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掌控云外镜

 

烟萧谷谷底,在毒气完全遮蔽的前一刻,月牙诚仍在看着山谷上的剑无极和赤羽,双手颤抖地握紧。

“为什么你们有很多次可以杀了那个坏人,却放过他。三子大姐头明明是要帮阿爹阿娘报仇,你们却要跟坏人连手害她?甚至连我也能放弃……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我们?”

月牙诚心中的质问最终也随着视线被毒雾遮盖,而沉入黑暗。

骤然,风云变色,一个扭曲黑洞凭空显现,将崩塌的巨石和毒气一一吸入。

“那是!”御魂笑光辉的惊呼中带着一丝欣喜,幸而旁人都被谷底异象震撼,没有人察觉到,就连他自己也未曾留意这稍纵即逝的真情流露。

“小诚?!”赤羽望着谷底那影影绰绰的身影惊疑不定。

“剑阿叔、赤羽大人,感谢你们至今对我的照顾……”谷底中央,烟尘渐散,一个长相酷似月牙岚的俊美少年站在那里,呼啸的风吹拂着他的鬓发,他仰望着山谷上的赤羽和剑无极,神情阴冷,语气决然地说道,“从今往后,咱们恩、断、义、绝!”

说话间,月牙诚缓缓抬起双手,手中光芒乍现,半空中的黑洞顿时涨大了数倍,撞碎两旁石壁,掀起大风,狂暴的气流吹得人睁不开眼。等山谷上众人睁眼再看时,谷底已经空无一人,黑洞也收缩消失,留下一片残破之景。

另一边,红翎领着众妖按照我锦囊里的指示在接应地等到。他正等得心浮气躁,来回着踱步,就见风云变色,突然间狂风大作,我、木魅、月牙诚和鬼夜丸瞬间出现,继而四周恢复平静。

众妖皆吃惊地看着我们的状态,我受了重伤,木魅也身中剧毒,鬼夜丸更是昏迷在地,而月牙诚已经从孩童变成了少年的形貌。

“呃?这、这……主公!”红翎迎上来,不知从何问起。

“先回驻地再说。”我在柴田道末的搀扶下,踉跄地继续前行。月牙诚并没有随我们移步,而是立在原地,一脸阴郁。

“你的身体?”木魅也没有走,而是专注地看着月牙诚,关切地问。

“我没要紧。除了心肝头,感觉从未如此好过。”月牙诚看向昏迷中的鬼夜丸,对我道:“三子大姐头你讲过,我有自由离开的权利?”

“你还想回去?”红翎听了直瞪眼。

我抬手让他噤声,对着月牙诚缓缓颔首:“我们离开吧。你若想回来,你知道我在哪里。”我知道月牙诚只是想与鬼夜丸作别,他还会再回来的,便直截了当地走了。

我们尚未回到驻地,月牙诚就从后跟了上来。我察觉到他来,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温柔一笑,问道:“回来了吗?”

月牙诚点点头,没吭声。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慈爱地说:“很好,呃~”我吐了一大口血,身形摇摇欲坠,我确实在谷底受了伤,虽不算十分沉重,但在不压制的情况下,伤势也足够我将苦肉计演得真实无比。柴田道末紧张地将我扶住。

“三子大姐头,你的伤势……”月牙诚关心地问道。

“主公先与立花雷藏战了一场,又强行使用异能,虚耗过度,需要好好休养。”木魅在一旁回答了他。

“又是立花雷藏……”月牙诚闻言,忿然握紧拳头。

“不用担心我。木魅,你身上的毒如何了?”

“并无大碍。”木魅正说着,突然身体一晃,吐出不少黑血来,整个人往后倒去,被红翎和月牙诚及时扶助。

我伸手给他把了脉,说道:“是万蚀毒。”

“不到此毒如此霸道,是我太大意了,呃……”木魅勉强说了一句话后就昏了过去,脸色开始发紫。

“老师!”

“木魅!”

我在月牙诚和红翎的急唤声中,推开了柴田道末,运功按在木魅身上,片刻之后,才香汗淋漓地松开手,气喘吁吁说道:“呼~我已护住他的心脉,但在他醒来之前,必须持续输送真气,否则,毒会攻心。”

“主公赶紧休息,由我来吧。” 红翎接手输气,其余众妖过来将木魅抬起继续往驻地赶。

这时,月牙诚却转身往回走,被我眼疾手快地拉住:“你要去哪?”

“前往西剑流要解药。”

“不可胡来!”

