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遗传病

 

“抱歉,我无意听到你们的争执。”欲星移是这个研究所里少数受人瞩目的年轻才俊,生得仪表堂堂,带有非常明显的海境人种的特征,能让人从他那感受到海洋的澄净气息。其实他不仅是海洋生物学专家,也是一位不世出的数学家,才能以外籍的身份成为九算实验室成员。由于九算实验室的保密性质,他的制服上并不像温皇有跨领域的标示。

欲星移走向竞日,微微行了一礼说道:“我是代表研究所来向竞王爷请示的。凰后在一个小时候以内将抵达研究所,您打算让她参观哪个实验室?”

“九算实验室。”竞日显然对这个问题早已深思熟虑,气度从容地作着吩咐。

“如果她想见始祖呢?”

“始祖跟一、二代一样,因操作止戈流失败而损毁了。”

“如果她想见用于情感习得研究实验的类人智能呢?”欲星移望向默苍离意有所指。

“她若想见用于情感习得研究实验的类人智能,自然会有。”竞日神秘一笑,“时机不到,是没有可能见到默苍离的。”对方也就会意而去。

 

等欲星移走后,实验室的门完全关上,杏花君才再度开口问:“怎么凰后要来参观我们研究所?”

“她来苗疆做学术访问,自然要参观研究所。我们的研究所是本国类人智能研究基地,又不是第一次接见外国首脑,你在奇怪什么?”

“我刚才听你的意思,似乎不打算让她跟苍离见面,为什么啊?她不是知名恋爱专家吗?也许……”杏花君没好意思把话说完,总不能对别人说他希望默苍离能够早点爱上自己吧。

竞日和温皇相视而笑,交换完一个眼神后,改由温皇用扇子拍着杏花君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解释:“老同学,其实你不知道,我跟竞日天天在烦恼要不要找凰后解决一些难题。但默苍离是个相当特殊的存在,实在不好办。所以我们只能舍近求远,改用别的方式去请教她。”

“苍离再特殊,凰后就算见了也不可能像类人智能一样扫描出来他有什么不同。假扮成普通的类人智能对苍离来说又不是难事。你们到底在避讳什么?”

“主要是不能让羽国的人知道默苍离是类人智能,否则他跟霓裳公主相亲的事就泡汤了。”

“相亲?!”杏花君顿时很想暴跳如雷,但那种酸楚的澎湃情绪又压抑住了他的怒火,他其实没有什么正当理由去反对这个安排。只是去相亲而已,又不是去结婚,但……

“只是去相亲而已,又不是去结婚。”温皇安慰的话简直就像在拿着他的心语照本宣科。

杏花君心里不是滋味地看向默苍离,忽然觉得默苍离从他醒来就没说过一句话,情况有些不对劲,会不会也是在不爽这个相亲安排?

正想着,温皇继续安慰道:“老同学,你放一万个心。我是不会允许默苍离爱上女人这种事情发生的。”

“温皇,原来你对女性有偏见啊。”一旁的竞日笑着打趣道,“到底受过什么心理创伤,老实交代!”

“非也。男人是最经不起挑衅的生物,女人是最招惹不得的生物。我们创造的默苍离是什么样的存在,让他爱上感性至上的女人?他要是为爱痴狂起来,别说全人类了,就是宇宙也经不起折腾吧。”

“啧,为爱痴狂?是谁大言不惭说默苍离永远都能保有理智的?”

“这跟他是否保有理智无关,而跟他爱的人是否保有理智有莫大关系。总之,爱慕对象如果是女性,所有的测算都会出现严重偏差。正所谓女人心宇宙尘。”

“所以在做初始设定时,你就从最根本上杜绝了这个可能?”竞日似笑非笑地偷偷瞥了一眼杏花君。

一直听着两人争辩的杏花君突然插话道:“好啊!我算是听明白了!温皇你打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被爱慕的对象必须是男性,那为什么不直接把机体设定成女性?!”

“杏花,你很介意?”

