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带刺的玫瑰

 

“赵老大,知道你心不甘情不愿,但是既然事已至此,还是配合点吧。”

迎新晚会彩排现场,赵云澜和沈巍在踩点民族舞的走位。因为晚会举办地在学二食堂,没有舞台,表演场地只是空出来的一块地,需要提前踩点,免得正式表演时会出现背对观众或者偏位的失误。

沈巍倒是很认真配合,让跳就跳,让走就走。众人对他短时间内就学会民族舞的表现很满意。反观赵云澜,从那天起就一直戴着口罩示人,彩排时不跳也就罢了,走个位也磨磨蹭蹭,像尊挪不动的雕像杵在那。

面对丛波的抱怨,赵云澜是有苦难言。他要是不想配合,彩排就不会现身了。他现在浑身酸痛,走个路都得龇牙咧嘴半天。所以他戴口罩不是矫情,而是为了掩饰沈巍的罪行。

“老大,你这两天是怎么了?又不是猫,被扒了胡须就失了平衡感。可别趁着我们不在宿舍,就纵情酒色,掏空身体。”大庆毕竟和赵云澜更熟一些,第一个看出赵云澜竭力掩饰的身体问题。

“滚!”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赵云澜向大庆飞起一脚踹去,人还没踹到,就感觉自己大腿内侧一痛,也不知道扯到了哪根筋,不得不躬身蹲下来揉那条抽筋的腿。

“哇!不是吧!还真给我说中啦!”大庆原本做好跑路的准备,见状绕回来,大惊小怪道,“怪不得我在隔壁宿舍天天晚上听到你们的响动,也太激烈了!”

“我们是在练舞,赵云澜他很辛苦,不然这个民族舞我也没办法学这么快。”沈巍掩饰性地扶了扶眼镜,一边辩解,一边过去扶起腿抽筋的赵云澜,给他上上下下地揉捏。

其实他说的也没错,除了第一晚他不小心把赵云澜拆了,之后每晚他们真的是在练舞,当然,那些暧昧地带着情欲的爱抚就忽略不计了。

“老赵,你行不行啊?”祝红也走过来关心,见赵云澜疼得直吸气,不由担心道,“怎么感觉你剃了胡子后弱了许多。”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赵云澜又意外地被戳到了痛处,他还没一脸哀怨地看过去,沈巍就出声维护了:“没问题的。没了刺的玫瑰依旧是玫瑰,必定能惊艳全场。”

他这情话说得很有水平,听得在场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吸了口气,摸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不约而同地退离了这对闪瞎人的狗男男好几米。

“好了好了,赵老大先回去休息,我们继续下个节目的彩排。”丛波见状,也只好作罢。

 

信计系迎新晚会当夜,学二食堂里音乐声震耳欲聋,昏暗中人头攒动,舞台激光灯在头顶上变换着绚丽的颜色,将会场照得炫彩纷呈。餐桌椅都被整齐地堆在了角落,空出一大片作为舞台,一个个精彩的节目正在有条不紊地上演。来观演的绝大多数是信计系的学生,对上台表演的本系学生要么相识要么好奇,故而都兴致勃勃,评头论足。也有被朋友拉来玩的外系学生和被吸引而来的路人。

迎新晚会上,观众们看得高兴,玩得愉快,学生会的人却不轻松,一直在台前幕后紧锣密鼓地张罗着,确保晚会各方面都顺利。眼看就要轮到赵云澜和沈巍的民族舞节目了,这两位大佬却已经一整天都不见人影,打手机也不接。丛波有些坐立不安,和诸位部长聚在一旁商量。

“赵老大不会放我们鸽子吧?”丛波看了看在场的人,又问,“郭长城和楚恕之呢?是不是去找人了?”

“嗯,晚会刚开始不久,我就让他们去找人了。你放心,赵云澜是不会让晚会搞砸的,说了会上台推动高潮,就一定会做到。”祝红虽然心里也有点焦急,但嘴上的话却充满信心。

大庆也很笃定地说:“放心啦,按照他以往的做事风格,只要一藏着掖着,就必定会给大家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与此同时,四处找不到人,徘徊在会场外不知所措的郭长城接到了赵云澜的电话:“老大,你们在哪?啊?……明、明是明白,不过……”

“没什么不过,照我的话去做,没做到,这个晚会办砸了,就都是你的错。”赵云澜也不等郭长城再说什么,挂了电话,转身对沈巍笑道,“小巍,准备好了吗?上台会紧张吗?”

