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炎魔重生

 

轰——

巨大的轰鸣声将无尽的黑暗冲散。我睁开眼来,眼前是一片暗夜无光,黄沙弥漫。一股澎湃的力量在我体内爆发开来,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我不可抑止地仰天长啸出声。

“啊——”

那一刻,仿佛风声都肃穆了,整个世界都是我的声音,万物在瑟瑟颤抖。

烟尘中,有两道掌劲向我袭来,我眼都没抬,举掌就拍了过去。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连我自己也没搞清楚眼前是什么状况。

为什么我身体充满了力量?为什么我身处在陌生之地?袭击我的又是谁?

对接的掌似乎呈势均力敌之势,但我仍感觉大有余力让自己的掌劲倾轧过去。我没轻举妄动,只是保持着本能反应。

黄沙过后,我看清了周遭,然后陷入更加迷茫的震惊当中。

天啊!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左手史艳文、右手藏镜人……地打架。我勒个去,我又不是黑白郎君!

“炎魔幻十姬!”

诶?不应该是炎魔幻十郎吗?藏镜人你口误得有点严重啊!

仓猝间,我好像看到了不远处的温皇和赤羽。

等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为救小空、为了中原,史艳文将奉陪到底!纯阳贯地——”

“怒潮袭天——”

天呀!你们的热情我承受不起啊!

“幻魔决·烈阳天火!”

幸好本能还在,我挥掌而战,凛凛生威,竟然跟史艳文和藏镜人战得胜负难分。尤其是我意识到他们打在身上并不疼,有魔之甲的存在时,我怯意尽去,打得越发淋漓酣畅了。

风声在耳边呼啸,雄力在掌上催生,缭乱的身影,急速的身法,真是感觉从没这么棒过,这就是做武林高手的快感吗?

“啊,从没尝试过这么痛快的战斗!”

打得过瘾时,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这句话,代表你东瀛没人。”

诶?我这是被藏镜人怼了吗?

“藏镜人,你又何必激怒她!”

“实话实说!啊!”

喂,你两位打架认真点,居然还有空闲打情骂俏!

我怒意顿生,功力再催,一个大招将两人轰开,气劲余波横扫当场。

“吾是来挑战贵流主!”

温皇的声音在内力加持下,清晰地传入我与史藏的战圈中。史藏闻言,停下了进攻。我这才有空看向发声处。

“狂妄的口气!”

温皇羽扇轻摇,玉树临风地立在那,一脸似笑非笑的挑衅神色。我不由心头不悦,脱口出了一句话来。

奇怪,我好像有点不能控制自己,这种狂傲的心气并不属于我,难道被什么影响了?

“有实力,才能狂妄!”

我不可一世地冷眼斜睨温皇,因为知道他的意图,却不知自己现在的状况,所以,我不敢接他的茬。

我想我大概是穿越了,而且竟然穿越成了炎魔幻十郎,顺便还转了个性。

“温皇通天的本事没有,但是让流主登上天下第一人,倒是有把握。”

此言一出,众人一惊,纷纷出言。

“温皇你……?”这是史艳文。

“你敢出卖我们!”这是藏镜人。

“流主,神蛊温皇乃是玩弄口舌心机的高手,切莫中他之计。”最后这是赤羽。

我看向赤羽,他一身火红,意气张扬,星眸里藏着一丝不安与焦切。他看我的神情很有意思,想想也是,炎魔幻十郎,不,现在是我炎魔幻十姬,虽是名义上的流主,但却是第一次见面,彼此陌生,敬畏也许有,但并无信任与默契。

我忍不住深看了赤羽几眼,突然玩兴大起,决定配合温皇让赤羽着急一下。

“一个用尽脑汁想本座落网的说客,没人听他的计划也是可怜!”我把手往身后一背,玩味地来回看着温皇和赤羽,“既然他有备而来,就赐他一句话。”

“是。温皇,把握机会。”

“你的无敌只在东瀛。”

温皇的呛声并不出乎我意料,所以我不动于衷。藏镜人倒是很默契地加了一把火。

“哈哈哈哈——温皇,认识你至今,这句话最实在。”

我明显感到心头怒气在飙升,好吧,我现在这具身体确实气性很大,压都压不住。

“哼,你就不怕激怒吾,成为吾掌下亡魂?”

