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心结尽释

 

琅琊小筑外,竞日孤鸣闲闲地翻着九龙天书等着温皇前来。他一身金白华服,戴着雪狼面具,正是与我逛大市集时的装扮。这身装扮既不掩他的华贵风流,又不会让熟人轻易认出,当初也是耗费了我不少心血设计出来的。

今日我让竞日孤鸣穿这一身出门赴约,自然是有深意的。单夸那副尊容太难认了,又不能让姚金池轻易将人认出,我思来想去,就选了这身装扮。我虽推说不去,但其实还是跟着隐在暗处观望。

姚金池如期而至,竞日孤鸣听到脚步声,下意识改换了平时说话的语调,边说边转身看过去:“如期赴约,温皇果然信……”见到来人竟是姚金池,大吃一惊,手中书一个不稳,掉落在地。

“先生,你的书掉了。”幸好竞日孤鸣做事有滴水不漏的习惯,现在只要是身着伪装,有外人在场,他都会改变说话的声音和语调。所以此时的姚金池根本没觉察出他的异状,一句话拉回了他的失神。

竞日孤鸣连忙俯身捡书,喃喃自语:“哈,原来还有这一步,温皇啊温皇!怪不得小雪会看你不顺眼,哈。”

“先生在讲什么?”姚金池没听清他的话,问道,“先生是温皇约见的人吗?”

“他……”竞日孤鸣若有所思,反问道,“温皇对你讲什么?”

“他要将千雪王爷送回还珠楼疗伤,为了怕耽搁与先生的约会,所以请我前来,说是要收一本书。”

“这么重要的东西,能让你单独前来吗?”

“嗯?是很重要的书吗?”见竞日孤鸣看着手中的书,似有难色,姚金池又出声唤道,“先生?”随即她反应过来,歉然道,“啊,奴家姚金池,当真失礼,还未请教先生姓名。”

“我叫单……”竞日孤鸣感觉不妙,立时止住了口,忽而瞥见身边的房屋,改名道,“小楼。”

“单小楼?”

“是。单小楼。”

“这名字倒是风雅。”

“嗯。先祖书香传家,直至小楼,埋没了先祖。”

寒暄了几句后,姚金池又看向竞日孤鸣手里的书问道:“先生手上那本书,就是要交托给温皇的吗?”

“是。”竞日孤鸣踌躇再三,还是将书递出,“这本书非常重要,请姑娘好生保管。”

“啊!”姚金池接过书,看到书名,惊呼出声。

“姑娘好似非常讶异?”

“这本是九龙天书?!”

“是正本的九龙天书。”

“先生是怎样得到这本书的?”姚金池探究地看向竞日孤鸣,开始有心打量起他来。

“因缘际会,一言难尽。”竞日孤鸣回避她的目光,轻描淡写道。

“几年前,这本书,还是武林中争夺的目标。为了这本书,中苗产生剧变,魔世开启,前任苗王身亡,也牵连到……”说到此,她忽而一顿,仿佛牵扯到了心伤,平淡的语气陡转,颇为苦涩地继续说道,“金池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

“方才姑娘所讲的两位最重要的男人,其中一位,可是苗疆王族,千雪孤鸣?”

“你认得千雪王爷?”

“也是巧合,正是在下救了他,才会遇见温皇。”

“原来是你救了千雪王爷生命,多谢你。大恩大德,金池必当偿还。”

看着金池行礼感谢的欣喜模样,竞日孤鸣不由想起那日她恭敬自己凯旋归来的神情,有些怅然,口中淡淡道:“不敢,济危扶困,份所当为。金池姑娘免礼。”

“该然。”金池道完谢,想着千雪,不由又愁上眉头。

“看姑娘神色,千雪孤鸣,该是姑娘所言,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如今历劫重遇。应该高兴才对。”姚金池浑身一震,微微摇头不语,竞日孤鸣见状忙问,“姑娘怎样了?”

