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墨邪波澜

 

“恩公。”中苗交界的临时居所里,重伤的千雪被七巧搀扶着走了屋来。

“喂,你怎么随便起身了,不知道自己伤得有多重吗?快回去躺着,有什么事,先等我把药煎好再说。”我见此情形,顿时上上辈子的职业病就犯了,对着不老实的病人吼道。

千雪也没料到我是这个态度,稍微一愣,还是致谢道:“在下千雪孤鸣,多谢恩公相救。”

“知道了。”我不耐烦地一挥手,“叫你躺回去休息,没听到吗?”

“大恩不言谢,他日千雪孤鸣必当图报。但我……现在……我……呃……”千雪竭力想要说些什么,却突觉一阵晕眩,随即昏迷了过去。七巧有些扶不住千雪的倾倒,单夸赶上前将人扶住,我也在同时上去给他把脉。

“雪姨,爹亲他怎样了?”七巧焦急地出声询问道。

“雪……雪姨?”我却被她的称呼惊吓到了,想想我和她的年龄差,被叫阿姨也不足为怪,但是我先前自报名号单小雪,这丫头喊什么不好,居然喊我雪姨。

就在我被叫雪姨风中凌乱之际,单夸也给千雪把了脉,惊道:“怎会这样!”见七巧担心地看过来,他又安慰道,“七巧,你别着急,我会想办法救你爹亲。”说着,他将千雪扶回屋中。

“他的伤势并不简单,我不能压制他的伤,但我知道有人应该可以。”我跟了进去,对正在照顾千雪的单夸说道,“你留在这照顾他,我去请人来。”

“是要去找温皇吗?”单夸闻言,停下动作,有点担心地看着我问道。

“嗯。我去找应该不会有问题。倒是你,我觉得最好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单夸闻言,若有所思,我也没时间等他考虑,转身就走,“事不宜迟,我先去了。”

 

还珠楼我其实算去过好几回了,但闲云斋倒是第一次来。凤蝶将我领到温皇面前,回禀道:“主人,她有义父的消息。义父他受了重伤,需要救治。”

“嗯?”温皇抚扇不语,从我进来开始,他就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跟在我身边的飞英。此时,他才抬眼打量我,而我戴着雪狼面具,他自然看不到我的容貌,只能将注意力放在面具的图案上,“这面具……嗯,你是?”

“这不是重点。千雪孤鸣伤势沉重,昏迷不醒,急需救治。他的伤非同小可,若我诊断得不差,目前只有你的冰蚕蛊暂可压制。”应对温皇我也算有经验了,一上来就要直截了当,不被他用话绕住。

“哦?冰蚕蛊?听起来姑娘对我甚为了解,笃定我会出手援助啊。”温皇悠闲地摇着扇,淡笑地看着我,好似不为所动,继续试探道,“敢问姑娘芳名。”

“你救与不救,与我无关。反正消息我已带到。”我并不接他的话,兀自说完话转身就向外走去。

“雪狼后请留步!”身后立即响起了温皇的声音。

自己的身份被识破我并不奇怪,所以只是略微停步,并没转身,微微偏头对后面的温皇和凤蝶冷冷说了一句:“跟上。”

“主人,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问题,路上再问就好了。”凤蝶见我真的走了,对温皇焦急说道。

“嗯。”温皇陷入沉思。

凤蝶见状再次催道:“主人!”

“走吧。”温皇回神,这才起身带着凤蝶追了出去,我也没有刻意等在原地,和飞英远远地走在前面,保证自己的踪影没有消失在温皇视野里。

等我回到临时居所时,七巧已经翘首以待多时,见我回来,就迎上来急道:“雪姨你终于回来了!爹亲他……”

“七巧乖,大夫已经请来了。”我安慰了她一句,转头对正慢慢踱过来的温皇说道,“人就在内中。”

“义父!”凤蝶焦急地先冲了进去,温皇却是一边打量着周遭,一边慢悠悠地跟了进去。

等温皇进屋,我才转头与单夸对视了一眼。这时的单夸已经装成了下人的模样,虽被温皇扫过一眼,但似乎没有过多关注。我们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交流了一下,他便忍不住进屋去查看医治的情况了。我知道结果,并不好奇,等在外面,继续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

过了一会,温皇和单夸从屋中走出,七巧又抢上去问:“爹亲的状况怎样了?”

