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一往情深

 

入夜,我在东剑道驻地的新房间内饮酒自娱。总算,该走的剧情走得差不多了,目前看来,改动并没有造成什么不良后果,只用等小空接手,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正想着小空,房间的光线就是一暗,结界降临,御魂笑光辉来了。他一出现就向我撒娇道:“师尊,我受伤了。”

我缓缓坐起身来,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后,目光停在了他包着绷带的脚上,便问:“伤在腿上了?”

“你心疼吗?”

“心疼啊!我好心疼你。”我轻笑着回应着,起身走到他面前,环抱住他的腰说道,“立花雷藏已死。我的戏已经演完,接下来轮到你唱主角了。月牙诚是半妖之体,难以承受云外镜异能,需要不老族之血来滋养急速的老化症状。怎样救他,获取他的信任,就看你的发挥了。需要的时候,我会配合你。”

御魂笑光辉也回抱着我,与我耳鬓厮磨,喃喃道:“不老族?嗯……”

“血扇流的重子是不老族之人,听闻立花雷藏能练就一身雷功,全靠她的血滋养。”

“那我要望月咲的命。”

“小事。”

“那我何时可以重回师尊身边?”

“不该是你回来,而是我归顺。作戏就要演全套,其中内情永远也别让人知道,你明白吗?”我推开御魂笑光辉的拥抱,搀扶他走向床榻,“来,让我看看你的伤,给你换一副好药。”

御魂笑光辉腿上的箭伤不算深,处理得也算恰当,但在我眼中还不够妥贴。我细致地给他又清洗了一遍伤口,敷上特制的外伤药膏,用细软洁净的白纱布包扎好。我一边处理着伤口,一边不由得埋怨道:“你平时不是很滑溜的吗?明知道有箭雨也不躲远点,我都故意将你打飞了,你还要往前凑。”说着,我往他身上一按,将修复过的魔之甲转到了他身上,“魔之甲还你,好不容易修复好的,你要多加爱护,很难再修复第二次了。”

御魂笑光辉没吭声,等我处理完抬起眼时,才发现他正笑眯眯地看着我,看得我心中一慌,忙用凶巴巴的口气问道:“你看什么看!”

“看来你是真的心疼我。”他一把抱住我,脸朝我凑近来。

“废言。”我下意识地整个身体往后仰,但没能退出多远,头就挨到了床。

“师尊会抛弃我吗?”御魂笑光辉继续逼近,将我罩在他的身下,用鼻尖轻磨着我的鼻头,似正经似戏谑地低声问询。他的声音只要没带上嘲讽的腔调,就会显得成熟魅惑,性感迷人。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抛弃你?”也不知是不是他撩人的功力进步了,我对他的免疫力竟然越来越低,明明之前不会被他的骚话撩得心绪不宁的,现在总是轻而易举溃不成兵。我此刻莫名有种错觉,自己就像被一头准备进食的猛兽按在爪下,嗅来嗅去,不知何时就会被撕咬成碎块,吞入腹中。

“离开我就是一种抛弃。你将宠爱纵容都给了我,在我习惯之后,转身离开,不是抛弃是什么?”御魂笑光辉一边说着,一边摘下面具,恢复真容,意味深长地凝视着我。我闻言一惊,没想到他居然猜到了我的企图。

我不敢与他对视,侧过头去,故作淡然地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终究会有离开你的一天。”

“你想死对吗?你走了,谁给我宠爱?谁给我纵容?师尊,连你也要像我的父兄那样对我吗?”

“我没有!”我惊慌地转过脸来,蹙起秀眉,心疼地看着戮世摩罗,看着他深邃幽暗的眼眸,急急辩解道,“我绝不会像他们那样对你!”

