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高飞

 

经过一夜和一上午的休养,杏花君吃过午饭之后,与默苍离靠坐在血色琉璃树下眺望了一阵夜色之后,又开始蠢蠢欲动。他将对方按在树干上,不怀好意地研究起身上的衣服来。

“你这衣服到底怎么脱啊?”他扒着默苍离的衣襟,皱着眉头,忍不住问出声来。

“愚蠢的问题不予置评。”

“苍离啊,我以最高权限者的身份命令你回答我的问题。”

“我选择保持沉默。”

“你这算是拒绝我吗?”

“没有拒绝的必要……”杏花君正要会错意,默苍离又淡淡补充了下半句,“……如果连衣服都脱不了的话。”

“怎么可能!”

为了自己的性福,杏花君开始埋头研究起默苍离那身繁琐的复古衣服。对方任由他扯到怀中,翻来覆去地摸索,胡乱松扯腰带。然而默苍离会时不时就近亲一下他的脸颊,或者舔舔他的手背,又或者用身体去蹭他的要害。各种小动作搅扰得他难以专注研究进程,常常衣服脱了一半,就分心追吻起默苍离来。

两人磨磨蹭蹭终于把衣服胡乱脱逛了,在血色琉璃树下戏耍温存了一回,服务智能就已经将半份甜蜜双人午餐送了过来。

“你不穿睡袍吗?”杏花君见默苍离推开自己,捡起衣服穿起来,有点心急道。这一穿一脱好费事,他还想看一看默苍离穿上睡袍玉体半遮的情景。

“为了避免勾引你的情欲,导致你过度纵欲。”

“那你拒绝我啊,我又不会对你用强的。我想看你穿睡袍的模样。”

“等你吃完饭,我想出去散步。”默苍离把杏花君的外衣裤扔给了他,“你最好现在也换上,杏花小禽兽。”

杏花君接住外衣裤,皱紧眉头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杏花君。”

“你以为我耳聋吗?怎么也该是大禽兽好不好!”杏花君说完自己也觉得什么地方不对,生硬地把话题撇到一边,说道,“原来你进化之后,不用重启也能叫我杏花君了啊?那以后不准再喊我杏花了。”

“要叫你禽兽杏花吗?请确认称呼更改指令操作。”

“你你你……算了。”杏花君实在拿默苍离没办法,斗嘴没赢过,动手对方也不会疼,就是进行猥亵侵犯,对方似乎也很享受。明明是最高权限者,怎么就反过来被自己参与创造的类人智能吃得死死的。

 

等他换好衣服,吃完午饭,就在生态防护场中与默苍离手牵手出门去散步。极夜里的荒星看上去像是一块暗红色绸缎上垂挂着一串串钻石项链一般,没有了极昼里那种咄咄逼人的美艳,而是展现出另一种更为深沉的慑人靓丽。

两人走出很远,回首望向来路,太空室看起来是一个发光的半球,鲜红的地板透射出熏人的暖光。在室内时只觉得整个空间很昏暗,现在看来才知道它却是这整颗星球上最明亮的所在。漫天的星河都及不上那份耀目的光亮。

直到太空室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时,杏花君才觉得两人仿佛被缀满星光的夜幕给倒扣在了天地间。星星看上去又大又亮,仿佛触手可及,仿佛他把身边的人举高,就能戳破那片灿烂的黑暗。想着,他就抓紧默苍离的腰,将对方举了起来,然后仰视着那张恬淡的容颜在星空下转起圈圈来。

于是整个星辰都在以默苍离为中心旋转起来,随着旋转的加快,星斗的残影形成一道道亮色的飘带,把两人的世界层层包裹起来。默苍离的秀发也随之飞扬,在星光中飘出一道婉转的弧线。他的双眼仿佛跟星子融为了一体,让人看得分不清这片黑暗里,哪一处晶亮是他的眼眸,哪一处是遥远的冷星。

杏花君转了几个圈后,把人搂到怀中,以轻吻眉眼做结。

“杏花,从背后抱住我。”默苍离突然开口说道。

“啊?做什么?还要转吗?”杏花君虽然满心纳闷,但还是依言照办了。

“抱紧,千万不要松手,否则你会死。”默苍离轻轻扯了扯他搂腰的手,冷声告诫。

“哦。”杏花君刚应了一声,突然就感到默苍离整个人腾空而起,一股上升的力道也带动着他双脚离地。他惊讶道,“这是、这是……你身上安有漫步推行器?”

