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真情假意

 

三日后,残忍联盟盟主如期改选,在我的暗中操控下,风间久护意外介入,最终望月咲成为了新一任盟主。御魂笑光辉外出归来时,我正在指示柴田道末去抓月牙诚,为接下来的大戏做准备:“月牙诚太过年幼,并不能掌控云外镜的力量。这是运使方法,人抓到之后,你需耐心辅佐,好言劝诱,不要平添他对我方的恶感。关键时刻,若他仍是不济,也只能强行威逼出他的潜能了。”

“是,主公。”柴田道末恭谨地接过我递去的书册,行礼告退。

“这一位我从不曾见过,师尊不打算介绍一下吗?”御魂笑光辉及时发话,让柴田道末不好就此离去,只能停下脚步,侍立在旁。

“这位是播磨流阴阳师柴田道末,我之心腹。我在人世几番转生,都得到了播磨流阴阳师的辅佐。”我本就有将所有势力交给御魂笑光辉之意,便趁此机会给双方引荐,“道末,他是戮世摩罗,我的传人。目前化名御魂笑光辉在外行事。我有意将他扶上妖魔共主之位,希望今后你也能像辅佐我一样,辅佐他。”

“妖魔……共主……”柴田道末有些讶然地喃喃低吟,好奇地打量起御魂笑光辉。

“好了,你先去忙吧。”我挥手让他退了下去,然后对走过来贴着我坐下的御魂笑光辉叮嘱道,“人马部众可以轻易托付,但忠诚却无法移交,需靠你自己赢取。道末此人对妖族忠心耿耿,你要善待。”

“哦?这还真是令人费解的忠诚啊。”御魂笑光辉阴阳怪气地感叹了一句,便作势往我怀里一倒,被我习惯性抱住后,伸手来抚弄我的酥胸。

我抓住他不安抚的手,问道:“票选之后,你去警告望月咲了?”

“是啊。我将她岌岌可危、受人操控的处境挑明,让她心惊胆战,从而更加依赖我。”

“嗯。明智之举。”

他见我毫无波澜,便换了忧伤的口吻说道:“明日就是残忍联盟新任盟主继位典礼了。”

“嗯。”

“从明天起,徒儿就要与师尊势同水火了。”他轻抚我的脸,声音低沉性感,像是恶魔诱惑的低语。

“嗯。”

“你很期待吗?”这一次,我淡淡地看了御魂笑光辉一眼,没有作答。他也没继续再问,撑起身来吻我。于是,这个吻便开启了我们一夜的缠绵。

 

残忍联盟总部,典礼会场里,各路人马齐聚一堂,场面盛大。我飞身踏上受封台,扫视了一眼众人,顿时,会场里鸦雀无声。我宣布道:“残忍联盟新任盟主交接大典开始,请各位门主交出信物。”

御魂笑光辉手捧红锦托盘,开始在台下挨个收集信物。我默默注视着台下的暗波涌动,只见立花雷藏最后一个将信物放在了托盘上。我暗自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今日这一出戏的表演:“现在,由我代表残忍联盟将各派信物交托给新任盟主。”

我伸手准备接过御魂笑光辉手中的托盘,他却是往后一缩手,笑道:“我想不用麻烦了,由我直接交给新任盟主吧。”话罢,他转身就要将托盘交给望月咲。

“嗯?你?”我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压得他不能动弹,“你做什么?”

“如果师尊的目的只是交接盟主、除掉西剑流,不需要经手这些信物吧?还是……师尊你……骗了我。”御魂笑光辉斜睨了我一眼,那是暗中的讯号,让我做好准备。紧接着,他就看向望月咲,大喊一声,“盟主!”

望月咲见他示意自己过去拿信物,却迟疑不敢上前,我也在同时大喝一声:“拿来!”我伸手抢夺信物,御魂笑光辉假意反攻阻止。台下赤羽等人见状,也开始了出手了,我一边应招,一边喊:“白夜丸,他们要破坏这场大典。喝!”