“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老师受苦?”月牙诚愤怒地吼道。

“若你去了能救木魅,我自然不会阻止。只怕你这一去,你们师徒再无相见之日。”

我的话令月牙诚心头一震,颤声问道:“什么意思?”

“木魅是你的老师没错,但他却是西剑流的敌人,赤羽凭什么给你解药?事到如今,你仍觉得自己在赤羽和剑无极心中有足够的分量可以换取解药吗?别忘了,恩断义绝可是你先对他们说的啊!”月牙诚顿时被我说得像一朵干瘪的花骨朵,萎靡不振起来。我轻抚他的头,安慰道,“别担心,木魅的毒我会设法。你只要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就好。”

 

回到驻地不久,御魂笑光辉便动用结界秘术赶来见我了。“这是万蚀毒的解药。”他一来,就将一个小玉瓶放在了洞中的石案上。

“嗯。”我只是淡淡扫了一眼,继续坐在石床上打坐调息,没有动弹。

御魂笑光辉绕着我走了一圈,一边打量我,一边温声问:“师尊伤得很重吗?”

“嗯。是有点超出预期。”

“现在小诚的能力已经觉醒,只要再杀掉立花雷藏,我们就可以……”御魂笑光辉话到一半时,我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来,身体向一旁软倒,他连忙伸手揽我入怀,关切地唤道:“师尊?!”

“咳咳咳咳……”我喘息了一会,缓过劲来,虚弱地说道,“我没事,还死不了。哈哈哈哈~太刺激了!真是太刺激了!哈哈哈哈……”我伏在御魂笑光辉的肩头,虚软无力地大笑起来。

“你这是在玩命!师尊不觉得自己很变态吗?”御魂笑光辉轻抚我的背,一边给我顺气,一边语气略带无奈地说,“不过,我就是喜欢你的变态,捉摸不透,令人着迷。”

“除了立花雷藏必须死之外,我还要杀一个人。”我对他撩拨的话语无动于衷,坐直身来,看着他的双眼正色道,“安倍流的阴阳师余孽——安倍博雅!”

“哦?报仇吗?”

“阴阳师是妖族的克星,我思来想去,留他一人在世,终是祸患。”我重新瘫倒回御魂笑光辉怀里,幽幽说道,“倘若是立花雷藏先伏诛,你可先带着众部回魔世,我留下来杀安倍博雅。”

御魂笑光辉闻言,眸光一暗,阴恻恻地问:“师尊不想同我一道回魔世吗?”

“只是假设而已。你无需为小小的阴阳师滞留东瀛,延宕王图大业。反正我们有云外镜,来往自如,不用担心兵分两路。”我若无其事地说着。

其实,小空猜得没错,我的确不打算随他去魔世。我打算借着剧情弄死自己,如果不死,我也已经把能给的都给了他,只用在分别时再将魔之甲和大部分妖力给他,就算完成了我这一世的心愿。然后我就可以退隐江湖,平淡过余生了。

“既然阴阳师是妖族的克星,我们就先杀安培博雅!”御魂笑光辉凝视着我,一时间王者的霸气尽现,用不容抗拒的口吻说道,“只要是对师尊有威胁的,吾绝不容于世,必除之殆尽。”

我看着面具下那双深邃邪魅的眼睛,不由得怦然心动。我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赶忙别开视线。而此时,御魂笑光辉已经闻到了我身体溢出的淡淡异香,他勾唇一笑,低头来吻我。我下意识地想要逃避这个会令我沦陷的吻,却被他牢牢禁锢住,毫无保留地承接了这个缱绻的深吻。

“你有伤在身,我不碰你。”一个深长的亲吻之后,御魂笑光辉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我的双唇,轻嗅着我身上浅淡的甜香,轻笑着低语道,“师尊要好好养伤。你身上除了我弄出的痕迹外,不准有别的伤痕。”他又轻啄了我一口,才缓缓起身,“我走了。”

我缓缓撑起身来,目送着他朝外走,他快走到结界边缘消失之前,回过头来,笑眯眯地用扇子朝我做了个飞吻:“晚安。别太想我哦~”

哼!谁会想你这个浪荡的家伙!

