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开市

 

“王上回宫了!”我刚从大市集的会场舞台上下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小牙就欢天喜地地跑过来禀报道,“王上听说王后娘娘正在视察大市集会场的布置情况,宫门都没入,直接就调转马头赶过来了。”

“哦,回来了啊!”我排练练得满头是汗,一边喘气一边以手做扇地给自己扇着风。小牙见状,左右看了看,也找不到可以代替扇子的东西,只好也用手来给我扇风。我喘息稍稳后,就对小牙说。“你别扇了,快,带我去更衣。王上应该很快就要到了。”

“啊?为什么要更衣啊?奴家看着挺妥当的啊!王后娘娘穿这一身可美了,正适合去迎接归来的王上。”小牙不解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道。

“笨啊你!这是大市集开幕式上的表演服,现在怎么能随便曝光呢?到时候上台就不惊艳了!”我拉着小牙就往换装的帐篷里去了。

等我稍作梳洗,换上日常的轻便宫装出来时,北竞王已经到了会场,正在视察舞台的布置工作。我见状连忙离得老远就喊了一声,然后飞身奔了过去:“王上~”

竞日孤鸣闻声转身望来,见我就快要扑到跟前,莞尔一笑,手一伸将我举到半空,优雅地带着我转了几圈,然后我才落到他怀里。我立即捂住他的双眼,笑道:“王上,你现在还不能看会场的机关设置,不然到时候就没有惊喜了。”

“好,孤王不看就是。那让孤王好好看看小雪吧。”

我嘻嘻笑着,松开遮眼的手,从他怀里跳了出去,然后很臭美地在他面前左摇右晃,再转几个圈圈,才停下来问道:“好看吗?”

“多日不久,小雪似乎消瘦了。”竞日孤鸣竟然还真的很认真地打量着我,微笑道,“大市集的筹办还顺利吗?”

“嗯。一切尽在掌握。王上就等着看小雪献上的大礼吧!”我自信满满地说道,然后又歪着头,学着北竞王刚才的神色也打量起他来,“王上,你呢?你这一趟顺利吗?”

“差强人意。不过,也无需烦恼。”他轻抚着我的脸,风轻云淡地说道。我明明对他的事一清二楚,却不得不装作听得似懂非懂,迷茫地点点头。他又笑着问道,“小雪,是现在随孤王回宫吗?”

“回啊!我当然陪王上一起回去。”我脱口而出,说完却又有些放心不下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亲自处理的状况。

尚在建设的大市集会场里,有不少人在忙碌,走来走去,大呼小叫,十分热闹。北竞王牵着我的手,缓步往会场外走,我亦步亦趋地跟着,身后跟随着一队赶来陪同的官员和护卫。直到出了会场,我还是老往会场里瞟。北竞王就握紧我的手,轻拽了一下,我才把注意力转回到他身上。

见北竞王似笑非笑地正看着我,我就知道他已然不悦,连忙学深宫怨妇状,可怜楚楚地娇声道:“王上,小雪好想你想得好苦啊!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春蝉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是吗?”竞日孤鸣自然知道我在演,一如既往地不揭穿我,还很配合地和我搭腔。

“当然啊!”

“看来小雪有许多相思要对孤王倾诉,那就与孤王同乘一骑,在回宫的路上慢慢道来吧。”

“诶?”我有点接不住他的出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抱上了马。

北竞王策马走了一会,见怀中的我不出声,就笑着问:“怎么?小雪这么快就没辞了?”

“呃……”我还在搜肠刮肚,想着相思之情要怎么表达时,就听见他一声轻哼,虽然带着笑意,但我却本能地听出危机感来,不由一慌,张口就来了这么一句:“第一最好不相见。”

“嗯?”

