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异变横生

 

长夜漫漫,月色迷蒙。被结界笼罩的卧房里,光线幽暗,旖旎香艳的春色,氤氲着淫糜的气味。我瘫软在床,侧身躺着,乏力的手脚自然交叠弯屈着,一丝不挂的身体上满是深浅不一的吻痕,脸颊和鬓边稀稀落落地粘挂着乳白的精液。那是我躲避不及,被戮世摩罗故意射的。他此刻正侧躺在我身边,用一个手指在我的乳峰上调皮地涂抹自己的精液。

我喘息了一阵,总算积攒起一点力气,一把抓住他在我身上涂鸦的手,肃然道:“你该走了。”

“师尊真爱言不由衷。”戮世摩罗抽出被我抓住的手,反手抓起我双手分开来,十指相扣地按在我身体两侧,然后翻身压在了我身上,居高临下地逼视着我,意味深长地说道,“明明对我心心念念,牵挂到在我身上设下追影鬼式。”

“你没魔之甲护身,我怕你出事,便作此防备。即便被人发觉,你也可以轻易推脱,还能让这场戏更加逼真。”戮世摩罗一边听我解释,一边抬起我一腿搭在自己肩头,再度侵门踏户地进入了我,惊得我大呼出声,“你!你不是刚刚才……”

他不理会我的惊诧,扣紧我的双手,不让我挣扎抗拒,一边抽动,一边若无其事地继续问着:“那些战中突然出现的人是你的部下?为何我从不曾见过?你不是说已将所有的人马都交给我掌管了?”

“他们是偷出妖界来寻我的旧部,今日才通过云外镜与我汇合。过段时日,我会将他们也交与你。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感受着戮世摩罗在我体内横冲直撞地肆虐,隐忍着那种锐不可当的快意,微微抽搐着,一边吸气,一边颤声回答道。

渐渐地,戮世摩罗不再问话,沉默而专注地体验起我带给他的美妙感觉。他的喘息沉重而急促,一阵阵热气带着他的味道喷在我脸上。他的手宽大有力,手指上有习武磨出的老茧,每次抚摸我身体时,都有一种特别的粗砺感,在习惯之后,就会觉得很性感。

我也陷入了沉醉的恍惚中,闭着眼,红唇微张,纵情呻吟。我已经习惯了戮世摩罗那种狂野激烈的作风,习惯了他的深入和填充。他每一次强有力的挺动,每一次深沉的拖磨,带来的舒爽快乐都是那么的淋漓尽致。

“嗯~”醺然中,我听到戮世摩罗轻哼一声,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捧起我的脸,在我耳边低语道,“师尊,别吸得这么用力,我会忍不住射的。”

“我没有……”我迷迷糊糊地回道。

“你下面的小嘴正在吸着我。”他放缓了抽插,一边强忍,一边挑逗着我。我也知道自己身体有了强烈的感觉,便不敢再答话,伸手环抱他的脖颈,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颈窝里。然后就听到他轻笑道,“师尊又难为情了?”

令人沉沦的交欢又继续了一阵,戮世摩罗突然动作不停地用漫不经心的口吻问:“师尊喜欢赤羽?”

我闻言猛然一惊,所有的清明立即回归,我睁开眼来,看向正一瞬不瞬俯视着我的戮世摩罗。我不掩惊诧地轻斥道:“你在胡说什么!”

“师尊,我这么在意你,怎会察觉不到你看他的眼神不对劲呢?”戮世摩罗一边缓缓在我体内抽动,一边轻抚我的脸,醋意浓烈地说道,“围攻众人之中,除了我,就是他受伤最轻。你若没对他留情,他怎会有余力用一招赤鸿飞羽重创你?”