“男儿志在四方,他本是浪荡不羁之人,心中只有兄弟江湖,我又怎能为一己之私,强行挽留。”

“漂泊久了,总是会想找寻一个伫足之处。也许,你便是风栖的竹林,千帆过尽,他会愿意为你停留。”本是宽慰姚金池的话,竞日孤鸣说着说着,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我的身影来。想到我,他不由望向了周围寂静的山林,想着我必定正蹲在某棵树上冷眼旁观,想着我醋意滔天气鼓鼓的模样,心中又是好笑又是苦恼。

“金池不敢奢望。”姚金池回完话,发现对方正在晃神,嘴角噙笑,莫名有几分熟悉感,似乎这样的笑容在哪里见过,她不由问道,“先生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在下只是想,姑娘蕙质兰心,相信千雪王爷,定然不会辜负姑娘心意。”

“金池多谢先生美言。啊,不知不觉,竟向先生说了这许多不相干的事情。当真唐突。”

“不会唐突,不会唐突。”

“不知为何,与先生一见如故,不由得让金池又想起另外一个人。”

“什么人呢?”

“另一个金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对他,金池爱过,也恨过,曾经怜惜他、感激他,却又怨他、怒他。金池始终看不透他,却可能最了解他,他曾是金池最怨恨的人,让金池对他冷言恶语,但现在……”

“现在怎样?”姚金池的话,让竞日孤鸣心头一震,赶紧追问道。

“如果他现在出现在金池面前,金池却也愿意放下过去一切,跟着他离开。”姚金池说完,禁不住垂下泪来,赶紧低头,背过身去拭泪。

竞日孤鸣愣怔地看着她的背影,情不自禁伸出手去,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手伸到一半,脑海里又闪过了另一身影,那是我抱膝做在宫檐上身影。于是,他缩回了手,又朝四周望了望,虽然不知道我身在何方,但却能肯定我就在附近。

这时,姚金池也收拾好情绪,重新转过身来道:“很抱歉,是金池失态了。既然这本书非常重要,我先回去向温皇交代。他日有闲,再来拜访先生,聊表谢意。”

“不用了,我即将远行,也许此生,再无缘见面了。”

“啊?先生要去哪里?”

“云游四海。先人曾言,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现今中苗受困魔祸,小楼也想趁此机会远行,一为避祸,一为增广见闻。”

“是吗?”姚金池感到有些失望,也不知为何,对着眼前之人,她心情莫名起伏不定。

竞日孤鸣也看出了她眼中的异色,生怕她在逗留下去就会认出自己,于是出言送客道:“姑娘该回去了,请!”

“那金池就告辞了。多谢先生。”姚金池行礼辞别,走出几步后,又莫名其妙地忍不住回头去看竞日孤鸣,问道,“我们真正没机会再见面了吗?”

“人生际遇无常,小楼也不能断言什么?就好像也许有一天,金池姑娘会再遇见你口中所说的人。届时,金池姑娘又未必愿意跟他走了。”

“嗯……”姚金池思索着他的话,有些魂不守舍地离开了。

竞日孤鸣还在目送她远去,我已经来到了他身后,阴阳怪气地说道:“为什么不表明身份?现在她都愿意原谅你,放下过去,与你厮守了,你还在迟疑什么?坐享齐人之福不好吗?”

“小雪!”竞日孤鸣并不意外我的出现,转身没好气的唤我道。

我没理会他,背过身去不想看他,继续酸溜溜地说着:“你的性子就是太被动了,刚才伸出去的手不缩回了,或者摘下脸上的面具,你们不就美满了。”

“小雪!”竞日孤鸣走过来拉我,我甩开他的手,退到一边。

我气鼓鼓地瞪着他,没有停下话的意思:“她人还没走远,你快去追啊!何必在心中留下这个缺憾呢?你也不用顾忌我,反正你美满幸福了,也不需要我相陪了,我会离开,也不会死缠烂打。没有我,没有雪狼卫,你现在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我越说越觉得自己真的是多余的存在,其实北竞王的剧情只要在这里表明身份,就能逆转悲剧。我心痛得渐渐说不出话来,无可发泄,只能转身就走。