我也管不了这首歌应不应景了,既然出口了,只好硬着头皮接着唱了下去:“如此便可不相恋。衣带渐宽,怨秋风悲画扇。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相思枕畔,但凭见泪痕湿。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别是一般,剪不断理还乱……”

一曲歌罢,苗王宫也遥遥在望了。北竞王抱着我策马缓行,久久静默无声,害得我心中很是忐忑。我已经好久没在穿越时唱歌了。与默苍离的那一世,我知道他不会在意这种无聊的事,所以才敢大着胆子用歌撩他。如今我在北竞王面前唱这种歌,好像有点不符合我的人设啊!而且他又是个风雅精细之人,我要是一个解释不好就麻烦了。

“王上,好听吗?”为了不让对方追问,我只好主动出击,模糊焦点,转移话题。

“很别致新颖的小调,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是啊,小雪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就特意地学了。想不到,现在唱来,跟当初听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故意用似是而非的话语暗示这首歌的来历。

“这种哀婉之音并不适合你。”幸而北竞王似乎还在回味着歌词,并没有细问。说话之间,我们已经来到了王宫前,他抱我下马时,吻了吻我的脸颊,笑着用昭告天下似的口吻对我说道,“你是孤王的小雪,是苗疆传奇的雪狼后,你应该是骄傲的、狷狂的、明艳的,与悲伤绝缘。”

“是。遵命,我的王上~”我得意一笑,朝他行了一礼。

 

大市集如期举行。在正式开始前半个月,各部落的与会队伍就已经陆陆续续到来,在指定的区域支帐进驻。会场周围因此渐渐热闹起来,大商贩大卖家们急不可耐地开始频繁聚会,洽谈生意。各种小型集市自发涌现,算是给大市集热热身。

好不容易,挨到大市集开市之日,大市集的会场终于对外开放了。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北竞王携同我走在最前头,身后跟着文武百官,再往后是各部落与会代表。雪狼一族身为东道主,在会场里列队恭迎王驾。

一入会场,满目鲜花彩旗,繁盛至极。不过,这倒是与之前的大市集无异,北竞王笑吟吟地看了我一眼,没有多问,耐心等着我送他的惊喜。我挽着他的胳膊,一路端庄优雅地走着,眼睛却在快速地扫来扫去,审视整个开市进程的各个细节,心中难免有些紧张。我感觉自己就像个指挥大战的将军,身边的北竞王根本是来督军的。

“小雪,放轻松。”突然,北竞王轻轻拍了拍我的手,低声笑道,“再天衣无缝的计划也会受执行者能力的影响,不可能完美实行。区区大市集,有孤王在,你输得起。”

“哼,小雪紧张的又不是输赢,”我轻哼一声,娇嗔道,“是要送王上的惊喜。如果这个过程出了差池,那就不美了。”

“孤王有你这份心意就够了。”

“你够,我可不够啊!”

“哈。”说话间,我们浩浩荡荡一行人进入到了会场的游乐区,在大舞台周围的看台上落座。

众人刚坐定,就有一阵鼓声从四面八方传起,铿锵有力的乐声也渐渐响起来。大市集开幕式在此一刻就开始了。

“嘿,嘿,嘿,嚯嘿……”雄浑的男声伴随着那粗犷狂野的鼓乐声吟唱起来。那不是一个或者几个人在唱,而是所有散布于会场各处的工作人员在闻乐而歌。他们有的在维持秩序,有的在处理会场事务,有的还在调运物资。大部分都是雪狼一族的人。

简单明快的旋律迅速感染了众人。在最后被放入会场的平民百姓蜂拥而来,听到这灵魂乐吟咏,全都情不自禁也跟着哼起来。于是,原本如星星点点散落会场,忽远忽近飘渺的歌声不一会就变成了澎湃的声浪,从会场数个出入口涌而来。那声势犹如涨潮,一浪高过一浪,听得人惊心动魄。

“啊——咿呀——”就在看台上众人不习惯地四处张望,有些坐立不安之际,又是一声高亮悠扬的吟唱响起,像一条游龙,冲破滔天巨浪,跃出水面,直冲九霄。很快,众人循声看向了舞台,先前一直不知该往哪看的视线终于找到了焦点。

