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枕边新人

 

“王上说得好像很了解我似的。”我撇撇嘴,心想北竞王这么和颜悦色,该不会是把我当千雪来疼爱了吧,这算什么?还不如直接让我穿千雪呢,是因为血缘太近,不好操作吗?

“小雪的事孤王确实知道不少。”竞日孤鸣俯身贴近我轻声耳语,热风熏耳的同时,一阵沉香也萦绕而来,“你想当一名将军,最想去的地方是万里边城。”

“万里边城!王上会带我去吗?父王一直借口军事重地,从来不让我去那种地方。”我闻言有些兴奋,一时忽略了自己已经被他顺势抱在怀中,他爱抚的手也开始顺着我的脸颊与脖颈暧昧下滑。

“好。孤王会带你去。”寝宫中,漆金彩绘龙凤喜烛在静默地燃着,摇曳着暧昧昏黄的火光。一道细微的气劲划过,床幔便在我们说话之时悄然垂落,将床外的景致遮掩得朦胧斑驳。明暗的转变引得我分神看去,而此时,竞日孤鸣的话声渐渐低沉,如潺潺暖泉流入耳温润,如柔软绒毛挠人心痒:“小雪……”

随着那声温柔呼唤而来的是一个绵长的亲吻。我没想到北竞王会说着说着,突然就吻了上来。我原以为洞房之夜他只会跟我盖被纯聊天的,结果是我太天真了。想想也对,北竞王出身王室,对开后宫根本毫无心理压力,拥有三妻四妾对他而言是理所当然,就算对姚金池是真爱,也不会因此守身如玉。

北竞王的吻兼具温柔与霸道,是那种和风细雨似的侵略。他极富耐心,也很能把握时机。先是轻吮我的唇,就好像是无意间触碰到一般,吮一下就退离,让我还来不及生出抗拒之感,就在我还在为刚才新奇的触感迷茫时,他的唇又到了,依旧是轻吮一下就离去,像是在试探,又像是在逗引,十数下吮吻之后,陌生感就被消磨一空,等我意识到时,已经被他紧紧吻住了,他湿热的舌在轻舔着我的唇瓣,又是新奇的诱惑,吸引去我全部的注意力。

竞日孤鸣抚着我的脸,愈吻愈深。他的舌轻易撬开我的牙关,探入我的口中,温柔地巡幸起每一个角落,抚慰着我不知所措的舌,卷舔挑顶,交换着彼此的口浸。“呜~”我试图用舌去挣扎反攻,然而却还是被他压制。他的压制与默苍离那种凌厉压制不同,他会给我留有喘息余地,让我像陷入沼泽的人那样,越挣扎就越深陷到不能动弹。

他抚脸的手在我忙于与他唇舌交战之际就一路向下摸索,在我不知不觉中完成了宽衣解带。当他在亲吻中抱住我,将我缓缓放到在床时,切肤的烫热感才让我惊觉,我们已经赤身裸体地贴在了一起。他的手开始在我身体各处颇有章法地游掠爱抚,像在进行着某种古老的仪式,将沉睡的原始本能唤醒。双峰上的蓓蕾,花唇间的阴蒂,就是他重点操弄的三个法坛,“呜~”我有点应接不暇,身体轻颤,嘤咛逸出口来,尾声却都被他的吻封在了口中。

层层叠叠的变化,绵密连环的攻势,让我完全沦陷在北竞王的掌控之中。明明是才见面相处没几个时辰,我虽然在心理上对他是熟悉的,但生理上的亲密却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至少紧张总该会有。结果,我别说紧张了,就连羞耻感也没有,被迷得七晕八素,乖顺地敞开身体恭迎圣驾。

好不容易,竞日孤鸣松开了对我的吮吻,用指腹轻抚着已经被吻得红肿的唇瓣,温声声问道:“小雪,孤王要来了,你害怕吗?”

“我怕疼。”我双眼迷离地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迷迷糊糊地给了诚实地回答。我觉得转世最不好的一点就是每次都要经历一遍那种疼痛。

“只有疼痛才会让人牢记。”竞日孤鸣一手微微撑起自己的身体,将我罩在身下,另一手在花样百出地抚弄着我的阴蒂,舒缓我的紧张。

“牢记什么?”

