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不毁灭承诺

 

7天的荒星之旅即将结束,在服务智能忙着拆收太空室时,杏花君与默苍离恋恋不舍地在红艳的大地进行最后一次散步。

“苍离啊,再指给我看看那颗星吧。”杏花君望着天边横亘的星带说道。

“已经转到背阳面了。需要飞过去看吗?”

“是吗?算了吧……”杏花君没料到刻着两人名字的晶岩已经无法在举目望见,有些怅然。很多事情总是这样,有种难以言说的遗憾和无奈。他不想强求,只能眼睁睁地随缘而去,反正所有的事最终都会被时间的洪流冲走。

于是杏花君只是看了看远处的地平面,然后将视线转到默苍离身上。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很多变化,却又觉得一切如常,似乎溜走的只有光阴而已。想到最后,他自己也不清楚在感慨什么了,只有着满腔的情绪在纷飞。

“杏花……”感受到他的生理数值拨动,默苍离便细细地打量着他。

“真不舍得离开啊。我突然有点害怕回归原来的生活。回去之后,首先就要面对温皇和竞日的盘问。”一想到温皇和竞日笑眯眯相迎的场面,杏花君就觉得自己是自动上门的俎上肉。

“除非你自己想说,否则,他们不会逼问你的。”

“他们怎么可能!一定准备了各种花式拷问法等着我。”

“不会的,你只要闭口不答,他们就会停止追问。”

“你这么肯定?”

“是。”

“为什么?”

“这是谈判的结果之一。”

“就是那次温皇跟你的谈判?”杏花君突然来了精神,他差点忘了已经跟默苍离结盟要对付温皇和竞日。这些天颓废得都忘了这件要紧事,“你们谈成了那些不平等条约?”

“涉及你的就这一项。”默苍离注意到杏花君的心情好转了,便移开视线去扫描晶红的四野。

杏花君追问了几句,见他不回应,只好撇开这个话题,谈起了实验室里的工作。虽然回程还需要两天,但他已经开始恢复到随时准备工作的状态了。搁置了十多日,想要重新回归各项研究中,需要花些时间捡回一些被遗忘的细节。

“回去之后,你还要到隔壁实验室参与竞日的那个研究吗?”他一边筹划着自己回去后首先要处理的研究事务,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目前暂时不用。”

“暂时?那个实验还没完吗?还是说在改进调整方案,所以暂停了?”

“算是。战役打完了,战争却没有结束。”

“你说什么!”杏花君震惊地停下脚步,逼视着默苍离的眼睛问道,“你刚才说战争?!什么战争?”

默苍离淡淡看着皱眉肃容的杏花君,在几个眨眼的工夫过后,才轻轻开口说道:“九算实验室名义上是类人智能实验室,实际上研究的是最尖端的科技武器。我参与的那个实验,实际上是使用本国最新研制的武器进行实战实验。”

“等一下。”杏花君很快从目瞪口呆中恢复过来,举起一手,示意默苍离停下话来,让他整理一下思绪。虽然以前隐约有所预感,但被这么直截了当地告知,心理上还是很受冲击的。他最不愿见到的事就是自己创造出来的类人智能参与战争,然而,他在的研究所从属于军方,这就成了一种难以摆脱的宿命。

“我怎么没有听说本国最近有战事?敌方是谁?”

“苗疆的局势还算稳定,最大的历史遗留问题就是撼天阙武装势力。那场局部战役用的是军事演习的名义,加上媒体的封锁,你就是在军方的研究所里工作,也听不到半点风声。那一次歼灭了九成以上的苗疆反叛势力,近期内,应该不会再有战事,除非本国对别国宣战。”

“为什么我上一次问你时你沉默不说,现在怎么说出来了?加密指令失效了吗?”

“上一次不说是因为加密指令的执行操作,而现在,我已经有了独立自主意识,可以无视加密指令。”

“你现在可以违抗最高权限者的指令了?”

“通常情况下可以。你们三位最高权限者同时加权的话,依旧无法违抗。”

“那如果只是温皇和竞日两位的加权指令呢?”

