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点火

 

“狼,好多狼!”由于火把熄灭,会场四周变暗,此起彼伏的狼嚎让看不到狼群的众人心生恐惧。

“别怕!是雪狼!是雪狼后!”人群中突然有人指着空中的雪峰大喊,那都是我特意安排的,为了不让民众恐慌,出现踩踏事件,在关键时刻及时安抚民众情绪。

众人闻声再抬头望去,只见雪峰上的狼影们正朝峰下的会场奔涌而来。峰顶上那头体型格外巨大的头狼也混在狼群中往下冲。距离近了,便能看到那些都是雪狼,头狼背上还骑着一人,身形娇小,穿着一身白,很难注意是什么时候到了狼背上的。那就是骑在飞英背上的我。自从我成年后,飞英已经不太能驮我了,我也就只能骑这么一时半刻,来个拉风出场。

“雪狼后!雪狼后!雪狼后!”我安排在观众中的托们不失时机地开始为我烘托气氛,振臂高呼,没喊几下,就带动周围的无知群众跟着一起欢呼。毕竟不管怎么说,我确实是苗疆一大传奇人物,名人效应说不定强过北竞王。

在台下观众们热烈的呼声中,我骑着飞英落向舞台。我的十一雪狼卫早就在舞台上列队埋首跪迎了。我一个纵身,从飞英背上优雅落下,并没有踩在舞台上,而是踩在雪狼卫厚实的背上,一步一个,缓缓走至台中。

我此刻穿着北竞王从未见过的服饰。衣服式样是在雪狼一族传统礼服的基础上重新设计的,重在打造出雪狼后的高贵冷艳感。雪纺纱的飞袖和裙摆飘逸灵动,雪绒毛镶边和银丝暗纹彰显奢华典雅。从头到脚的佩饰也是在竭力呈现雪之冷艳柔美与狼之狂野凌厉。我胸前项链闪耀如漫天飞雪,耳上的耳环璀璨如圆月,步摇与发簪也如流云飞霞,并不繁复,大气出尘。

我就像自雪山天峰上降临的神祇,为大市集赐福。空灵的乐声在我走完最后一个雪狼卫后背,跳落在地时响了起来。我身后跪着的雪狼卫也跟着节拍站起身来,为我伴舞。有练武的基础,跳起现代舞来那是要多帅有多帅。我将雪狼一族的传统武舞和现代劲舞相结合,自然让这个世界的观众耳目一新,看得如此如醉。

当然,不止是舞蹈,舞台效果我也没有忽略。我花费了大力气来布置舞台机关,就是为了我这倾国倾城的一舞。配合着铿锵悠扬的乐声,我纤手虚指,所指方向就会有风雪乍起,玉足轻点,地面上就会出现冰封。雪与冰自然不是简单粗暴地出现,而是会勾勒出一个个美丽的图案。那是在场所有部落各自信仰的图腾。

无论是看台上的王公大臣、部落族长,还是舞台边的平民百姓,一个个都看得如痴如醉。竞日孤鸣也不例外,一瞬不瞬地盯着舞台上的我,扬唇含笑。从我出场起,他拿在手中的玉觞就没再动过。

一曲将近,我的雪月爪伸出,使出万狼啸天绝的虚架子,一个帅气落地,就势一爪拍地。这一爪仿佛毁天灭地一般,浮在会场半空的雪峰炸裂成了一朵朵烟花,舞台也瞬间裂开来,一座火炬台缓缓升起。点火是大市集开市仪式之一,象征着苗疆红红火火,点火人自然只能是苗王。

火炬台还在往上升时,看台王座那边,小牙已经躬身上前通知北竞王:“王上,王后娘娘在火炬台设置有机关,只需挥手便会自燃。”

多余的话不用交代,北竞王自然能做得很好。他闻言,回过神来,缓缓起身步下舞台。舞台上,雪狼卫左右排开,在此跪下恭迎。我站在火炬台边等候,见他走近,也行礼退到一边。

竞日孤鸣走到火炬台前,先是眼神睥睨地扫视了一圈台下的子民与看台上的群臣,才缓缓开口宣布道:“大市集开市!”话罢,一个霸气的挥手接着一个优雅的转身,轰的一声,火炬台上燃气熊熊烈火,火光将他飞扬的衣袂照得愈发珠光宝气。

北竞王携我回到王座上,落座之后,见我一直笑看着他,一副等夸奖的小表情,便笑道:“孤王着实惊喜。小雪这一舞,可是惊艳了整个苗疆啊!”

