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揠苗助长

 

蒙陀山中,烈火熊熊的铸造炉前,我沉着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金敖的一举一动。金敖正在聚精会神地修复着魔之甲,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淌落。数个时辰过去后,他总算是完工了,将焕然一新的魔之甲双手捧送到我面前。我接过来,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又穿上身感受了一番,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展颜笑道:“很好,多谢你,金敖。你已修复魔之甲,我也会如约放你自由,从此不再打扰你的安宁。不过,你若有难,还是可以来寻我。对了,我之前提及之人近日应找上你了吧?等你骗得他们恢复令郎之后,可以移居苗疆或者中原,那里没有阴阳师,可保安全无虞。”

“金敖之事就不敢劳动主公操烦了。”金敖虽然言语恭敬,但却有拒人千里之意。

“好吧,各自珍重吧。”我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能知道后续剧情的好处就是能先下手为强,早在小空还没苏醒时,我就假装偶遇找上了金敖,以同是天涯沦落妖的身份与他相认,趁他对我尚未无反心,用修复魔之甲作为条件,许诺他自由。他为此筹备至今,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只可惜我终究没法将他重纳麾下,不过我至少改变了一部分剧情。接下来,我还要改变更多的剧情。以后我若不死,就要杀安倍博雅并且毁尸。这样,徐福就不能得到药人之躯,消灭他的战役也不用我在意识中与徐福大战。

我才回到驻地,御魂笑光辉就上门了,吊儿郎当地晃着手里假的玉龙坠,对着月牙诚说:“我替你约好了立、花、雷、藏。”他转看向我,又晃了晃玉龙坠,做戏道,“而且买一送一。我们在荒雷战野等你~”说完,人就一溜烟地跑了。

“木魅你随我去。红翎,你带其余人依计行事。”我将一个锦囊交给红翎。

“主公。”柴田道末有些担忧地唤了我一声。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我莞尔一笑,我并没有将自己的真实状态和计谋全部告知众妖,以免横生枝节。唯一能够破坏我计划的只有小空一人,

 

荒雷战野之上,天色阴沉,电闪雷鸣不断,地上坑坑洼洼,皆是被雷霆灼烧的痕迹。我负手走在最前面,扫了一眼四周景色,停下脚步,转看月牙诚问道:“再过去,便是战场,你仍要跟?”

“我一定要见到那个坏人死。”月牙诚紧握着小拳头,坚定地回道。

我看了一眼跟在一旁没出声的鬼夜丸,说道:“好,我们走吧。”

我们又向前走了一段路,便见御魂笑光辉一人立在道上等待。他听到响动,转过身来转过身来笑道:“终于来了。”

我问:“人呢?”

御魂笑光辉调皮地朝我眨眨眼,回道:“等一下就来了。”

“也罢。”我心领神会地轻吐两字,整个人瞬间闪到了他面前,举掌就拍,“取得玉龙坠,成果一样。”御魂笑光辉岿然不动,就在我要击中他的瞬间,雷光乍现,立花雷藏强接住了我这一掌。

“立花雷藏!”我轻喝一声,掌力再赞,与他拼斗。雷声轰隆中,我们之间气劲与电流爆发,震碎周围土地。

“胧三子,喝!”立花雷藏也狂催内力,让我们拼掌的威势持续猛烈的爆炸冲击。

“八雷禁绝,早被我摸清,你毫无胜算。”

“废话说完了吗!呀~”

说话之间,我们各自再打出一掌,顿时将彼此震开了去。依照计划,我不能在此处杀掉立花雷藏,故而将妖力压制在六成左右,但立花雷藏的实力确实令我惊讶:“嗯!?这种内力,不是八雷禁绝!”竟然能化纳自然之力,减轻运功的内伤,看来是出自小空的点拨。这个逆徒!

“用你的命,见证八雷荒殛!喝啊!”立花雷藏推掌纳劲,翻掌化电,不同先前的雷电之威弥漫周身。他悍然一掌杀向我。

“太阴流,哈啊~”我不敢大意,摆开架势,接掌抵挡,改用了七成妖力去接这最凶险的内力拼斗。一时间,我与他僵持不下,脚下的地面受力渐渐下沉,忽然一道落雷劈中了我们,让我们得以借力退开。

“看清楚了!八雷荒殛,疾雷伏牙!”

“太阴流~鬼歌!”

