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濟醫會之神醫對聖手

△序章

溫皇:真是好久不見了,冥醫。
冥醫:哼!想不到你竟然會來找我。我跟你之間的帳還沒算呢!將我的血枯蟬還來。
溫皇:你真是一點都沒變啊!都已經這麽多年了,你還不死心嗎?
冥醫:若不是你拐走我的血枯蟬,我早就研究出失血症的藥方了。
溫皇:比起你所鑽研的失血症,現下我有一傷患才是真正的挑戰。
冥醫:喔~~哼!你別想轉移話題,我不會再上你的當!
溫皇:你若不信,當可自行一觀。
冥醫:嗯~~這是……
溫皇:她是三途蠱的宿主,三途蠱爆發之後,我雖盡力穩定她的傷勢,但效果有限。雖能救命,不死卻殘。
冥醫:所以呢?你找我來是為了什麽?
溫皇:我雖有醫治她之法,但憑我一人之力卻無法辦到,所以才來拜托醫友。
冥醫:停住!別說得好像我跟你很熟一樣。
溫皇:醫友這樣說就見外了。「萬濟醫會」之上,我們兩人可是一見如故啊!
冥醫:是故沒有錯,是顧人怨的顧!只怪我一時好奇跟你接觸,害我損失慘重。這種事情一次就夠了!
旁白:冥醫杏花君不由想起了當年兩人的初遇……

△中章

狼主: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大名鼎鼎的冥醫。
溫皇:原來是冥醫,神蠱溫皇久仰大名。
冥醫:幸會幸會。
狼主:溫仔,難得你來萬濟醫會,冥醫可是尋你好久。
溫皇:哦?
冥醫:我是來向你請教的。
溫皇:哦?冥醫對蠱術也有涉獵?
冥醫:非也。我只是想培育血枯蟬作藥而已。
溫皇:血枯蟬?嗯……未曾聽過。
冥醫:血枯蟬是一種因被金蟬蠱寄居而變異形成的藥草。此種藥草若出現了血枯變異,整個族群就會逐漸衰敗。所以,血枯蟬異常稀少,而且用處不大,難被人所知。
溫皇: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血枯蟬真是讓人好奇。
冥醫:我費盡千辛萬苦才找來了一隻,你看。
溫皇:外形好似蟬繭,生機流失過巨。
冥醫:對,我找到它時,已是這個樣子。
溫皇:你想請教回春之法?
冥醫:正是!不知神蠱溫皇可有辦法?
溫皇:讓吾參詳參詳。
旁白:半個時辰之後,萬濟醫會進入尾聲。
冥醫:如何?有眉目了嗎?
溫皇:嗯,真是神奇。
冥醫:看來你已想到方法了。
溫皇:可行之法有三種,都放在了錦囊中,你自行斟酌。
冥醫:多謝!
溫皇:難得遇上傳説中的杏林聖手,溫皇難免技癢。
冥醫:你想跟我比試醫術?

△結尾

溫皇:醫友可知醫者需具備哪些要素?
冥醫:醫德和醫術。
溫皇:醫術中又有哪幾樣能力不可或缺?
冥醫:眼力、記憶力、手速……
溫皇:換言之就是把握精準。
冥醫:沒錯。所以,你想比試的到底是?
溫皇:就是你剛才提到的眼力、記憶力以及手速。
冥醫:怎麽比?
溫皇:將你我身上携帶的藥與蠱混在一起,分別給一炷香時間熟悉認識。再由裁判任意挑選若干物品讓我們同時辨認並書寫。最先正確羅列完物品者勝出。
冥醫:嗯。這個比試挺公平,你的蠱難認,我的藥丸也相似。
狼主:那我來做裁判好了。溫仔你可別漏氣哦!
旁白:一炷香之後,辨認書寫開始。
狼主:哇!溫仔你快寫啊!他還差兩個名就寫完了!
冥醫:哈哈哈哈,我寫完了哦!
狼主:哎,你今天怎麽搞的,以你的能耐跟人拚手速會輸?
溫皇:哎呀,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溫皇甘拜下風。
冥醫:哈哈哈哈,承讓承讓。其實你也不慢。
溫皇:千雪,東西幫我收一收,我們早點回去休息。
狼主:別跟我說你是手酸,收不快。
溫皇:哈。冥醫,後會有期。
冥醫:後會有期。
旁白:當冥醫杏花君回到家後……
冥醫:啊~~~~~我的血枯蟬!我的血枯蟬不見了!
默蒼離:冷靜,細細回想,你最後見到血枯蟬的情形。
冥醫:我曾在萬濟醫會上向神蠱溫皇請教血枯蟬。
默蒼離:他最後還給你了嗎?
冥醫:還了。他連同錦囊一起交到我手裏了。
默蒼離:你收好了?
冥醫:收好了,是和錦囊一起,我記得清清楚楚。
默蒼離:之後呢?
冥醫:之後跟溫皇比試一番,就回來了。
默蒼離:比試?
冥醫:就是在最短時間内辨認雙方物品,考驗眼力、記憶……啊!我想起來了!是他!當裁判的千雪孤鳴!他一定是把血枯蟬錯當成蠱,幫溫皇收走了!
默蒼離:看來你和那人都中了溫皇的計。
冥醫:可惡的神蠱溫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