分离,是唯一让人类投鼠忌器的原因。然而越来越淡漠的情感,让人类变得越来越冷酷,越来越像类人智能。人性正在科技的飞速进步中不断丧失……”

“喂,别念出来啊!”

“词汇重复频率过高,你当时掌握的词汇量处于同龄人中下水平。”

“喂,别对我发表过时评价啊!”

“多愁善感,思想深远犀利,有点少年老成。嗯,你的老师评语很中肯。”

“喂,别连我老师的评语你都要做评价啊!”

于是在杏花君连番抗议下,默苍离笑看了他一眼,终于不做声了。杏花君草草吃完了晚饭,就不准默苍离再看他少年时写的作文,虽然按照默苍离的速度,那时估计都已经全部看上两遍了。

“我想你需要学会尊重个人隐私。看我的私人资讯需要征得我的同意,至少要提前知会我一声。”杏花君用手指摩挲着默苍离裸露在睡袍外肌肤上的吻痕,一路沿着细滑的大腿移往尽头那片藏匿着销魂事物的阴暗处。

“你现在正在侵犯我的隐私,”默苍离被抱在怀中,前后都被对方不安分的手骚扰。他便用头顶轻轻蹭着杏花君的面颊轻轻说,“然而你并没有征求我的同意。”

“你不同意吗?”杏花君便将嘴凑过去吻他的头顶。

“建议你换更有效的事物进行。”默苍离伸手抓了抓对方勃起的爱欲,似笑非笑道。于是,接下来的光阴便成了两人深度交流的时间。

 

四天的极夜足够他们充分了解并掌握彼此的身体以及最契合的交流方式。除此之外,他们也常常出门漫步。太空船上备有两副普通的漫步推进器,杏花君就拿了一副来用。平时荒星上散步走累了,就改用飞的。两人手牵手,沐浴着星光,飞掠在一片暗红之上,感觉很惬意。

杏花君试图学会辨认刻着他们名字的那座晶岩,然而他只能记住晶岩所在的大致范围,却不能用肉眼辨识具体是哪一点光亮。默苍离可以轻而易举地指出晶岩的方位,可是即使杏花君贴着他的手指,望向他指尖发射的激光尽头,也依然远得让他分不清。

“算了。反正它在我心里就好,我用心去看就是看到了。”努力了半天,杏花君不得不放弃。

“杏花。”默苍离似乎不会安慰人,每次只要杏花君情绪低落,他只会轻淡地唤着对方的名,仅此而已。

“想安慰我的话,至少应该献上一个安慰吻。”这一次,杏花君忍不住抱怨出来。宇宙知道他多想听默苍离温声软语地安慰他。

“嗯,吻了。”

“哪有!你明明看着我什么也没做。”

“我用心去吻就是吻到了。”

“喂,你居然学我的造句,现学现卖也太快了吧!”

“因为我是默苍离。”

 

他们也会时不时上到环状卫星带去闲逛,甚至会带上饮食,就像是去森林野餐。喜欢烹饪的杏花君不止一次感叹,要是能在荒星上自己煮一顿吃多有意思,就是简单的烧烤也好。

每次杏花君说到吃而变得兴高采烈时,默苍离就会用冷冷地看着他不做声。起初。杏花君以为那是默苍离在鄙视人类低效率的能量摄取行为。慢慢地,他开始感悟出对方的真正情绪,如果那可以被称之为一种情绪的话,默苍离应该是在遗憾,类人智能无法体验进食快乐。

所谓食色性也。少了饮食这一大项,确实不能完满的体验人道,不过,总不能真让竞日给他搞个进食系统吧。杏花君想着,偷偷瞥了一眼身边美得出尘的人,就立即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按理,类人智能安性器官也是多余的,要不是为了那该死的爱情方程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