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荒星日出

 

快乐的时光弹指而过。XH520荒星上的日出成为了这段长假华丽无双的尾章。日出时分,恰好在杏花君深度睡眠的时刻,他被默苍离推醒,感到有些头胀眼痛。他睡前在床上奋战多时,之后又没睡几个小时,连日来的放纵让他有些疲累不堪。

“苍离,怎么了?你没在休眠吗?”杏花君闭着眼,稀里糊涂地抱住默苍离推他的手臂。他已经对默苍离自发脱出休眠状态见怪不怪了。

“杏花,起来看日出。”

“日出有什么好看的,不是天天有吗?”他含糊地喃喃道,几乎在下一秒又睡死过去,而默苍离掐准了时机轻轻一推,让他无法入眠。

“是荒星上的日出。我们的荒星之旅只能看一次日落和一次日出。杏花,你想要错过吗?杏花,你不陪我一起扫……看吗?”默苍离顿了顿,及时地把术语转成了日常用语。

默苍离这个难得的小失误让杏花君笑了起来,总算是完全清醒了。他半睁着惺忪睡眼,轻轻捏着对方的脸颊笑道:“好好好,我起来,我陪你去扫描日出。来,拉我一把吧。”

于是默苍离抽出被抱住的手臂,起身往外走,手指上射出数道光束缠绕住杏花君,拖着他一起走。虽然从水床上落到地板,再在地板上滑动,并没有多少疼痛感,但杏花君还是故意哇哇直叫着喊疼:“喂,默仔苍离,叫你拉我一把而已,你这么粗暴地要把我拖到哪里去!疼死我了,哎哟哇~”

“拖去外面抛尸。”

“学不会对我温柔,那我死了就没人陪你扫描了。”于是杏花君一赌气,就真的挺尸不动了,也不言语,闭上眼仿佛还能继续熟睡一般,任由默苍离用引力束带拖着他往外走。

到了室外,虽然有生态防护场的保护,但杏花君还是会被不平滑的地表磨伤。默苍离拖了几步,就抵不过不能伤害最高权限者的本能,停下脚步来,回头看了看还在装死的杏花君,轻轻挑了挑眉,调了一下生态防护场,杏花君就在失重状态下漂浮了起来。于是默苍离像放着一个人形风筝一样,继续走在荒星上。此时的荒星还是一片暗红,没有大气层的折射,阳光无法透过来。

观赏日出最佳地点就在太空室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默苍离也在最佳观测时间到达了位置。明媚的阳光已经开始出现在人类视野范围内,正在朝黑暗的区域气势磅礴地推进,将一切都纳入光明与闪亮之中。然而,默苍离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过完美,他仰头看了看悬浮在头顶旁的杏花君,唤道:“杏花。”

杏花君没理他,依旧闭眼挺尸不动。他知道对方没有睡着,又唤了几声杏花,还是没得到应答。而太阳也在同时地平面上一点点探出它不容直视的面容,万丈光芒像是无形的立场,催逼着默苍离的迫切感。他知道日出过程的精确时间,这个时间像倒计时一样跳跃,每过一秒就让他焦躁不安,仿佛程序运行报错预警状态一般。

“杏花君……”

当默苍离这样轻声叫唤时,杏花君有一点心动,想要妥协,他觉得似乎能听出一丝哭腔。随即又觉得那必然是自己的自作多情。比起看荒星的日出,他更想看自己在默苍离那有多特别,所以他还是沉住气,继续装死。

“杏花,起来……”他感到自己慢慢沉到了地上,默苍离伸出手来抚摸他的脸,柔声说着。

像我平时那样拥抱你一样抱抱我,我就起来。杏花君在心中给了一个最低限度的妥协。这种情感表达的示范他这些天基本无时无刻都在做,默苍离没理由学不会。

杏花君的各项生理指数都很稳定,除了有点疲劳以外,基本处于良好的常态数值。周遭的日出景象也没有发生超出预估范围的偏差。一切看上去都平静安好,默苍离的程序世界却处在黄色警报状态,其实也没有任何程序运行出错,这种异常的状态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对于异常源的判定结果全都指向杏花君,但却又没有哪一项指标表明杏花君有异状。

最后,他终于检测出唯一有较大偏差的一项,“杏花,你说过你陪我去扫描日出。”

杏花君有点过意不去,但他难得感到自己占有优势,所以睁开眼,迅速地看了眼天边的一团火红,又闭上眼,“好了,陪你扫描了。”

“你没扫描整个日出过程。”

“我没那么说过。”

“杏花。”

杏花君继续躺平装死,他甚至还微微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以便真的能睡过去。他感到渐渐强盛的日头一点点浸染到他的黑暗世界中去,即使闭紧双眼,也依然能看到红色。而默苍离正死死地盯着他看,那目光比阳光更灼热。他知道这个时候,对方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正所谓风水轮流转,这一下终算轮到他当主宰了。啊呸,他根本就是最高权限者,名副其实的主宰才对啊。

