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夜宵(一)

 

这是个晴朗的日子,午后的阳光看上去很明媚,但在这初冬的季节却没什么温度。龙城大学里正是人声鼎沸的喧闹时段,没有课的学生们都热火朝天地锻炼嬉戏。田径场上有不少人在绕圈跑步,跑道中央的足球场则是省足球队在此训练,挨着田径场的是数个羽毛球场和网球场,也都没空闲着。

在最外围的一个羽毛球场上,赵云澜和沈巍正在挥汗较量着球技。一个回合准备开始前,赵云澜掂了掂手中的羽毛球,又转了转另一只手握着的羽毛球拍,朝对面的人笑道:“哈,小巍,想不到你打起球来还是斯文不减,球技不差就算了,好像连汗都不出,真是太不给我面子了。”

对面的沈巍慢条斯理地整理着他那身蓝白运动服,将最后一丝因运动造成的褶皱给抚平,口中淡淡道:“赵云澜,你还是认输吧,旁边有这么多人在围观,我不想你打到脱力。”

“切~你以为我赵云澜是什么人?”赵云澜扫了一眼场外扒着隔离网星星眼望着他俩的花痴女们,不以为然地继续夸着海口,“人来疯,你知道吗?在这么多双崇拜的目光里,我可是能超水平发挥的哦!就算你是羽毛球之神,我赵云澜也遇神杀神!”

说着,他将羽毛球往半空一抛,手里的羽毛球拍好像耍花枪一样转得令人眼花缭乱,在球影和拍影重合的时候,只听得啪一声,也不知是在哪一秒,又是怎样击出的,那羽毛球就旋转着朝沈巍忽上忽下地飞过去。

沈巍好整以暇地以不变应万变,只是保持原来姿势纹丝不动,定定地看着。不同于赵云澜令人眼花缭乱的打法,他的风格很朴实直接。赵云澜不知道他要如何应对,也屏气凝神地盯着他的举动。但很快他就注意到沈巍的目光根本不在球上,而是在他身后。

奇怪,他的身后只是人行道和科技楼,还能有什么让沈巍大惊小怪的?莫不是在使诈?

赵云澜一边疑心一边转身去看。他只来得及看到一个黑影在眼帘中从上往下的掠过,紧接着一声让人肉疼的闷响,有什么重物落地了。赵云澜目光往下移,才看清落地的竟是一个人时,就看见那人的脑浆飞溅出来。

于此同时,周围的人群里响起了刺耳的尖叫声。仿佛所有的人都在同一时间惊慌失措地喊叫,那恐怖的声波险些就把赵云澜震懵过去。

坠落者正落在羽毛球场外的人行道上,紧挨着铁网围墙,跟铁网另一边的赵云澜隔着几步远,那脑浆飞溅得比想象中要来得远,好似高压水枪一样,眼看就要沾上了,他慌忙后退,但仍是慢了,心想完了要被脑浆溅到时,他就被沈巍拉住急退了好大一步,终于脱离了飞溅范围。

“是谁跟我说要多运动,精气神足了,好事就滚滚来的?”赵云澜对着一滩脑浆呆了半晌,对沈巍无奈叹道,“唉~好一个肝脑涂地。”

沈巍无奈地看了一眼四下惊声尖叫、四处奔逃的人们,有些不知所措地立在原地。不是他们愿意与一具尸体近距离呆着,而是出羽毛球场的门被尸体堵住了,一只扭曲胳膊正横在门前。

没几分钟,警笛声就由远而近地响起。“总算来了。”赵云澜闻声斜眼看了沈巍一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道,“近来运势衰得太离奇。小巍你说我是不是该去庙里拜拜?”

一个半小时之后,沈巍才对赵云澜那句话有所回应:“我觉得在你没转运之前,不适宜出门,这对你对大家都好。”说这话时,他俩正站在警局里的走廊上等待着警方进一步的询问。

“谁会知道好好一个午后,出门做个运动都能碰见有人跳楼死面前,唉~当时他面朝下看不到脸,不然我们能早点有个心理准备。”赵云澜现在心情很糟糕,糟糕得想要骂街,“本来作为第一目击者录个口供就算完了,谁想到死者竟然是信计系的学生,还跟我一届。好啦,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啧,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还没坐热,系里就死了一个,我等着被骂了。”说着,他朝走廊上一扇紧闭的门望去。

