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空帝复辟

 

鬼神之招冲突,引发惊世巨爆,地动山摇!赤羽与剑无极也被余波震退开去,再赶回来时,便见烟雾散开,地面烙下一个冒烟的五芒星圆阵形状焦痕,安倍博雅独自一人伫立其上。

剑无极大喜道:“博雅!你成功了!你……”

剑无极话未说完,赤羽已然疾冲上前,安倍博雅喷出大口血雾,向后倒去,正好被赶到的赤羽接住。赤羽连忙运功给他。

“赤羽先生,不用费心了。我灵元耗尽,再运功也是徒劳。”安倍博雅虚弱地说道。

“那你就死吧!”三人尚未及反应,我猛然从天而降,一掌轰向了安倍博雅,将他拍飞出去,人还在半空中就已经气息全无。我顺势一刀砍向剑无极,砍得他猝不及防,来不及转身就被砍中喷血飞出。然后我再一掌不轻不重地将赤羽震开。

“胧三子!?怎、怎有可能……”剑无极落地后,一边吐血,一边艰难地爬起。

“你虽未死,但也应该身受重创了。”赤羽观察着我,冷静地分析道。

“太可惜了……只差一点,你们就成功了。这法器,衰老的无法承受这力量。”我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迹,对赤羽嫣然一笑,“现在,你们还要与我做对吗?”

“胧三子!!!”剑无极趁着我与赤羽说话,冲去检查了安倍博雅的状况,发现人已死,缓缓放下尸身,怒喝一声,激动地朝我冲来,“死来~~”

我对他的攻击根本不屑一顾,轻而易举将他击飞,转身朝安倍博雅的尸体走去,我必须毁掉药人之躯。赤羽察觉我对安倍博雅别有所图,立即拦在了我面前。

“让开。别逼我对你下重手。”我冷冷地看着赤羽,没有第一时间对他出手,我有点怕他会死守安倍博雅的尸体。

“你要做什么?他已经死了。”

“是吗?他可是身怀秘术的阴阳师,我需要亲自确认生死。”我冷笑着提醒赤羽道,“赤羽,你不撤退吗?你留在这当然不会有危险,但其他人可不会安全哦~”

赤羽闻言,看了一眼安倍博雅的尸体,从怀中掏出竹筒,发射撤退信号弹射向天空。我绕过继续走向安倍博雅的尸体。这时,剑无极发了疯一般冲过来杀我,我没魔之甲护身,又接了十二天诀伏邪阵,顿时被他缠住,激烈交战了起来。

“愤怒确实是一种力量。但失却冷静,剑只会变得更弱。”

“放屁!”

我有些气恼,开始对剑无极动用杀招,引得赤羽不得不介入救援。就在我们打得混乱时,御魂笑光辉悄然现身,趁无人注意到他,背起安倍博雅的尸体就想走,却一直在密切留意周围战况的赤羽发现了:“戮世摩罗!”

“哟~你们继续打,我只是路过~”御魂笑光辉被叫住,只好转身打招呼。

“逆徒,给我把阴阳师留下!”我见状只好配合他演戏,怒喝一声,同时将剑无极一刀震退。

“可以啊。助我回魔世,还我魔之甲。”

“好!”我爽快地回答引得赤羽若有所思。

“哇~答应得这么干脆。听起来就有诈哦~”御魂笑光辉也作出惊讶的神色,连连后退。

“小空,放下博雅!”剑无极怒喝道,紧握着剑一时也不知该继续攻向我,还是改转向御魂笑光辉。

“虽然时间不长,但你终究是我精心栽培过的传人。你我师徒联手,何愁大业不成,何必相互猜忌呢?”我妩媚一笑,朱唇轻启,吐露甜言蜜语,“戮世摩罗,为师愿率众妖归附麾下,你敢接纳吗?”

“哦?”

眼看御魂笑光辉似有意动,赤羽急道:“诱以重利,所图不轻。戮世摩罗,不可被她所惑!”

“我先还你魔之甲以示诚心。”我继续道,抬脚朝御魂笑光辉走去。赤羽和剑无极冲了上来,我已经不需要留他们做观众了,横刀一劈,将他们远远震飞出去。我来到御魂笑光辉面前,伸手按在他肩头,假作转移魔之甲状,耀眼光芒在我俩之间亮起,我一掌拍在安倍博雅的尸身上,顿时尸体化作碎块,燃烧起幽幽绿光,散落一地。

“原来是要毁尸灭迹,你这么恨他哦?”御魂笑光辉本以为安倍博雅只是我们演戏的道具,并不知道我的真实意图。

我也不打算跟他解释,只是故作愤恨地说道:“哼,十二天诀伏邪阵,从此不存于世。安倍流阴阳师,亦不存于世。而我,酒吞童子还活着!”