 

“竞日!竞日!”竞日一边打着呵欠一边从床上坐起身来,同意了这次通话后,温皇的3D全息影像就出现在了面前,他同样穿着睡衣,也一副才从深度睡眠中醒来的模样。“你看看这个。”于是,竞日寝殿里的电脑光屏就出现了,上面是满屏的数据乱流,不过这一次的混乱程度,恐怕成为暴流更加贴切。

“这是什么?这都凌晨几点了,杏花君也太没日没夜了吧。”竞日开玩笑道,他自然知道那些并不是性行为导致的数据乱流,因为自从默苍离完全觉醒之后,他就能对监控进行数据伪造,所以他们再也不可能知道默苍离真实的具体行为。

“就是想听一听竞王爷的高论,才来打扰的。默苍离现在应该凌乱到连伪装数据都无暇顾及了。”温皇也打了个呵欠,才继续说,“我是想不出老同学做了什么这样刺激他。”

“你该去问问女暴君。”

“这时候通讯到家扰人清梦,我怕罗碧会撕了我。”

“你跟将军不是结义兄弟吗?”

“就是兄弟,撕起来才不用顾忌情面啊。”

“哈,XH520荒星上现在是什么时候?”竞日喝了一口智能机械手送来的果酒,润了润喉,斯条慢理地问道。

“极夜转极昼,日出时分,按生物钟,老同学应该在睡觉的,就算是起来看日出,也绝对没那体力升早旗。虽然默苍离能伪造他这边的即时数据,但我能赶在他篡改伪造老同学个人终端数据前,截取老同学的信息。我大概能知道这几天老同学过得怎样。”温皇说着,微微一笑,“老同学几乎把他从青春期发育成熟开始到现在这20多年缺的性爱都给一口气做足了。”

竞日闻言,也抿嘴跟温皇笑了一阵后,才提出假设道:“会不会是吵架了?”

“你觉得吵得起来吗?论逻辑,在默苍离面前,普通人都是战力值为五的渣。再说我跟老同学认识这么多年,也没成功跟他吵过几次架。”

“嗯?你们吵过架?”

“没有。严格意义上说其实没吵过。直接开打的。”

“为什么?”

“因为我喊他杏花。”

“没想到杏花君在这个问题上那么执着啊!会不会因为默苍离完全觉醒了,杏花君要求更改称呼操作被拒绝,所以吵起来?”

“英明睿智的竞王爷,你会选择在这种昏昏欲睡、没精打采的时刻跟人吵架吗?”

“小王说的是杏花君。他也许被惹火了,一时气愤的举动会让默苍离一贯的认知发生巨大偏差,因而引发出凌乱状态。”

“嗯,人类冲动起来,确实不可理喻。类人智能对分析处理这种局面会难以判定。但出现这种程度的数据乱流,却远不是那么简单。”

“猜测无益,等杏花君回来问他就清楚了。默苍离问不出,他你还问不出吗?”

“嗯,老同学确实比默苍离诚实可爱多了。晚安,竞日。”随即,温皇的影像就消失了。

应该说早安才对,竞日又打了个呵欠,喝完杯里最后两口果酒,才缓缓躺下。

 

荒星之上,默苍离还在静默地看着躺着一动不动的杏花君凌乱。在太阳完全跃出地平线前,杏花君还是心软了,难得来一趟,以后不知要忙到何年何月才能再出门渡长假,他确实不想错过荒星上的日出。

这次就算了,算你赢了。

杏花君突然坐起身来,睁眼看了看呆望着他的默苍离,有些心疼地将人一把搂在怀里,然后转头望向山峰下的地平面。耀眼的太阳已经露出了一半,鲜红正在地面上驱逐着暗红。星带像被明亮的天空溶了些许,没有夜幕的映衬稍稍黯淡了些,但很快因升起的太阳而折射起七彩缤纷的光亮。

“杏花……”

“别光是喊,要像这样知道吗?”杏花君拥抱的力度紧了紧,又低头亲了亲默苍离的唇,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杏花君的回应彻底解除了默苍离的凌乱状态,于是,他也抱紧杏花君,将唇贴上对方的唇,主动地亲起来,有力的吮吻像是一个黑洞,将所有异常与不安都吸收殆尽。荒星的红日便在这场持久的热吻中跃出了地平线,将他们所处的半球都揽入灼热明亮的怀抱中。这一个吻就像把这场日出都吻进默苍离的程序代码中去一般。

 

“一波三折的,真是会玩啊!”

再次变化的数据流暴走形态,让遥远之外的温皇叹了口气,挥手关掉电脑光屏,合眼睡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