“只要有你在,我随时奉陪。”

响指一打,赵云澜站起身,一手拿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潇洒一挥,搭在肩头,一手揽着沈巍的肩,朝迎新晚会现场去了。

学二食堂里,众部长还在讨论着紧急应对之策,正在表演的节目刚好结束了,丛波还没来得及推祝红去报幕,就见郭长城竟然哆哆嗦嗦地拿着话筒走上台了:“下下下面面……”

“下面敬请欣赏信计系的盛世美颜,有请学生会主席赵云澜和文艺部副部长沈巍!”就在众人纳闷着怎么会有结巴乱入时,楚恕之赶来救场,一把夺过郭长城的话筒,机械地说完,拖着他转身就退出了舞台。

会场上的灯陡然灭了,聚光灯亮起,穿越观众打向了食堂大门。门口玉树临风地站着两个人,一个一身剪裁妥贴的黑西装,一个黑裤黑领乳黄西服,都是大V领的时尚设计。

“赵云澜和沈巍?”祝红看着聚光灯下缓缓穿越观众走向舞台的两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赵云澜平日里很少西装革履,沈巍虽然衣品很好,但也只是低调而富有学生气的衬衫西裤,完全不像今天这么时尚精致。两人都专门做了发型,微卷的烫发飞扬出难以言说的魅惑感。本来这两位就是系草与校草的颜,再这么衣着加分,简直看得人眼睛发直。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是个看颜的世道,颜即正义。故而赵云澜和沈巍只是简单走过观众席,就引来了滔天的惊叫声,晚会的气氛就这么轻而易举被点爆。

赵云澜迈着猫步,眼睛半眯地笑着,嘴唇抿出性感撩人的弧度,新长全的络腮胡也修得恰到好处。他的帅气便游走在粗砺与精致之间,能撩得人抓狂。唇间叼着一支玫瑰花,被他用牙齿咬得转啊转的。微卷的发丝也随着他的步伐一翘一翘的,像是他周身的荷尔蒙具象化出了荡漾的波浪来。他整个人也浪得不可一世,浪得天地变色。

沈巍走在他身旁,是截然不同的美,沉郁内敛。脑后扎着一小撮的发尾让他在拘谨的绅士气质之外平添了几分撩人的魅惑感。他抱着一大束玫瑰花静静走着,优雅从容中,只需抬眸一个眼神,就能将世间搅得天翻地覆。

两人走到舞台后,便开始一枝枝抛撒玫瑰花,一时间观众席上的沸腾再创新高。玫瑰快撒完时,沈巍接过郭长城递来的吉他开始弹唱起来:“陌生城市拐角里,有你的身影,天鹅湖舞出我的好心情。”

赵云澜也拿起话筒接着唱:“龙大不错的风景,我留下足迹,等待你一起去度个假期。”

舞台旁众位知情的学生会部长们听了歌词,不由得互看一眼,都是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好吧,这两位谈个恋爱简直是要突破天际去了。

两人一边唱一边跳,跳的是街舞与交谊舞的揉杂,暧昧亲昵的小动作勾得女生们兴奋得惊叫不已。

赵云澜:“信计系有你,门面不成问题wo oh~”

沈巍:“当然不比你可爱风骚帅气wo oh~”

赵云澜:“迎新马乱兵荒你却冷冰冰oh~”

沈巍:“有云澜这团火融化所有冷漠人心。”

赵云澜:“人说我信计长得太着急。”

沈巍:“因为没见你。”

赵云澜:“人说我信计女生珍稀。”

沈巍:“但男生有型。”

赵云澜:“我的络腮胡也太浓密。”

沈巍:“这叫有魅力 wo oh~”

赵云澜:“看我拼命逗你开心,能不能笑笑给我个回应?”

沈巍:“别急,我不会把你嫌弃。请你不要再淘气,多省点力气,带我信计成就辉煌院系。”

赵云澜:“你也别再冷冰冰,释放点热情,洒些阳光照亮我信计系。大家一起跟我唱!”

于是,整个会场上大家五音不齐地跟着唱:“新学年的信计系,有你我身影,源代码编写我的好心情。龙大不错的风景,我留下足迹,等待你一起去度个假期。Oh yeah wo oh~逃离课业,相约去度个假期。Yeah wo oh~I got a feeling  feeling feeling~”

一时间,随着轻快旋律舞动的人群模糊了舞台与观众席的界线。大家唱着,手上打着节拍,扭动着身体,嗨得不亦乐乎。信计系迎新晚会的成功举办由此底定。学生会众部长都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放下紧张,享受接下来的表演了。

大庆望着舞台上春风得意的的赵云澜,有些遗憾地叹道:“唉,可惜了,不能一见老大的女装盛况。”

“已经不重要了。”丛波作为文艺部部长,最关心的还是晚会本身。

“唉~赵云澜不愧是赵云澜,哪那么容易就被我们算计。他鬼点子比谁都多。”祝红也有点不甘心。

林静则摸着下巴说道:“看来今晚我们可以回宿舍睡个好觉,不用再到处去跟其他宿舍挤床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