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战争遗孤

 

“你是指我所在的研究所?”

“我是指竞日。”

“啊!”杏花君惊诧得连牵着默苍离的手都松开了,“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竞日想要推翻现任苗王而发动内战吧!他……他……”杏花君想起竞日温文尔雅的亲切笑容,那是能令所有女性都为之倾倒的风采,比之他只见过数面的苍狼陛下,更显尊荣高贵,天然有种王者气度流转于言谈之间。

“通常情况下,他不会去推翻苍狼,反而会主动维护苍狼的统治。苗疆的实权在前任苗王死后已经全部掌控在竞日手中,苍狼其实是个被架空的傀儡,他应该明白这个事实,却为了王室内部的团结平和,而放任了竞日的作为。夺取苗王的身份反而会束缚竞日去做一些事情的自由,所以,他并不在乎也不需要这个名位。这两祖叔侄便因此达到平衡。”

“对啊,我就说天天在一个实验室里呆着,根本没感觉出竞日有这种念头。”

“但这种平衡是不可能长久维持的,即使双方都在默契地努力配合。”默苍离又望向窗外的群星,继续说道:“即使苍狼愿意做傀儡,忠心于苍狼的大臣却会极力破坏这种平衡,而竞日的部下也同样野心勃勃,不甘于止步现状。按照我的分析推导结果,十年以内,苗疆必然会有内战爆发。”

“竞日发动的?”

“杏花,我只是类人智能,我不是神棍。”

“什么叫只是类人智能?你快成神了,除了不能精确预言未来,你还有什么不能的?”

“还不能爱你。”

杏花君便挨过去搂住默苍离,也与他看向同一处星辰感慨道:“等你完全习得情感,就不是神而是人了。”

“不,依旧不是人。严格定义的话,应该是另一个物……”默苍离的话在两人的耳鬓厮磨中越来越小,最后断在了亲吻之中。

等杏花君吻完,默苍离再开口时已经是承接上一个未完的话题了:“杏花,你也没有考虑被称为魔族的人种。他们对各国发动侵略战争,概率高达99.72%。”他伸手指向窗外,“虽然在两个世纪前,宇宙联盟集结各国力量制造时空断层,将魔界封印在星辰障壁内,但经过两个世纪的发展,他们突破星辰障壁的可能性随之增大。考虑到独立封闭的科技发展有一定的滞后性,他们在本世纪大规模突破的概率为37.81%,但个别突破的成功率却高达79.33%。”

杏花君朝默苍离指的方向看去,只看见一片黑暗和星云,显然对方所指的是天眼才能扫描到的超远程距离。他只好转头去看悬浮在舱内的3D星图,魔界的位置很少在民用星图上标示出来,一般位于星图的边缘位置,是罕有人至的宇宙区域。那里是古战场遗址,魔族跟各人种在那里有过激烈的交战,时空裂变与小型黑洞无处不在,充满了危险。即使最无畏的宇宙探险家和狂热的考古学家都不愿靠近那里。

默苍离也转过身来与他同看星图,并且指尖射出一道绿色激光,在星图外沿圈出魔界应该在的位置,继续说道:“根据魔族的种族性分析,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在这两个世纪中,他们一定不断尝试着突破,甚至不惜前仆后继的自我牺牲。因而,在本世纪,应该有少数的魔族成功突破星辰障壁,并且潜伏在各国之中,伺机而作。他们除了想要获取大规模突破星辰障壁的技术以外,还会想方设法挑起各国战乱,制造有利于魔族的局势。”

他顿了顿,用激光在中原和苗疆的国区上来回圈了一下,说:“他们潜伏的首选对象是中原,那里有人类发源的母星地球,是人类文明的象征。那里也是当今的人类文化中心,各种思潮都能在那里立足,能不受干扰地自生自灭,是个对全人类的舆论宣传与导向都有深远影响的所在。其次,与中原比邻的第一强国苗疆,也是必然的选择之一。长久以来,苗疆近水楼台先得月,长期受益于从中原发展起来的先进思想,在科技与军事上遥遥领先于其他各国,这造就了诸国以苗疆马首是瞻的国际局势……”

“等一等,苍离,我怎么开始听着有点耳熟?这该不会是什么官方发言稿吧?”

“关于魔族的这部分,是我给竞日写的国会发言稿,确实是官方用语风格。”

“他连政务都丢你做了?!”杏花君惊诧道。

“至少在保密程度上,没有比默苍离更安全的计算机了。”

“哪有!你不是正在跟我说国家机密吗?”

