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澡堂的最后一排(七)

 

怎么回事?!难道还在梦中?!或者该说自己正身处鬼域!赵云澜握着手电筒,仓皇无助地东张西望,用那晕黄的手电光扫射着每一个黑影轮廓,紧绷的神经快要断裂开来。同样是空无一人的宿舍,同样是死一样的寂静,同样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摆设,但与先前的光亮相比,此刻的黑暗看不清摸不着,像块裹尸布似的不松不紧缠绕着他的身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慢慢地,慢慢地勒紧,勒紧,再勒紧!

“出来!”赵云澜不受控制地吼叫起来,“有种你给我出来!老子和你拼了!别以为你是鬼就了不起,大不了就是一条命!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吼了一阵之后,恐惧似乎减弱了许多,他壮着胆又试着开了一下门,不出所料,门果然还是牢牢锁死的。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赵云澜在情绪平复之后,便开始依葫芦画瓢,在黑暗中捡着东西就往门上砸,边砸边骂,期待着这一次会真的醒过来。

也不知砸了多久,赵云澜又有些累了,开始放慢动作,喘息休息。突然听得一声吱呀门响,门竟然开了!借着门外微弱的灯光,他看见一个人影走了进来,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门又啪的一声关上了。

“你是谁?!”他大喝一声,拿手电筒照向来人,可是那人移动得非常快,光束怎么晃都捉不住他,淡黄的光晕最多只能让赵云澜惊鸿一瞥。

白衣雪发,一张面具遮去了半张脸,只露出眼睛和嘴唇。也许是那下巴生得很精致,也许是那唇笑得很醉人,也许是那双眼秋波如水,赵云澜第一反应竟然是觉得对方是个美人,而且还是不陌生的美人。

来人不说话,不远不近地围着他游走,像是在观察着他,那双在黑暗中亮如星辰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深邃的幽怨如潮来袭,他被看得浑身很不自在。

“喂!你谁啊?!”赵云澜站在原地跟着来人转圈,企图用电筒照到他,看个清楚。然而他迅如闪电,忽远忽近,忽左忽右转得赵云澜都有些头昏眼花,只好放弃地停下来:“喂,你到底想干什么?想要索命的话,敢不敢直接上?”

那人依旧不为所动,饶有兴致地继续围着他打转,见他停在原地,便也放慢了速度,慢悠悠地飘忽在他周围。这时,他又闻到了对方身上的异香,是澡堂里的鬼东西没错了。

赵云澜有些后悔镇魂令给大庆戴着,这会没鞭子抽眼前的家伙,只好就地取材,抓东西砸过去。明知基本是砸不中的,但干站着和鬼对视,感觉更惊悚。更何况他被困得有些恼火。也不知道这鬼发什么神经,上门索命也拖拖拉拉的,不给人一个痛快,难道是拖延癌晚期?那可真要命。

也不知又砸了多久,沈巍留下的吻痕再次泛起黑气,这一次比上一次厉害,来势汹涌,连赵云澜也留意到衣服底下的异状,一股黑雾正从他身上漫涌而出,面前的白衣鬼也同时有了异动,像是要制止什么一般,朝他扑来,却被那团黑雾给推开了。

那只鬼便又飞快地转起来,转成一股黑旋风,包围起赵云澜,周遭的景物都被他转得模糊起来,转得赵云澜一阵头昏脑胀,胸闷窒息……

 

“啊~~”就在赵云澜感到天旋地转,自己好像就要被挤压成碎片之时,他大吼了起来。顿时,眼前再度回到安宁的黑暗中。自己还是躺在床上,被窝温暖舒适,手机、手电筒也如睡前摆放的那样,安稳地躺在枕头边上。

赵云澜犹自惊魂未定时,听得上铺有人慌张地爬下床来:“赵云澜,怎么了?”是沈巍的声音,温润如玉,在此刻听来,瞬间就将身心里里外外都熨贴了,“你没事吧?”

手电筒打开,赵云澜看到了沈巍一脸关切地望着他。“没事!”他松了一口气,一种死里逃生的感慨油然而生,莫名感动地一把搂住沈巍。太好了,终于回来了。又能看见沈巍,听到对方的声音,感觉活着真好。

他正欣慰地想着,突然听得沈巍在他耳边低笑,那笑声很轻,根本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一个不经意的弧度,但是突如其来的冷意让他警觉起来,几乎是出于本能地立即推开了抱着的人。

“你,你不是沈巍!”赵云澜戒备地看着眼前的“沈巍”。

“哈哈哈哈哈……”假沈巍被推开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尖利。笑声中,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冷油然而生,像是见风就长,瞬间把人吞噬一般。赵云澜也听得战战兢兢起来,他并不是害怕,而是克制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哈哈哈哈……”假沈巍将手举到眼前,只见他纤长的指尖捏着一团黑雾,“自己种下的标记又怎么能防得了自己呢?”他又歪着头看向赵云澜,笑容邪魅,“真是想不明白你到底哪里好啊?”

