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吉祥物

 

我从兰花园逃出,半路碰到正赶来找我的小牙,便二话不说地拉上她往寝宫跑。“王后娘娘,你这是……又闯什么祸了?”小牙大概是习以为常了,没有半点犹豫地跟着我跑,边跑边气喘吁吁地问道。

“什么叫又啊!我肚子饿了,想回宫吃饭不行啊?”我对她丢了个白眼,心里却大赞这丫头真是机灵。

“哦,原来王后娘娘终于觉着饿了?”小牙恍然大悟,欢喜道,“奴家早就准备好了你爱吃的羊杂汤,一直温着呢,烤羊腿也应该烤得差不多了,回宫就能吃。”

本来我只是随便说了个回宫的借口,听到小牙这么一提,我才意识到经过昨夜和刚才的剧烈运动之后,我现在饥肠辘辘,简直可以吃下一头牛!

我正在寝宫里捧着一根羊腿吃得满嘴流油,形象全无之际,竞日孤鸣就突然来了。我猝不及防,来不及放下手里的羊腿,只能继续拿着,睁着一双大眼睛,惊奇不安地看着他。他扫了一眼我面前满满一桌的菜肴,笑道:“这么早就用晚膳了?”

“这是早膳。呃……”我瞥了一眼窗外偏西的日头,有点不好意思地改口道,“是午膳?”

“回禀王上,王后娘娘睡了大半天才起的身,所以今日晚膳用得早一些。”一旁行礼的小牙赶紧帮我把场面话说了。

“睡了大半天?”竞日孤鸣来到我身边坐下,宫女们立即给他上了一副碗筷。他并没有动筷,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吃,“小雪身体不舒服吗?”

我本来吃得正欢,被北竞王这样围观,顿时浑身都不自在起来,想要改换成文雅的吃相又觉有点做作,太别扭,继续狼吞虎咽吧,又觉不妥。只能是继续捧着羊腿不动口,戒备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对于他的问话,我先是下意识地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又猛然摇头,抱怨道:“王上难道不知道吗?昨晚我快累死了,练三天三夜的功都没这么累过。今天出门都没走几步路,就觉得腿脚酸软无力。还有那里也……”话到一半,我突然看到小牙在一旁对我挤眉弄眼,一脸急切,其他的宫女们个个神色怪异,小脸羞红,顿时住了嘴。

竞日孤鸣只是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我,莞尔一笑,头都没回,就好似知道了自己身后的情景,手轻轻一扬,小牙和宫女们立即行礼退了出去。等人都走光了,他才好整以暇地继续问道:“那里怎么了?还疼吗?”

“还好,就是感觉怪怪的。”本来我并不觉得说这些有什么,毕竟又不是第一次跟人做夫妻,早就没羞没臊惯了。没想到我竟会被那些宫女们的神情影响,在这偌大寝宫里独自面对北竞王,莫名其妙地就变得局促不安起来。

“据说靠近正在进食的野兽是件危险的事情,因为它们会为了护食而极富攻击性。”沉默片刻后,一直笑看着我的竞日孤鸣突然说起别的话题来,让我听得一头雾水。他顿了一顿,又打量着我笑道,“你现在的模样正是如此。”

“有吗?我现在看起来很凶?”我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羊腿上的牙印,问话的声音莫名有些心虚。

“嗯。从孤王进来的那一刻,你就紧紧抓着羊腿,死死盯着孤王,没再动过一口,而且全身紧绷,蓄势待发。”

“我……我只是吃饱了而已。”我丢下手里的羊腿,装模作样地擦起手和嘴来,心里不由得腹诽,小牙还说北竞王最早也要到晚膳时才会过来,谁知他突然这么早就跑来了,吓得人吃不下饭,还好我吃得快,已经吃个六分饱了,“王上怎么来得这么早,朝政都忙完了?”

“嗯。早先还想叫小雪陪孤王在兰花园饮酒的,没想到你跑得那么……”

“喝酒?!”没等他说完,我就眼睛放光,“好啊好啊!是什么酒啊?风月无边吗?我早就想尝尝味道了。”

“风月无边?”竞日孤鸣对我的反应有些意外,沉吟片刻才道,“这个名似有耳闻。好像是兵长风逍遥常喝的酒。”

“对对对!”不知不觉,几世穿越下来,我对酒越来越情有独钟,一说到酒,就开始亢奋起来,“风月无边好像只有军长才有,窖藏在万里边城的军营之中。要是在其他地方,我早就……”我终于在偷字出口之前,意识到面前之人的身份,顿时息了声。

“早就如何?”竞日孤鸣笑意盎然,一双上挑的美目已经弯成了月牙,“盗取吗?”

