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剑灵无双

 

黑暗中,我被一阵铺天盖地的嗡鸣声吵醒。那充斥在耳的鸣响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我莫名知道这声音异常尖锐,有如剑锋的犀利,可是我却不觉得它刺耳,听着还很舒坦亲切。

我缓缓睁开眼,眼前是一片混乱。我似乎置身在一个山洞里,昏暗的空间肆虐着狂风,风里满是乱飞的剑气。那些剑气或粗或细,又长又短,极为锋利,所过之处,就连空气也会被割裂一般,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来。有一个人正衣袂翻飞地立在我面前斜下方的位置, 丝毫不为剑风所动。

我垂眸看去,迎上一双犀利的眼眸。那人正仰脸饶有兴味地打量着我,与我对视片刻后,悠悠笑道:“终于见到你了,无双。”

温……温皇?!我茫然地看着眼前人,有些反应不过来。很明显,自己又穿越了。而面前这位既眼熟又陌生的少年,无疑就是神蛊温皇。他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剑眉朗目,羽扇纶巾,气质老成,已经初显我所熟知的那种藏于幕后作天作地的风采了。只是眉眼间的青涩与不加掩饰的愉悦神色,让他还保有几分少年人的味道。

哇!这一次终于轮到攻略温皇了吗?一上来就是还处于花季的少年温皇吗?看着很可口美味啊!等一下,他好像叫我无双,无双?无双不是他的那把剑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一边想着,一边缓缓地低头看向自己。不知何故,我虽然人是清醒的,但是行动特别迟缓,也许是刚穿越还没跟现有的身体融……我勒个去!这什么情况!

我这低头一看,差点吓得自己魂飞魄散。我才知道自己正下方插着无双剑,而自己是悬浮剑上寸许的距离,长发披散,身上一丝不挂,有一层柔和的光笼罩在周身,仿佛是裹了一层透明的轻纱,乍看朦朦胧胧,影影绰绰,仔细看还是能将春光一览无余的。这一世的身材也不错吧,玲珑有致,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身形修长,特别是那双长腿。匆匆一瞥之下,什么都没记住,就记得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了。呃,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发现自己是个虚幻的灵体!

所以说,我这一世是剑灵无双吗?这什么鬼啊!剑灵要怎么谈恋爱啊?!这虚幻的灵体是要玩柏拉图吗?那岂不是吃不到男神了?!老天啊,上一世玩琼瑶,这一世玩聊斋志异了吗?居然跟自己的剑灵搞在一起,温皇是有多重口啊!不对,就算是个正常人类,温皇能不能追到手还是一大难关呢!

我忍不住抬眼在此看向温皇。他在我查看自身的同时,也在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我,目光中满是欣赏自己杰作的愉悦。那不是在看女人的眼神,更像是在鉴赏珍宝。温皇见我重新看向他,又试探地唤了我一句:“无双?”

我突然不受控地朝他冲了过去,抬起的手化出一把光剑来,正是无双剑的形状。温皇也几乎在同时动了起来,收扇拔剑格挡,一气呵成。我突如其来的一剑将原本以我和温皇为中心飞旋的剑风震得四散凌乱。剑风开始毫无规律地四下乱刮,而我与温皇已经打得不可开交起来,眨眼间,就过了十数招。

“无双,你要噬主吗?”温皇语声闲淡,听起来游刃有余。实际上,他并没有胜算。交手近百招后,连我也看出来了。我攻击温皇用的剑招与他一模一样,正是飘渺剑法,他打我就像在打镜像中的自己,剑招上本就难以胜出,而我的速度犹胜一筹。我虽不能控制身体的行动,但我却能清楚自己的能力,我的速度与剑招不仅止于此,只是并不全力以赴,仿佛特意要留出一线生机给温皇。

“……还是试练?”温皇也察觉出来了,我每次出剑都比他快一瞬。即便他与我没有分毫之差,他仍是居于劣势,因为我是灵体,而他是肉身,在剑风乱流中无法久战。忽逢死关,温皇依旧风轻云淡,扬唇笑道,“既名无双,当不止这点能耐。来,尽全力吧!”话罢,他一挥剑,起手就是他此时最强之招——剑八·玄。

