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风声乍起

 

昏暗,仿佛无尽的夜色漫入,顺着木地板诡谲迷离的纹路,侵蚀着屋中的光明。这是一间宽敞的书房,有着复古典雅的装潢,落地玻璃窗搭配厚重暗红窗帘,繁复的流苏垂落一室奢华。正对落地玻璃窗的红棕木书架占据了整整一面墙,书架上整齐摆着许多经典名著,相集、地球仪、石膏像以及一些极富文艺气息的摆件错落其上,将那一排排过于规整方正的书点缀出一抹灵动气息。

宽大的书桌就处在落地窗与书架之间,桌面极为干净,除了一台手提电脑,一部手机外,就只有一杯咖啡杯陪伴着孤零零的笔筒。它们的主人此时正坐在桌前,在明暗之间仅仅显露出一道剪影,挺拔的轮廓莫名的孤高,仿佛是孤寂之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在电脑屏幕的荧光中,有一双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按动不停,像两只飞鸟在翩翩起舞,还伴着哒哒哒的清脆键声。屏幕里满屏的代码在不断的变化闪动,带着一种古老魔法般的神秘色彩。

突然,正凝视屏幕的眼眸微微抬起,看向了书桌的对面。那里是一排待客用的真皮沙发,此时,沙发之后的墙壁正随着指令,由红黑花墙纸转变为透明玻璃。于是,墙壁之后的房间便随着明晃晃的灯光跃进了眼帘。

这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刑讯密室,墙壁、地面、甚至天花板全都是雪白的瓷砖,白花花得晃得人眼晕。此时,那成片的雪白大半已被染上了斑驳血花。刑讯逼供还在继续,一个黑西装白衬衫黑领带的男人正在挥舞着一把手术刀,看起来像在指挥一场交响乐,银光闪闪的锋刃在皮肤与肌肉间起舞,飞溅的血水在四周的白瓷砖上绘出一朵猩红的花,被切下的肉片散落在地,像腐朽的玫瑰,铺出一圈同往死亡的魔法阵。罪恶总是与死亡交相辉映,勾勒出醉人的图纹。

还有另一名黑西装白衬衫黑领带的男人,耳边挂着微型耳麦,笔直地立在隔得稍远一些的角落,面容冷峻,神色淡漠地看着眼前的血腥盛宴。他察觉到墙壁的变化,转过身来,恭敬地对着一墙之隔外他看不见的人弯腰俯首,语调不带丝毫情绪地说了几句话。

冷酷的声音是从书桌上的手提电脑里透出来的:“目前已经问出,传出去的消息是:阎王低头即将进入临床实验阶段。至于消息是怎么被传出的,属下还在努力,请再宽容我们一些时间。”

“知道了。”短短三个字的回复,仿佛是浮出水面的冰山,让那黑西装男子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身心像是猛的被这话冰了一下。其实,坐在明暗之间的那个人有一副好嗓子,音色纯净透彻,可以清越嘹亮,也可以低沉磁性,绝对是能让万千女性为其疯狂的利器。只可惜,没有人,或者说没有哪个懂得珍惜性命的人会去关注这些,从而忽略了他的身份。

这个世界并不公平,人生来就分三六九等。有的人天生就是天之骄子,就比如这一位。上官家是掌控全球的九大家族之一,而他,上官鸿信,则是执掌上官家之人,人称雁王。作为上天的宠儿,他不仅有一个显赫尊贵的出身,还天赋过人,惊才绝艳,在身手、学识、交际等各方面全都出类拔萃。或许,对于天才与精英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但,最令人嫉妒的就是他的年轻,仅仅以二十五岁的年纪就镇压了上官家的争权内斗,坐稳了当家宝座。这是一段传奇,事隔三年,依旧扑朔迷离,众说纷纭。