“是吗?王上也觉得惊艳吗?”我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表演服。

“小雪穿这一身好似冰雪女神,尤其是在台上,一脸冷若冰霜时。”北竞王也在新奇地打量着我。此刻我就近在他眼前,许多细节是舞台上看不清的。

“王上言下之意,就是小雪不笑时比较美咯?”

“笑起来更美。”

“哼。”闻言,我得意洋洋地娇哼一声,站起身来,“饿死我了。先躲去填饱肚子,再来陪王上看表演。”

 

大市集的开市如我所愿,是空前绝后的隆重盛大,真的成为了苗疆历史上的经典盛会。我那场点火之舞更是被苗疆百姓们津津乐道,越传越神,我也因此渐渐被传成了苗疆第一美人,取代了女暴君的位置。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当时的我还在密切关注着大市集的后续进展,根本没时间去了解这些。

为期半月的大市集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我忙过最初的数日后,总算能喘口气了。只要没遇上出其不意的厉害对手,这次的大市集必定会圆满落幕。不过,我也不认为苗疆还会有这样的存在。前一任苗王是枭雄,早就把有野心有能力的人都给清光了,也就剩下北竞王一个碍于身份地位动不了手。现在的苗王是北竞王,那些藏得深没被前苗王揪出来的阴谋家自然是逃不过更精于此道的北竞王,又一轮清理之后,真的没什么人还能破坏敢破坏大市集了。

“你要孤王陪你一日?”竞日孤鸣轻轻落下一枚白子,斯条慢理地问道。

“至少半日也成啊。大市集一年一度,今年更是特别,小雪想和王上一起去逛。”我趴在棋桌边,一边用手拨弄着棋笥里的黑棋玩,一边嘟嘴撒娇道。

竞日孤鸣沉吟片刻,终于点头应允了:“好,允你了。明日就可以陪你去。”

我知道这段时间北竞王与撼天阙打得并不激烈,只要有心,绝对能抽出一天时间来陪我。听到他答应,我顺手就抓在手里的黑子往空中一个抛撒,欢呼道:“嗷~大市集,王上要来啦!”我也不再下棋了,拽着北竞王去试衣服。

为了这次约会,我可是特意给他量身定做了好几套微服私访用的服饰。当然,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去逛大市集这么一回,我也是在为以后退隐做准备。我可不想北竞王以后伪装成单夸那种模样,怎么也得是个风度翩翩的采参贵公子。

“看来小雪很是期待啊。”换上了一身金白色华服的北竞王看起来愈发的儒雅斯文,他饶有兴味地把玩着一对雪狼面具,对我笑道。

“这个是狼王面具,是王上戴的。”我从他手里抽走属于我的那个面具,解释道,“会场里有卖面具的,很多人买了就直接戴着逛。我们正好可以借此做掩护,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败坏了兴致。”

“大市集上卖面具?没记错的话,过去是禁止的,担心有人遮掩真容,图谋不轨。”

“是啊。今年是我下旨特许的。戴面具逛市集多好玩啊!不但能玩得舒心自在,还可以避免不少麻烦。真要有人图谋不轨,怎样都会去做的。小小的面具根本阻止不了什么,反而还显得承办方胆怯怕事。”

“根本是你想要戴面具玩吧?理由倒是说得冠冕堂皇。”北竞王笑着揭穿我道。

“唉呀,王上!你自己清楚就好,就别揭穿我嘛~”我放下面具,拎起一件金白色衣裙比在自己身上,对他说道,“明天若王上穿这一身的话,我就穿这件,好看吗?”

“嗯……穿上身让孤王一观。”

“不要!明天才穿给王上看。”我一脸坏笑,脸上简直写着“我就是要吊你胃口,你能奈我何”。

“既不想穿,那便都不穿了,让孤王好好欣赏。”

我勒个去,男神,你怎么突然开车!形象呢?

