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王见王

 

一辆计程车停在了一所大学的校门前,沈巍从车上下来,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抬头望了一眼校门上金灿灿的招牌——龙城大学。

时值秋高气爽,新学年伊始,入学的新生正从全国各地陆续涌来。而作为帝都四大名校之一的龙城大学,恰好迎来它的百年华诞,各种庆贺活动也在如火如荼地举办,致使整个校园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沈巍拖着行李箱走进校园,混入人流。校园很大,东南西北都开有门,计程车是在东门放下他的。一进门就是一条笔直的林荫道,一眼能望见矗立在道路尽头的科技楼。科技楼前的小广场上花团锦簇地堆出一座小花山,花中还立有牌,不用看也知道,是与随处可见的红色横幅标语一样,不是欢迎新生,就是庆贺华诞。

这花摆得不好,加上这牌,远看像坟墓,走近就更像了。

沈巍路过花山时,看见牌上写着大大的“百年华诞”,莫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眉头才皱起,就听见头顶哗啦啦地响,引得他和周围路人都抬头去看。那是一大群乌鸦飞过,黑压压一片,像一团乌云从头顶掠过。

从进校门开始,已经是第四波了。这学校的乌鸦也太多了些。

沈巍的眉头不由皱得更深了。

各院系在离校门不远的主干道上都设有新生接待处。沈巍的眉头还未舒展开,就走到了他要找的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每个院系的接待处只安排了两张课桌办理报到登记等手续。几名先到的新生正把新生接待处围得水泄不通,沈巍看不到接待人员,却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这就是校园一日游的经典路线。你看,我们学校正在过百岁生日,很多校友都回来看母校,他们就是用这个路线重温校园的,不绕远,也不会错过任何一处值得看的风景。”

那个声音很好听,油腔滑调却没有半点令人不悦的市侩感,还带着点痞坏的可爱味道,很能引人侧耳倾听。沈巍听见那个声音继续滔滔不绝道:“你问我们学校有什么风景?这个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好风景我不敢说,绝对有特色倒是真的。光听地名你就懂,我们学校东门出去是铁狮子坟,西门出去是小西天,北门出去是北太平庄。你再看看这漫天乌鸦成群,这上百年的校舍和教学楼,别的大学可没有……”

还真是够有特色的。

沈巍不由听笑了,嘴角微扬,眉头舒展,走近那群人,想要见识一下这个有意思的介绍人。

“……你问南门出去是什么?我们学校的正门就是南门,南门出去是学院路,本市的大学基本都分布在学院路上……”在人群中高谈阔论的是一位留着络腮胡的男生。那些胡茬并不茂密,像是精心修剪过的玫瑰刺,男人味十足,却不邋遢,反倒给人一种干净清朗的感觉。他烫着微卷的发,皮背心牛仔裤,痞帅得很有明星范。

竟然是他!

看到那人的脸时,沈巍眼中的笑意更深了,唇却紧紧抿了起来,将心底那份油然而生的愉悦牢牢压抑住。

“学姐,那人是谁啊?”

“信计系的系草赵云澜,学生会文艺部部长,今年大三,据说快接任他们系的学生会主席了。”

“他好帅啊!他是不是很出名啊?学姐跟他不同系都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他当然出名啊,每年校园网票选校草的强劲候选人,据说每次都是因为太花心,才落选校草的。不过,看样子今年他恐怕系草也快保不住了。”

“啊!为什么?”

“你看……”

紧接着,沈巍感到了来自一旁的灼热视线。他习以为常地静静立在那里,等着前面的新生离开,好整以暇地从人缝中欣赏着赵云澜的一举一动。

嗯,确实是个吸引人的家伙,很……可爱……

赵云澜自从留了络腮胡,从清俊小生转型风骚痞帅,他自觉自己看似吊儿郎当,玩世不恭,但绝对成熟靠谱,富有男人魅力。如果有男生敢当面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他,他绝对照面就是一拳,以展示自己的男人味。只是有一个例外,一个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的例外存在。

当赵云澜看到沈巍向他走来时,别说是挥拳揍人了,他只恨自己不够轻盈,能被一阵风悄咪咪地吹走。

“你好,我来报到。我叫沈巍。”好不容易轮到了沈巍,他走到桌前,直视着赵云澜的眼睛,微笑地自报家门。

砰一声,原本还玉树临风站着的赵云澜像见了鬼似的,跌坐在了椅子上,目瞪口呆地望着沈巍。两人身高相差无几,站着正好能平视,这一下变成了沈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赵云澜。虽然对方面带微笑,彬彬有礼,怎么看都是人畜无害,赵云澜却觉得眼前正有一片乌云黑压压地向他罩了下来。