“我会带他前往还珠楼医治,你不用担心。”

“啊,多谢你,多谢恩公。”

“进入看你的父亲吧。”打发走七巧之后,温皇对我说道,“多谢你。”见我没作声,他又继续道,“”

“千雪之伤非同小可,能支撑三个时辰,是因为他根基不凡,超过三个时辰,是你用药不凡。似乎还有动用了针法调理,看起来颇为眼熟……”

我听了有点心惊,温皇对冥医的针法眼熟很正常,幸好我这一次没练织命针,动用普通银针的手法自然看起来不完美,似是而非。为了不让他在琢磨下去,我出言道:“他的伤,你不能解吗?”

“以蛊入药,毒走偏锋,是吾专精。论针术之巧,幽冥君死后,天下无人出杏花君之右。而专擅药理,自以药神为先。但杏花君已死,后继者修儒虽得真传,毕竟年幼技浅,如果能寻得药神,与我药蛊并用,或者还有机会。”温皇观察着我的神色,继续继续说道,“但药神失踪已久,再退一步,千雪亦精善药理,曾与药神交流所长,但他现在昏迷不醒,怎能自救?”

我忍不住剧透道:“药神传人榕桂菲。”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说完,我就不等他多想,立即送客道,“天无绝人之路,相信温皇会尽力救治自己的兄弟。如此,我也可抽身离开了。”说着,我看了单夸一眼,转身要走。

谁知温皇却突然说了一句话引得我停下脚步:“你可知以千雪皇冑之身,为何会纡尊降贵,学习药理?”

“我与千雪根本不熟,你问错人了?”我知道温皇这句话是想让我传达给竞日孤鸣的,所以并没有走,而是留下来,让单夸跟着听完。

“千雪钻研药理,是想医治他一名亲人,长久不愈的顽疾。”温皇果然继续自问自答,而单夸闻言,身形不由一震,幸而他正站在温皇身后,而温皇在留意我的反应,没有第一时间察觉。

我连忙做出反应,吸引温皇的注意力,冷淡地回道:“嗯。知道了。你还有别的话吗?”

温皇想了想,又问道:“此地琅琊居还会有人吗?”

“我以为没人才是好事。”我知道温皇在问是不是可以通过此地联系竞日孤鸣,而我的回答是没事就别联系了。

“哈,说的也是。”温皇没再挽留,心思莫名地目送着我们两人一狼慢慢远去。

等行到无人处,我才松了口气,急切地问道:“你说温皇看破你的伪装没?”

“虽未对我多加注意,但事后回想,必然起疑。”

“为什么啊?你又没露出破绽。”

“因为我不是雪狼卫,也不会武功。一个无用之人跟在你身边,怎不叫人起疑?”

“就不可能是那个据点的留守人员?因为据点被我废弃,所以跟着我一起离开。”

“有此可能,但也有别种可能,在没得到验证之前,温皇不会轻断。”

我闻言不由哀怨地瞥了单夸一眼,说道:“所以说,你费这么大劲伪装是图个什么,最终也就瞒过千雪一人。”

“哈。”单夸低头看了看自身,自嘲道,“看来小雪真不待见单夸这般模样。”

“当然。我设定的单夸可是位翩翩美郎君,戴着一副面具,在山林之间神出鬼没,宛若山神般的存在。”我越说越起劲,恨不能马上动手给他换个形象。

 

在我的强烈抗议下,竞日孤鸣放弃了单夸的伪装,出门只戴雪狼面具,稍微掩饰一下真容。正好近来元邪皇之乱,苗疆卷入了战争,他出门观望的次数也变勤了,似乎也没什么闲情逸致在伪装上花功夫。

“别担心,天佑我苗疆。魔世入侵每次总是来势汹汹,但全都惨淡收场,这一次必定也是。”高峰上,竞日孤鸣已经伫立良久,观察着下方边关的战局,有些茶饭不思,我忍不住出声安慰道。

