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足矣

梦虬孙:(气愤发泄式吼叫)欲星移!臭墨鱼!欲星移你这只臭墨鱼!!

鳞王:骂了这么久,口渴吗?

梦虬孙:是百里闻香!哇,还有这么多好吃的。多谢王。

鳞王:这些都是师相托本王……

梦虬孙:呸呸呸,看到鬼!我才不吃那只臭墨鱼的东西。

鳞王:来人,将百里闻香都搬回去。

梦虬孙:慢!既然是王亲自送来的,谁敢说不要。

鳞王:所以你不生师相的气了?

梦虬孙:哼,不可能,面子给王,但账还是要算在臭墨鱼头上。麦以为请动王来求情,就会当这样算了!

鳞王:本王非是来给师相求情的,而是来与你商议。

梦虬孙:商议什么?有什么事,王难道不都先跟欲星移商议,现在竟来找我?!王最常说的一句话恐怕就是,要听师相的。

鳞王:哈,那都是国事。本王要与你商议的是家事。

梦虬孙:王的家事难道不是国事?

鳞王:是师相的私事。

梦虬孙:看到鬼!臭墨鱼的私事关我屁事!

鳞王:被师相捉弄了那么多回,你难道就不想找机会还回去?

梦虬孙:真正看到鬼!王能帮着我、梦虬孙对付师相?这种天大的奇闻,快讲来听听。

鳞王:本王与师相同岁,如今已子嗣繁盛,而师相却为海境奔波劳苦,孑然一身,本王实在过意不去。未贵妃替本王物色了数位名门闺秀,安排她们明日在浪辰台附近的闻香苑里品茗。就算是生拉硬拽,你也要将师相带过去。

梦虬孙:拉他去选老婆,这种好事就叫对付他啊?

鳞王:(语带捉弄感)听起来,你有成家之意,不如明日就一起选吧。

梦虬孙:看到鬼!我哪句话说想娶妻了。其实王是顶不住那些皇亲贵戚的压力,才用这种法子推脱的吧。

鳞王:哈,你倒也看得明白。师相地位尊贵,家世显赫,朝中自然有许多人想要攀附。但本王也衷心希翼,师相能有自己的幸福。明日他若是未有中意的,你可借机逼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梦虬孙:这还用问,那只墨鱼肯定会说一心为国,终身不娶,什么款的女子都不会动心的。我看啊,他心中最记挂最爱的不就是王吗?

鳞王:看到鬼!你是在调笑本王吗?

梦虬孙:看到鬼!王居然抢我的话讲。

鳞王:梦虬孙,本王的交代都记住了吗?

梦虬孙:放心,明日我死也会把那只臭墨鱼拖过去晒。

(次日)

欲星移:王。

鳞王:啊,师相你来了。今日的师相,看起来红光满面啊

欲星移:哦?有吗?红光满面岂不成了红烧鱼?

鳞王:哈。

欲星移:王倒是看上去心事重重啊,是有什么事发生吗?

鳞王:没事,海境隔世多年,又有师相坐镇,能有何大事,让本王烦忧?

欲星移:只怕过于和谐安宁,有人就会忍不住生出点事来。宫闱与朝堂之事都混为一谈了。

鳞王:师相此话何意?

欲星移:唉,是臣做人失败啊。臣的私事都吵烦到王跟前了。从今往后,不会再有人为这种事打扰到王。

鳞王:你该不会……

欲星移:对于那些别有用心生事之人,理当小惩。至于宫里的,臣管不了。

鳞王:其实此事本王也是希望……

欲星移:臣知道。王的心意臣都知道。

鳞王:师相。

欲星移:臣只要有王就够了。欲星移一生抱负与愿景皆系于王一人。

鳞王:师相……

欲星移:那么,请容臣告退。

鳞王:(感慨)也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