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风逍遥

 

“霓裳公主正处在适婚年龄,天真烂漫,此行陪同她的王兄和后母到苗疆访问,也是有择婿之意。而门当户对的最佳人选是尚未婚娶、年岁相仿的苗王苍狼。”对于杏花君的问话,默苍离的回答有些突兀。

杏花君愣了片刻才醒悟道:“你该不会是想说竞日其实是安排你去勾引霓裳公主,以免她跟国王看对眼,一旦两国皇室成功联姻,国王的势力就超出了竞日的掌控。”

“等到那时,相互制约的平衡被打破,苗疆就会提前迎来旷日持久的内战。杏花,你不愿看到战争,所以……”

“所以你就同意去骗取小姑娘的感情?太不道德了!还不如直接去破坏霓裳公主跟国王的感情发展呢!”

“杏花,有区别吗?”

“当然有,至少你不用去色诱,再说他俩也未必能看对眼。我听说国王好像喜欢的是别国的女官员。”

“政治联姻需要的是利益而非感情。无论是否心有所属,苍狼必须有身为国王的自觉,否则他注定要失败。基于各种原因,他会被迫追求霓裳公主。而破坏两人感情发展最直接有效的方式是先于他取得霓裳公主的爱情。”

杏花君听得哑口无言,还真如默苍离分析的一样,没有区别。他有些不甘心地试探道:“就算我不希望苗疆有战事发生,也不能让你去做这种不道德的事。你成功了,也只是将战事延后,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必然趋势,何况还要辜负一颗少女心。所以,苍离啊,我们还是拒绝掉这项任务吧。这其实都是竞日自己一个人的事,又跟研究没一点关系。”

“这跟研究有密切关系。”默苍离深看了几眼杏花君才开口说道,“虽然温皇一直口口声声说我需要更多的刺激来完成进化,但,根据我的判定,他只是希望我能从中学到一种情绪。”

“什么情绪?”

“吃醋。”说完,默苍离定定地看着杏花君,似笑非笑。杏花君被看得有些做贼心虚地转过脸去,假装看起车外的风景。过了一会,他又听见默苍离说道:“人类在各种情绪下的反应真是难以预测判定。杏花,你总是反应很强烈,难怪温皇和竞日会喜欢整你。”

“你什么意思!”杏花君莫名觉得自己被调戏了,而且是被一个类人智能调戏了。他猛地转回脸来瞪着默苍离,刚才对方那句话简直就相当于说杏花真是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

“为了不让他们继续欣赏你的表情,我电晕了你。他们为了看你的反应等了有十多天之久,这一下能让他们很扫兴……”

“等一下,”杏花君才反应过来,默苍离正在解释他被电晕的原因,回想了一下当时情景,反驳道,“我当时并没有在吃醋啊!我当时是在不爽他们给你吃、吃、吃那种东西。”他一想到那绿色的布丁就眉头深皱,一时都不知道该找什么词来用,重复吃了好几次才把话说完。

“杏花,你中了他们的圈套,让你误以为那是仿真精液。其实,我的呼吸中带的水气,模仿人类出的汗、泪、涎液也都来自这种液体……”

“你能流泪?”

默苍离突然被杏花君打断,便眼神凌厉地扫了对方一眼。杏花君自知关注重点不合时宜,但他脑海里不由浮现默苍离在欢爱之中眼波流转、神色迷离的面容来。这时,对方仿佛能读心一般地问:“杏花,你想弄哭我?”

“不!不!不!我只是……”

杏花君脑海中的画面居然跟着默苍离的话意开始转变,那张眼波迷离的脸开始变得梨花带雨起来,盈盈的泪珠从默苍离眼中滚落,滴得满耳的旖旎呻吟:“杏花……杏花……杏花!”

一阵微弱的电流电得杏花君一个激灵从位置上跳了起来,碰的一声撞到了车顶。“你又电我!我不就想事情想走神了嘛!”回过神来的他忙揉起撞疼的头,抱怨道,“苍离啊,你可不要电顺手了,千万不要被外人看见。”

“再任由你想下去,你就要起反应了。马上要到皇宫了,你没有时间处理。”默苍离若无其事地看向车窗外。

杏花君也望了望窗外,默苍离说得没错,飞车正在下降,巍峨的皇宫已经近得望不见尽头。最多数分钟的时间,他们就要下车了。他赶紧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默苍离,看不出有什么破绽,心定了定,回想了一下先前的对话,理了理思绪,便忍不住问:“苍离啊,刚才说的另一种彻底根治遗传病的方法是什么?待会如果霓裳公主也在,你打算怎么做?真要去勾引她?”