“是吗?但你从没给过我承诺。”戮世摩罗轻抚着我的脸,专注地凝视着我的眉眼,声音低沉地呢喃着,我几乎没听过他用这种口吻说话,有着遗世独立的孤傲与落寞。

“我……”我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一开始,是我一厢情愿地想要补偿小空,却从来没考虑过他的感受。相处到现在,他即便仍心存利用,也对我有了几分真情。若是如此,他此刻的心情,我比任何人都更能体会。我上一世就是在这种焦心的挽留中渡过的。于是,我妥协了。我不舍得让小空也承受这种心痛。也许我已经对他动了心。

我心乱如麻,猛地坐起身来,一把抱住戮世摩罗,轻声回道:“好,我陪着你,我们一起回魔世。”

“师尊早料到立花雷藏会先伏诛,对吗?”戮世摩罗也加力回抱,仿佛生怕我脱逃一般,将我紧紧地困在怀中。他见我点头默认,又问,“风间久护不是被你安排去对付上杉龙矢,牵制赤羽,为何他会突然跑来联合望月咲逼杀你?你们不是朋友吗?”

“因为我知晓他太多的隐秘了。”

“啧,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啊~”

“只有利益才是最显而易见的凭据。为王者,更不能轻信。”

“师尊是要我也不信任你吗?”戮世摩罗似笑非笑地看向怀中的我道。

“尽信便是痴愚。”我一本正经地教导他,“你再信任的人,终究与你不是同一人,利益会有不一致的一天。习惯是一种可怕的轻怠,你要时时警醒。”

戮世摩罗低头想来吻我,却被我推开,便哀叹起来:“唉~刚才明明气氛正好,怎么说着说着就开始给我上课了。”他又将我压回床上,开始解我的腰带,“不行,今夜我是来寻求安慰的。师尊给我。”

我抓住他的手轻斥道:“胡闹!我内伤未愈,你也有伤在身。”

“我的伤不碍事。只是进入蹭一蹭,我会很温柔的。师尊~”戮世摩罗吻着我,撒娇道。

我便又习惯性心软了,松开了手,任由他摆布:“那你轻点,只准一次。”

 

另一处山洞里,网中人和杀生鬼言围坐在篝火旁静默无言。杀生鬼言有些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几次看向网中人,却不敢擅自与他搭话。眼看夜已过半,他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问:“帝尊他跑去哪里了?”网中人仿若未闻,不发一语。他又问:“我可不可以先回家啊?”网中人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他顿时就一个哆嗦,连忙解释道,“我是看这洞里什么都没有,想说趁帝尊未归,先回去置办些……”

“好啊,那就快去,床榻桌椅茶具酒器锅碗瓢盆一样都别少了。”他话未落,戮世摩罗的声音从洞外传来。他和网中人循声望去,就见我搀扶着戮世摩罗缓步走了进来。

“的确是太简陋了。”我先是对网中人和杀生鬼言轻轻点头致意,然后环视一圈洞中,发现竟找不出一个适合的地方让戮世摩罗落座,就随手拍出一掌,轰然一声,洞中一处岩石碎成了平整的石榻,可卧可坐。碎石与尘埃被我的气劲冲到了一旁,石榻顿时变得干净无尘。我这才放戮世摩罗坐上去,同时嘱咐他,“稍后我会让派木魅送来物资。你可趁机告知他月牙诚的医治方法。”

我正想转身离开,却被戮世摩罗拉住,猝不及防地被他偷了个香。我今夜没开启护身气罩提防他,他竟然就趁机在外人面前吻我,弄得我又羞又怒:“胡闹!给我松手。”

“师尊,我今夜很温柔,对吧?”戮世摩罗松了手,勾唇玩味地笑看着我。我不由想起来之前的那场缠绵,他的确是前所未有的温柔,那种高潮的快意就像喝了后劲很大的甜酒,暖暖的,晕乎乎的,舒服得人不想醒来。

我冷哼一声,不再看他一眼,转身走了。戮世摩罗目送我离去,才转看向网中人和杀生鬼言,发现杀生鬼言竟在一脸痴迷地望着我离开的方向,便轻咳一声,戏谑道:“咳。天兵君,你用那种眼神看她会有性命危险哦~她可是我的……” 他故意停顿在师尊两字,没说出口。

杀生鬼言慌忙接话道:“帝尊,冤枉啊~我当然知道她是帝尊的女人,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有所觊觎。刚才只是从未见过如此美艳的女子,一时失态,请帝尊恕罪!”

