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前任

 

温皇春风满面地走进中医门诊室时,杏花君已经一脸愁云惨淡地等候他多时,见他来上班,立即气急败坏质问道:“昨天你干什么去了?一晚上电话都打不通!关键时候你就玩消失,你这个狗头军师也太不称职了!还说要我帮你把默苍离拉入爱情的深渊地狱,做梦吧你!”

“昨晚……”温皇玩味地摸着下巴,悠然自得地笑答,“昨晚啊~我去做别人的心肝了。”

“你?心肝?那人一定是肝癌晚期,真可怜。”杏花君狠狠地泼了温皇一盆冷水。

“冥医今天怎么火气这么大?”温皇对杏花君的无情打击不以为意,拿起办公桌上的羽扇,很是讨好地给对方扇风。

“你今天倒是心情好啊,一脸愉悦,人都显得勤快了。哼。”杏花君便把昨晚他与默苍离的相处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哦?这是默苍离的原话?”温皇听完,在那老神在在地抚扇沉吟了一阵后,才悠悠地说道,“原来俏如来恋师啊~可惜了!可惜了!”

“你们认识?”杏花君对温皇知道俏如来并不觉得奇怪,知道默苍离的人大多都会知道他的得意门生、律师界的梦中情人俏如来。他见温皇的口气是有感而发,并不是知道那么简单。

“他毕业前可是凤蝶那所大学里的男神。机缘巧合,去看女儿时见过一两面。俏如来真是俊俏。唉~可惜啊可惜~”温皇继续在那大发感慨。

杏花君斜了他一眼,阴阳怪气地问了一句:“你哪来那么多感慨啊?可惜什么?你这老牛不会对自己女儿学校的校草感兴趣吧?”

“当然感兴趣啊,做女婿的好人选嘛~”说完,温皇也斜了杏花君一眼,不咸不淡地反嘲回去,“温皇哪敢跟杏花君比,跟小鲜肉做情敌,勇气可嘉,勇气可嘉。”

“滚!”杏花君气得随手抄起办公桌上一本书砸了过去。

“唉呀,这可是善本书!冥医大人息怒啊~”温皇潇洒地偏头躲过,还手脚敏捷地离座接住了尚未落地的书本。

“你简直静如瘫痪,动如癫痫。”杏花君的火气依旧很旺盛,怒目着他,说道,“跟你说正经的,你却在那扯东扯西。温皇,你有点诚意行不行?!”

“温皇一向以诚待人。是你关心则乱,根本等不及我把话说完。”

“好好好。你说。”杏花君双手抱臂,坐等温皇的指教。

“默苍离在开律师事务所之前,是位政法系教授,你知道的吧。”

“嗯。有印象。咦?这么说来,他好像就是在你家凤蝶上的那个大学当教授。”

“所以他口中所谓的重蹈覆辙应该就是他在教时期的学生。这事得查查,你等等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温皇摇了摇扇子,看了杏花君一眼后,又摇了摇头,“不对,你们看着都是慢热型。应该是温水煮青蛙,慢慢来。反正目前看来,默苍离挺听你的医嘱的,说明在他心里,你至少是位值得信赖的可靠的好医生。”

“废话!我本来就是值得信赖的可靠的好医生,这有什么好高兴的。”杏花君还是觉得这个心情好得快要飞起来的温皇在随口敷衍他,“你说得查,怎么查?要等,等到什么时候?”

“唉呀~快了,最多再等几天,我请的私家侦探就应该能给我有用资料了。”

“私家侦探?!你请私家侦探查默苍离?!”杏花君闻言差点跳了起来,他没想到温皇这么会搞事,一时都不知道怎么评价他这行径。

“我……哈~”温皇忽然莞尔一笑,得瑟的神情在他俊朗的脸上荡漾开来,整个人仿佛明亮得发光,让人有种青山含情水含笑的感觉,“查的不只是默苍离。”

“哦~你查的是赤羽?当初为了告他?然后因为默苍离是他的律师,所以你顺便也查了查?”

“嗯,不止……”温皇继续淡笑着,虽然笑意已经全都敛去了,但晶亮的眼眸飞扬着志得意满的神采,让杏花君觉得还是很扎眼,莫名有点想一巴掌往那张俊脸上招呼。

“还有谁?一口气把话说完你会死啊?还有,你高兴想笑就笑开来,别在那装模作样的憋给谁看啊?别以为自己长得帅,一脸便秘样就不欠揍。”

“还有谁就跟你无关了。”温皇话音未落,第一个病人就已经来了,于是两人不再多言。

中医门诊室每日里来的病人与其他部门比起来,不算多也不算少,大多是老头老太之类的常客。虽然相对轻松悠闲,但一个早上下来,杏花君也没能再同温皇讲一句闲话。中午吃饭时,杏花君在医院食堂打了午饭,一边看书一边吃着。快吃完时,消失了好一阵的温皇才出现,手里拿了一个档案袋,悄然坐到了杏花君身边。

“心理学?”坐了有一分多钟,温皇发觉杏花君看书看得很专注,根本没察觉到他的存在,不由得出声引起注意,“你想考心理咨询师资格证?”