我白了他一眼,收回目光,继续盘坐调息。等夜深人静,众人熟睡后,我来到木魅休养的洞穴。

“主公。”红翎还在给木魅输送真气,木魅也没睡着,在我进来时,便虚弱地睁开眼来。我伸出一指按在唇上,对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看了看趴在他腿上熟睡的月牙诚,绕过他,来到木魅跟前,将万蚀毒的解药递给他。

“这是?”红翎好奇地轻声问道。

“戮世摩罗拿来的解药。”我轻声回道。

“原来是他,戮世摩罗……”木魅面露恍然之色,接过解药服下,然后着看向腿上熟睡的月牙诚若有所思起来。

“近期还会有恶战,赤羽等人势必趁我们伤疲逼命,你们要好生休养。”我见状,一边叮嘱两妖,一边将月牙诚抱放到石床上,让他睡在木魅身旁,“小诚虽然历经磨难,但毕竟还是个两岁大的婴孩,就劳木魅多加看顾了。他们月牙一族所用兵器多为短刃,有空也该为他弄一副趁手的兵器了。”我摸了摸月牙诚的头,关爱地喃喃道。

“主公放心,小诚我定会照顾好。”木魅被我打断思绪,回应道。我满意地点头离开了,也不知我和戮世摩罗关于云外镜的计划被木魅看透了多少。

次日,我以采药为掩护,依照计划率先调离众妖,只留下木魅,造成无力防守的假象。分别之前,木魅果然依我之言,送了一对短剑给月牙诚做武器,让他颇为感动。众妖离开没多久,我们的新驻地就被残忍联盟的忍兵查探到了,紧接着重兵来袭,我与木魅假意伤势未愈,奋力突围。风间久护、望月咲与御魂笑光辉现身围杀,我们一路奔逃,最终被逼到了胜龙寺。

“有魔之甲,你们奈何不了我,喝!”我护着已经战疲的木魅,依靠魔之甲,不闪不避,不断将潮水般的攻势抵挡,震退,欲杀出一条生路。

眼见我和木魅就要冲出重围,突然天降落雷拦路,立花雷藏赫然现身:“胜龙寺,你的墓地。喝!”

我冷笑一声,上前应战,这一次我不再压抑自身威能,一掌将立花雷藏打飞了出去:“就凭你?!可笑!”我话音未落,身前便有一道人形光芒亮起,月牙诚手握短剑瞬间现身,我将掌按在他的肩上,大喝一声:“云外镜。啊!”

我们同时发功,在我的协助下,月牙诚开启云外镜,顿时,在风间久护、立花雷藏、望月咲周围极近处出现了数个黑洞。而御魂笑光辉则趁乱悄然远退开去。另一边,红翎带领众妖以及赤军已经严阵以待,关注着半空中的黑洞异象。

“红翎!”我一声令下,无数箭矢从黑洞里射出,将围杀众人射得猝不及防,四散退避。然而箭雨从四面八方落下,又多又急,根本挡不住,忍兵们死的死、伤的伤。立花雷藏等人也全都受了伤。箭雨一停,黑洞中便冲出霏泷,持刀砍向久护。众妖紧跟其后冲出,横扫战场。立花雷藏等人不由节节败退。望月咲在我的特别授意下被成功擒捉。立花雷藏救援不急,只好携同御魂笑光辉暂时撤离。我趁风间久护重伤败逃,直接攻取了东剑道驻地。如此一来,我手上便掌握了赤军、残忍联盟的忍兵以及东剑道的十八名流,可谓难以撼动。

月牙诚经此一役,动用了太多力量,开始显现出老化的迹象来,但他依然要坚持等着看立花雷藏前来送死,他盯着入口的方向,问我道:“他真正会来吗?”

“会,我确定。他就是这种人。”我的回答安抚了他。

我们又等了一会,便有惨叫声从外传来。立花雷藏携着浓浓血色而来,无畏地道:“交出咲。”

“你清楚我要什么?”我莞尔一笑说道。

“在此。”立花雷藏拿出假的玉龙坠来想要换人。

我不屑一顾道:“错了,我要的是你的命。看在你是如此深情的份上,我允你,公平一决!来,别让我失望。”

我一掌拍飞立花雷藏手中的玉龙坠,向他攻去。在我完整实力的碾压下,立花雷藏拼杀壮烈,却最终伏诛了。月牙诚死死盯着尸体,不发一语,突然拔出短剑,想要毁尸泄愤,却被木魅制止了。

“够了吧。他是人族难得直得尊敬的武者。”红翎也劝道。

“他只是一个恶人!”月牙诚愤然道。

“这种行为,没有意义。”木魅淡然地说着,放开了月牙诚的手。

我也上前半抱半拉着月牙诚离开:“我允你的事,已经办到,你该专注你做你的事情了。执着于仇恨,不会让你成长强大,反而会让你变得丑陋。”

“三子大姐头……”被我拉着走的月牙诚连连回头,望着立花雷藏的尸体渐渐从他视线中消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