“呃,我并不想打扰师尊的好心情,但我记得出云能火也是阴阳师,还是安倍博雅的师兄。”御魂笑光辉以扇遮面,歪头眨巴着眼看着我。

这臭小子就不能不拆我的台吗?我凉凉地扫了他一眼道:“出云能火未得真传,不足为虑。东瀛诸事已毕,你先去准备,等此战结束,我就率众与你回魔世。”话罢,我转身去追击撤退的竹龙众和西剑流了。

御魂笑光辉望着我渐行渐远,面露踌躇之色,最终,他并没有跟来,选择听从我的安排,先回驻地去了。

按照原本的剧情,此战断后之人应是上杉龙矢,但,如今,挡在我面前的却是赤羽信之介。对于这种变动,我并不意外。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拖延我的脚步了。我横刀立在他面前,只是静静地眷恋地看着他,原本气势汹汹的杀意消散一空。我不在掩饰对他的情绪,因为这大概是这一世与他的最后一面了。他也紧握凤凰刃,静静地警惕地看着我,沉稳若渊,不知所思。

片刻后,我凄然一笑,收起了酒天妖刀:“你也想不到吧,自己会有一天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但终究你已经不是你,而我也不是我了。”我看着面前的赤羽,双目泛起泪光,禁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擦拭他嘴角的血迹。

赤羽没有动,定定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我的指尖快要触碰到他的脸时,终于还是停下来了。我怅然地收回手,再次深看他一眼,缓缓转身走了。我听见赤羽在身后说:“胧三子,我们不是必然的敌人。你还有别的选择。”

我并没有别的选择,即便一开始,我没有选择小空,我与你也回不到从前。

我闻言苦笑,脚步不停地远离而去。用别的身份重新攻略赤羽,难度很高,而且也不是现在我真正想要的。我知道自己只是放不下过去而已。

“阿娜塔,很高兴这一世能再遇见你。”我泪流满目地留下这一句话,从赤羽视野中消失了。

阿娜塔?果然……

赤羽收起凤凰刃,轻轻抚了抚心口,刚才他的心有一瞬的锥痛。

 

等我回到驻地,戮世摩罗已经除掉伪装,在我的房间等候多时。“师……”我未等他唤完,就扑到他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他抱住我,一边抚慰着我,一边调侃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明知会伤心难过,还要去见旧爱,你就不考虑一下新欢的感受?”

“什么新欢旧爱,不准胡言乱语,你给我闭嘴!”我一边抽泣,一边愤恨地捶打戮世摩罗的胸膛。

“哎哟,哎哟,哎哟,疼啦,师尊别打了。”明明不痛不痒,他却苦起脸来哀叫连连。

我不由被他逗乐了,继续发狠捶他:“明明有魔之甲在身,你叫什么叫,叫什么叫!”

“魔之甲又防不了师尊你。哎哟~这样打我,你的心可是会愈来愈疼的啊!”戮世摩罗伸手捉住我的双手,勾起唇调笑道,“不如让我用身体来安慰师尊吧。”

“滚!”我羞恼地抽回自己的手,一把将他推开,然后擦干眼泪,正色道:“你都准备好了吗?我们也该走了。”

于是,竹龙众和西剑流刚退回驻地,尚未整顿完毕,就感到地动山摇,天边有异象横生,一个巨大的黑洞出现在众人眼中。

“是云外镜!”上杉龙矢神色凝重地道,“不妙!胧三子趁我们兵败大开妖界。”

“我要阻止她!”剑无极握紧剑柄就想往外冲,被赤羽拦下。

“现在去也为时已晚。何况凭你一人之力,能可阻挡千军万马?”赤羽继续看着天空中的通道,若有所思。他想起我与戮世摩罗的联手协议,想起我临走时的话满是告别之意,“也许,她开的不是妖界……”他心中还有一句猜测没说出口来——也许,再也见不到她了。

“什么意思?”樱吹雪不解地追问。

赤羽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回道:“没什么,只是依凭蛛丝马迹的推断罢了。现在我方刚兵败,失了先手,暂且只能见机行事了。”