“我只是一时应接不暇,才中的招。”我心中发凉,蹙眉争辩道。

“师尊别急着否认。我可还没讲完。”戮世摩罗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继续罗列证据:“你一向将情绪把控得很好,我在你身边这段时日,你只有两次失控。一次是在水榭醉酒,一次是在残忍联盟掀桌。仔细想来,这两次都与赤羽有关。”

我越听越心慌,恼羞成怒地将他从我身上推开,坐起身来,怒道:“胡言乱语!我与他只有数面之缘。”

“那也不妨碍你喜欢他。不是有词叫一见钟情,一眼千年。”戮世摩罗说着,强行将我拉入怀中,一手抓住我双手手腕,扣在身后,另一手探入我的秘密花园,一边抚弄,一边暧昧地说,“其实,师尊如果真喜欢,完全可以邀他造访此处。他是意醉神迷、情不自禁也好,逢场作戏、虚与委蛇也罢,相信世间没有男人能够拒绝深入。”

我被戮世摩罗的口不择言彻底激怒,动用内力挣脱开他的钳制,啪的一个耳光扇在了他的脸上,顿时,扇得他别过脸去,半边俊脸上立即显出了红色掌印。我余怒未消,啪的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了他另一边脸上,带得他的脸也跟着偏向另一边。这一下比前一下更加用力,直扇得他嘴角见红。

戮世摩罗挨了我两记耳光,低眉垂目地呆在那不言不语。我抬起他的下巴,用拇指轻抚他带血的嘴角,口气冰凉凉地说道:“戮世摩罗,你最好学会温柔体贴,别让我厌弃。我视你为心头肉,捧你在手,宠你,纵容你,将所有都给你,不是让你随意消遣,冷嘲热讽的。”

“师尊,我错了。我是嫉妒了,才会……”戮世摩罗没能把话说完,就被我送了回去,“师尊……”周围结界消散,显露出他原先所在的房间,他眼神落寞地看着身前的虚空,缓缓伸手摸了摸依然红肿的脸颊,“你对我果然无情啊,哈哈哈哈哈……”他捂着脸,自嘲地狂笑了起来。

另一边,我也呆怔地看着戮世摩罗消失的地方,双眼泛泪,喃喃自语:“其实他不是,他不是那个爱我的赤羽,这个世上也没有我所爱的人。小空,你不会明白的,你对我而言,已经是最特别的存在了。”

 

与此同时,在西剑流内,有我料想不到、原剧情并没有的事情正在发生。赤羽独坐房中静思,在他面前摆着两个精致的小药瓶,正是我赠与他的。他此刻闭目沉吟,脑海中闪现出一幕幕与我接触的情景。

“胧三子……”赤羽张开眼,低头看向自己身上,先前那一场围杀虽然激烈,但他受的只是皮外伤,是动手之人中伤势最轻的,“逼命之刻,依旧对我留手……还有那个眼神……”他回想起我被他重创时看他的那一眼,“哀怨、郁闷、委屈……就像是在看一个背叛者,不,不对……”他又想到了我看御魂笑光辉的眼神,虽是在演戏,但我看御魂笑光辉的眼神同样复杂,有试探,有希冀,还有无奈与怨恨。

我的一言一行,被赤羽仔细回想,分析,越想越导向一个让他吃惊的结论。他不禁拿起面前的药瓶,自言自语道:“……酒吞童子……转生……莫非是前世的纠葛,我到底该不该深究呢?”

 

此后数日,残忍联盟派兵攻打我,企图解救月牙诚,而我早已转移,一把火烧了驻地。事情按着既定的剧情在发展,却也在发生着令我意想不到的变化。残忍联盟总部里,众人正在商议对月牙诚的救援。

御魂笑光辉嘲讽道:“救援吗?赤羽,对一个小孩这样劳师动众,似乎有些罔顾大局。”

“小诚非是普通的小孩……”

在赤羽将月牙诚的异能告知众人后,御魂笑光辉继续冷嘲热讽道:“原来那个死小孩就是云外镜,难怪啊~果然还是要有特别用处,你们这批大人才会注意小孩。”

“相信百鬼夜行的故事,你们都听过,那便是过去一次云外镜近畿开启大门的后果。”

“好在就算开了,你们家还有一只专门对付妖的人行兵器——出云能火。”御魂笑光辉句句在针对赤羽,他歪头突然问道,“他够厉害吗?”

“我们不能拿小诚的性命冒险!”剑无极在一旁说道。

上杉龙矢也附议:“没错,我们不能保证这段时间,胧三子会对那个小孩做什么。”

“听你们这么担心他,我都有点羡慕了,但就算要救,还要经过胧三郎那关。”御魂笑光辉再一次意味深长地看向赤羽。

“魔之甲。”赤羽迎着他的目光淡淡道。

“好,在场都领教过了,谁有建言,欢迎举手提议。”

“魔之甲之前都在你的身上,你可有解法?”上杉龙矢反问道。

“我若会,还跟你们在这集体心理治疗?”御魂笑光辉嘴上说着,心中却蓦然想起魔之甲已有破损,但他故意绝口不提。

“用王骨兵器便可破之。”剑无极建议道。

“哪来的王骨兵器?”

