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一场噩梦

 

“诶,老大,说实话,我觉得沈巍人挺好啊,和和气气的,我真想不明白你为啥要欺负人家?”

大庆说这话时,赵云澜正在宿舍里悠闲惬意地一边嗑瓜子一边在线看球赛。大庆的话一出口,他差点没被一颗瓜子呛到,一旁正在打游戏的林静憋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被他瞪了一眼后,赶紧做缩头乌龟埋头死命招呼副本BOSS。

拜托,人家肯放过我就不错了,我还敢想着欺负人家?!

赵云澜有些无奈地看了大庆一眼,叹了口气,没精打采地反问:“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欺负人了?”

“没有吗?自从沈巍住进来之后,宿舍里的气氛就怪怪的。以前只有我们三人时,明明不是这样的。一连几天,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和林静都在孤立新室友。”

赵云澜还没来得及感到憋屈,一旁的林静又抢先爆了,哀嚎道:“唉呀~我简直比窦娥还冤啊!”

“你给我闭嘴。”赵云澜踹了他一脚,对大庆解释道,“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都是大三,沈……小……小巍他大一,课表不同,作息跟我们不一致而已,并没有谁刻意孤立他。”

为了显示心无芥蒂,赵云澜特意把沈巍唤作了小巍以示亲切。他本来就是极易跟人混熟的人精,如果不是因为与沈巍之间有些事,他三言两语间就能和对方称兄道弟。现在这种情形也难怪大庆会感觉不对劲。

“可你一向对人很热情,偏偏不见你主动和沈巍说几句话。”大庆一脸怀疑地看着他,“我感觉你们之间有事瞒着我。难道……”大庆指着赵云澜,转头看了看沈巍的床位,恍然大悟地自言自语道,“……有鬼!难怪……”

“喂,说人话。有什么鬼?难怪什么?”这一下反倒弄得赵云澜一头雾水了。

“我说呢!怎么老看见你有事没事就偷看人家。你是看上沈巍了吧!”

就在大庆高声宣布他的观察结论时,沈巍正好踩着他的最后一句话打开了宿舍门。顿时,宿舍里一片谜之沉默。大庆有些尴尬地看着沈巍。林静背对着他们仿佛很专注地刷副本,但浑身的颤抖出卖了他正在疯狂憋笑的事实。而赵云澜早一头栽倒在床,蒙头装睡去了。

沈巍明显已经听到了大庆说的话,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在床上挺尸的赵云澜半晌后,若无其事地走进来,转身关上宿舍门。正当大家都以为此事就此揭过时,沈巍却从书包里抽出一份文件,径直走到赵云澜床边坐了下来。

“赵云澜。”赵云澜不敢动,沈巍伸手推了他一下,“赵部长,我来交学生会文艺部干事申请表。”

“你要入学生会?”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一脸求放过地看着沈巍问。

“不可以吗?”沈巍剑眉轻挑,回以一个迷人的微笑。那一瞬,赵云澜的心跳便漏了一拍。说起来,都做了快一周的室友,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地与沈巍说话。沈巍不愧是校园网上疯传的新一届校草,那双星眸在眼前眨两下,就是男人也不禁要心猿意马。

好长的睫毛!好勾人的眼睛!

赵云澜咽了咽口水,强作镇定地扯过沈巍手里的申请表,懒懒回道:“当然可以。”

“听说你男女通吃。”

刚松一口气的赵云澜再次石化,偷偷围观的室友们也跟着石化。

“呃……乱传,都是乱传的,人红是非多嘛~”赵云澜好不容易找回自己声音,嬉皮笑脸地解释道,“都是误会。包括那件事,也是误会,误会哈……呃,反正也没什么,过去就过去了。”

“哦?既然是误会,既然都过去了,为什么你还对我很防备很见外?我们好像很有缘,至少还要做两年的室友。”

“防备?见外?我有吗?”赵云澜听出了沈巍不打算揭发他的意思,立即打蛇上棍,热情洋溢地搂起对方的肩膀,“这不是最近刚开学事忙嘛,我们不是有意要冷落新室友的,这周末我们宿舍一起下馆子给小巍你接风洗尘,如何?”