“哈。”戮世摩罗不置可否地轻笑一声,让杀生鬼言好一阵惴惴不安。

“那名少女就是你滞留东瀛的原因?”这时,网中人发话了,语带质疑。

“少女?哈哈哈哈~别被她的外形迷惑,她可是千年老妖酒吞童子。”戮世摩罗歪头斜睨网中人,“真打起来,你可能也不是她的对手哦~”

“哼。我能感觉得出她之根基深不可测,但未必不敌。”

“放心吧,她是我的人,你们不会有相杀的一天。”

“你叫她师尊。”

“我是她的传人,继承她的全部所有,很快,我们就会重返魔世。三年之内,吾要一统魔世。七年,”戮世摩罗顿了顿,王者的霸气全开,“七年后,吾将成为妖魔共主。”

网中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而杀生鬼言则是激动不已,鼓掌捧场道:“哇!真不愧是帝尊!连自己的师尊都睡,真是与众不同的男人!”

戮世摩罗猝不及防地被他的话呛了一下,没好气道:“喂~你的关注点错得太离谱了吧?师徒兼情侣这种关系,你有意见哦?”

“没没没!怎敢有意见!帝尊,我是太欣羡啦。啊~我不是,我没那种意思……”杀生鬼言捂着嘴,语无伦次。

“哈,不怪你念念不忘,定力不够的男人本就难以抵御师尊的魅力。”戮世摩罗轻笑着侧躺在石塌上,闭目回味。

 

数日后,御魂笑光辉带木魅成功救治了月牙诚,我便对竹龙众发动了全面进攻。剑无极与西剑流众高手也加入了这一战中来。一时间,喊杀声震天。在赤羽的有意引导下,众妖各自应对一名高手,战场逐渐分隔开来。我对着挡在面前的赤羽和剑无极轻叹道:“我的对手就是你们两人?我对你很失望,赤羽信之介。”

“我们两人的任务,是保证无人干扰你的战事。而你的对手……”赤羽用扇子按住摆出架势想对我出剑的剑无极,抬头望天。

“口唱乾坤道非真,不似鸿儒不似僧。能断阴阳鬼神事,逍遥凡间诛妖人。”安倍博雅口诵诗号,从天而降,“我,安倍博雅,是安倍流最后的传人!”

“来的好!杀的就是你,阴阳师!”我冷哼一声,手一伸化刀在握,“酒天,化刃!”

“八方灵符,舞!呀!”安倍博雅也运招向我进攻,手中扇化作无数利刃朝我飞来。

与安倍博雅的这一战,我不敢大意,打得毫无保留,对安倍博雅步步紧逼,招招夺命。一旁的剑无极看得忧心重重,屡次想冲入助阵,被赤羽拦下。很快,有一批不知情的武林人士事先受了我的蛊惑,听闻了此地战事,也杀入了混乱的战场,被早有防备的赤羽带着剑无极抵挡在外。

虽然战局被赤羽和剑无极死守住,不受干扰,但安倍博雅却是节节败退,险象环生。我一掌狠狠将他扫飞在地,又用言语刺激他道:“就凭你这种能耐,没资格阻挡我。”

“我……知道……”安倍博雅已经重伤,他看了一眼正在血战的赤羽和剑无极,又看了看天空,对这世间依依不舍,“我拖延时间,只是……想再多看几眼…这片天空。还有,这群朋友。”话罢,他手一翻,拿出一个破旧的法器,随即纵身一跃,冲天而起,双手结印高举过头,“喝!”

顿时,华光大作。咒力笼罩四周,阻断出路。一股熟悉而厌恶的感觉,在我心中浮现,那是恐惧。来了!我心头一紧,我等的那一招要来了!我神情淡然地看着周身浮现的大量符咒。

“还记得这招吗?酒吞童子!”安倍博雅飞腾半空施法,以身为圆心,周围顺时钟逐一亮起十二个光球,引动风云变色。

“这一次,你休想成功!”我看了一眼安倍博雅手中发光的法器,冷笑一声,全力运转妖力,做最后一搏。

“天一贵人,前五后六,十二天将,听令适从!血肉为根,精气为养,式鬼化神,诛妖灭魔!十二天诀伏邪阵!喝!”安倍博雅手中法器自半空射向我,越落越巨大,俨然要将我镇压。

“百鬼夜行,千妖跪伏!酒天妖刀~鬼刃劈神荒!”我劲贯刀刃,挥刀还击。

一时间,天诀绽神光,妖刀现鬼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