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冬日里的火锅(三)

 

“可以留下来和我谈一谈吗?”

沈巍是最后一个进讯问室的,很快就录完了第二遍口供,记录的警员先出去了,他正准备离开,农药不出所料地开口留人了。

“看来赵云澜已经跟你说了我和他的关系。”农药看着沈巍重新坐回对面,用一副谈判的口吻继续道,“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请你离开赵云澜,越远越好。我看过你的档案,以你的能力和经济状况,想要换一所名校或者更好的国外名校就读,是轻而易举的事。”

沈巍正襟危坐,低头不语,叠放在膝盖上的手在缓缓摩挲着自己的手指。他听见农药继续冷漠地说着:“我知道你很聪明,应该多少能猜到我为什么会这么说。你不是一个普通人,我想你自己是有感觉的。如果你远离龙大,远离赵云澜,你可以像个普通人那样平凡安宁地过完一生。这样对大家都好,你明白吗?”

讯问室里开始了长时间的沉默。气氛很凝重,农药在紧张地盯着沈巍,等着他的回覆。

“我……”突然,沈巍终于开口了,声音艰涩,“我是人类吗?”这句问话听起来轻得像风,却带着沉重的绝望。

“你是人类。但……”农药停下来,似乎在思考怎么解释,他的肯定让沈巍松了一口气,竟有些满心欢喜起来。

“这么说吧,人的身体如果说是容器,那么灵魂就是容器里装着的东西。”

“我身体里装着的难道是龙大下面镇着的上古邪物吗?”沈巍很快地接话问道。

“你果然知道?!”农药惊得站起身来,“你……你已经觉醒了?什么时候?”

沈巍不置可否地苦笑了一下,又低下头去,像刚才一样,很拘谨乖巧地坐在那,但农药却用看大魔头的眼神在盯着他,喃喃说道:“怪不得,封印会松动成这样,连幽畜都跑了出来。你!”他指着沈巍厉声说,“你接近赵云澜果然别有居心!故意把镇魂令送给他,你想让他也觉醒,好打开封印,你这个恶鬼!”

一句话,意外点亮了沈巍模糊的童年记忆,他讶然抬眼,仔仔细细打量了农药一番后才道:“你就是当年送我镇魂令的那个高人?”怪不得一直觉得眼熟。接着,他又醒悟道,“原来你给我镇魂令不是为了驱散纠缠我的阴邪,真正目的是要镇压我。”

“哼,”农药冷笑一声,“身为至阴至邪的鬼王,世上怎么可能有污秽之物能伤你,敢伤你?你那时候还小,看见阴邪就害怕,没发现那些东西根本就难近你身。”

“原来……”沈巍若有所思,又问,“那这次的碎尸……”

“哼,别装了,不是你做的吗?幽畜这种低等又凶残的鬼物,灵智未开,只凭本能行事,若非有高阶鬼族指挥,它们不可能规规矩矩将人切片装袋。”农药一瞬不瞬地盯着沈巍,说话间,心念百转,他很想立即动手除害,却顾忌到后果,能否打得过觉醒的人身鬼王先不说,就怕还在附近的赵云澜受到冲击因而觉醒,“千年前,儒释道设下大阵修补封印时,就已经将高阶鬼族消灭殆尽。现在能调动幽畜的只有鬼王。”

“不是我!”沈巍站起身来,语气坚定地说,“你也说我是人类。你没有用鬼王夺舍或者附身这种词,那就说明我的的确确是经过六道轮回转世投胎的人,哪怕我身上有鬼王的力量,我也不是那个被镇压的上古邪物。我对赵云澜从来就没有什么阴谋……”

农药立即打断他的话,大声说道:“那你离开赵云澜,离开龙城,我就相信你。”

“我不需要向你证明,时间会说明一切。”沈巍往门口走去,开门之前,他对农药很决绝地说,“本来我是可以按照你的要求离开赵云澜,离开龙城的,如果封印没有松动,杀人的幽畜没有跑出来。但是现在,我不能放任他身处危险而坐视不理。”

“用不着你来保护!我们守护了封印那么久……”

“抱歉,我不相信别人。我的人,我自己会保护!”说罢,沈巍头也不回地走了。

农药一个人留在讯问室里气得直捶桌子:“一个两个……真是神仙都能给气死,每一世都要纠缠在一起,还非得回龙大来折腾……”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说道:“农警监,法医报告已经出来了。在外的调查员也都回来了,案情分析会要现在开吗?”