“别岔开话题!既然你们不想让苍离爱上女人,为什么还要将他设成男性?还要他去相什么鬼亲!你们是耍人耍上瘾了吗?!”面对杏花君的喝斥,温皇和竞日的眼珠都在移来移去,分别看着他和默苍离,他这才意识到,刚才那句问话是默苍离说的,慌忙转身去看,默苍离已经从沙发上站起身,朝他走来,眼神寒冷。

“苍离,我并不是在介意你的性别,我是……”

默苍离打断他支支吾吾地解释,淡漠地说道:“没关系。那是你的生物本能,会对女性有天然偏好。”说罢,他开始朝实验室门口走去。

“苍离?”杏花君愣在原地,感觉他在生气,而且拂袖而去。

“杏花君,你该走了,快跟上。”竞日推了杏花君一下,不等他发问,补充道:“无论是疑问还是解释误会,等到车上你再跟默苍离慢慢谈。你再不走见雁王就迟到了。”

“见雁王?”杏花君感到莫名其妙,似乎他从荒星旅游回来,很多事情就脱节了,搞得他有些晕头转向。他也不敢耽搁,追着默苍离走出实验室去。

 

“人都走了,透露一下真正的原因吧。”等实验室门关上后,竞日依旧望着门口,对温皇说道。

“什么?”

“不把默苍离设定为女性的真正原因。”

“因为……”温皇正要开口,突然眼尖地注意到实验室里的一台智能机械手转移了一个很微小的角度,他便摇了摇扇,掩饰住自己突兀地停顿,老神在在地笑道:“当然是不想造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红颜祸水啦,免得还未曾觉醒,我们最高权限者就被迫卷入,要去应对外界雄性本能激发的腥风血雨中。”

“嗯,设定成男性,确实不失为明智之举。”温皇的微小异状,并没有逃过竞日的眼,他也不动声色地顺着温皇先前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那是一台带有记录影像功能的智能机械手,便心领神会了,又不痛不痒地聊了几句,就准备去迎接陪同凰后一行人了。

 

“雁王为什么要接见我们?我怎么事先都没有得到通知?” 在有官兵护送的专车中,杏花君与默苍离沉默对峙了一会后,不得不率先打破安静。

“根据现有信息判定,雁王应该是想找你治病。研究所的通知下来时,你还在昏迷中,所以不知道。”默苍离从杏花君上车开始,就没正眼看过来他,一直盯着车窗外。杏花君有些介意,但转念一想,这次行程苍离从未去过,也怪不得要一路时刻扫瞄了。只是两人之间相处的气氛却不大对劲。

“雁王找我治病?治什么病?”杏花君有些诧异,他虽然曾经是国内权威的外科医生,现在对人脑的研究也造诣精深,但自从做了类人智能实验室研究员,就多年不从医了,怎么突然找他去治病?实在有太多问题要问,以至于他不知道先问哪个好,只能一口气都问了,“还有,你刚才又为什么要电我?为什么要接受温皇和竞日的安排?”

“羽国皇室的遗传病。电你是为了保护你。至于温皇和竞日的安排,你指的是我的饮食还是指相亲?”

虽然默苍离一一回答了问题,但杏花君感到有些凌乱,同时处理不来多件事,尤其是有些事还牵扯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个人情感。他看了看窗外,从研究所到皇宫的路途并不远,他只能先搞清楚接下来的状况。

羽国皇室遗传病是一种罕见的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病源基因在Y染色体上,通常在30-50岁期间开始发病,逐渐瘫痪全身。目前最有效的疗法是通过对克隆体的基因改造培育,逐步替换掉萎缩瘫痪的身体器官。这种疗法虽然已经将排斥性降低到6%,并普遍延长了羽国皇室男性成员们的寿命,但手术依旧过于频繁,每次术后还需要长时间恢复。这种病使得羽国一直处于政权动荡的状态。

杏花君越想越觉得蹊跷:“对于那种病,现在的疗法已经是能适用于临床医疗的最高科技了。一次性彻底改造病源基因,目前理论上人类能办到,但谁也不能保证术后的成活率,以及是否还保有生育能力。我想羽国皇室没有人会想去尝试。再说就算有,这种手术也不该找我去执刀,这不是我擅长医治的。”

“因为现在已经快有了另一种彻底根治的方法。”说话间,默苍离终于转过脸来,看向杏花君不紧不慢地说,“所以他才要借着随凰后做学术访问的名义,千里迢迢来苗疆会见你和我。杏花,记住,我现在跟你一样,是类人智能实验室的研究员,数学与计算机博士默教授。不要让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等下雁王接见时,霓裳公主有89%的机率会陪同。”

“难道说等一下就开始相亲了?”杏花君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相亲一事上,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苍离,你为什么不拒绝相亲安排,你不是说有我在,你就能够对抗温皇和竞日的加权指令吗?”

“为了加快进化与情感习得。”默苍离又开始望着窗外,说的话仿佛带上了一丝机械感,让杏花君心里很不爽滋味。

“相亲真能有帮助?是不是温皇和竞日以后打算安排形形色色的人和你相亲啊?”他有些怒极反笑地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