“小雪!小雪!小雪……”竞日孤鸣见我往外跑,一脸一去不返的决然神色,又惊又急,一边追一边呼唤我。

我负气而走,也不辨方向,只是一个劲地加速,想要逃离有竞日孤鸣的地方,逃离这个让我伤心欲绝的世界。在我身后,竞日孤鸣的呼声越来越远,失去武功的他自然是追不上我的。不过,他也奋力追了我很久,似乎嗓子都有些喊哑了。

我一直跑到四下寂然,听不到之前一直萦绕在耳畔的呼声时,才猛然停下来,没等我自己喘口气冷静一下,我又开始情不自禁往回跑去。这一次返回比跑出来更快速,我几乎是全部的内力来加速。

不一会儿,我远远望见了竞日孤鸣。他正扶着树,剧烈地喘息着,时不时夹杂着几声咳嗽,看起来已经追得脱力了。我悄悄地落在他的身后,慢慢接近他,就听到他凄然地自语道:“小雪,现在的我……已经留不住你了啊……小雪……咳咳咳……”看着他情绪激动、痛苦不堪的样子,我终于忍不住伸手轻抚他的背,给他顺气,他立即转身死死住住我的手,“小雪……小雪……别走!别走……”

“嗯。”我有些懊悔自己把他逼成这样,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

竞日孤鸣抱住我,好不容易才喘匀气,开口解释道:“其实,我与金池早就结束了,就在九龙天书之局她私自将假的战策通知藏镜人的那一刻。她真正爱的人是千雪,她对我的感情与我对她的留恋同样,都只是对曾经美好的缅怀。”他捧起我的脸,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继续说道,“从前,我连自己真正想要什么都不清楚,但是现在,我已经很明确自己的选择了。初雪孤鸣,我爱的人是你!”

我有些呆滞地看着竞日孤鸣,从来没期待过他的表白,现在突然面对,我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怀疑他的感情。可能是因为有情敌存在的缘故,所以我总不免患得患失,情不自禁的多疑起来。

沉默片刻,我才淡淡问道:“你确定?”

“当然。小雪,我最在乎的人是你。我可以不再见金池,不见千雪,不见苍狼,但,我不能不见你,我不能失去你。”竞日孤鸣凄然一笑,轻轻捏了捏我的脸,颤声问道,“小雪,你会离开我吗?”

“不会,当然不会。我们……”我莫名有些愧疚,不太敢面对他那双情意绵绵的眼眸,便低下头来,小声嘀咕道,“……一家三口才不会分开。”

“小雪,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虽然我说得很小声,那句话几乎是含在口里的,但竞日孤鸣还是听清楚了,第一时间领悟了我的潜台词。

“其实,我已经有了。”我把头埋进竞日孤鸣怀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原来如此。今日这一关可真是生死局啊!”竞日孤鸣苦笑道,他自然明白,如果先前他有半分行差踏错,我是真的会带着孩子弃他而去,“没想到小雪连设局也学了我。”竞日孤鸣虽不知我能预知未来,但也以为我应该是猜到了温皇会让姚金池来取书,于是,他才有今日一劫。

“胡说!是温皇算计你的,我只是顺势考验一下而已。”我嘴硬不肯承认。

竞日孤鸣对此也只是笑笑,并不追究,牵起我的手,温声道:“小雪,我们回家。”

“嗯。”我点点头,与他肩并肩,手拉手地走在了山林中。静谧的山林间落了我们一路的欢声笑语。

“夫君,你怎么不问问我什么时候怀上的?”

“哈,你突然嚷着要戒酒的那天,应该就是发现自己怀上的时候。”

“诶!这样也行,你们智者还真是一叶知秋啊!”

“小雪也很有成为智者的潜质啊。”

“雪狼后可以在你的书里当个智者,我就算了。说起来,夫君写的那本书,结局要让我死得壮烈点。不是正好有魔世入侵吗?死于千年一魔元邪皇之手,这个规格待遇不错。”

“小雪想要悲剧?”

“悲剧让人记忆深刻嘛!这样的传奇故事才好看。”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