说话间,赵云澜给大庆和林静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即很狗腿地配合应声,于是沈巍便在一片和乐融融的气氛中去水房洗漱了。

沈巍一走,大庆就凑过来问:“那件事是什么事?你和沈巍以前就认识?”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赵云澜长叹一声,很纳闷为什么平时自己什么场面都应付自如,居然对着沈巍就怂成乌龟了,果然还是那件事太难以启齿了。

“你是不是曾经把他怎么了?当成女生强吻?不过他好像并没有厌恶你……”大庆得不到答案,开始发挥起想象力。

林静在旁边吃吃笑道:“你继续往耻感爆表的方向猜吧!”

“啊!还有更羞耻的?”大庆开始侧目赵云澜,“总不会是你们……”

“没有肢体触碰,也没有任何跟性有关的事,给我停止你的想象,闭上你的嘴。死肥猫!”赵云澜不胜其烦地掏出一包小鱼干。小鱼干是大庆最喜欢的零食,他甚至偷吃过男生宿舍管理员老赵给自己猫炸的小鱼干,从而得了个死肥猫的绰号。一包小鱼干丢出后,赵云澜终于得到了一夜的安宁。

 

不过,大庆好应付,祝红却不是好打发的。她在追问了快一周之后,竟然也得出了与大庆相似的结论。

“赵云澜!你是不是对那个沈巍有意思啊?”学生会办公室里,祝红看完沈巍的申请表,啪地拍在了赵云澜面前,“一上来就让他当文艺部副部长,你这特殊待遇也有点过了吧?还敢否认新生报到那天你不是对他一见钟情?”

“看到小巍腿软的可不只我一个人啊!”赵云澜瞥了一眼林静,狡辩道。

林静连忙撇清关系,双手合十,口宣佛号:“阿弥陀佛,我乃佛门俗家弟子,戒男色。”

“小巍?”祝红冷笑了一声,“叫得真亲密。看来老大的空窗期快结束了吧?”

“我这不是接任了学生会主席嘛,文艺部管不过来了……”赵云澜揉着太阳穴,有些一个头两个大地转移话题,语气很严肃很官腔,“丛波接任部长后,下面就没几个得力的干将,沈巍他很优秀啊,人往那一站,就给文艺部招了不少人进来,绝对是我们信计系学生会的一大门面啊!要他当文艺部副部长,还真不是我搞特殊,那是他们文艺部全体一致的意见。”

难道真做过头了?

他暗自思忖。自从沈巍找他表态之后,为了显示自己心无芥蒂,他不仅小巍小巍地叫得亲热,还每天吃饭上自习都会主动邀约。沈巍大概也出于同样的考虑,有约必应,以致于他俩从见面绕道走变成了出双入对。

他们一个校草一个系草,随便一个就够引人瞩目了,形影不离不出三天,风言风语就传遍了整个校园。算起来,也是赵云澜自己作的。因为他对美人实在没抵抗力,确实男女朋友都谈过,而且谈得很高调。如今沈巍正好又是十分合他口味的极其养眼的大美人。

沈巍会不会也对自己有点意思呢?