“疼爱。”趁着我分神思索他的话意,他抚弄我的手改去扶住自己的性器开始缓缓插入。硕大的龟头探入花唇之间,顶开柔嫩的穴口,一路深入,在那一层膜壁前轻轻顶了几下,最后一鼓作气,穿刺了过去。

“啊!”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双手抓紧手边的被褥,咬牙等待,总算挺过了那一瞬的锐痛。竞日孤鸣在全部没入我体内后,丝毫没有抽动的意思,而是继续亲吻爱抚着我,微挑的眉眼,溢满笑意,似乎很享受这种滞留的快感。

尽管他已经在竭力让我舒缓了,但撑胀的不适感让我双眼泛起泪来。似乎北竞王比我三位前任明显要大许多,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这一世的身体不太一样。

“小雪,别怕。”竞日孤鸣温柔拭去我眼角的泪珠,亲昵地刮刮我的鼻头,轻吻着我的唇,用他特有的婉转腔调哄我道,“很快你就会舒服了。”

“嗯~骗人~我好难受~”他的宠溺勾得我忍不住想要撒娇,撅起小嘴,眼泪汪汪,一脸委屈地看着他抱怨道,“王上好大,撑得难受~”

“不是孤王大,是小雪还未习惯孤王。”竞日孤鸣轻笑一声,一手环抱住我,另一手揉弄我的乳峰。他的手指修长,手法从容优雅,像丹青师的笔触,在描摹勾峰峦春色;像游者的足迹,寻幽探胜,流连山光水色。层出不穷的酥麻与快意从他指尖蔓延而出,直连着我的心弦,渐渐的,莺声燕语也开始随着他的拨弄而婉转悠扬,在寝宫里回荡不绝。

“啊!不要~王上~王上~”当竞日孤鸣开始落吻在我身上时,难忍的酥痒让我哀叫连连,一边抽搐一边挣扎。原来我这一世的身体特别怕痒,除了脸意外的地方,随便亲一下就能让我轻颤不已。我的挣扎牵动了他此刻正深插在我体内的分身,不经意的摩挲带来了紧致之外的快意,他因此越发变本加厉地吮吻我的敏感部位,让我自己动起来。

“嗯~王上~王上~”我简直被他吻得欲死欲仙,一边带着哭腔叫唤,一边手脚乱踢乱打起来,“王上你欺负人~我要告诉父王~哼~嗯~”

“好好好,孤王不亲了。”在我的锁骨上留下一抹暗红之后,竞日孤鸣终于松开了吻,不再逗弄我,开始徐徐抽动起身体。

“嗯~啊~”硕大的阳物如巨蟒出洞,碾压着柔软的肉壁缓缓而过,这种胀塞碾压的快意是我从未体验过的,比那种撞击的爽感要新奇刺激,让我有点上瘾。北竞王的进出也极富他的风格,闲庭信步,不疾不徐,但却深沉有力,摧枯拉朽。同为王者,小空的风格是跌宕起伏,酣畅淋漓,而北竞王则是浑厚连绵,余韵悠长。

红烛在不知不觉中将要燃尽,帐幔中的光线变得愈发幽暗了,除了熠熠生辉的眼眸,我们只能看见彼此隐隐约约的轮廓。正值云雨犹浓,花事未歇,竞日孤鸣在我体内深入浅出,兴游秘径正是得趣,带着几分笑意地低低问我道:“舒服吗?小雪喜欢孤王吗?”

“嗯。喜欢。”比起他沉稳有力的呼吸,我早已有气无力,瘫软成泥,任由他搓扁揉圆。我已经在心里吐槽了好久。不愧是轮回劫啊~不愧最能忍的北竞王啊~也太持久了!而且技术还很好,他第一回合都没结束,就已经让我高潮到虚脱了。欲哭无泪啊~本以为自己怎么也是习武之人,身体扛得住,但结果我太低估他了。

“别准睡,不然孤王又要亲你痒痒了。”竞日孤鸣轻轻捏了捏我的脸,挑逗道。

“嗯嗯~”我实在是累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也不管他说什么,轻声乱哼哼一下。

“小雪……”竞日孤鸣见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用疾风骤雨般的快感将我的意识拉回来。

“王上~小雪撑不住了……”体内肆虐的冲锋简直要把我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意识给冲得七零八落。我像是被抛至九天之上,又瞬间急速坠落。失重的高潮感让我有短瞬的眩晕,最后这一切都趋于平静,体内的庞然大物退走了,隐隐有暖流在流淌。我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尽兴的北竞王,便闭眼昏睡了过去。