“流主想杀我,要看史艳文、藏镜人以及还珠楼同不同意。”

“哼,温皇,你一句话就拉拢了三个靠山,但也要他们真挡得住吾西剑流西剑流之主。”

“出了西剑流,就有好友你提醒的危机,但我们还在西剑流,流主想杀我们四人,也要赌上复活就要绝命的危机。”

闻言,我不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体,寻思着是不是死一死就能穿回去了。我没留意到赤羽一直在关注我的一举一动,我的若有所思他全看在眼里。

“不简单的说客,你想图谋什么?”

我这一问,赤羽果然急了,下意识朝我走了一小步,又硬生生压下到了嘴边的话。这样有点憋屈又无可奈何的军师大人,真是让人赏心悦目。

“我所图谋只是文争武斗最爱的胜负之局、输赢之争。”

“没兴趣。”

我懒洋洋地回了三个字,然后满意地欣赏着赤羽为我一句话而暗自松了口气的表情。

“嗯?”温皇也胸有成竹,不急不躁,将我与赤羽的眼神交流看在眼里,仍继续游说,“流主是想将我们当场格杀吗?那么方才之战,再加上一人,流主认为,你有胜算吗?”

“温皇,你是威胁流主?”哇,被赤羽维护的感觉,真爽。

“误会啊,吾是提出选择。”

“再加上一人?”我扫了一眼在场众人,一时想不起温皇说的是谁,“这个人,是你吗?”

“唉呀。吾薄弱的身体,禁不起流主你轻轻的一掌,这个人当然不是我。”

“是谁?”说个人名还要绕来绕去,要是敢说是任飘渺,我等下就给你拍一掌揭穿你!

“与史艳文、藏镜人同样在名人帖上齐名的黑白郎君!”

我勒个去,竟然漏算大熊猫了!天啊!好可怕,快点让我穿回去吧,我宁愿放弃美色!

“黑白郎君已被分化两体,功力分散,若采取分别击破,就不成影响。”也许见我面有疑色,赤羽忙近身低语,顿时,一股浓烈好闻的气息扑面而来。

如此说来,我还有时间争取穿回去,不用面对黑白郎君的一气化九百。

“在吾手下,没救不了的人。”温皇在一旁,不失时机地拆赤羽的台。

我看了温皇一眼,已经没心思去欣赏他的盛世美颜了。万一我若穿不回去,那岂不是会被这位和俏如来搞死在中原。我又看了赤羽一眼,如果一切都听赤羽的安排,再加上炎魔的武力保底,保命应该还是有可能的,再不济还有东瀛可以退。还好敌手是温皇,要是换默苍离,我先逃为敬。

“主上?”

在众敌环伺之下,我沉吟得有些久,赤羽低低唤了我一声。他声音真好听,呸,我现在在想什么啊!

“温皇,无论你有什么计划,本座都允你。你!”我一指赤羽,“后续之事,由你来谈。”说罢,我霸气地一转身,径自往西剑流基地里走。

比起留在这里玩cosplay,跟温皇斡旋,我更想弄清楚自身状况。

 

一路走来,西剑流的忍兵跪了一地,我才知道西剑流竟然如此势大。流主的房间是东瀛风格,布置奢华。我把门一关,就开始脱衣检查。虽然我能感觉到自己有胸,但我明明听见史艳文说这身体是小空的。

这具身体修长窈窕,曲线玲珑,皮肤白皙细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让男人血脉喷张的尤物。我更加疑惑了。所以,小空也跟着性转了吗?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恍然大悟地去翻镜子来看。镜中的容颜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细长的眉眼,艳丽中透着霸气的凌厉,高挑的鼻梁,如花瓣般的丰唇。气质嘛,类似凰后,但少了她那种妩媚成熟,多了一种飒爽英挺。

这颜值不错嘛,很有女王风范。我捧着脸,对着镜子发呆。翻找镜子的时候,我看到了屋里挂有一幅炎魔幻十姬的画像,与我如今的样貌神似。这应该就是炎魔幻十姬的真容。看来这世界的炎魔幻十郎真的性转了。那么小空呢?这要是男身被改变成女身的话,我岂不是……

“主上。”我正处在脑内风暴中,赤羽已急匆匆推门而入。他见我浑身赤裸,只是随便地裹了件衣服遮掩要害,春光乍泄地坐在那,又慌忙转身往外退。

“不用回避。”我有事急着问他,哪有心体会此刻孤男寡女满室旖旎的暧昧,“我问你,我现在的肉身是谁的?”