立花雷藏听闻此言,也出手阻拦起赤羽,而风间久护则杀上上杉龙矢。此时,御魂笑光辉也趁乱将我所缺的最后一块碎片偷偷塞到了身上。我们只来得及交换一个眼神,剑无极就已经拔剑冲到,一剑击碎了托盘,使得信物信物喷飞而出。

“鼠辈,退下!喝!”我猛然爆发出可怖的气势,将御魂笑光辉、剑无极与望月咲震飞,然后装模作样地将四散的信物通通收入手中。

“你!”赤羽见此情景恍然大悟。

我扫了他一眼,然后对着众人笑道:“明白了吗?所有的算计,都只是诈欺的烟雾。我陪你们周旋这么久的游戏,只是为了声东击西,掩盖我真正的目的。”

我并没有当场吸收最后的碎片,而是释放妖气,粉碎信物,假装吸收了力量。

“是妖气,她就是酒吞童子?”赤羽大概是不知情者中最先反应过来的人,引得御魂笑光辉对他频频侧目。

“还想什么,等他出手吗?杀啊!”见众人皆震惊不动,御魂笑光辉语带嘲风地提醒道。说话的同时,自己率先拔刀冲上。剑无极脚程快,后发先制,几乎在同时与他攻到了我面前。我轻描淡写地接住两人的刀锋,将他们反震开去。紧接着,赤羽和上杉的掌力也到了,我分掌去接,故意示弱,被他俩的掌力逼退,嘴角见红。

“怎会?我的力量?”我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喃喃自语道。

“你所拿走的信物,已经被我替换了。”

赤羽刚解释了一句,就被御魂笑光辉插话道:“呵~原来不止是我一人偷换啊。”他歪头看向我戏谑道,“看来师尊要挑战最快被消灭的魔王记录了。杀!”

我怒道:“逆徒你!还有你们,这班小人。”

“被抓包就叫人小人,你还真敢讲。”御魂笑光辉率先冲杀过来,每次我都故意将他打飞。面对众人的围攻,我一直压制着真正的实力去应对,虽然渐渐落入颓势,但依然让众人打得十分辛苦。

“你们还在看什么,他才是阴谋家,大家一起上啊。”御魂笑光辉见立花雷藏、风间久护与望月咲在一旁观战,心思不明,便招呼道。

“白夜丸,你忘却了西剑流之仇吗?”我闻言,立即对立花雷藏喊道。他冷哼了一声,仍旧没出手。

除了御魂笑光辉外,赤羽是唯一轻伤之人,因为我对他多有留手。他虽心存疑惑,但见众人久攻不下,便不再保留,化出凤凰刃来:“赤鸿飞羽!”

我正被围攻,应接不暇,一时大意,生生受了他这一招,被他重创得连连后退。好疼啊!还带着灼烧伤。我禁不住哀怨地看了赤羽一眼,赤羽本是要紧接着攻过来的,无意间对上了我这一眼,不由得步伐稍缓,若有所思。

而我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御魂笑光辉持剑冲来,最后的击杀让我躲避不及,一剑贯穿了我的肩膀。我抓住剑身,冷笑着对他说道:“逆徒……你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吧?”

“死人不需要身份。”他作势欲要拔剑,却被我浑身散发的妖气给缠住了,“你要取回你的妖力?”

“我的东西,我一并取回。喝!”

“危险!”眼看我在吸收御魂笑光辉的力量,剑无极等人想要以攻为救,却被我身上的魔之甲给震开了。

赤羽诧异地看着我身上熟悉的光芒,惊呼出声:“魔之甲!”

“怎有可能!”御魂笑光辉趁着魔之甲转移的间隙,挣脱出我的钳制,对望月咲喊道:“还在观望什么,让她逃脱,对谁有好处?”

“望月盟主,请下令动手。”赤羽也紧跟着威胁道。

于是,除了风间久护外,原本观战的人也都加入了围攻,我虽有魔之甲护身,但处境依然不利。此时,我等待许久的异变降临,月牙诚在道末的逼迫之下,异能爆发,开启了云外镜。红翎、木魅等妖从洞中掉落。

“红翎!木魅!快离开!”我对着尚不清楚状况的众妖喊道。

“主公!”红翎和木魅立即认出了我,二话不说,便随我一同逃离。

 

我带着众妖回到驻地,一番叙旧之后,安顿好众妖,我才得空吸收最后一块碎片,彻底恢复完整。这一场苦肉计的伤也随着力量的回归而快速痊愈。

“啊——”感受着充沛无匹的力量,我舒畅地仰头长啸。原来,当酒吞童子是这种感觉啊!我闭目细细体味着这种奇妙的完整感,突然,心有所感地睁开眼睛,轻咦了一声:“咦?戮世摩罗在搞什么鬼?”

