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孽缘

 

“就这家吧。”

市中心繁华商区的步行街上,两个穿着体面的男人停在了一个新开张的夜总会门口。其中一个修目俊朗,一脸兴致高昂地要往里走,被另一个老是深皱眉头的同伴拉住了。

“温皇,你别太损!这家看装潢就知道花费不菲,我恐怕请不起。还是到之前说好的那家去吧。”

“新开的店总该去玩一回,尝个新鲜。你的钱如果没带够,我这还有。放心,杏花君,我保证不会把你留在店里洗盘子。”温皇微笑着拍了拍朋友的肩,径直走进了店里。杏花君也只好叹着气跟着。

一进门,上来迎接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俊俏小哥,胸前名牌上一目了然地写着“月牙岚”三个字。他看到两位来客时,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没有说什么,彬彬有礼地询问了几句后,引他们入座。

温皇没有开包间,而是选择了大厅的雅座。在大厅喝酒比在包间里更能领略一家店的情调和氛围。

刚才路过这家店时,它特别的气质吸引了温皇的注意。欧式皇家装潢并不是什么独特的风格,很多店都喜欢这种富丽堂皇的装修,但基本流于表面,不注重细节,所以整体的气氛和感觉就少了该有的韵味。而这里却不一样,从店内的布局,到服务人员的服饰,以及使用的器皿款式与花纹等等,无一不是配套的,显示出该店经营者出众的文化和品位。

“虽然贵了点,但还没超出心理承受范围。”在柔软的沙发上落座后,杏花君就有些急切地拿起了菜单翻看,看了酒水的报价单后,他忐忑的心总算放松了下来。

在悠扬的小提琴和钢琴的音乐声中,他们开了一瓶洋酒,便开始一边闲聊一边小酌起来。两人不但是同事,还是从小到大同班多年的同学,只要聚在一起就能聊个没完。

“这家店挺有情调的嘛。我们这一回算是发掘了一个新的喝酒聊天好去处。”聊了好一会,杏花君抿了一口酒,四下张望一回后,继续说,“就是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怪怪的。你有没有发觉进来的几乎都是女人。”

“不奇怪,这家店是牛郎店,客人自然是女性居多。”眼毒的温皇其实一进来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店里顾客九成都是女性,而且店员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颜值水平堪比偶像团体。落座不久,他就看到邻座有人叫了一个帅小哥来陪酒,便笃定了这家店的性质。

大厅里座位都是沙发四面围成一个相对私密的小空间,如果不留心观察,很难看清邻座的情况。所以,杏花君才一直不知情。他闻言不由惊得站起身来:“牛郎店?!”

“别紧张,你不点牛郎来陪酒的话,这里就跟我们平时去喝酒的夜店没什么两样。原本我们打算去的那家不是也有叫小姐陪酒的特殊服务吗?都是性工作者,你不能搞性别歧视。”温皇瘫在沙发上,好笑地看着杏花君的反应,优哉游哉说完,把手里的酒一口喝干。

“哦。”杏花君觉得温皇说得有理,之前不知道是牛郎店时也没什么不舒服的,现在知道了,吃惊过后也就坦然了。他坐下来,继续喝酒聊天。

又喝了两杯之后,两人都开始醺醺然。这家店的沙发特别柔软,应该是进口的高档货,别说温皇一坐上去就瘫得不想动,杏花君也很想躺着喝到睡着。眼看一瓶酒快要见底,两人在沙发上快昏昏欲睡了,专门服务他们的月牙岚便进来客气地询问:“请问还需要点些什么吗?再开一瓶酒?加份果盘或者别的下酒菜?”

“不如来点特殊服务,你们这有什么节目?”温皇睁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

“有的。”月牙岚看着温皇的微笑又怔了怔,新上岗不久的他还是第一次接待男客。他很快强作镇定地递上了特殊菜单。那是一本厚厚的牛郎相册,上面除了照片还有简短的介绍,介绍里还列有该牛郎能提供的各种特殊服务项目以及报价。

杏花君在听到温皇要特殊服务时惊得酒醒了大半,他本来只是将醉未醉,现在倒是彻底精神了,跟没喝过酒似的,连声阻止道:“我们不要特殊服务,不要特殊服务。”

“唉呀,杏花君,别激动。先看看有什么,说不定有好玩的可以试试看。”温皇兴致勃勃地在那一页页翻阅,杏花君也不由得好奇凑头过来看。

等他们一一看过店里牛郎的照片后,温皇指着里面介绍为人气第一的红牌牛郎神田京一说道:“这就是你们的红牌?不怎么样嘛!”然后他瞧了杏花君一眼,“好像也没比杏花君你帅多少啊?”

