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yu19
suyu20
刊名:《稣雨浥轻尘》

原著:《金光布袋戏》

cp:北冥皇渊X八纮稣浥

作者:风见月    外封画手:十方无害     内封画手:黄兔叽

规格:244页A5小说本

字数:14万字(7万6未公开)

排版:横版简体字

纸张工艺:封面250铜版纸覆亚膜,内页100g欧维斯

赠品:明信片3张,书签1张

 

 

内容简介与试读:

这个故事,是一对痴人,魂牵梦绕。

“王爷,你爱错了。你不该爱稣浥,而稣浥也不值得你爱。”
“就算是错了又如何?为何不能将错就错?我只要你,稣浥。我们不是说好了一生一世吗?我不是你的夫君,你不是我的王夫吗?我们一起看过雨,拜过堂的……”
“那场虚假的雨就是错误的开始。王爷已非孩童,早该知晓海境从不下雨。所谓海境之雨只是无根水潮变的一种异象奇观。”
因为太过罕见,所以自欺欺人。这只是一场痴迷,对雨的执着如此,鲲帝与波臣的爱情亦如此。
“那场雨可以是假的,但稣浥你却是真的。我对你也是真的。”

是一份曾经,明媚动人。

“怎会没有观赏价值?雨花,雨花,雨落成花,想来这便是它得名之故。”
皇渊恋恋不舍地转着手里的雨花葵,目不转睛。
“海境的雨又有几人能见?而这雨花葵却随处可见,即便知道它因像雨而得名,又有几人肯低下身去欣赏脚边的一朵小花?”
稣浥也俯下身去挑了一株根茎肥大的雨花葵,捋去花冠,随意擦了擦,便将雨花葵的根茎叼在口里,然后对皇渊眨眨眼,嫣然一笑。
“皇渊,来吃吗?甜的。”
甜,真的很甜。雨花葵的甘甜在两人的唇齿之间淡淡地散开,依稀有着雨的味道。
那一场吻之后,皇渊开始嗜甜如命。

是一场阴谋,风云晦暗。

波臣之名,非是生而为海境之臣,而是令万波臣服之意。
波臣,波臣,波臣……原来你之名已被误读了千年。
古旧的残卷薄如蝉翼,却沉得稣浥双手发颤。

是一段岁月,烽火峥嵘。

熟悉的情景,稣浥已不知见闻过多少遍,早就麻木。心中的郁愤,也比第一次亲历时沉重了不知多少倍。而岁月深处的那一场炼狱之游,却依旧鲜明深刻,恍如昨日。他忘不了手浸鲜血水磨水磷烧的老者,忘不了排队投窑安分无声的同胞,忘不了回应他振臂高呼的死寂沉默。相比如今,那些拂面的唾骂又算得了什么呢?
若波臣已被压迫得失了声,那就让他来作那发声人,一鸣而石破天惊,声声动荡太虚。若波臣已被压迫得失了心,那就让他点燃烽火,煮沸江湖,用一波一波的鲜血,用一阵一阵的剧痛,复苏那颗沉睡太久的心。
醒来吧,波臣!你之名,本受万波臣服;你之命,本由己不由人!

是一曲恋歌,刻骨缠绵。

“春潮吹,雨纷飞,星星点点雨花葵……”
“……徘徊故里,苦身不已……稣浥,我唱得对吗?”
对是对了,只是这歌微苦,你却唱得很甜。
“稣浥,下一句怎么唱来着?”
下一句是,雨落成花天不雨,遍长太虚寄心语。
“啊,我想起来了。稣浥,你听听看,雨落……天不雨……遍……”
稣浥侧耳倾听时,那少年已远,那歌声已远。
皇渊……
我,听不见你的声了。

情深似海,暗流汹涌,热血如潮,肉香扑鼻。《稣雨浥轻尘》为你揭开深藏于太虚海境的传奇真相。

整段试阅:
本博试读地址
36雨试读地址
Lofter试读地址

排版展示:
suyu19
suyu01
suyu02
suyu03
suyu04
suyu05
suyu00
suyu18

2 responses

  1. 匿名说道:

    我想帮皇渊把遮住臀部的衣袍拽掉~~~~~~

  2. 罗拉套图网说道:

    到你的博客走一趟,如同阳光洒在我脸上,心里暖洋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