“嗯。”

“是不是茹琳上次来身上戴的那一种?我记得她当时好像说是神工基地制造的最新款。”

“当时是,现在不是了。竞日给我安的这个比那个更高级。”说着,默苍离开始带着杏花君加速往天上飞去。

漫步推进器最初是用于航空航天领域进行太空作业,后来也扩展成民用。先是某国明星为了让身着的礼服完美呈现,将漫步推行器改良成服装上的装饰性配件,飘然若仙地出席了某个全宇宙瞩目的典礼,此举一炮而红,随即这种作法开始在各个国家各个星区风靡起来。从娱乐界流行到平民大众,最后成了一种代步工具,虽然速度很低,但是便于残疾或行动不便的人士进行一些更为便利的日常活动。由于漫步推行器能让举止显得更为优雅,这种漫步方式也成了恋爱中的男女喜欢的约会模式之一。

不过,默苍离所配置的这个,很明显不是为了民用。“啊~~~~~~”杏花君没料到竟然漫步推进器提速这么快,令人错愕的失重感让他险些搂不紧默苍离,“你你你……”

原来默苍离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松手真的会死!杏花君在喊完之后,感到很丢脸,但他那也是自然反应,又不是受过训练的军人或者特工,他其实是偏文弱的科学家,娱乐作品里经常是受保护的那类人。他心虚地看了看眼前比他显得更纤弱的默苍离,转念又想,物种不同不能相提并论!

“总算停止了无意义的嚎叫。你如果想降落,可以下指令。”默苍离直视着前方飞行,杏花君只看得见他后脑勺上松松扎着的马尾以及精致的耳廓。他知道那耳廓咬起来是什么感觉。

“没有,没有。挺好的,你继续飞吧。”他一边回着话,一边将人抱得更紧,把自己的头贴在对方的颈窝上缓缓地磨蹭。高速的飞行,让生态防护场里的气流开始流动,一阵阵暖风吹拂在两人身上,让这场耳鬓厮磨而显惬意。

等杏花君发现两人穿梭在一块块悬浮的巨大晶岩之间时,才惊觉自己所处的位置已经到了荒星的卫星带上。他低头望去,果然看见血红的荒星正在他脚下方偏左处吗,而这个星系的太阳则在更下方发着耀目的昊光。他抬头仰视,满目漆黑,星河似乎又变得很遥远了。附近只有一块块形状不规则的晶岩让他们仿佛置身在一座太空石林里。

“你的漫步推行器竟然能升到近地轨道的高度?”杏花君忍不住咋舌,这简直就是人造卫星发射推行器吧。不过想想默苍离要无聊跑到近地轨道上去散步也不是多麻烦的事,他连防护力场都是最高级的。真不知道竞日怎么想的。果然平民是不能理解贵族的世界啊!不对,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正常人是不能理解神经病的世界。

“杏花,千万别放手,如果掉出生态防护场,你会很快在绝对零度下冻死。”默苍离又告诫了一遍,并把没拿铜镜的那只手扶在他的手臂上,随时准备着抓牢他。

“放心,死都不会放开你的。”杏花君美滋滋地亲了一下默苍离的耳朵,再度加紧了环抱的力道,好让对方安心。

两人便在星带间遨游,时而贴着晶体飞行,时而远离。当贴着晶体环游时,杏花君才发觉晶体堪比一座小山般高大,上下都快望不见边缘。有些晶岩呈现淡淡的金属色,更多的则偏红,构成成分几乎接近荒星。

默苍离给杏花君介绍完XH520荒星与这片环带状卫星衍生的历史后,杏花君指着一座看起来似乎比任何一块都巨大的晶岩问:“苍离啊,可以在那上面着陆吗?”

“嗯。”

片刻之后,两人踩在了那块晶岩表面,那里很宽阔,像置身在一座水晶山峰上。杏花君小心翼翼松开默苍离,改牵着他的手在山头上缓慢地踱步。虽然走得轻飘飘的,但生态防护场保持着他的受重感,让他如同脚踏实地一般。

伫立在晶岩上凝望深邃的宇宙,仿佛站在一叶孤舟上看大海,亮闪闪的星就好像海中的游鱼。杏花君看了很久很久,才收回目光,仿佛做了一场幽远的梦,他看向默苍离,神色中有种如梦初醒的恍惚,默苍离也在同时侧过脸来回望他。

“苍离啊,我们要不在这块晶岩上刻下我们的名字吧。”

“跟那些人一样?”他们在荒星上漫步时,经常能看到游客刻下的字迹,最常见的就是姓名。

“不一样,我想应该没有哪个游客能跑到卫星上刻名,而且环带卫星这么多块,也不一定选到这一块。”

“这不是最大的一块,形状也没有超出平均值。”默苍离开始举目扫描每一块环带卫星,试图寻找数值完美的那一块。

“别找了,就刻在这里吧。有时候,最好的不一定就是适合的。”杏花君拉了拉对方的手,有些语带感慨地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