门内,灯火通明,虽然北方的供暖让室内温暖如春,但仍有一阵阵寒意从人们心底不可抑制地攀升,使得屋里也变得莫名阴森。负责此案的警员们正围坐在大屏幕前,目不转睛地看着从龙城大学科技楼里拿回来的监控录像。

录像显示的是在一处少有人路过的楼梯拐角,一个衣着普通、样貌也平平的学生正在打开一个窗户。在这栋楼里,所有的窗户都是分一大一小上下两格,大格的窗户是不能打开的,小格的窗户是透气窗,能打开大概一个人侧身的高度和一个手臂长的宽度,但位置较高,普通成年人举手勉强能够到。

只见那人手脚轻捷地一跃,将透气窗打开,一手抓住窗框,整个人撑在了窗台上,然后极其缓慢地将上半身探挤出窗外。之所以极其缓慢,是因为透气窗的大小,对一个成年人的体格来说,还是有些狭小,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将身体挤过去。虽然看不到窗外那人使力挤压的表情,但从露出的手臂涨得通红可知,这其间肉体所受的痛苦并不小。整个过程花了40多分钟,最终上半身通过了,下半身就很顺利地往窗户外滑了出去,最后监控录像上只留下了空无一人的楼梯拐角和一扇打开的透气窗。

“死者是龙城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大三学生冯大伟,无家族精神病遗传史,也无心理疾病记录。嗯。从录像来看,基本可以认定是自杀非他杀,而且这不是冲动型自杀,要将身体挤出透气窗坠楼,整个过程持久而且痛苦,开窗之前死者神态正常,全神贯注,使得整个自杀看起来很有计划性。”看了两遍录像之后,负责此案的刑警队长揉着眉心,总结道,“各位有没有其他的参考意见补充一下?”

其他警员互相看了看,有一人道:“虽然不是什么建设性意见,但是我觉得这个录像看上去像是恐怖片片段,很容易引起恐慌。”他说完,所有人都纷纷点头。

“你的意思是怀疑这个监控录像的真实性吗?有关录像的技术鉴定正在进行,这个质疑稍后会有解答。”刑警队长又问,“还有吗?”见没人再有想法,他开始分配任务,“等法医那边验尸报告一出来,立即通知我。你们先去走访一下死者的情况,盘查他的人际关系,看看有没有什么疑点。”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去请外面等着的那两位第一目击者进来看监控录像。”

 

“能再看一遍吗?”赵云澜看完录像后,与沈巍面面相觑,好一会才对刑警队长说道。对方早有预料地又重新播放了一遍。看完第二遍时,赵云澜和沈巍依旧沉默不语,陷入沉思。

刑警队长又等了半晌才问:“怎么样?还需要再看一遍吗?重看多少遍都可以。如果你们发现有什么异常,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都要巨细靡遗地说出来。”

赵云澜做了一个请重放的手势,在录像放映中,他开始说自己的看法:“冯大伟跟我同级却不同班。我对他不了解,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他就是那种大学里很常见的普通男生,也没听闻他身上有什么事发生。家庭经济状况良好,不在我们系扶贫对象行列。他也有参加过一些学生活动,记得没错的话,他大一大二时当过学生会生活部的干事。”

“哦?听你的描述,冯大伟并不像是内向自闭,有自杀倾向的学生。他现在还是学生会的干事吗?”刑警队长很有兴趣追问道。

“不是了。大三课业比较重,除了部长和主席,一般大三的学生不会继续留在学生会里。”

“你觉得他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决绝的自杀行为?”

“中邪。”

“哦?这是一个大学生会给出的想法?”

“他的神情很专注。”这时候,沈巍盯着录像开口了,“仔细看,整个过程有种强烈的仪式感。他不像在自杀,更像在献祭。”他温和的声音在此时娓娓道来,让人莫名不寒而栗。

刑警队长强压下心中隐约的不安,正色道:“作为一名在校大学生,如果想要自杀的话,跳楼比起服安眠药、割脉上吊要来得简单方便些。科技楼是你们龙城大学第二高的楼,仅次于新建成的主楼。我想他之所以会选择科技楼,是因为主楼的管理工作比较给力,无机可乘。”

于是,赵云澜耸了耸肩,无话可说。很快,他们就被放行回学校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