“你怎么了?”这不大不小的动静引来了旁边人的侧目。

邻桌办公的是信计系学生会女生部部长祝红。学生会特意安排她这个系花来坐镇迎新,为的是与系草赵云澜一起撑足信计系的场面,让别系的新生们投来艳羡的目光。

“赵老大?”见赵云澜依旧呆若木鸡,一瞬不瞬地与来人对视,祝红好奇地转去看那个新生。

那位学弟一看便知绝对是校草级的帅哥,皮肤白皙,斯文俊秀,戴无框眼镜的模样更是书卷气十足。他身材也好,高挑却不瘦弱,一身衬衫西裤,简直是青年才俊一词的最佳诠释。他看起来比同龄人要沉静稳重,却又没有世故与老气。

难道说面前帅出天际的盛世美颜打击到系草的自尊心了?

祝红又把目光从静立如画的美男子身上移向了赵云澜。

不应该啊!他什么时候在意过这种虚名了?再说这俩也帅得不是一个风格。

“赵老大?喂!赵云澜,你说话啊!你这反应到底是惊艳还是惊吓啊?”

沈巍还在一瞬不瞬地看着赵云澜,表情淡然,目光柔和,对他剧烈的反应既没有表露丝毫的好奇,也没有其他的情绪流露,可以说是古井不波了。但,他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般平静。

赵云澜在祝红的推搡下,勉力回过神来,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刚才已经深深沦陷在了沈巍的眼眸中。

“我……我胃疼,先……先回宿舍了。”他一回过神来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赵……”祝红目送着赵云澜落荒而逃的背影,诧异地转过脸来问沈巍,“你们认识?”

沈巍正要答话,却有一个声音先插了进来:“怎么啦?老大怎么失魂落……”来人话未说完,就看着沈巍,卡住了话头,目瞪口呆地立在了原地。

“林静?喂!林静!”看到林静与赵云澜几乎一样的反应,祝红禁不住站起身来,摇晃着他,“回神啊,林静!”

“啊!那个,我突然有点急事,先回宿舍了!”林静回魂后也一阵风似的逃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祝红被这两人莫名其妙的反应惹恼了,不由质问起沈巍来。

“我不认识他。那个林静是谁?”沈巍没等她开口再问,立即一脸诚恳地说道。

“我们系学生会的公关部部长。”祝红看着那张俊美的脸,莫名其妙就消了一半的火气,叹了口气抱怨道,“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位同学你真是太神了,一来就吓跑了我们两位部长……”

 

“唉,这样不行,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那个人竟然是我们系的新生!”没过多久,先后逃离的两人在宿舍里会师了。赵云澜叉着腰,拍着窗台,望着楼外的喧闹,长吁短叹不已,“怎么会是他!”

“真……真的是那个人吗?怎……怎么会这么巧?”林静端坐在上铺,拨动着一串念珠,一边问一边喃喃念着经文压惊。

“是!就是他。他也认出了我。”

“认出来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再说了,空口无凭,他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信。”

“怎么会没人信?那种事不就是我一贯的作风吗?你再看看他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别说是素不相识的人了,就是你们这些亲朋好友听了,哪怕我亲口否认,你们也绝对还是会信他的话。”

“这确实是事实啊!难不成老大你还真想抵赖不成?”林静奇怪道。

“不是想抵赖,是要瞒着!黑历史不能再让第四个人知道!”赵云澜实在压不住火,转头随手拎了桌上一样东西就朝林静砸了过去,“都是你,害我晚节不保!一世英明尽毁!”

“老大!我可没逼着你啊!谁能强迫你做事啊!”

“现在有了,我的小辫子已经被人揪住了。”

“他看起来很乖,不是那种会惹事的人,应该不会要挟你什么的。你们一个大三,一个大一,平时上课都不在一起,见不了几次面,更没什么利害冲突,放宽心啦~”

“宽你个头!知道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吗?知道时下正流行黑心白莲花吗?”赵云澜还想骂林静相貌协会时,宿舍的门就被人敲响了,他便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进!”

门开了,沈巍拖着行李箱站在门外。当他看到宿舍里已经石化的两人时,面上掠过一抹讶色,随即客气一笑,语声温柔地说:“两位学长好,又见面了,真是有缘。今后我们就是室友了,还请多多关照。”

闻言,高度戒备的赵云澜和林静对望了一眼,均是一脸生无可恋的神色。

好吧,何止有缘,简直是阴魂不散。

 

2 responses

  1. 王海珍说道:

    想念结局

    • 风见月说道:

      完整版可以前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2013.1.w4023-18977387314.4.15621db75gOIUy&id=562496381350购买,有疑问请联系店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