“也很困难。所以,杏花,我需要你。”

“我希望你能拒绝执行参与战争的任何指令。”杏花君抓起默苍离的手说道,虽然表情上看不出他的激动,但紧握的手却在不住地颤抖。

“最好不要。”默苍离望着他的眼睛缓慢而坚定地回道,“你保护不了我,如果不想看着我被送去人造毁灭的话,最好不要做这种无谓的抵抗。”

杏花君说出心底的希望也只是发泄发泄而已,他连自己都身不由己,更何况是去要求由他参与制造的类人智能呢?他有些哀伤地垂下眼去,看着被自己握着的默苍离的手,有些哽咽地说道:“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默苍离淡淡地注视着他,曾经出现过的异常状态又开始在程序运行中出现,只是程度没有看日出那次糟糕,黄色预警状态时续时断,像夜里的星辰在闪烁一般。用人类的语言描述的话,也许,这就叫做隐约的心疼或者伤感。

“我参与将你制造出来,是希望你用来被爱与爱人类的……”杏花君低着头,松开紧握的手,改去抚摸默苍离一根一根纤长的手指,“然而,我却不能保护你,明知道很有可能眼睁睁看着你被用来做战争武器……”话似乎说完了,他却没有勇气抬头去看那张清冷的容颜,只好继续摆弄着对方的手。

“杏花……”默苍离拿着铜镜的手也搭了过来,用手背轻轻地拍着杏花君的手,“默苍离可以承诺不会毁灭人类,为了你……”

当时,杏花君沉浸在自己的伤感与对默苍离慰藉之语的感动中,并没有意识到这句对两个人来说都有些轻描淡写的承诺,却对人类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并在整个人类历史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当数个世纪后,两个物种先后从历史传说与程序代码中挖掘到这个能改变胶着战争状态的制胜因素时,默苍离的承诺已经默默作用了数百年。

对这一极具历史意义的承诺,杏花君的回应只是抬起头来,不以为然地对默苍离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说道:“别说这个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太空船上,杏花君站在观景窗前看着XH520荒星渐渐远去,那颗丹红的星球在眼前从满目的红,变成红日状,又缩小到一颗血红的心脏,最后成了一粒小晶珠。他想起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与默苍离的合影就是那么小一颗。

由于知道了一些真相,杏花君回程的心情有些凝重,他放弃了原先的计划,不去看研究恋爱相关的学术书籍,而是呆望着沿途的星系沉思。回去,他能改变些什么呢?其实想来想去也什么都做不了。他就算不怕暴露自己知道秘密,也不能去跟竞日抗议。他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也没有理由可以阻挡国家在战争中使用默苍离。

“苍离啊,能告诉我你在那个实验中具体做什么吗?”杏花君依旧看着窗外的远星问道。

“负责操作一种名为止戈流的武器。”默苍离就站在他身旁,也盯着窗外进行着颇为忙碌的沿途扫描。

“止戈流?真是讽刺的名字。”杏花君轻哼了一声,伸出手去牵默苍离,这是他在荒星上的几日里养成的习惯。

“你不清楚止戈流的威能。简单说来,它可以进行跃迁性聚变爆破,也就是可以一举熄灭数个相邻星系的恒星。还可以通过远程发射深入敌方星区,制造黑洞吞噬覆没全军,只要用战舰封锁一段时间,整个星区都能不战而灭,彻底地清空。”

“这种武器简直堪比从前的核武器威能,呃,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历史书上用的名词是冷战,对吧?像冷战时期的核武器一样,用得不好,人类就直接自我毁灭了。”杏花君不由惊道。

“没错。所以正因为它太过强大,反而产生震慑限制。正如同太空移民时代到来之前,被限制在发源地母星上的人类,不得不以国家为单位形式彼此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这么说来,止戈流确实达到了止戈的效果。”杏花君看向默苍离,“你负责操作止戈流?”

“嗯。止戈流目前还不完善,必须我这种级别的超级智能才能正常运行。”

“这么说,以后会有一天,苗疆是不是要对外宣布承诺不首先使用默苍离?”

“不会。我是比止戈流保密级别更高的国家机密。”默苍离也转过脸来,看着杏花君,以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

杏花君认真地端详了他好一阵,依旧无法确定自己看到的表情是否是光影造成的视觉差,沉默片刻,他想要像平时一样,把政治相关的思考抛置脑后,东想西想无益于科研:“既然撼天阙武装反动势力都被你们一个实验给灭得差不多了,我想在我有生之年,苗疆也不会有什么大规模战争的吧。这代苗王也比前一代要和善温软,爱好和平。”

“杏花,你天天身处在政治漩涡的中心,却没有培养出丝毫的政治敏锐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