我飞在半空中,也在同时挥剑,起手式与他一般无二,也是飘渺剑法第八式。温皇见状,眸光一闪,似有明悟地喃喃自语道:“嗯,原来是受我限制。”随即,他足一点地,朝我冲来,我也朝他俯冲而下。

剑八之招既然名玄,其剑路讲求得便是一个玄奇莫测,仿若无中生有一般,剑锋会在你想象不到的地方出现。我们还在急速逼近着彼此,周身就开始闪现无数剑光,两剑相击的火花给我们两道接近的身影添上了璀璨炫目的背景。

我无法适应这灵体的动态视觉,只觉眼前一片眼花缭乱,定睛再看时,剑八招式已尽,我与温皇持剑刺在了彼此心口之上。我自然是不会被无双剑伤到分毫,而温皇却已经散了发,唇角溢血,我刺出的剑尖没入他的胸口,周围浸染出一片血红。他正被我用剑抵着往下坠落,那双细长的眼并没有败亡的惊慌与不甘,而是泛着兴奋的光彩。

就在我正奇怪他的神色时,插入他胸口的光剑开始闪耀起刺目的光芒来。我和温皇不禁都闭上了眼睛。随即我们就落了地,我感到手中一空,握着的剑不见了踪影。我连忙睁眼看去,之前的强光正在减弱,而原本插在温皇胸口的光剑溃散成无数光点,钻入伤口处。温皇的黑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淡成银白色,而他的面容也在渐渐改变,原本温文的眉眼冷峻起来。等他睁开眼来时,整个人已经变成了我所熟知的任飘渺。

“嗯?”任飘渺先是看了一眼静静飘浮在他面前的我,然后低头察看自身。就在这时,我看到他额上有光芒闪现,他若有所觉,抬头看向我,正好看到我的额头也在同时发出亮光,“这是……”

任飘渺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伸出手来摸我的额头,我正看着他的手临近,猝不及防间,眼前就是一黑,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任飘渺的手停在了半空,我已经在他碰触的前一瞬消失在了眼前。我消失的那一刻,狂乱的剑风也骤然止息。山洞内顿时寂然无声。“无双?”任飘渺收回手,低头看着手中的无双剑,低唤了一句。然而无双剑没有反应,周遭也没任何异象发生。

“嗯?这种感觉……”任飘渺再度轻抚额头,凝神静气,闭目感受。半晌,他才猛然睁开眼,眼底有精芒一闪而过,“……灵魂契约……嗯……”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剑伤,血迹仍在,但剑伤已全部愈合。略一沉吟,他挥剑舞了几招,顿觉运招行云流水,剑意与剑势浑然天成,与方才交战相比,境界上明显提升了许多。武道境界从来是妙不可言,只能自悟,境界的提升与跌落也只能自己清楚。

“这就是人剑合一之境吗?”甩完一个剑花后,任飘渺收了势,心念一转,整个人就变了模样,银发转黑,变回了温皇。温皇稍微感觉了一下自身,接着又是一个转念,再度变回了任飘渺,又细细感觉了一下变化后,他再度变回了温皇,一边转看着手中的无双剑,一边拿出羽扇来轻摇,口气闲淡地笑道,“原来如此。无双,我期待你早日现身。”

 

我重新从黑暗中醒来,睁眼一看,周遭环境已变,似乎是在某处房间,温皇正侧身站在我面前,在他身后是一扇大开的窗户,喧哗的人声正从屋外传入,皎洁的月华和璀璨的灯火将温皇的身影照映得朦胧而迷离。

眼前的温皇还和之前看的差不多,仍是十六七岁的模样,似乎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无双?”试探的唤声中带着一丝意外与欣喜。原来温皇方才正倚在窗前眺望夜色,忽有所感,回身去看,就见我忽然出现,浮在半空中,而无双剑也自行升空,横悬在我身边,剑尖直指着他。

温皇饶有趣味地打量着我,等着我下一步的反应。而我也定定地看着他,不言语,也不动弹。其实我和温皇一样,搞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状况。我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行动都是在遵循着某种本能。