杏花君话音刚落,车就停了。“冥医杏花君,从现在开始,在官方场合中,请称呼我为默教授。”默苍离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字一顿地说完就下车去了。

 

“默教授,冥医,请随我来。”等杏花君下了车,便有一身着宫廷军礼服、扎着高马尾的帅小伙走上前来引路。

雁王住在皇宫东苑专门用于接待各国首脑、皇室成员等国家贵宾的宫殿中。接杏默两人的专车也就停在了东边的侧门。三人步行穿越宏伟的宫门和宽广的广场花了不少时间,默苍离不动声色地忙着扫描四周,总是落在最后,害得杏花君忍不住提心吊胆起来,为了不显得突兀,他只好也跟着默苍离作好奇地游览参观状。

杏花君来过数次皇宫,多是到东苑参加皇室宴请科技人才、专家学者一类的国宴。大概是因为苗疆皇室一向血脉稀疏单薄,所以竞日除了有自己专属的王府外,在皇宫中依然保有一处寝宫,就在皇宫西苑,因而杏花君也有机会出入那里。可以说,他对皇宫不算陌生。除了第一次来有仔细地观赏过建筑与布置上的细节,其余时间都只剩情不自禁地感慨皇宫的美轮美奂,却再没心思起看那些华丽精美的装饰。

这座皇宫已经有两个世纪的历史了,修建时更是严格按照复古风格,因而它看上去仿佛沉淀了数个世纪的沧桑,却又因不断维护修缮,而显得崭新辉煌。整座皇宫建筑群呈现一头卧伏的狼兽形态。正宫门状若狼首,长柱如牙,君临四方。正宫门后便是狼王广场、皇世经天殿、苗王宫,都处在中轴线上,为皇宫中心区域。东西两苑则分处两侧,侧宫门状若狼爪。皇宫的建筑用色偏棕红,有种粗砺皮革感,与皇室皮草衣着的传统风格相契合,尽显苗疆人的粗狂豪迈与霸气。

杏花君走着看着,下意识伸手去牵默苍离的手,这是在荒星上养成的习惯,他俩每次散步游览就会手牵手。默苍离眼明手快地在他手才伸到一半时,用手里的铜镜拍了下去,举止自然,在远处盯视的守卫看来,就是杏花君看景看出神跟默苍离轻轻撞到了。

“冥医,走路注意点脚下。”杏花君听习惯默苍离喊他杏花,这冷不丁被称呼冥医,莫名背后发冷起来,他惊觉自己太大意了,平时来皇宫身边都有竞日,根本就没有真正紧张过。这一回却不同,见的也不是本国那温和亲切的国王,而是别国王爷,眼下得严阵以待了。

“冥医,你都来过皇宫好几回了,怎么这回东张西望的,是不是在找什么啊?”引路的年轻军官转过身来笑道。

杏花君不由得细看那名军官,却不觉得眼熟,但听他话意似乎对自己很熟。他总不好据实回答,一时支吾着答不上话,默苍离已经帮答道:“哪里来的酒香?”

“迎接你们之前只来得及喝一口,留了这么淡的味道也能被闻着。看来两位也是同道中人啊。”说话之间,三人走到了一处拐角,年轻军官掏出一个酒葫芦,拔开封盖递给杏花君,“风月无边,军长私藏,别说冥医你在国宴上喝不到,就是国王和北竞王的酒窖里也都没有。既然有缘,就请你一口酒。”

酒葫芦里装的是地道的好酒,一拔盖就能闻到浓烈的酒香,杏花君忍不住接过抿了一小口这传说中的风月无边,一边回味一边细看着年轻军官问道:“你就是风逍遥?怎么是堂堂副军长来接引我们!”

由于与竞日长久共事的关系,杏花君对苗疆的重臣要员算是耳熟能详,但军方将领很少在媒体上公开曝光,所以他对风逍遥也只知其名不知其貌。就连温皇的结拜兄弟,拥有苗疆战神封号的罗碧将军他也一次都没见过,将军夫人女暴君倒是时常得见。从风逍遥的只言片语里能感觉出军方的人对他了如指掌,也不知道是因为北竞王的缘故,还是因为他所在研究所隶属军方的缘故。

风逍遥接过杏花君还来的酒葫芦,盖上封盖前,恋恋不舍地灌了一口。他嘿嘿一笑,将酒收好,转身继续带路:“别紧张,不过是闲着没事顺便带个路而已。反正视察也是走,带路也是走。”

杏花君却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他望向默苍离。默苍离对他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他大概是想近距离看看雁王和霓裳公主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