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片段俏如来耍剑掉皮那一段武戏,然后现身后定格,黑屏画外音)

画外音:卡。这一幕过,下一幕准备。

(△下戏后的俏如来走向默苍离。)

俏如来:师尊……(△有点紧张害怕,担心挂科的那种)

默苍离:好玩吗?

俏如来:这是首选之策,权宜之计。或者师尊有更好的办法?

默苍离:感觉如何?

俏如来:沉重,令人窒息的沉重。黑暗,令人绝望的黑暗。站在师尊的位置,凝视深渊,徒儿真切感受到了深渊的侵蚀。

默苍离:看来黓龍君这个身份,让你得以放飞自我了。

俏如来:嗯?

默苍离:在你以为越来越了解我时,我才清楚你对我的误会有多深。

俏如来:哈!(△吃惊,又有点了然的感觉,就是那种我就知道自己又挂科了)

默苍离:我是铸心狂魔吗?无论老幼,无论资质,还一次五个!什么时候,墨家开始渡化苍生了?

俏如来:呃……只是顺水推舟……

默苍离:在弥平战乱的同时,顺手将道域变成墨家道场。俏如来,墨家钜子,要我赞美你推广墨家的好手段吗?

俏如来:徒儿并无此意。

默苍离:少思错二。

俏如来:嗯?一呢?(△下意识脱口问出)

默苍离:身为唯一传人,你是让我多失望,才会在重生之后绝口不提。

俏如来:无观众的戏码没有演的必要。

默苍离:所以,你和欲星移独处时,是在演心酸的?只为感动你们自己?

俏如来:徒儿只是……不能想象师尊的评价。

默苍离:是不能,还是不敢?

俏如来:至少徒儿知晓师尊的棺材板已经压不住了。

默苍离:嗯,我该欣慰你尚有自知之明吗?

俏如来:徒儿一直都明白,能够做好师尊的只有师尊自己,俏如来有自己的道路要走。

默苍离:但,这不是你可以披着我的皮,做这种事的理由。

(△插入剧情片段)

黓龙君:多谢。(△对玄宿鞠躬那段)

黓龙君:逍遥游,你不想看黓龙君动武的模样吗?

默苍离:俏龙君,你是在挑衅,还是在调情?我道号云棋水镜,而非水性杨花。

俏如来:徒儿知错了。下一次,哪怕所有人都知道俏如来的伪装,俏如来也会认真演到掉皮的那一刻,不露一丝破绽。

默苍离:下一次,是羽国吗?小心鸿信抢戏,来一出真假策天凤。

俏如来:有过这一次经验,徒儿会做得更好,师尊请放心。

默苍离:是演琼瑶还是演金庸,随便你们。风评被害,我早习惯了。俏如来,有一点你要谨记,吃土不是你唯一可行的风格,不要局限自己的戏路。偶尔可以试试断云石。

俏如来:师尊卸任之后不仅温柔许多,还会跟徒儿说笑了。俏如来果真不够了解师尊。

默苍离:爱到深处自然黑,我不怪你,而且你也有弥补的机会。群侠来了的十连抽,我攒了很久,你明白该怎样做。

俏如来:师尊想要谁来?

默苍离:网红。(△此处可换成发布时新出的人物。收尾可用游戏人物宣传片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