“再看一会,我们就回去休息。”他转头对我笑笑,接过我递来的点心和茶水,一边吃一边说道。

“好,我不打搅你,先下去等着。”我拢了拢他的大氅,确认他裹得严实,不会受凉,这才离开。

其实,我更想留下来陪着他,只是我这段时间都在等另一个人,所以每次都跑去下方守着上来的唯一道路。这一次,我刚下到路口,就遇上我等待多时的人——温皇。

“此路不通。”我冷冷地拦住了温皇的去路。

温皇见我现身,不惊反喜,笑问道:“他在上面?”我不语,戒备地盯着他,飞英感受到我的情绪,也炸毛发出威胁的低吼声。温皇却犹自气定神闲地说道,“此地居高显要,边城风光一览无遗,尤甚者,可以观察边关战局。任何关心苗疆的人,都会来此驻守观看。”

我知道温皇是来索要九龙天书,自然不可能轻易离开,所以想引他说明来意:“这条路行至此已是尽头。你若有事,可以跟我说。”

结果,温皇也不接我的腔,话锋一转问道:“是他不想见我,还是你不想让我见他?”

“我不想有人扰他心境。”

“他若心定,又有何惧?”

“其他人不能,但是身为智者的你可以。你们智者最会杀人诛心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听你们言。”

“哈。”温皇轻笑起来,饶有兴趣地打量我道,“看来雪狼后对智者的认知颇为深刻啊!”

“他已非北竞王,我也不是雪狼后。放过我的夫君,直说来意吧。”

“这嘛……”话说到此,眼看没有转圜的余地,温皇眸中厉芒一闪,看向我身后的道路,企图闯关。我立时有所察觉,雪月爪探出来,随时进攻。

“嗷呜~”飞英也跟着反应,发出一声长啸的同时,先一步扑了出去。

“星辰极变·万狼啸天绝!”我自知不敌温皇,但也想试试自己的身手,尽可能地逼出任飘渺来。

温皇好整以暇地在一道道流光溢彩的爪光中躲闪,偶尔横扇招架,不时点评道:“嗯,这招我熟,你与千雪,还真是风格迥异。雪月爪果真如传闻所言,绚丽梦幻。”

“小雪,住手!”我正打温皇打得起劲,就听到了竞日孤鸣的叫唤,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收了招式。而温皇像个没事人一般,似笑非笑地看着竞日孤鸣。竞日孤鸣也在笑吟吟地回视着他,开口邀请道,“上面风景独好,不如前往一叙。”

“恭谨不如从命。”温皇自然不拒绝,抬脚就往上面行去。

竞日孤鸣又看向了我,我冷哼一声,别过脸去,没有跟去的意思。他便也没多言,重新走了回去。

我会阻拦温皇,其实只是想小改剧情,由我出面将九龙天书送去还珠楼,避免温皇派姚金池来取书,与竞日孤鸣再次会面。但被竞日孤鸣叫住的那一刻,我又改变主意了。其实,就算温皇和竞日孤鸣有约定,我还是可以直接将书送过去,阻止那两人见面。但是我现在觉得让他们再见面也好。苍狼当王,千雪没死,基本将竞日孤鸣的心结解开了,也就差姚金池这点残留。这也是我的心结,我想明确竞日孤鸣的心意,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

等温皇离开,我回到竞日孤鸣身边,他就向我解释温皇的来意:“没事,小雪不用担忧。温皇只是来讨取九龙天书,与我约在明日的琅琊居。”

“就只是如此而已?若单纯想要九龙天书,又何必非见你不可?”

“为了确认我的状态。毕竟我不是可以忽略之人。”

我看着竞日孤鸣,忍不住开口问道:“总觉得温皇不怀好意,明天我替你去,如何?”

竞日孤鸣不知道我别有心思,捏了捏我的脸,笑道:“毕竟约的人是我,你若不放心就同去,夫妻一体嘛。”

“算了,我还是不去了,省得我看他不顺眼,打起来。”

“温皇何时惹你了?”竞日孤鸣有些奇怪道。

“他没惹我,但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他算计你,我心疼。我吞了后半句话没说出来,岔开话题道,“夫君,我们回家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