在看到假沈巍手里的东西时,赵云澜莫名觉得自己身上少了些什么,直觉那是沈巍给他的东西,刚才拥抱对方时被偷走了。

“我就不信,对你下不了手。”假沈巍依旧笑得明媚,眼眸里却闪过一抹狠厉,手一伸,赵云澜就自动飞了过去,被他的手死死掐住脖子。

“……滚……”赵云澜被掐得双腿乱踢,满面涨红,奋力挣脱,却对那牢牢扼住咽喉的手毫无影响。力道正在缓缓加重,窒息中,他吃力地从牙缝间挤出最后的咒骂来。

话音未落,他就觉得脖上一松,自己又重回到了温暖的被窝里,安然躺在床上,他一边剧烈呛咳着,一边睁眼看去。宿舍里是一片漆黑的宁静。

“靠!又来!有完没完啊!”他不由得破口大骂,再这样搞下去自己真会被玩疯的。

他正要坐起身,却发现自己竟然被五花大绑着。与此同时,沈巍又怒又急的声音响起:“赵云澜,你才有完没完啊!”

“什么意思?”赵云澜一头雾水。宿舍里有手电筒亮了起来,原来沈巍正躺在他身旁,一脸憔悴地看着他,“怎么了?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快放开我!”

沈巍没回话,捧起他的脸端详了好一会,喃喃自语道:“这次看起来和之前不一样……赵云澜,你真的清醒了?”

赵云澜也不敢确认面前的沈巍是真是假,感觉上还算安全。如果自己真的回到了现实世界,那么……他四下看了看,悬着一颗心问道:“大庆呢?那只死肥猫去哪了?”

“不见了。宿舍楼熄灯之后,你歌唱着唱着,就发起狂要自残,而且力大无穷,我好不容易压制住你,折腾完就看不见黑猫了。你时不时就会发作,我还没顾得上找。”沈巍看了看手机,又道,“现在四点多,很快就要天亮了。赵云澜,再忍忍吧,千万别睡着了。”

看来真的回到现实世界了。赵云澜长吁一口气,感到很困乏,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住不睡,他把头一偏,和沈巍的头贴在一起,有些虚脱地说道:“小巍,我好困,不如你说说话,给我提提神呗。”

“说什么?”

“就说……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赵云澜等了好一会,听不到沈巍的动静,又笑道,“该不会是一见钟情吧?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我知道自己人见人爱,树见花开,车见车载……”

“赵云澜,”沈巍打断他长篇累牍的自卖自夸,伸手摩挲着他的脸,深情地表白道,“我确实是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你就像一道光照亮了我的世界,让我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迷茫是为什么。”

“为什么?”

“为了遇见你,为了找到你。”沈巍的手指开始顺着赵云澜的五官慢慢抚摸勾画,“我家里很早就移居海外了,但我不知为何,一直很固执地一个人孤零零留在国内。一直像在等待着什么,就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等待什么。等了很多年后,终于被父母说服去了国外,可是才呆了一年就压抑不住冲动,某天一觉睡醒,就订了机票飞回国。那时候不知道该去哪里,想起家里有世交在H市,就选了那个城市,然后就遇到了你。我想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嗯……虽然说得很煽情,但还是无法掩盖小巍你一眼看上暴露狂的变态属性。”赵云澜呵呵坏笑着打趣道,被沈巍用力地捏了脸,“诶诶诶,疼疼疼,小巍……小小巍……放放放手!”

“那你真是暴露狂吗?”沈巍没好气道,手上的力道稍微轻了些,却拧着他的脸不肯放手。

“唉哟唉哟,我说笑的啦。我赵云澜怎么可能是暴露狂呢,小巍的品味棒棒的。”

“那你老实交代,你又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这还用问吗?被你双眼含情地一看,谁能不动心?最晚也是你刚住进来那会啦~”沈巍闻言,满意地松了拧脸的手,还心疼地给赵云澜揉了揉痛处。

“来,继续真心话。说说我们的第一次,你什么感觉?我是完完全全被吓到了,没想到小巍你这么斯文的一个人,上了床居然那么生猛……”

相依谈心的夜很快就过去了,当第一缕曙光透进宿舍时,两人已经相拥着沉沉睡去。黑猫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绕着两人转了好几圈,挠了挠耳朵后,也无所事事地趴下打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