转瞬,我与立花雷藏再度杀在了一起,动用的都是深厚内力的掌功,我是借力化力打力的至柔太阴,他是霸道威猛的至刚雷掌,极端的战技,互克、互生、互补、互斥。一时间,我们打得风生水起。好在我还记着自己在演戏,没有打得浑然忘我。眼见时机成熟,便漏了一个破绽,败退下来,立花雷藏趁胜追击,猛烈一掌拍在我身上,却被魔之甲挡下。

“啊!”见我势颓,月牙诚开始焦急地走上一步,立即被木魅和鬼夜丸拦阻。

“不用着急,有魔之甲在身,谁也伤不了主公。”木魅淡然道。

一旁的御魂笑光辉却语调嘲讽地问道:“是吗?你们知道荒雷战野的特产是啥吗?”

与此同时,立花雷藏提掌,引导天雷入掌化纳:“八雷荒殛~若雷驭天!喝啊!”

“太阴流~鬼息叹!”我也轰出沛然一掌,雄厚掌力对轰,引得周围地形丕变。我趁飞沙走石视线不佳之际,假装自己不敌,被震飞出去,身上电光乱窜,看起来魔之甲的防御失利了。

“死来!”立花雷藏想趁胜追击,在外围观战的木魅见战况有变,想要跳入战场,却被重子挡路,重子朝他放出毒烟,被他用异能生出无数藤蔓全部稀释掉。

“让开。”木魅与重子战在一起,御魂笑光辉则是装模作样地助战。很快,重子不敌木魅,痛呼一声,身形摇摇欲坠,就要被木魅一掌拍中,“永别了,美丽的水仙。”

立花雷藏闻声,立即弃了看似重伤的我,转身救援重子,我不失时机地一掌重创了他,他口吐鲜血,将昏迷的重子背负在背上,与御魂笑光辉毫不犹豫地撤离。

我继续假装重伤不轻,没有立即追赶,而是原地调息了一会,才幽幽出声道:“我当真错估你了,白夜丸。”

月牙诚赶上前焦急道:“他逃了!”

“此虎绝不可留!追!”我对着他一颔首,下令道。于是,在月牙诚的坚持下,我们一行人紧追不舍,在经过重重陷阱机关之后,最终被引入了烟萧谷谷底。上方谷口有电网密布,无法突破,一时之间,我们一行人被困得无路可逃。

“这样就想困住我?”

“你知道炎魔当年是怎样死的?”我和御魂笑光辉在山谷上下一唱一和,拖延时间,等待赤羽和剑无极赶到。

“万蚀毒,原来这都是你的计划。”我假装恍然大悟,看了看谷底周围墙壁的放毒孔。

“我哪来的计划啊,我只是按照赤羽的计划行事,这本该由他来执行。”御魂笑光辉说着,将脚虚踩在地面上毒气的机关,志得意满地笑道,“好好体会炎魔尝过的万蚀毒吧。”

“且慢!”我指着月牙诚和鬼夜丸急道,“你不顾他们的死活了吗?”

“这种情形,根据我过来人的经验,只有~委屈你们了。”御魂笑光辉不加理会,作势要踩机关,但他却磨磨蹭蹭,并没有真正踩下去。

“小诚,你有办法使用云外镜吗?”木魅趁我们对话,低声问月牙诚。

月牙诚始终恶狠狠地盯着在山谷之上的立花雷藏,听到问话,这才回过神:“我~呃~啊~”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试着按照木魅的指导运功,但没有任何效果,“我没办法,我还是不能控制我的能力。”

御魂笑光辉在上面听到,故意拍着心口,庆幸地说道:“呼~别这样啦,害我吓一下心肝乒乓跳。”

“难道你就不需要云外镜了?”

“顶多绕点路回魔世而已,所以~永别了。”御魂笑光辉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便再次作势要踩毒气开关。

“住手!”顿时,赤羽的厉喝声从后传来。

“嗯?”御魂笑光辉转身看去,剑无极与赤羽已经赶到。

山谷下的鬼夜丸见此情形,惊喜出声:“啊!是军师跟剑无极!”

剑无极看了一眼谷底,不由责备起御魂笑光辉来:“是小诚,你怎么把小诚卷入来!”

“是他们自愿跟着胧三郎。”御魂笑光辉无所谓地回了一句,然后歪头笑看赤羽问道,“赤羽,这场毒杀是你亲手规划,你该不会为了一个孩子放弃?”

“他是月牙岚唯一的后嗣!”赤羽望着山谷下方,陷入沉吟。

“剑阿叔”这时,月牙诚出声唤道。

剑无极立刻对谷底的他安慰道:“小诚,不用担心,我马上去救你!”

