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深海之下,一片暗幽死寂,是生之禁域。蓦然,数道身影随残船碎木缓缓沉坠,惊起了禁域深处的骚动。

深海主宰:(低沉悲恸)啊~~啊~~是赮儿……赮儿……赮儿啊……

旁白:在诡异呢喃声中,暗流将其中一人卷入黑暗深处。一只异变非人的手轻抚死者的额头,青鸟印记在指尖流转点点清辉,是生的希翼,是毕生的祝愿。

深海主宰:(悲愤交加)恨啊~恨啊~我的赮儿,别慌。为师会救你,一定会救你。

旁白:殷红的血一层层从黑暗中渗出,由淡转浓,是生与死的转换。

深海主宰:赮儿,吃下这沾血的异草,我要你速速回返为师的身边!

赮毕钵罗:(复苏前的呻吟)啊~师父……师父……

旁白:殷殷呼唤,抓握的手在这一刻难以分开,不忍分开。然而,睁眼复生的刹那,已将人生断成新章,故人对面不相识。

赮毕钵罗:啊~我……我没死?你是?这里是?

深海主宰:这里是深海禁域,我是深海主宰,你的命是我的。

赮毕钵罗:救命之恩自会报答,但赮只为一人活命,绝不由他人主宰。

深海主宰:只为一人活命?那人是谁?

赮毕钵罗: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深海主宰:无论那人是谁,你却已死过一次。

赮毕钵罗:(自言自语)……是赮儿辜负了师父……

深海主宰:你现已转生,有了全新的际遇,既然不喜受制于人,何不放下前尘,为自己而活,去过逍遥喜乐的日子。继续铤而走险,无论目的为何,我想你心中的那个人必定不会欢喜。

赮毕钵罗:就算转死入生一回,赮依旧是赮,赮永远会记挂师父在心。世间又有几人行走于世不受羁绊?正是那些羁绊造就出现在的我,独一无二的赮。

深海主宰:那我与你可有羁绊?

赮毕钵罗:有,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深海主宰:可惜你能为不够,无法报偿我的这份恩情。

赮毕钵罗:我可以努力。我还有很多事想要完成,也需要精进。

深海主宰:终究是太年轻,冒进失利,才惨遭献刑。

赮毕钵罗:经此教训,我会好好反省。师父曾教我静心,我到此时才真正体悟,沉着,何其宝贵。

深海主宰:你总将你的师父挂在嘴边,看来他就是你相依为命之人?

赮毕钵罗:我不想与他人轻言我最敬爱的师父。

深海主宰:哈。这次献刑的死囚中,除你之外,我还救了六人,你们将与我缔命,成为红冕七元为我所用,直到救出我还清救命之恩的那一天。

赮毕钵罗:可以,但我不会为你做违背原则之事。

深海主宰:假如我是你的师父呢?

赮毕钵罗:赮做人的原则就是师父所教,我相信师父为人。至于你,不要再妄拿我的师父来相提并论,否则,请恕我失礼。

深海主宰:哈。等你修为大成,再说此等大话。你现在根本不足为用。你去叫你另六位同伴进来与我相谈。

旁白:赮毕钵罗转身远离之际,浑然不觉,额间青鸟化光逸出,翩然飞落深海主宰手掌之上,转瞬消散。

深海主宰:对不起,赮儿,为师不能与你相认。收回青鸟印记,是希望你淡忘曾经,如鸟高飞,不再为红尘所累,不再被为师所羁。赮儿,没有了相依为命的师父,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