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冬日里的火锅(四)

 

“喂,祝红,问你个事啊,你们宿舍是你、汪徵,还有两个叫什么来着?哦,李茜、卢若梅……”

宿舍里,众人都紧张地看着赵云澜打电话去确认,他重复着祝红报的姓名,又看了一眼死者的照片,似乎对上了号,又旁敲侧击地问:“呃,那个卢若梅是不是这几天没去上课啊?哦,她是一班的你不清楚……没什么,我就是帮个暗恋她的兄弟问一声,那哥们这些天没看见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没生病吧?现在在不在宿舍?哦,她不住宿舍?那好,我帮那个哥们找一班的人问问。”

赵云澜挂了电话,一边对众人说一边继续拨号:“卢若梅在校外租房住,不经常回宿舍,祝红很久没见过她……喂,丛波,你是一班的,我想问问,你们班的卢若梅最近有没有去上课?哦,没事,就冯大伟事情后,系里现在比较关心学生的状况,开始抓紧考勤了。哦,她没去上课啊。也没请假?有人知道原因吗?生病还是家里有事?有没有跟她相熟的女生可以询问?好的好的。谢了。”

等赵云澜几个电话打完,众人已经从他的问话里听出了最不好的结果。卢若梅已经失踪好几天了,碎尸案的死者无疑就是她。

“现在怎么办?我们系又死了一个。”林静退出了公安系统,也没心思玩电脑了。

“现在不是我们系又死一个的问题,是怎么让警方尽早知道死者是卢若梅。”沈巍叹了口气,“总不能让警方知道我们黑进公安系统,调阅了死者照片。”

“这事我去跟农伯伯说。”

见赵云澜又拿起手机拨号,沈巍按住了他:“告诉他也没用,你要他怎么和其他警察说?警方为了不让碎尸案公之于众,都让校方不追究我们违规的事了。现在系里没人知道有碎尸案这回事,更不会有人去认尸。我们眼下只能报失踪来引起警方的关注。”

于是,赵云澜以系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向警方报了失踪。结果两个小时后,祝红宿舍就有刑警来拜访。

“这是你们室友卢若梅吗?”刑警来时,拿来了那张煮熟头颅的照片,虽然经过了PS处理,但祝红等人第一眼看到时,还是感到很不舒服。

“是啊。”三个女孩同时点头,祝红奇怪地问,“她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警察会来找她?”

“有几个问题麻烦你们回答一下。”来问询的是一男一女,男警在一旁记录,女警负责问话,她先是朝祝红等人温和一笑,“请你们仔细回忆一下,卢若梅具体是什么时候失踪的?”

“失踪?”三个女孩先是面面相觑,接着竟然反问道,“卢若梅失踪了吗?”

“你们系向警方报了失踪,怎么你们当室友的竟然不知道?”

“系里?报警?……难道是赵云澜……”祝红想起了不久前赵云澜的电话。

本以为这两个警察了解完最后见到卢若梅的情况后就会离开,谁知道,对方竟然说:“接下来,能不能请你们到警局认尸?”

“认尸?!”三个女孩这一次惊得快说不出话来,还是祝红淡定一些,问道,“卢若梅她死了?”

“不不不,我不去。”汪徵和李茜立即表态,她们很害怕地抱缩在一起。

女警只好把目光移向看起来泼辣大胆的祝红,带着希望地劝说道:“让卢若梅的家人来认尸也是可以的,只是要等一段时间,不利于我们警方办案。如果能早点确认死者身份,凶手也能早点抓捕归案,你看……”

“能不能叫上别的同学陪我一起去?”

“这当然没问题。”

然后只想叫赵云澜来陪的祝红迎来了赵云澜一宿舍的人。

 

警局里,农药看到沈巍和赵云澜走在一起时,已经不再掩饰敌意了,脸色阴沉地瞪着沈巍,赵云澜假装没看见,拉着沈巍陪祝红去认尸。

“尸体的状态已经大致给你描述过了,会很可怕,你也不用太勉强。想吐的话,厕所在那边。”女警在揭开尸布前,好心地给祝红打预防针,“现在,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嗯。”祝红看着白布,深吸一口气,用力点点头。尸布掀开时,赵云澜就悄然退到了祝红身后,伸出胳膊横在她背后等着。不出所料的,祝红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然而整个人往后倒去,被等待多时的赵云澜接个正着。他把人交给女警扶出去透气,这才认真观察那一床不成人形的尸骸。