 

次日,我睡到中午才悠悠醒转,北竞王早已不在了。小牙已经坐立不安地进来看过我好几回,见我终于醒了,连忙冲过来要服侍我起床。“唉呀~我还想再躺会~昨晚累死我了。”我才坐起身,就感到浑身酸软。尤其是私处,总有种异样感,仿佛那里还塞着北竞王的分身。

“王后娘娘身体不舒服吗?要找女医官给看一看吗?”小牙极擅察言观色,见我坐起身后就秀眉微蹙,不住地往自己身上看,就猜到了我此刻的状况,贴心地问。

“不用了。”其实我自己就是医生,说起来,这时候在苗王宫里的女医官搞不好就是茹琳,我前前世的师妹。北竞王其实很温柔,并没有让我受伤,最多是进出太频繁造成的红肿。

“王后娘娘!”我重新躺倒,想赖个床,却被小牙重新拉了起来,“至少换个床单再睡吧!你的落红奴家还没剪呢!”

“啧!物化女性的陋习!”我闻言有些不悦,但还是起身下床好让小牙换一套新的寝具。结果这一下地走动,我的懒意尽去,别的念头开始蠢蠢欲动。话说我现在可是在苗王宫啊!我倒要去见识见识,那个被诅咒的御花园到底是怎样的风水。

我老老实实让小牙梳妆打扮一番,着一身简便宫装,带着飞英直奔御花园而去。御花园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出奇的大,竟然有山有水。我看得有些傻眼,被诅咒的御花园不是一个种满花的小花园而已吗?我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漫无目的地逛着,看看能不能找到我知道的那个地方。飞英倒是很喜欢这地方,没一会就跑得没了踪影。

昨夜的摧残让我今日脚力不济,我没走多久,就感觉有些脚软,便在附近的凉亭休息,放眼四顾,不由得有些失望,御花园实在太大了,我刚才走的那点路连十分之一都不到,下次一定要骑马来逛。

“王后娘娘,要不要去兰花园逛逛?”这时,小牙凑过来问。

“兰花园?”

“奴家刚才问过了,这御花园里最美的便是兰花园,遍植奇花异草,一年四季都繁花似锦。那里也是王上平日里最爱的去处。”

我闻言眼睛一亮,听起来我要找的就是这个兰花园了:“哦?兰花园在哪里?”

“不远,就在刚才那个岔路口往左的路上。”小牙给我指了个方向,我听清楚之后就运起轻功,飞蹿了出去,一路踩踏着树木,荡着藤蔓前行。小牙见状,急得跺脚喊起来,“王后娘娘,稳重啊!你要稳重啊!唉!”

“走路实在太累啦!我先过去等着你哦~”我回头对小牙笑道。

十来个纵身飞荡之后,我便在高处望见了兰花园的围墙,园内花团锦簇,与我所知的苗疆御花园一模一样。就是这了!我心中大喜,脚下又加了几分力,朝园中冲了过去。我这一世武功虽不顶尖,但轻功与速度却是顶尖的,在兰花园附近的守卫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时,我就已经抓着一根藤蔓荡进了兰花园。

我并不知道的是,北竞王此时正在兰花园中饮酒。兰花园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算小。我就好巧不巧地以一个优美的弧线落到了他眼前,还好巧不巧地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这一着怎样下,才能稳收渔利?金池,小王当真……”

话声陡停,竞日孤鸣望着突然落在酒案前的我,有一瞬的愣怔,我不知他是在惊诧我的突然闯入,还是察觉了他口中的金池已不在身边。我也看着他,感觉比他更尴尬,蹙眉强笑道:“嗨,王上,你也在啊~”说完,我就像屁股着火般转身就逃,直接飞身上了围墙,抓起一根藤蔓就荡出兰花园去。

“小……”竞日孤鸣一句小雪都没唤完,我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树林中。这时,飞英似乎追着我而来,它不知从哪蹿出,先是在酒案前顿了顿,看了竞日孤鸣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飞身蹿上围墙,朝我离开的方向奔去,几乎重复了我刚才的行动轨迹。

“哈……”在飞英的身影也消失之后,竞日孤鸣才收回目光,心情复杂地一笑,“多年的习惯,竟一时改变不了。小王倒是忘了,身边的人已经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