赤羽停下脚步,禁不住关切地缓缓回头:“是史艳文之子小空的身体。”

“史艳文之子!”我如遭雷劈,忙又掀开衣服,上下确认一遍。胸很大,摸起来柔软饱满,并不是我的幻觉。

“主……”赤羽回头见我在那自摸,才出口的话不由一滞,“这具身体,主上可感到有何不适之处吗?”

我听见赤羽明显的吸气声,才意识到眼下是个什么状况。我虽无绮丽之心,但也怪这身体这张脸太过动人,害得我现在正儿八经的事变成了香艳诱惑。

我有些没好气地回道:“还敢问!竟敢用男人的身体来复活本座!”

“请主上恕罪,西剑流找寻许久,也只有小空一人符合条件。而且……”

“而且什么?”我抬头瞪向赤羽,他已单膝跪在我面前,被我眼风一扫,便低下头去。

“主上复活之时,肉身在承接主上魂灵与力量的同时也受到改造。现在的主上,是货真价实的女子。”

我勒个去,还有这种操作!那我要是穿回去后,小空怎么办?肉身还会再改变回去吗?还是他以后就成了真·妖魔公主了?算了,小空的事我也救不了他。还是先想想我现在该如何是好。我那不受控的脾气到底是出自原来的炎魔幻十姬,还是来自小空?天啊!细思恐极。我现在……

一股似曾相识又好闻的气息突然拉回了我的思绪,一抬眼,便是赤羽那张俊朗的脸庞。我刚才竟然想得出神,都不知道他何时起身,轻柔地给我披衣遮体。

“好了,你退下。没事不准来打扰本座。”我抱紧衣服,冷声把赤羽打发走。他迟疑地看了我一眼,无言而退。

门一关上,我浑身的凛然霸气一扫而空。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一边穿衣服,一边焦躁地踱步。

怎么办?继续做西剑流之主,早晚要失败。

不当这个流主的话,花费了巨大代价复活我的西剑流怎可能会答应?如此一来,连赤羽也不会帮我,我死得更早。

要不偷偷逃吧,去羽国或者道域,炎魔的实力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不一人去怼一整个组织和势力。但是,羽国和道域的入口,我即便清楚也并不好找,总要问人打探消息,如此一来,能否安全到达就成了问题。我已经被中原、苗疆与还珠楼关注了。

所以,还是选择当流主,安全系数大一点?毕竟对于他们,我可是先知。嗯……要不说服西剑流放弃侵略中原,现在撤退回去,还能保下绝大部分的实力。回到东瀛以后,就没残忍联盟什么事了。只是,我现在算空降的上司,西剑流根本不会听我的。

嗯?对了,可以找祭司试试!

我收拾整齐,气势汹汹地走出门去。没想到,赤羽竟然守在走廊上没走。

“主上。”见我出来,他风度翩翩一礼,似有事要回禀。

我赶紧问:“祭司人呢?”

“祭坛之后,柳生大人带着祭司大人脱出战圈,也许会在河岸附近。”

“嗯。”我脚步不停地越过赤羽,走向远处初现的曙光。

“主上,”赤羽在背后叫住我,“不问温皇的计划吗?”

“问什么?你不是军师吗?都已经全权交你处理了。本座再说一遍,没事不准来打扰。”

奇怪,这是什么状况,只要有人在,我好像会自动保持逼格,处于正经霸气的被动模式。走出老远,我才能恢复正常,按照自己意愿回头,隔着树林,偷看一眼赤羽的反应。

赤羽还伫立在原地沉思,纸扇轻轻敲着手心,眉间轻蹙,一夜未眠的脸色在朦胧的晨光中显出几分憔悴,却无丝毫的颓丧感,反有些说不出的性感。

我并不知道,在我离开不久后,赤羽与月牙泪有过一段关于我的谈话。

“信,看你心事重重,是因为祭司迟迟不归,还是流主复活出了什么状况?”

“流主确实出了问题。她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

“出了什么问题?”

“尚无法探明。”赤羽望着天际的一抹霞光,展开折扇轻摇,“她不信任我们。先给彼此一点时间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