他没看出什么异常来,一抬头,发现沈巍正在和农药对视,顿时被两人的剑拔弩张给吓了一跳,趁着没外人在,赶紧为沈巍说好话道:“农伯伯,你别先入为主急着棒打鸳鸯啊,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小巍是什么样的人,以后你自然会知道。”

“他是什么人你又知道了?”农药没好气道,“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农药的话,沈巍没反驳,只是冷冷地回看着对方。赵云澜左右看看,自嘲一笑:“好好好,我算是看出来了,敢情你们什么都知道,都在瞒着我是不是?不过,无所谓,沈巍你听着,我赵云澜根本不在乎你是什么人,管你是谁,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别跟我玩什么为了我好所以离开我这一套。”

突如其来的表白宣言听得沈巍心头一暖,刚才有那么一瞬,他生怕农药把他的身份说出来。他不想让赵云澜知道自己是不祥之人,身上有至阴至邪的鬼王之力,他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找到喜欢的人,谈场甜蜜的恋爱,然后携手终老。可是他不能不正视一个事实,赵云澜自从遇见自己之后,就一直倒霉。

他微笑起来,像朵冰山上的雪莲,眼眸明澈,笑容灿烂,轻轻问道:“哪怕我会让你一直撞鬼,一直衰运缠身?”

“这有什么,衰着衰着就衰习惯了。”赵云澜也笑着回道,他的笑更灿烂,像阳光照耀下的蜂蜜,明媚甜腻。

“赵云澜!你……你们……”农药气得指着赵云澜的鼻子,想骂又找不到说辞,他快被这两人闪瞎狗眼了,只能拂袖而去。

“赵云澜,以后说情话还是要挑一下场合的。”沈巍把尸布重新盖好,又好笑又无奈地说道,“我真不想以后回忆起这私定终身的时刻,你是在摊了一床的碎尸旁向我热烈表白。”

两人出来时,又遇上了那个刑警队长,对方也看到了他们,还有围在那关心祝红的林静和大庆,正要打招呼时,祝红却在这会醒了,一醒来就捂嘴干呕着冲向了厕所。所有人都目送她远去,收回目光后,刑警队长笑道:“哈,又吐了一个,你们这是排队来警局清肠胃的吗?”他又指着赵云澜和沈巍说,“算起来已经第三回在这里看见你俩了。上次是自杀案,这两次是碎尸案,怎么你们身边老有人死啊!”

这无心的一句话意外点醒了农药,他若有所思地回头望了一眼赵云澜。

原来是这样!那个鬼东西是想通过杀害赵云澜身边的人来刺激他,逼他觉醒。

农药又看了看林静和大庆。和赵云澜亲近的室友,一个是达摩传人,一个是灵兽转世,不容易出事。他又望向从厕所走回来的祝红。这女孩也和赵云澜走得近,身上却有神木护身,难怪出事的是她的室友。

 

无月的冬夜,路灯也暗沉沉的。晚风很冷,有种渗入骨髓的寒意。祝四叔在龙大的校园里走着,在人行道上拉出一条细细长长的影子。他走得悄无声息,目光炯炯地扫视着四周。

有人说,在黎明来临前的一刻,是最黑暗的时期。凌晨四点的龙大校园更多了一种难言的窒闷与死气,就像死去多时的人那般有着苍白冰冷的面孔。那些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阴影,像是死人身上大块大块的尸斑。龙大百年华诞的花山还未撤除,像一个坟头立在路中央,周围的树丛还打着绿光,愈显阴森。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不知不觉弥漫起若有若无的白雾,看上去灰蒙蒙一片。这是一个黯淡的世界,一个孤独的世界,尤其独自一人走在宽敞道路上,那种莫名发毛的感觉,让人的神经瞬间绷紧。

黑暗中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在虎视眈眈。祝四叔插在口袋里的手一直紧紧捏着符纸,目不转睛地盯视着面前悄然弥漫起来的白雾。雾很大,只有周身十米才看得见依稀的轮廓,再远的已经是黑暗与白雾交织,晦暗中透着惨白。慢慢地,祝四叔看清了白雾中有数个疾速蹿动的影子。

终于现身了!找的就是你们这些逃出大阵的邪物!

祝四叔冷哼一声,脚踏罡步,手掐法诀,甩出一叠符纸。符纸飞到半空,自动展开,像士兵一样,一张张整齐地排开,列队冲向被锁定的目标。所有符纸在如刮玻璃的尖利嚎叫声中腾的烧蹿起熊熊火苗。

不容鬼物喘息,祝四叔术法连催,一上来就将它们烧化了大半。眼看要大功告成,其中一只突然奋力一搏,冲破了包围的火阵,飞逃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