“呃,这些都是女性客人的评选。”月牙岚在一旁解释道。

“听见没有,都是给女性服务的,你就别凑热闹了。”杏花君抢过温皇手里的特殊菜单递还给月牙岚,生怕他真的点一个牛郎来陪酒。

“你们有没有男性客人评选的排行榜?”温皇好奇度不减,又问。

“没。”月牙岚脸微微泛红,“我们……男性客人很少。”

“所以没有给男性客人陪酒的特殊服务吗?”

“也……不是没有……”

“那就你吧。”温皇突然一指月牙岚,他刚才在相册里也看到了对方的介绍与报价,笑道,“你新上岗不容易,今天给你开个张,捧捧场。”

“我……”月牙岚咽了咽口水,支支吾吾地确认,“……只……只是陪酒吗?”

“点不了更贵的服务了。”温皇好笑地一摊手说道。

“特殊服务你自己买单!不在我请客范围之内!”杏花君看出了温皇调戏玩弄人的兴致来了,也只能及时自救,跟他撇清关系。

于是月牙岚留了下来,坐在温皇和杏花君中间,给两人倒酒,陪着说话。基本都是温皇在调侃地问东问西,偶尔杏花君也好奇地插问几句。

没多久,月牙岚发觉这两人不过是出于好奇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兴趣,不会对他有不良举动,便放松下来,谈话气氛变得热络。谈笑间,三人很快又干掉了一瓶价钱不费的红酒。

“我觉得温皇你很适合干这一行啊!”在听了月牙岚的描述后,对牛郎行业有了初步了解的杏花君便开起了温皇的玩笑,“我看你要是在这家店里做,不出一个星期保准就成红牌,无论女客还是男客,绝对通杀。在医院当中医太埋没你了,还没这来钱快。只是喝喝酒聊聊天,赚得比医生还多,还不用担负人命责任。”

“好有道理,我温皇竟然无法反驳。”温皇笑了起来,他有了明显的醉意,居然一改先前慵懒的状态,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月牙岚伸出手,“来,制服借我穿穿看。”

要求试穿牛郎制服并不是什么奇特的要求,月牙岚经常遇到客人好奇想要试穿,体验一下做执事的感觉。尤其是那些女孩子,甚至穿着跑去店里各处摆拍。他没有多想就脱了外套给温皇穿上。

衣服尺寸基本合身。温皇穿上之后,显得更加的英挺帅气,一种绅士风雅的气息扑面而来,看得杏花君和月牙岚眼睛都发直了。

“想不到你穿上身之后,很有那种古典绅士的气质嘛!”杏花君也喝得醉意十足,拍着手叫好道,“还以为你穿上牛郎制服后就成了所谓的妖艳贱货。”

“真的吗?我想照照镜子。你们这哪有镜子?”温皇整理着袖口,问道。

“呃,你大概只能去洗手间才能照到镜子吧。”其实店员有更衣室,但是外人禁止入内。

于是温皇起身去往卫生间。在路过一个包间时,包间门开了,恰好里面有人走出,为首的是一个红发男子。温皇被他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

“很抱歉。”对方的声音很性感,磁性中有带着高扬的腔调。

“没关系,大帅哥。”温皇见对方面如冠玉,剑眉朗目,红色长发扎成高马尾,整个人艳丽如火,便以为是店里的牛郎,顺手摸了一把对方的下巴,一笑而过。

“赤、赤羽大人……”跟在红发男子身后出门的人张口结舌地目睹了整个过程。

“好一个妩媚风骚的男人。”红发男子头也不会地径直往前走,并对紧跟在后的手下说,“京一,把人带到我的房间去。”

“可……可他……不是……”跟在身后的正是这家店的红牌神田京一,也是这家店经营者的得力亲信。他对店里的牛郎了如指掌,自然一眼认出穿着牛郎制服的温皇并不是自己人,他还想追着红发男子解释,就被包间里的人叫住了。

“神田,不用顾虑太多。既然你家老大喜欢,就由他去吧,有事我们担着。”一个抑扬顿挫的声音从包间里传出。

“可是,赤羽大人他喝多了。”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这家店的实际拥有者,他家老大只是共同经营的合伙人,所以,对方的话他不能不给面子。

“既然是喝多了,那……罗碧,你去把人送给赤羽信之介尽兴,记住,是送去尽兴,不只是送到房里。”那个声音吩咐道。

于是,一个魁梧英挺的中年男子从包间里走了出来,径直向洗手间走去。那人是店里的保安经理,专门驻守镇场子的。他亲自出马,那简直没有空手而归的可能。

神田京一看着罗碧远去,心头有种不详的预感。然而他再担心,胆子再肥,也不敢去破坏自家老大的好事。

one responses

  1. 2ou说道:

    好文章!666,学习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