“开。我马上就过去。”农药调整好面部表情,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被害者是一位18-20岁的年轻女性,身份不明,被人杀害后分尸遗弃本市各处。今天收到了四处捡到尸体残骸的举报。从法医的报告来看,四处的尸骸并不完整,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应该能发现剩下的尸骸。已经让有关部门留意此事了。”

自从封印松动,龙大越来越不太平,冯大伟自杀案出来后,农药便找了个由头,提前下来办公,坐镇监督,果然一来就撞上了重大案件,顺理成章地进入碎尸案调查组,跟进案子的工作。

他一眼就看到了尸骸上幽畜独有的切割痕迹,这一回尸体处理得很干净,没有留下幽畜的鬼气,也没留下死者的怨气,如果不是他,恐怕就连玄门高人也认不出来。

可是,即便什么都清楚了,他也还需要找到一个看似合理的“真相”让警方结案。他心中有一堆事在焦虑,压抑着烦躁坐在会议室里,心不在焉地听着刑警们的发言。

“虽然目前发现的抛尸地相距很远,但四处的分布是以大学城区为中心做辐射状。那个打火锅的大学生捡肉的地点离龙城大学最近。初步猜测龙大有可能是第一案发现场。不过,目前尚无任何明显指向性的线索和证据,我们暂时只能寄希望于死者的身份上。”

“所得到的尸骸,都被专业地切割成片,并且整齐地放在袋中。就切割的手法来看,可疑人群锁定在屠宰职业以及医学专业人士,包括在校的医学院学生。”

“龙大没有医学院。”

“那大学城区里设有医学院的大学有哪些?”

众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突然会议室的门就被人打开了,有人冲进来道:“又发现剩下的尸骸了,这次是煮熟的头。”

这一发现让农药一下子来了兴趣,也随着众警员站起身来。他心中一直有一个隐隐的感觉,龙大里的鬼物杀人并不是简单的随机,被镇压的东西一定在想方设法地突破封印。被杀的人身上或许有什么它需要的东西。

 

“哇!好恐怖啊?先是煮熟的人头,接着是折叠整齐的内脏。”林静一边噼里啪啦敲着键盘,一边大声惊叹,引得室友们都聚到他身边来看。

赵云澜看了一眼后,就给林静后脑勺来了一巴掌:“竟敢黑入公安系统,你小子又想去警局了吗?”

“唉哟,我这不是关心碎尸案嘛~这么变态的凶手八成就不是人!不是人的话,警察就对付不了,那就是我们这种玄门中人出手的时候了。”林静一边翻着一张张令人作呕的残骸照片,一边煞有其事地说道。

大庆看了几眼,就走开不敢看了。沈巍则状若漫不经心地问:“林静,你听说过幽畜吗?”

“幽畜?”林静想了想,“好像大概也许……”

“那是什么?”沈巍继续不动声色地问。

和农药谈过话后,他在赵云澜面前表现如常,赵云澜也一样,但彼此都知道对方心里藏着事,却又都默契地假装不知,继续谈着恋爱,念着大学。同宿舍的林静和大庆对此毫无所觉。

“一种鬼物……”林静卡了好半天,才继续道,“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好像是上古就有的鬼物,后来基本绝迹人间,我应该是在妖魔录之类的古籍上见到过。”

“上古鬼物……”又是上古……沈巍很想弄清楚,无奈这些资讯都秘藏在玄门里,网上是查不到的。他只能从林静那里了解到只言片语。

“对了,鬼物跟鬼不是一回事。鬼是灵体,鬼物是实体,是天地间的阴邪污秽凝聚而成,比最高级的鬼要厉害许多倍。幽畜是最低等的鬼物。”听到沈巍的嘀咕,林静又补充了几句。

沈巍想着农药的话沉吟,无意间看见赵云澜正一脸探究地看着他,连忙若无其事转移话题,又问林静道:“对了,死者的身份确认了吗?不是我们龙大的学生吧?”

“死者身份目前还没确认。至于是不是我们龙大的学生,呵呵……”林静笑得一脸苦瓜样,转过脸来,看着沈巍和赵云澜说,“只怕还是我们信计系的学生,你们来看看,她是不是有点眼熟啊?”

电脑屏幕上全屏放着死者煮熟的头,那张表情宛如熟睡的脸正赫然在屏幕中央。赵云澜一见之下,立即指着屏幕叫道:“她不是祝红宿舍里的那个谁吗?”

林静也震惊地跳起身问:“还真是我们系的?你确定?”

“老大一向认人能力强大,只要见过面的总有印象。”大庆听到他们说话,又忍不住凑过来,捂着眼,从指缝里迅速看一眼死者的脸,然后再次逃远,“这张脸我也有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