见我不动,温皇便动了起来,慢慢往旁边踱出一步。我的头也随着他慢慢偏转,无双剑的剑尖也跟着转向。温皇又试着朝不同方向各走了一步,终于确认了无双剑在指向他的心口。“嗯?”他轻咦一声,脑海中闪过我第一次现身时一剑刺入他胸口的情景。那一剑刺得不深也不浅,恰好触抵心脏,刺出一滴心头血来。

思及此,温皇便运起剑指,朝心口发出一道极细的剑气,剑气入体,直刺心脏,尖锐的痛楚使他禁不住闷哼一声,嘴角溢出血来。随即,他一运气,将一滴心头血逼出体外。

无双剑仿佛受到吸引,立即有了行动,以迅雷之势飞了过去,将飞溅在空中的心头血接住,血落在剑身上的瞬间,就消失无踪。我也在同时感到有一股温热的力量从身体某一处涌出,渐渐流遍周身,滋养四肢百骸,舒服得我禁不住闭上眼去仔细体味。

我没看到自己身上开始闪烁起血光来。温皇正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血光中的我,然而直到血光慢慢减弱,我看起来仍没有丝毫变化。血光消失时,我的身影也跟着变淡,眼看又要隐去,温皇忙开口唤道:“无双!”

我闻声睁开眼,也只来得及看他一眼,就眼前一黑,再次失去意识。浮在半空的无双剑也同时掉落,嗖的一声斜插在地。

“唉~”温皇看了看我消失的地方,又看了看地上的无双,怅然地抚扇叹道,“你,还真是金贵。用了多少天材地宝犹不够,还要取我心头血。”叹完,他又走回窗边,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中那轮圆如玉盘的满月,自语道,“月圆之夜吗?嗯,最好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又从黑暗中清醒,一睁眼又看到了温皇。我有点习惯这种断片似的发展了,而眼前的温皇似乎也在等待着我的出现。我们正在屋里,这里明显不是上一次的房间,陈设布置简陋许多。上一次应该是在临街的客栈里,这一次像是在山中茅屋。我能清楚地听到屋外的虫鸣与风吹林木声。

温皇正坐在一张书案前,单手支颐,有一本书摊在他面前,似乎方才正在看书。他此刻正抬头看着悬浮在半空的我,如水的月华从窗外倾洒在他身上,俊朗的五官显出深邃的轮廓来。

“果然是每月都要我一滴心头血饲剑啊!”温皇看了我一会,见我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才淡淡开口,站起身的同时,顺手拿起书案上一卷画,走近我身前展开开。我低头看去,画上是一位风姿卓绝的美人,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云鬓广袖,持剑在手,身姿飘逸。

这画中人是谁?我盯着画看了又看,有些不解温皇给我看此画的目的,就在我注意到画中人手里的剑是无双剑时,突然开始明白点什么时,温皇已经出言道:“你身为灵体,应有幻化之能。画中的服饰,喜欢吗?”

我闻言忍不住低头看向自身,才惊觉自己依旧是披散着秀发,不着方寸。我立即尝试着在身上幻化出衣服来,但我却不得其法,努力了半天,身上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是包裹在周身的光晕闪了几下。我不由得求助地看向温皇,但我的身体却没能将我的意思传达出去,在温皇看来,我只是面无表情地看向他,眸中无波无澜,与冰冷的剑无异。

“嗯?是听不懂,还是变不出?”面对温皇的问题,我费力地让自己点了一下头,又摇了一下头,还好头部动作没有受到限制。摇完头,我就眼巴巴地看着他,希望他能猜出我的意思。

“变不出吗?嗯……应该是能力还不足。”万幸温皇是智者,在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自身状况下,他还能掌握真相。他卷起画,目光在我身上游走了一圈后快速收回,叹道,“男人是经不起挑衅的生物。你这般风情真是让我苦恼啊。”说话间,他抬起手,剑指朝心口一戳一弹,便有一滴心头血飞落在无双剑上。

我顿时周身泛起血光,在吸收心头血的同时,意识渐渐沉入黑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