“其实我真正想考的是心理治疗师。”杏花君头也没抬地回了一句。

“国内还没有开放这种资格。你难道打算去国外进修,考一个回来?”温皇看了一眼杏花君手里的书,满页纸的蝌蚪文,是英文版的心理学教科书,

“看情况吧。有机会就考一个回来也不错。”

“就为了默苍离?”温皇斜了一眼开启学霸模式的杏花君,苦笑摇头,“你还真的喜欢他啊?”

“我做事一向很认真,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啊,就为了好玩寻开心?”杏花君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认识你这么多年,眼毒如我,居然没看出你原来也是双性恋。你该不会是被茹琳伤到,从此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了吧?”

杏花君合上书,正视着温皇,他觉得午休看样子是要被这家伙搅得看不进书了。他叹了口气道:“茹琳虽然是我初恋兼前任,看着她离开我跟别的男人结婚,我那时有很长一段时间心里很不好受,但是,后来我又觉得,可能我跟她的感情没有到那一步,可能真的不是爱情,所以没有最终走向婚姻。我不觉得自己有留下什么心理阴影。看她婚后幸福美满,我也挺开心的啊,都不觉得失落。”

“那默苍离呢?”

“他要是女的,我同样喜欢。”温皇不再问了,盯着杏花君起劲地看,看得他有点不自在起来,别过脸去,吞吞吐吐地为自己开脱道,“别问我为什么喜欢他。感觉这种事情说不清楚,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看上了,莫名心动了。话说你对赤羽心心念念,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谁对他心心念念?我就是报复兼好玩寻开心。他让我挺愉悦的。”杏花君怀疑地抬眼,反过来盯着温皇看,温皇却轻描淡写地把话题一转,轻轻拍了拍手里的档案袋道,“现在是温医师答疑解惑时间,午休快要结束,要抓紧了~”

“这该不会是……”杏花君果然把目光移到了档案袋上,此时温皇已经从袋子里抽出了一张默苍离的照片。

“来看一看,我们默大律师的前任。”温皇显然是看过一边私家侦探提供的资料了,他笑眯眯地把照片递给了杏花君。

那是一张默苍离与一个大美女的合影。照片上默苍离一身西装革履,神情淡淡的,可以说是面无表情。他身旁的美人则看着镜头笑得很是妩媚,魔鬼的身材被紧身礼服凸显得让人有种血脉喷张的兴奋与冲动。两人挨得很近,女的搂着男的胳膊,举止亲昵,表情疏离,却又让人不觉得违和。可能是男的过于清秀沉静,女的过于性感张扬,两种极端站在一起,便有了奇妙的般配感。

“凰后,默苍离的大学同学,同系不同班。大学毕业后她转了专业,不过两人一直在同一所大学里进修,出国深造也是去同一个国家,总之算得上出双入对很多年。如果没有这个人的出现,她可能已经从未婚妻变成妻子了吧?”

温皇又递了一张照片给杏花君。而他听着介绍,看着照片里的默苍离与凰后,有些回不过神来,直到温皇把另一张照片直接盖住了他手上的那张,他的视线才终于看清了温皇正在介绍的人。

“照片上的是上官鸿信,是默苍离当教授期间唯一一个带过的博士生。俏如来则是他离校后开办律师事务所时培养的。所以,他所谓的重蹈覆辙,应该指的就是这位。”

照片上的上官鸿信年轻英俊,看上去精明深沉,眸中的冰冷与默苍离有几分神似。杏花君茫然地与照片上的人对视着,或许是信息量过大,他一时半会还反应不出什么情绪来。

“俏如来你应该知道长什么样吧?我就不用再给你看他的照片了吧?还是看看?”温皇拿着俏如来的照片在他面前晃,很是故意。

杏花君一把夺过来,把三张照片一一在餐桌上摆开。又看了好一会,他才喃喃道:“怎么看着像一家人,难道学政法出来的都是这种气质?”(笔者忍不住想插句话,都是洪聪偶嘛,当然像一家人,杏花你也是!)

“杏花君,你还好吗?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奇怪啊?”温皇眯起眼,笑看着杏花君说道,他已经等着对方发问等了很久了,可是对方似乎被震惊得反射弧无限拉长。

“走了,该上班了。”杏花君忽然站起身,抱起自己的英文版心理学就往外走。

“喂,你这是什么反应?你有前任,就不能别人有吗?不都是有未婚妻最后没结婚嘛,再说结婚了也还有离婚的。”温皇收好照片,跟了出去,边走边调侃道,“你忘了他不是说过他这辈子不会爱上什么人吗?说明他没爱过吧?你知道为什……”

“温皇,我想静静!我不来问你时,求你不要再提,行不行?”杏花君转身揪住温皇的白大褂,很阴郁地警告道。

“知道了。”温皇被放开之后,一边抚平被抓皱的衣襟,一边轻拍杏花君的肩膀,“我会帮你追到他的,相信温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