月牙诚摇了摇头,语气冰冷地说道:“小诚不要紧。只要杀了那个坏人,小诚怎样都不要紧。”

“啊!”剑无极闻言一怔,下意识看向一旁的立花雷藏。

“小诚,你别讲了。呃~”鬼夜丸想要制止月牙诚,抓住他的手,却被他甩开。我看在眼里,一手刀将碍事的鬼夜丸打晕。

剑无极见状,愈发地焦急:“鬼夜丸!小诚……”

“三子大姐头已经打伤他了,为什么你们都不动作?我知道了,一定是小诚不对,是小诚不该报仇。剑阿叔,赤羽大人,小诚知道错了,我怎样都好,拜托你们,别让他逃走!”月牙诚越说越激动,小身板开始颤抖起来,“求求你们,替阿爹阿娘报仇!替他们报仇!”

我看得有些不忍心,上前温柔地抱住他,轻轻拍抚他的肩膀,表达支持之意。立花雷藏目睹月牙诚的转变,转头看了一眼赤羽和剑无极,闭上眼,不发一语地走去抱起重子就要离开。

月牙诚见他要走,对着剑无极和赤羽疾呼:“啊!他要逃走了!剑阿叔!赤羽大人!剑阿叔!”然而,任凭他怎样哀求疾呼,剑无极和赤羽都是呆立原地,静静就看着自己,没有任何动作,让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重伤的立花雷藏安然离开了。他不由得绝望地喃喃问道,“为什么你们都不去追他?为什么?为什么……”

“呼~他的感受,应该没人比我更能体会。”御魂笑光辉眼见时机成熟,终于真正地踩下了机关,“牺牲小我,从来就没人会考虑小我的心情!”

“不可!”赤羽察觉他的意图,朝他冲去,却被望月咲用飞刀拦住。

“快住手啊!”而剑无极后发先至,就要靠近御魂笑光辉时,突然一道雷击挡下他,他转头望去,竟是践行简约的立花雷藏所为。

而此时,毒气机关已经踩下,谷底石壁晃动,绿色毒气从石壁上数之不尽的放毒孔里喷出。顿时,山谷之内被毒雾笼罩,不辨东西。

“木魅!”我松开月牙诚,下令道。

“圆舞·森罗万象~”木魅立即妖力全开,双脚陷入地下,双掌外张,猛然一喝,“盛开!”顿时,以他为中心,生长出众多绿色藤蔓,伸向毒气,意图稀释毒气。

不料,藤蔓一碰触毒气,立刻被腐蚀,并沿着枝蔓一路侵蚀所有藤蔓,直达木魅。他急忙断开枝蔓,但双手仍被毒侵蚀到了

“可恶!鬼气漩空!”眼见毒气渐渐盖住整个谷底,众人挤在一起,几乎避无可避,我双手翻飞,引导空气流动,在所有人周遭形成一面空气墙。

“主公,身受重伤,不能施展异能!”木魅并不知这一切都是我精心布置的大戏,担心道。

“顾不了那么多了!啊~”我继续以妖力异能对抗毒气,渐渐显得身体不支起来,空气墙在极不稳定地颤抖着。

“这样下去,主公的身体会撑不住。小诚,你好好回忆我教你的话,再试一次!”木魅强压毒素,运功助我抵御毒气。

“结束了。”山谷之上,御魂笑光辉眼神复杂地看着毒气将整个谷底笼罩,山谷口的巨石开始崩塌渐渐封住整个谷口,有些怅惘地说道。

师尊,你还安好吗?

“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又是机关又是毒气,师尊真有自信可以生还?”那一夜,我将计划全盘告诉时,戮世摩罗就有此一问。

“若此计顺利,那时的我将是完整的酒吞童子,就算云外镜成长失败,我应该也死不了。”我不以为意道。

“应该?听起来你也不确定。”

“我自己也不清楚完整之后,实力如何,只能大概评估。”

“那一不小心死了怎么办?”

“我若死,你就偷偷吸取我全部的妖力,还有魔之甲,别让它流落到外人之手。”

御魂笑光辉又想起计划正式开启的前夜,我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或者,你也可以假戏真做,杀了我,夺取我全部的妖力,我教你的武学中就有吸纳之法。”

你做这一切,是想要培养一个满意的传人来终结自己不断轮回的无聊妖生,对吗,胧三子?其实,你对我宠溺纵容,对我百依百顺也只不过是在自暴自弃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