在残忍联盟总部里,就在我有所感应的前一刻,立花雷藏冷冷地问御魂笑光辉:“你想讨人情?”

“必要时,我会。”

“那……白夜丸,还你。”说着,立花雷藏一道雷击打碎御魂笑光辉背后的虚影。

“追影鬼式?!”御魂笑光辉这时才有所察觉,看向虚影方才所在的位置。

“有人对你倒是心心念念,纠葛不断。”

“那时候都打成那样了,还不忘在我身上留有的没的作后手,我还以为都洗干净了。胧三子,我的好师尊,你到底是有多爱跟踪我,而且还只有我。”御魂笑光辉用扇尖抵着额头,苦恼地喃喃道。

“两次,我就保你两次命。”立花雷藏冷冷地给出了承诺。

“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到底是在谈合作还是谈相杀。军师,你有什么想法?”一旁的望月咲将话又拉回了正题上。

 

是夜,我正在房中沉睡,突然,屋内光线一暗,更深沉的黑暗降临,我感应到了周遭的变化,清醒过来,慵懒地睁开睡眼,淡淡说道:“你怎么来了?”

“这是什么问题?难道我不应该来看望一下身受重创的师尊吗?”御魂笑光辉从黑暗中缓缓走出。

“你真是胡闹,明知我没事,还要动用妖力来见。你是嫌我的布局太无趣,缺乏波澜与意外吗?”我坐起身来,没好气地瞪着走近前来的他。

他坐到我身边,借着结界内幽暗的微光打量着我,语调幽怨地地说:“掌控云外镜并非只有师尊这一种方法。在我看来,你的状况更加重要。”

“我已恢复完整,就连今日的伤势也都好完全了。好了,你快回去吧,别引人起疑,尤其别让阴阳师注意到你。”

“已经恢复完整了?所以,东瀛赫赫有名的大妖酒吞童子便是师尊现在这个样子吗?”御魂笑光辉并不理会我的逐客令,自顾自地用扇尖沿着我的脸廓轻轻勾划了一圈,继而又撩起我一缕夹杂着蓝色的雪发,喃喃说道,“与之前相比,似乎只有头发变多变卷了一些。”

“你若嫌我变化不大,那我可以变成男人给你看。”我好笑地打趣道。

“师尊非要为难我吗?”他开始一边在我脸上亲吻,一边娴熟地给彼此宽衣解带,同时,哀怨委屈地向我撒娇道:“我来了这么久,你都不曾问过我的伤势。”

“你的伤是我打的,自然知道轻重。”亲吻之间,我被那式神面具搁得很不舒服,主动伸出手去摘取,随着面具的移除,他贴脸的舔吻就变得愈发炽热撩人起来。

“你就没想过,围攻混乱中,你对我错下了重手?”他开始将我压倒在床,用火热的身体贴上我赤裸的肌肤,用他的乳首挑逗摩挲我的乳峰。

“不可能。”我继续松解他的发冠,卸除他的伪装,很快,墨色微卷的发丝垂落,他在真容显露的那一刻,也将自己的分身插入了我体内。

戮世摩罗不喜欢做太多的前戏,有时候甚至连个亲吻都没有,就将人压在身下提枪就战。他的侵占霸道直接,还很随性,就像他的人那样,难以捉摸,坏得令人又爱又恨。他一边挺动,一边继续与我撒娇:“当然有啊!看来,你真不在意我。打得我这么伤,你却一点都没察觉。”

“真是睁眼说瞎话。”我双手抵在他胸前,将他推离了一些距离,上下扫了一眼,说道:“我看不出你身上哪里有重创。”

“这里很伤啊!”戮世摩罗摸着自己的心口,一边腰腹用力地挺送着,一边煞有介事地装模作样道。

“是吗?很痛吗?那为师给你揉揉亲亲就不痛了。”我被他逗得轻笑一声,双手扶住他的肩头,撑起身来,在他心口上胡乱揉摸了一把,便凑头过去亲了一下,然后张口狠狠地咬住。

“嗯……”戮世摩罗没料到我会咬他,而且咬得生疼,不由轻哼出声。他那一声低吟十分性感,诱得我松口之后又换了一处狠咬,想听他再哼一声。可惜,他没再出声,而是轻笑着加速起在我体内的攻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