舞台上,一队雪狼族少女踏着轻盈的舞步,踩着鼓点,娉婷婀娜地走入了众人的视线。她们穿着雪狼族传统盛装,载歌载舞,明艳动人,仿佛是天地间的宝珠,绚烂得人移不开眼。

一曲未罢,舞台四周就已经人山人海,围得水泄不通。苗疆人都知道,大市集最精彩的舞台表演就是开市当天。只有这一天,苗王必定驾临,承办的东道主与各个部落都会献上最好的表演,向苗王表达忠诚,同时向整个苗疆展现本部落的实力和魅力。

开市前三个节目由东道主献上。但由于刚刚开放会场的缘故,绝大多数百姓都未能赶到舞台这边,所以,前几个节目很难受到大众瞩目,达到预期效果。我这一手安排,巧妙地避开了这个缺陷,从一开始就吸引了百姓们的关注,即便不能及时赶到舞台边观赏,也同样被雪狼族的惊人声势震撼,印象深刻。

当第二个节目开始时,舞台周围就已经容纳不了更多的观众了。我见吸引眼球的策略达成,稍稍松了口气,好整以暇地观赏起接下来的节目。我根本没空过问雪狼族其余的表演,所以,也和众人一样看得津津有味,兴致勃勃。各部落的表演自然也不会逊色,奇思妙想,看得我也叹为观止。北竞王倒是对各部族了如指掌,我一边看一边和他感慨吐槽,偶有疑惑,他都解答其中内幕。

白驹过隙,我正和北竞王看表演看得高兴。天边已经太阳西斜,红霞漫天。小牙领着一队宫女为我们摆上了晚宴。我没吃几下就停筷了,起身欲离,北竞王见状,还以为我要在人前装斯文,吃得不爽快,就笑问:“小雪打算躲去王帐里用膳?”

“才没有呢!王上就会取笑我。我是去忙正经事!”我瞪了他一眼,离席而去。

 

正所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大市集开市表演的高潮时刻,便是我带来惊喜之时。这时候的会场已经达到了人流最高峰。不只是游乐区,就连交易区和竞技区也人满为患。舞台四周一直都是挤得水泄不通,绝大部分人晚饭都不吃,一直伸长脖子观看着台上叫人眼花缭乱的表演。

会场周围都燃着火把,还有篝火零零星星散布各处,将整个会场照得亮如白昼。每处明火都有几个或者一队士兵守卫,防止失火。他们的存在令得前来大市集的民众们心安。但,他们的举动却不为众人注意。突然,天边一道烟花炸裂,所有守卫火把的士兵望见,都行动一致地将火把熄灭。

众人们顿时感觉会场一暗,正奇怪地举目四望,就有眼尖地望见了会场周围的山有光点蜿蜒成线,不,是形成一个字。原来,会场北面和西面各有一座大山,距离会场并不近,但站在会场中,却能清楚地望见。此时,两座山就好似会场的背景板,其上闪耀起两个大字,虽未完全成行,但已经能看出是什么字了。北面山上是个“竞”字,西面山上是个“王”字。

竞日孤鸣端着玉觞,望着远山上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勾连出来的王字,笑得有些复杂,喃喃自语道:“小雪……”

就在所有人惊叹于我的大手笔时,会场里开始飘起点点飞雪。悄然飘零的雪花,并不引人注目,竞日孤鸣却是第一时间留意到了,他展开手掌,很快就有一粒雪落在了手心。那一点点沁人的凉意,让他又笑了一下,先前暗藏的苦涩褪去,温和的语声中也泛起一丝甘甜:“其实,你的到来,就是小王最大的惊喜。”

雪还在落着,越下越大,在篝火的照耀下,折射出梦幻的七彩,突兀的凉意终于引起了会场再一次的骚动。“怎么下雪了?”人们大呼小叫着,纷纷仰头张望。

“嗷呜呜呜呜——”一声悠长的狼嚎从黑暗中传来,与此同时,大风刮起,吹得会场上一时风雪大作。一座巨大的雪峰陡然出现在会场半空中,峰上有无数狼影蹿动。最大的那一头正站峰巅仰天长啸,“嗷呜呜呜呜——”又是一声狼嚎过后,会场四周或远或近地也传来了群狼的阵阵长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