“呃,其实如果有足够的实力,我也不介意明抢。”我撇撇嘴,老实坦白道。

“哈,小雪最想去万里边城,该不会……”

“啊!”我话听到一半,忽然恍然大悟,惊呼一声,猛然拉起北竞王的手道,“如果有王上帮忙打掩护,只要让军长和兵长脱不开身,我偷起来一定不成问题。”

“铁军卫中不止那两位高手。”竞日孤鸣笑着提点道,“小雪有把握不被发现吗?”

“当然。偷酒而已,又不是去窃取军机情报。”

“事后呢,小雪会作怎样的安排?”

“事后?还有什么事后?我贵为王后,应有尽有,犯不着跑去万里边城偷酒喝。军长若发觉酒少,必定怀疑是兵长偷的。说不定,兵长自己也偷太多次,数量记不住,就稀里糊涂地认下了呢。”

“哈~”竞日孤鸣听完朗声大笑,“你真是胡闹。”他轻拍了三下掌,便有宫女端上酒水。酒杯正是我所熟悉的角形玉觞。我不由得拿在手中端详把玩,爱不释手。他见状,一边给我斟酒,一边笑问,“小雪也喜欢这种杯子。”

“嗯!好雅致!感觉拿着它喝酒,酒味都要香浓几分。”我晃着盛了酒的玉觞,与北竞王轻轻碰了一下,然后放到唇边抿了一小口,赞道,“哇!好喝!这酒我也喜欢。甘醇绵软,嗯,这回味也极富层次。好酒!好酒!”

“孤王还以为小雪会喜欢烈酒。”竞日孤鸣也小酌一口,星眸微眯,神色惬意地说道。

“偏见啦,都是偏见。我听小牙说,外面还传言我冷傲嗜血呢!”没说几句话,我就已经一杯酒下了肚,意犹未尽地给自己续满,咕噜咕噜一口气灌下,然后又去续杯。

“嗯,小雪若是不言不语,不做任何表情时,的确会给人这种感觉。”竞日孤鸣端着玉觞,坐姿闲适而优雅,噙着一抹醉人的笑,看我在那豪饮。

“会吗?我才不信。王上言之凿凿,难道亲眼见过了?”

“孤王见过。”

“何时?”

“你坐在花车之上时。”竞日孤鸣在我喝完第四杯时,伸手按住了又要续杯的我,“这酒后劲非比寻常,你不能再喝了。”

“我知道这类酒后劲通常都很大,但我酒量很好的。这种程度的酒,我先干十杯为敬!”我想扳开他的手继续倒酒,但无论我怎么使力,都不能让他的手指动分毫。我不满地嚷道,“王上,你也太小气了吧,酒都不让我多喝几杯。”

竞日孤鸣轻笑一声,随手一拉,就轻易将正在与他的手较劲的我揽在了怀中,“小雪,你已经喝醉了。”

我自觉神智很清醒,动作也很稳,也就是浑身发热,脸颊发烫而已,便争辩道:“我没醉,就是脸看着比较红而已。”

“是吗?你分明已经醉得连孤王的一只手都动不了。”我被北竞王抱坐在他的大腿上,丝毫不老实,开始抢夺起他手里的玉觞。他的玉觞里还有大半杯酒,在争夺之间,不住地晃漾,折射出诱人的水色,馋得我直咽唾沫。可是我两只手却抢不过他的一只手。他一手环抱我的腰,让我不出他的怀抱,另一手拿着玉觞躲避防御我的争抢,防得滴水不漏,我抢了好一阵,才大概看明白他那一手俨然使的就是太极、不,轮回劫!

“不公平!”我郁闷地停了手,啪地一拍桌案,气恼道,“王上欺负人!王上有练皇世经天,我又没有得练!”

“小雪想练皇世经天?”

“嗯!雪狼一族是旁支没资格。但是,现在我是王后了,总可以学了吧?”

“好,允你了。”竞日孤鸣笑看着我,眸光和煦如春阳,丝毫看不出深沉心思的流转。

“真的吗?!”我开心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吾王万岁!”欢呼完,我又捧着他的脸胡乱亲吻了一阵,然后趁他应接不暇、略有分神之际,一把抢走了他手中的玉觞,同时从他怀里冲了出去。我逃出安全距离之后,才转身晃着玉觞,笑嘻嘻地说道,“敬王上,干杯!”