他禁不住有些自恋地想。他确实感到了来自沈巍密切关注的视线。从沈巍住进来后,他俩都在悄悄注意彼此,偷看得多了,就总能对上眼,然后各自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

起初,赵云澜只是为了揣摩沈巍的心思,想弄清楚他会不会拿自己的把柄大做文章,但,看得久了,就渐渐有些移不开眼了。

 

“你选他,还是选我?”一个熟悉的声音漫不经心地响起。

沈巍沉默地看着面前的人。他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也没有想要去看清的意思,只是越过那张朦胧却难掩俊美的下半张脸看向后方。后方还有另一人背对着他远远站着,影影绰绰,也让人看得并不分明。

“我选他。”沈巍的回答平静而快速,几乎是脱口而出。面前的人是谁?远处站着的人又是谁?他却一点概念都没有。仿佛是重复了无数遍的对白,机械地说着,没有一丝情绪。

面前的人手里正把玩着一把小斧头,巴掌大小,造型别致精巧。那把斧头在沈巍话音刚落时,就转瞬变大变长,直朝他的心口砍去。这一切发生得突然,但沈巍却没有任何的情绪波澜,仿佛这些变化都是理所当然的。心口上的锥痛在下一瞬传来,他依旧无动于衷,直到面前的人扬起薄唇,说了一句话。

“啊!”睡在上铺的沈巍突然惊醒,捂着胸口坐起身来,急促的喘息中透出不安与惊恐。

赵云澜在下铺扒着床架看他睡颜正看得入迷,冷不丁被吓了一跳,慌忙拿起水杯,装模作样地倒水掩饰。幸而,沈巍还沉浸在梦魇中,双目无神,正在发怔,没有察觉到宿舍里有个痴汉看他看了好久。

“小巍,做噩梦了?”赵云澜见自己没被抓现行便放下心来,给沈巍递了杯热水过去,关心地问,“新环境睡不习惯吗?”

“我……又做那个梦了……”沈巍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后,便捂在手里,让掌间的温暖一点点流向心间。他没注意到赵云澜在慌忙中把自己的水杯给了他,只是缓缓地环视起自己的宿舍来。

此时已是凌晨1点多,因为周末不断电,宿舍里的夜猫子们都精神亢奋地在电脑前忙碌着。宿舍的大灯关了,只有三个电脑屏幕亮着,把整个宿舍照得有些幽暗阴森。

“什么梦?”赵云澜看了一眼被沈巍握在手里的水杯,见对方没有察觉到两人已经间接接吻了,不由得动起了想要占美人便宜的念头,一下爬到上铺,坐在床边,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从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做一个相似的梦,”沈巍的声音很轻柔,娓娓道来好似悦耳的小夜曲,对赵云澜的亲近没有丝毫抵触,“梦中的场景和服饰一直都在变,但内容却是一成不变的。”

“前世记忆?”赵云澜一边搭着话,一边很不客气地往后一靠,将整个人的重量往沈巍身上压去,两腿悬在床边懒散地晃着。

“我也不确定。”窄窄的单人床并排坐两个大男生本就已经满满当当。赵云澜一上来就没个正形,直接半斜躺,把沈巍挤到了墙上去。沈巍一边述说着自己的梦,一边调整坐姿,接纳赵云澜的到来。

等他说完,两人安定下来的姿势,在这个突然安静下来的幽暗角落, 就显得有些暧昧了。赵云澜突然察觉沈巍支撑他重量的手臂似乎更像是在环抱他。还有就是沈巍的气息,说不上是什么味道,但很好认也很好闻,有着夜的幽深和安宁感。

这一刻,突然有点兴奋起来的赵云澜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对沈巍有意思了,他乖乖躺在沈巍似是而非的环抱中,不敢像先前打算的那样,做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动作,他怕摸多了自己把持不住起反应。

“梦里的两个人我只觉得熟悉,却不知道是谁。对于那个问题,我感到有些为难,似乎不想放弃面前的人,却每次都毫不迟疑地选了背对我的那个人。每次我回完话,就会被面前的人用斧头砍心口,然后痛醒,醒来时心口的位置依旧在剧痛。”

正在心猿意马的赵云澜想要安慰沈巍几句,问他是不是去医院做个检查, 看看有没有心绞痛之类的毛病。沈巍却又继续说道:“我之前在国外,已经有一年没做这个梦了。刚才我又做了,只是这一次有所不同,拿斧头的人在梦里对我多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别以为你躲到这,我就找不到你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