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罗网

 

“看到了,虽然声控灯坏了,看不清楚,但是那里是个人不是鬼。你别神秘兮兮营造气氛,我才不怕。别又乌鸦嘴影响到煮饭就好。”

杏花君这样说,是因为这边住房老旧,温皇第一次来蹭吃时就配合环境氛围,讲了一夜的鬼故事。结果那天才讲到一半,就碰上整个小区停电,搞得杏花君对温皇的乌鸦嘴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个人是默苍离。”

“喂,你够了,鬼扯也要有点水平。”

“不是没可能。我记得你上星期还跟我开玩笑说你楼下那间房正在招租,如果我搬过来住,就可以天天蹭吃。”

“是啊,楼下确实在招租,你该不会想说默苍离来看房?哪有这么巧!再说他出差住酒店不是省事多了,大律师应该不差这个钱吧?”

“他这次来本市真的是出差?出差多久?”

“不知道。”

“你没问?”

“你看病也问病人这些不相关的事?”

“那你们有没有约下次面诊时间?”

“他只说了吃完新开的一个疗程药之前,会再来复诊,好让我调整药方。”

“嗯,不如你下楼去确认一下?”说着,温皇总算是换了鞋,进了屋直接往沙发上一瘫。

“我?!”杏花君把手上的食材往料理台一放,紧张不安地搓着手问,“你不去?”

“我又不是他的医生,也不是他的追求者。你不去就算了。”

杏花君往门口走了几步,又停住了,纠结道:“可……可是直接下去敲门不太好吧?我、我该说什么?”

“你有房东的电话吗?就说你有朋友正好也想租房,问他什么时候方便看房。他一定会跟你说他现在就在楼下,你就说你下去跟他说,然后挂电话下楼,顺理成章。”

“好好好,这个办法好!”杏花君激动地掏出手机,按照温皇说的做了,挂了电话就兴冲冲地开门往楼下跑。

“喂,别表现得太激动,会吓到人家。”温皇朝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杏花君闻言,立即放慢了脚步,强作镇定地下楼去了。

 

楼下,默苍离刚挨个房间看了一圈,正面无表情地听着房东在那喋喋不休地介绍着租住在这的好处。这边属于老城区,虽然住房比较老旧,但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很便利,房租也便宜。唯一的缺点就是离市中心有些距离,而且楼下到处都是卖夜宵的,晚上有点吵。

默苍离对生活环境其实并不挑剔,但唯独喜静,尤其是这一次是来休养调理身体的。他还特意把律师事务所的重任全部都交给史精忠承担,就是打算心无挂碍地早点把身体调养好。虽然明白史精忠挑这种租房的用意是为了方便他的饮食,但住在闹市区,会让浅眠的他睡眠质量下降。

他正准备打断房东要告辞时,房东却接了个电话,接完就对他说:“啊,差点都忘了,楼上住的是位中医,人很和善,平时有个小病小痛,直接上楼找他就能解决,你要租了这,医药费都能省不少。你可要考虑好了,早做决定。我这房子挺抢手的。刚才那个中医打电话来说他也有朋友想租房子,等下就下来跟我谈,你们也可以认识认识。就算不做邻居,以后也可以找他看病,他可厉害呢!这年头,好的中医特别难找。”

房东才说完,杏花君就在那敲门了,房东去开门,默苍离没动,站在原地望着。大概房东真的在杏花君那省了很多医药费,所以对他招呼得十分热情。

“我这正有人在看房,不过大夫的朋友诚心想要租的话,我绝对给你们留着,价钱也好商量,毕竟是老熟人了嘛~”

“哦,你先忙,不用急着招呼我。我、我只是来拍几张照发给朋友,可以吗?”

“可以可以可以。你自便,随便拍。”

两人寒暄着走进屋里来,一眼看见默苍离,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杏花君还是不由得很激动地对着他大声说道:“默、默苍离,你怎么在这?你来租房?咦?你要在本市常住吗?你不是来出差的?……”

默苍离淡淡地看着喋喋不休问个不停的杏花君,又看了房东一眼,最后把视线移到了透着外面喧闹声的窗口。真是吵。这地方的风水养出来的人都喜欢喋喋不休吗?

“我是来休养的,顺便处理本市的业务。这地方太吵,不适合我。你们慢慢谈,我先走一步,告辞。”说完,人就开始往外走。

房东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哎?你们认识?不会大夫说的要租房子的朋友就是这位吧?”

“不是。”默苍离刚绕过房东,就被杏花君挡住了去路。

“等一下等一下,”杏花君生怕他夺路而走似的,站在了门正中,双臂张开,堵得严严实实,“你说你是来这个城市休养的?因为我开的方子效果很明显,所以寄给你的药一个疗程都还没吃完,你就过来接受我的全面调理了?”

“是。”默苍离有些冷淡地看着他。

“因为要在本市呆一段时间,还要熬中药,所以才不住酒店而选择租房?”

“是。”

“那……你不打算住这里吗?”