“哈,小雪,再喝下去,你可要醉上三天三夜了。”竞日孤鸣被我抢了酒,只是无奈地笑叹道。

“放心啦,我千杯不醉!”我又开始一口气把抢到的酒喝了个精光,然后说道,“再说了,就算真醉个三天三夜又怎样?反正又没有什么要紧事。”

“你可是王后,需要坐镇后宫。”

“嗯?不是说好,我做王后可以混吃等死的吗?”

“混吃等死?”竞日孤鸣闻言一愣,不由为我的新奇说法失声笑了好一阵,“哈哈哈哈,寒胥王是这样跟你说的吗?小雪啊,你真是醉得不轻。”

“我才没有醉呢!我说得有错吗?苗王宫里不是很多年都没王后吗?不是照样井然有序吗?我不就是个皇权的吉祥物吗?”我越说越来劲,胆子也大了起来,走回桌边拿酒壶续杯,边喝边说,“做吉祥物我是没意见,但是我不做别人的替代。我和千雪才不像呢!一点也不像!哼!”

竞日孤鸣不动声色地看着满面酡红的我,轻抿的唇扬着似有若无的笑,眸光流转,心绪莫名,直到此时他才出声问道:“你们哪里不像了?”

“嗯……我……他……”我开始仰头望天思索答案,结果明明前一刻还觉得无比清明的神智,此刻就忽然变成了一团混沌。呆滞片刻后,我转头看向北竞王,问道,“啊?什么?”

“孤王问你,你和千雪哪里不像了?”他无奈摇头,又问了一遍。

“他没有狼啊!”这一次,我忽然莫名其妙脱口答了出来。

“还有吗?”竞日孤鸣忍笑继续追问。

“他……没我漂亮,也没我可爱!”我已经进入耍酒疯模式,大言不惭起来,“还有,我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不知道。”

“那小雪知道什么?”竞日孤鸣饶有兴味地逗着醉酒的我。

“我知道……”我看了他一眼,撇撇嘴,一脸落寞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喜欢姚金池。”

有那么一瞬,竞日孤鸣的笑容僵滞了一下,他很快轻笑了几声,起身朝我走来:“原来你都听到了。”

“是啊。王上现在是要杀人灭口吗?”我下意识地后退躲着他。

“你吃醋了?”

“哼!才没有!”

“小雪,你是孤王明媒正娶的王后。”

“所以呢?不方便杀我吗?”

“确实。”寝宫虽然宽敞,但却不够我们追逐。我已醉得不轻,脚步踉跄,很快就被竞日孤鸣抓住,他不由分说打横将我抱起,就往里间的床榻走去,与我调笑道,“灭口可不只杀人一途。”

“小熊猫!”我此时早已不记得前一句的话题了,醉醺醺地搂着北竞王的脖颈,一会在他的大氅上又摸又蹭,一会把玩他的小辫子,“小熊猫!小熊猫……”

“小熊猫?”竞日孤鸣已经跟不上我混乱的思维了,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是在叫孤王吗?”

“小熊猫,陪我玩~”我被抱放在了床上,醉眼迷离地死死拽着北竞王的胳膊不放,嘴里呢喃道。

“你想玩什么?”竞日孤鸣见我不肯松手,只好顺势坐下,耐心哄我。

“抱抱~求抱抱!”我爬起身,重新扑到他的怀中,像个树袋熊一般抱住他,一边蹭一边嘻嘻地笑个不停,一本满足的模样。

“来人!送醒酒汤进来!”竞日孤鸣见状,只好出声唤来人。

话音才落,小牙就领着人端进醒酒汤。其他人放了醒酒汤就头也不敢抬地退了出去,只有小牙留下来伺候。她怯怯地道:“王上,王后娘娘又发酒疯啦?”

“她喝醉都是这个样子?”我此时死死趴在竞日孤鸣身上,别说喂醒酒汤了,就是要挣脱我都得费一番功夫。

“呃,王后娘娘喝醉之后总是出人意料,花样百出,每次都不一样。老王爷向来禁止她贪杯的……”小牙纠结地看着酩酊大醉的我,实在不知怎么为我美言。

“小熊猫你可曾听说?”

“小熊猫?奴家从未听闻,是……一种猫吗?”小牙被问得一脸茫然。

竞日孤鸣闻言,狐疑地看了一眼怀中的我,发话道:“没事了,你先下去。”

“那醒酒汤……”小牙一边退,一边弱弱地问了一句。

“孤王喂给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