“这些情况有点眼界的人都能分析出来,只是没有精确的数据支持论点而已。竞日真正要我分析的东西,我也不会对你说。知道太多,反而性命堪忧。”

“唉~一个两个都一肚子秘密,神秘兮兮的。”杏花君坐到了沙发上,以舒服的姿势看着星图,他刚才听得紧张,现在觉得还是用放松的心态来面对吧,反正这些事离他说远也远,说近也近,他就算想帮忙,为国家做贡献,也只能是每天专心搞研究而已,“苍离啊,官方分析出的结论就是那些成功跑出来的魔族一定会潜伏到中原和苗疆来作乱,然后呢?继续继续。”

“然后就是战争离苗疆近了,杏花,你做好准备了吗?”

“准备什么?参军当军医?”

“准备选择苍狼还是竞日,以及面对自己亲手制造的类人智能投入到战争应用中。我所谓的你亲手制造的类人智能,并不仅仅是指我自己。”

“嗯?可是我这数十年下来只造了你一个啊。”杏花君有些莫名其妙地望过来。

“你所在的类人智能实验室是本国最先进的实验室,一旦开始战争筹备,会动用到你这边的资源来大批量生产用于战争的类人智能,那个时候,你没有拒绝的余地。”

“真希望没有跟你谈起这个话题。”沉默了片刻,杏花君双手捂着额头说道,“相比之下,我宁愿自己只是个研究类人智能谈恋爱的无聊科学家。”

“你就算不主动跟我谈这个话题,我也会选择跟你透露这些信息。”默苍离走过去,拉开了杏花君抱头的手,坐在他大腿上,就像他们来时那样,亲密地坐在心形沙发上,“我发现你对战争反应激烈,应该有一定程度的心理创伤,所以我必须提前给你做好心理预防。”

“我是战争遗孤。”杏花君顺势搂住默苍离,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喃喃地说。

“我知道。”

“我跟温皇都是。在母星被毁灭的时候,我们正好在学校组织的星系郊游飞船上,在跃迁之前,亲眼目睹了那场爆炸。然而受到冲击力波及的星系郊游飞船也在月跃迁瞬间发生空难。如果不是温皇估算到飞船也会失事,在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母星被摧毁来不及反应时,他就提早拉我进救生艇逃生。那年温皇才刚满十岁,现在想来他果然是个妖孽。”

“嗯,我知道。”

“这你也知道?”杏花君惊诧地抬起头来,这些细节他几乎没有跟人说起过,一直飘到别的星系被救起之后,他受刺激过度失语过一阵,大人们只知道他是从那颗星上逃出来的孤儿。就连温皇,他也从来不跟对方提说这段往事,就连一句谢谢,他也无法跟对方说出口。长大成人之后,似乎也不必再说出口了。

“温皇跟我说的。他说当年你正好站在他旁边,他平时看你还挺顺眼,也不想一个人在太空里漂泊逃生,就顺手拉了你一起走。他还说,如果你们不幸在太空里耗尽资源却未被获救,他会把你杀了,靠你的尸体继续存活一段时间。”

“是吗?那我还真庆幸,从来没有为这件事跟他道过谢!”杏花君咬牙切齿地说,转念又不由继续诧异道,“话说他怎么会跟你说这些?什么时候的事?”

“在他把你写的作文都发给我的同时,也把你从来不愿对人提起,他却正好知道的事情也详细写了出来。”

“这个混蛋!他这是在干什么!”

“在讨好我。”杏花君皱眉看了看默苍离,心想能让个妖孽讨好的也不是简单的存在。默苍离嘴角扬了扬,继续说道,“他说把你完完全全地交给我了,要我以后好好照顾你。”

“喂!什么叫他把我完完全全交给你,我什么时候是他的?!再说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你们什么时候有权能私下交易我了?!”杏花君有些火大,推开默苍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杏花,你不属于我吗?”默苍离对着他微微一笑,轻声反问。

“呃,”杏花君立即有点舌头打结,“话不是那样说的。”

“那怎么说?”

“等你会爱我了,我们是情人了,才是互相属于彼此。”

“你爱我,所以你是我的。我还没爱你,所以我不是你的。请指出我的逻辑错误。”

杏花君跟默苍离冷眼对峙了一阵之后,觉得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似曾相识,他不由无奈笑了笑,结束这场无聊的争执:“唉~算了,你高兴就好。对了,你刚才的微笑不会也是温皇教你的吧?我猜他肯定有对你说过,你只要对着我笑,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对你投降。”

“你的猜测几乎一字不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