 

我们顺利地进入了魔世,一路势不可挡地收服镇压趁乱脱离修罗帝国所属的魔族势力。等回到魔世的鬼祭贪魔殿——修罗帝国的核心地时,公子开明与曼邪音带领众将夹道恭迎戮世摩罗的风光回归。

复兴修罗帝国,一统魔世,有公子开明处理,我乐得清闲,在确保妖族得到善待后,就退居幕后,又开始整日闲闲地饮酒。

“魔世的酒好喝吗?”戮世摩罗从殿外进来,见我又在自斟自饮,便说,“整日一个人饮酒不闷吗?来,我陪你饮。”

“你哪有这种闲工夫。”我起身避开他伸过来的手,护住酒杯说道,“修罗帝国重新掌握在你手了吗?不服的族群都收服完了吗?”

“差不多了。只是没有鬼玺,终究是个问题。那个梁皇无忌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到处都找不到。”戮世摩罗不再抢酒杯,转而揽起我的腰,开始不怀好意地揉抚我的酥胸。

“都找了这么久,仍旧毫无线索,说明人不在魔世。魔世有魍魉栈道可通中原,梁皇无忌很有可能就躲在中原。”他在我说话之际,将我抱坐在大腿上,开始松解我的腰带,我没有挣扎,若无其事地继续说着,“此外,我们妖族赖以生存的母晶也很可能流落在中原。”

“哦?”戮世摩罗闻言,宽衣解带的手停了下来,认真地问,“师尊有母晶的线索?”这段时日,妖族部队已经成为了他手中战力超强的精锐之兵,但由于缺少母晶,妖族的力量难以得到恢复,正在渐渐衰弱,难以再用。

“没有明确的线索,但却有一个猜想。”我顿了顿,老神在在地道:“我听说中原有一块奇异的石头——天下风云碑。”

“师尊怀疑……”戮世摩罗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将我剥得一丝不挂。

“我怀疑此石的神奇可能与母晶有关,需要好好调……嗯~”我还未说完,就被戮世摩罗的侵入顶得娇呼出声,“你又……”

我轻咬着下唇,抓着戮世摩罗的肩头,稳住身形,承受着他在体内的急行军。他的外袍坚硬膈手,皮草的部分又太不牢固,一抓就是满手脱落的黑绒毛。兵荒马乱中,我抓到了他的辫子,拽疼了他,他就拉过我的手去,环住他的脖颈,然后将我往上提了提,抱紧我继续狂抽猛插。

“你就能先脱掉衣服吗?你的外袍膈应得我好难受。”我被抱紧之后,他身上坚硬冰冷的衣物便贴近了我的身体,随着他的运作,一下一下地扎压着我柔软的肌肤,我忍不住挣扎起来。

“来不及了,我出来开个小差,等一下还要回大殿。”戮世摩罗听到我的抱怨,就改换了体位,从我背后挺进深入。

“什么?!你该不会是开着会就偷跑出来玩?”我回过头,又惊又怒地瞪向他,“你这是昏君的作为!”

“师尊又不是不清楚,那群废物只会嚷嚷,就交由策君处理好了,我不必坐在那听毫无营养的废话。”戮世摩罗早就防备着我的挣扎,见我起意,立即一手扣住了我双手手腕,另一手按住我的腰,保持住强势的掠夺,猛烈地攻击着我的敏感点。

“你真是……”我猝不及防地被攻陷了,高潮全面来袭,让我的手脚发软,身体开始不受控地抽搐,反抗的意志荡然无存,“策君一定很想拍死你。”

“师尊也是吗?”戮世摩罗轻笑着,低头看着身下的风光。他粗长的阴茎正在我圆润翘挺的臀瓣间穿梭,时隐时现,粘着黏滑的爱液,看起来光华水亮,进出时滋然有声。视线再往下移,越过两条白嫩的大腿,前方不远处,赫然垂着两个丰满翘弹的乳峰,正在波澜起伏地摇晃不止。

他正欣赏着,就听到寝殿外传来催促之声:“帝尊,策君请您回返大殿。”

“知道了。”戮世摩罗淡淡回道,速战速决之后,收兵退走,神清气爽地往殿外走去。快要殿时,故意缓了缓脚步,避开我扔过去的一个酒杯。他看着碎了一地的酒杯,对我笑道,“师尊别动怒,这次是急了些,今夜我会好好弥补的。”

“滚!”我一边披衣服,一边对他吼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