“不打算。”

“为什么?”

“太吵。”默苍离侧头,望了望窗外。

杏花君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便说:“窗口换一换,就能隔音。其实不是太吵,是你难睡好,一点声音都会醒,我会重点处理你这个问题,再给你加开一副药。”

“我还有自助型酒店公寓可以选择。”

“那种地方价格高,想吃什么都不方便,我看你这样子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也不可能自己做饭吃,老在外面吃也不利于调养。你要是想早点养好身体,就住这里。我就在你楼上,可以给你熬药,做一日三餐,绝对比吃外面的干净卫生有营养。当然,我的医药费可是要翻倍的哦。”

“大夫做的家常菜可好吃了!”房东忍不住在这时候插了一句,同时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眼睛往天花板上望,仿佛想看看楼上锅里还有没有饭菜可以蹭。

房东那反应引得默苍离看了过去,然后又看了看杏花君,若有所思起来。杏花君见他似乎被说动了,连忙对房东说:“房子我们会租,你先留着。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去商量,回头就给你准信。”

也不等房东和默苍离给反应,他就不由分说地拉着默苍离往楼上走:“租房的事情可以慢慢说,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吃顿饭再走……咦?你手上这袋不会就是你的晚餐吧?小笼包?都冷掉了!还有啊,外面的包子、饺子等带碎肉馅的东西要少吃,谁知道都是什么肉……”

“大、大夫……”房东眼巴巴地看着两人上楼去了,心说他也想跟去蹭饭啊,怎么不叫上他呢?

 

上了楼,门打开来,两人就见温皇坐在客厅里悠哉地沏着功夫茶,他听到开门声,转头看来,见默苍离也来了,便露出一副果不其然的笑容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亦饮乎?不亦食乎?杏花君,我可是等得饥肠辘辘啊。”

“催催催,就知道催!你饿死鬼投胎的哦?”杏花君瞪了温皇一眼,转头殷勤招呼默苍离进屋落座。

“人我帮你招呼,煮饭做菜的事非君不可。”温皇也不给杏花君献殷勤的机会,把人赶去了厨房,并且寻了个机会,在他耳边悄声说,“做得不错。但,过犹不及。今日适可而止,也好长期发展。”

杏花君一脸怀疑地看了温皇一眼,便收敛心思,乖乖做饭去了。他进厨房后,就剩温皇和默苍离两人坐在客厅里沉默喝茶。过了好一阵,温皇才开口说,“真是有缘。”

“有缘未必是好事。”默苍离抬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好坏如何评断?”

“各人自知。”

“无论情不情愿,总是祸福难逃。你……”温皇突然顿了顿,斯条慢理地呷了口茶才继续说,“决定租房了吗?”

“我人坐在这。你说呢?”

“哈,想考察一下未来一日三餐的质量吗?”温皇一边给两人续茶,一边笑道,“看来你选择自投罗网了。”

对温皇话里的挑衅,默苍离不置可否。不用对方说,他也感觉到了杏花君对他有些特别的意思。这么多年来,出现在他周围明恋暗恋的追求者也算层出不穷,男女都有。只要不是言行出格,他都视若无睹、不为所动地正常相处,相安无事。而那些出格的,被他痛骂一顿后就会自动消失在他视线里。所以,他并不担心杏花君的追求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据他观察,杏花君最多有胆量缠着他唠叨,再过分的事就做不出来了。

两人暗波涌动的言语交锋还没如火如荼地展开,杏花君就已经手脚麻利地上菜了:“来了~这是清蒸鲈鱼!这是茶香鸡!这是红烧豆腐!还有香菇菜心和紫菜蛋花汤!正好四菜一汤,三个人凑合着应该够吃的吧。苍离啊,一时没什么准备,你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默苍离和温皇闻声,都走到餐桌旁落座。杏花君家的餐桌不大,摆上四菜一汤就是满满一桌,鱼的嫩白、鸡的澄黄、菜的青翠交错在眼前,光是鲜美的色泽就够让人食指大动了,还有那扑鼻的菜香也让人垂涎三尺。

“多谢招待。”默苍离接过杏花君盛好饭的碗,礼貌地说。

温皇接过饭碗,也不客气,尝了一口鱼,赞道:“嗯,不错。等凤蝶放假了,再让她过来跟你学艺。”

杏花君斜了温皇一眼,打趣道:“欢迎来学。不过,我忍不住要打击你,你确定女儿厨艺学好了是做给老爸吃而不是先便宜男朋友?”

“唉呀,岂有此理。如此不孝,我岂不是要沦落街头,孤苦无依?”

“你不是已经沦落风尘,天天晚上出去卖了吗?”

“喂,牛郎其实也只是卖笑而已,一般不太会卖身。”

“我知道啊,那行业的事你都跟我讲过,不就是都说卖艺不卖身,但价高者得之。”

饭桌上,只有默苍离在那安静专心地吃着饭,杏花君一边跟温皇顶着嘴,一边时不时给默苍离夹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