我还在惊诧,就猝不及防地被他拉进了床帐中去……

 

次日,我自然是不会早起的,习惯性赖床赖到快用午膳时才肯起身。因为答应要陪我一整日,所以北竞王也非常罕见地呆在我宫中没走。他醒得早,起身洗漱用过早膳之后,又回到床上来陪我。

沐浴在晨光中的竞日孤鸣简直灿若朝阳,美若天神。他俊逸的五官仿佛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微光,给人一种看不真切朦胧感,尤其那飞扬的眉眼,眸光中好似荡漾着暖阳与春水,一眼便是人间四月天。披垂的辫发没有佩戴珠宝,少了几分逼人贵气,多了几分淡雅。他斜倚床头,慵懒地翻看着一本书,身上松散地披了一件杏黄色丝绸睡袍,衣襟半敞,隐约露出内中胸肌的轮廓,线条优美,恰到好处,并不过分阳刚。

我搂着北竞王的腰,躺在他的身侧,看他看得两眼发直。我觉得自己不能早起简直是亏大发了!明明这般美色天天在自己身边上演,我却是今天才无意中发现,简直暴殄天物啊!

“醒了?”北竞王看了好几页书,忽而目光一扫,看到我正睁大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便淡淡笑问了一句。他的淡淡与默苍离的淡淡不用,他是明媚的日光,透着暖意,默苍离是轻柔的微风,浸着清凉。

我哪里舍得清醒起床,恨不能一直沉浸在他的美色之中。我爬到他身上,埋胸撒娇,含含糊糊地嘟囔道:“我还没醒呢!”

“那你慢慢睡,孤王等得起。”竞日孤鸣莞尔一笑,轻轻捏了捏我的脸,继续看他的书,任由我趴在他身上摸蹭,就连我痴迷的目光也似乎熟视无睹。

我发现自己被无视,便胆子肥了起来,开始趁他看书看得专注,肆无忌惮地吃起他的豆腐。我正在暗爽,不想他突然将手里的书往旁边一放,抱住我就是一个翻身,开始压着我做起晨间运动来。

他突然进入我,抽动了好几下,我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玩火闯祸了,赶紧求饶:“王上,小雪错了,不该招惹你。等下还要逛大市集,饶命啊!”

“敢纵火,就要有随时会被焚身反噬的觉悟。”北竞王的鼻息渐重,话音里带着促狭的笑意。

我这时才忽然意识到,北竞王不是无视我,而是故意放纵我,然后就可以逮着我的错处,随心所欲地欺负我,还让我有口难言,乖乖认栽。他简直就是我的克星啊!

可惜,我觉悟得太晚,北竞王已经在我体内肆虐起来。虽是突如其来的入侵,但昨夜风雨盛大,现在雨露犹在,他一路进出畅通顺滑,硕大的肉刃一次次将我的花穴撑满。柔嫩的肉壁被凶猛地碾压顶击,连带着我整个人都在抽搐,如秋风中的落叶般瑟瑟凌乱。

“啊!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敢了,王上~”那毁天灭地般的快感就像北竞王的大手,将我抛上抛下,随意拨弄。我难以承受这种激荡,不住地尖叫求饶。

我没喊几声,就被北竞王捂住了嘴,只能呜呜呜地发着声,承受他的疼爱。好在这一次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故意拖磨,反而是贴心地加快了进程,很快在我身上泄了火。他收兵退走的同时,也松了捂我嘴的手,轻笑一声道:“想来你也完全清醒了,该起床去大市集了。”

“残暴!”我面朝下地趴在床上,还没从虚脱中缓过劲来,听到他的催促,忍不住抱怨道。

“嗯?小雪在说什么?”北竞王本已下了床,听到我的话,转身将一只手轻抚上我挺翘的臀峰。

我立即就领悟了那只手传达的暧昧暗示,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惊恐地回道:“啊,没什么!我是说我马上就起!”

我起得太急,更不没想过要扯来被子遮一遮春光,于是,我胸前汹涌晃动的波涛便勾得北竞王目不转睛,等我察觉到他目光中的异样,慌忙用手遮挡时,他已经将我被蹂躏后的身体欣赏完了,颇为满意地扬唇一笑,收回了目光。

可恶。我有些郁闷,却无法从北竞王那扳回一局来,只好在心中意淫了一番等他失去武功时,我再对他这样那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