“中原,俏如来手上的墨狂,之前玄狐手中的九尾风华。”

御魂笑光辉闻言,立即挖苦道:“好提议,你现在派人去取,回来时若是有闲,顺便带一些中原特产回来作伴手。”

“现在出海恐会中伏,而且来回太过耗时。”赤羽也不赞同,他提议道,“我们手中尚有胧三子所需之物,若以此换回人……”

“哦~你要动用三寸不烂之舌跟她谈判?”御魂笑光辉斜睨赤羽,嘲讽道,“你真有自信。若换作是我,我就一句话也不听你说,一掌拍死你,然后夺物,岂不是更好?”

“谈判自然是在确保己方万无一失的情况下进行。”赤羽自信一笑回道。

“好。就算你成功换回人了,然后呢?力量大增的胧三子是要怎样对付?你连魔之甲都破不了。”

“未必然需要对付……”赤羽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御魂笑光辉敏感地追问。

“没什么。”赤羽回过神来,“关于魔之甲,吾有两法。第一,早年身穿魔之甲的炎魔幻十郎是亡于剧毒。”

御魂笑光辉立即讽刺道:“炎魔虽然顾人怨,总归来说还是你们西剑流的老祖宗,想不到这只生前为祸无数,死后还能造福子孙,不简单啊。为了大义在这把家丑供出来,赤羽军师,容我为苍生向你致上最诚挚的敬意。”他故意对着赤羽躬身致敬,然后继续说道,“只是不知道人世的毒对妖有没有效,暂时列入备案,另一个方法呢?”

“八刀八剑。传闻有人将魔之甲拆解成八刀八剑分落中原、西域两地,企图掩饰它之存在,而西剑流当年曾据此事到中原设立分部。”接下来,众人定计,剑无极去寻找能拆解魔之甲的铸造师,其余人全力搜查我的藏身之所,打算先礼后兵。

另一边,我刚安抚了月牙诚,与他做了报仇的协议,又派木魅去教导他,才坐下来给自己斟酒,御魂笑光辉的信就到了。我扫了一眼信的内容,不免有些惊奇。赤羽要约见我?这不对啊!我记得应该是我主动约的他。不过,也不要紧,只要他们继续对付我,达成即便牺牲月牙诚也要毒杀我之势就可以了。

我便派红翎去传讯,约在三日后胜龙寺一会。

 

三日后,胜龙寺中,赤羽和御魂笑光辉如期而至。

“又见面了,我亲爱的师尊。你是要相杀还是投降?”御魂笑光辉上前一步,语带双关地说道。

我转过身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抬手介绍周遭景色:“知晓为何我邀你们前来胜龙寺?”

“喂,说人话好吗?”

“因为此地见证了一场无法消抹的历史……”我感慨万千地说道,心中突然对酒吞童子惺惺相惜起来。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几世的人,才能明白这种沧桑的心境。

“师尊啊,我历史不好。你现在靠着魔之甲在这装气派,废话省起来才不会给人吐嘲,讲重点。”

我嫣然一笑:“哈。逆徒,你听好了。既为王,便不拘小节小失。王,无须多少小胜,只要一次最终的胜利便足矣。我说得没错吧,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我笑盈盈地看向赤羽。

赤羽一直在密切地观察我,闻言回道:“小失虽无损大局,但也须以有所得为前提,尔今你一切阴谋败露,得不偿失。”

“你焉知我未得?”我气定神闲地反问。

“你想说你已得月牙诚?”

“非也。”我一边答,一边故意地看向御魂笑光辉。

御魂笑光辉被我看得一个激灵,故作受惊状道:“师尊你看我这一眼,我会真危险哦!”

“哈。你这逆师犯上的狂徒,还怕被人看吗?”我调侃了他一句后,正色道,“今日会见,胧三子无意商讨换人一事,而是想与两位共论天下。”

“哦~这个话题有意思。”御魂笑光辉笑道,“看来不止赤羽想说动师尊,师尊也想收服赤羽,就不知今夜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