上官鸿信指尖轻点,按下键盘上的回车键,对面墙壁便再度恢复成红黑花墙纸的模样,将那一室的血腥光明重新隔绝,回归安宁静谧的黑暗。

“三年了……”搁在键盘上的手没有再在黑暗中按动,上官鸿信缓缓转头,望向身侧的落地玻璃窗。他的动作很轻柔,尽可能不带起一丝气流,仿佛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将那美丽的幻影吹散。那是他心中的幻影,已经思念了整整三年,“师尊……”落地玻璃窗外,是绿树成荫的别墅区,明亮的路灯照映出满窗的树影婆娑。相邻的别墅隐约有灯光透出,闪闪烁烁,仿佛是那些年的血色琉璃树,星星点点的,迷离着他的双眼。

“师尊……”上官鸿信喃喃着,闭上了双眼。他便在黑暗中看见了那道刻骨铭心的身影,清癯文雅,芝兰玉树。

 

“鸿信,我得走了。”恍惚之间,他又听见了那个轻柔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气音,缥缈若仙。

“师尊……”

“师尊,你要去哪里?我不准你离开我!”就在他喃喃低唤时,一个激动焦急的声音与他的唤声重叠。他看见三年前的自己冲上去,一把拽住了对方的手臂。

“你留不了我。”那人的语声依旧轻柔浅淡,好似一汪深潭,温柔中透出莫名的冷意。一个硬物抵在了上官鸿信的胸口。他垂眸看去,那是Glock17C手枪,是经过他的精心改良后送给心上人防身之用的武器。

“师尊……”上官鸿信惨然一笑,丝毫不意外这把手枪的枪口对着自己。也许,将这把手枪送给那个人时,他就情不自禁地设想了这一幕场景,而且不止一次。他了解他的师尊,或许在这世上,除了师尊自己外,没有人比他更懂得师尊了。

策天凤也是个传奇,甚至比上官鸿信如何上位掌权更加神秘。他是随着上官鸿信进入公众视野的,然而,当世人知晓上官鸿信之所以能绝地反击,执掌大权,全拜一名辅佐导师所赐时,这位名唤策天凤的神人已经先一步离去了。就在那一天,在一个朝阳明媚的清晨,策天凤像梦幻泡影般消失在了世间,就连上官鸿信也追寻不到蛛丝马迹。

“别动,你知道我会开枪。”策天凤淡淡看着上官鸿信,面无表情,逆着光的他被晨曦披上一件朦胧的光纱,像极了来自天国而迷失在人间的天使。

“为什么!”上官鸿信望着眼前那种清丽的容颜,心如刀绞,颤抖地握紧了双拳,低低地嘶吼,仿佛受伤的猛兽压在喉咙里的咆哮。

“用思考代替发问。”策天凤顿了顿,又叹息般地轻语了一句,“其实答案你都知道。”

“是的,我都知道。”上官鸿信突然心灰意冷地松开了策天凤,后退几步,失落地跌坐在床上。他开始抱着头,用一种似哭似笑的语调喋喋不休道,“因为现在是收网的关键时期;因为我还不够强大;因为我不能分心他顾,因为……”

“因为你不能有弱点。”策天凤截住了他的话,依旧是那清淡的语调,听不出丝毫的情绪波澜。但是,有一只手伸了过来,修长的手指插入他晨起未及梳理的乱发中,轻柔地梳理起来,最终抚上了他的脸。

那是熟悉的触感,熟悉的手温,就在几个小时前,上官鸿信还深切地体会过。策天凤的体温比他略凉,每每总引得他想要将对方捂热,一直捂到烫手都不会松开半分。于是,那些夜晚,便在他的记忆里滚烫着,时不时灼烧着他的理智,煎烤着他的心。

“人不可能没有弱点……”上官鸿信立即伸出双手按住那只抚脸的手,甚至将脸往那只手掌上微微偏靠,如饥似渴地体味着这份微薄的温存。他小声地反驳着策天凤的话,带着怯怯的语调。

这一切,看在策天凤眼中,与最初的上官鸿信别无二致。他立即抽回了手,转身向外走去,随手拿起搭在沙发上的风衣,边走边穿,动作干脆利落,行云流水,是这些年来,他已经做惯了的。

“三年,我给你三年时间。”拉开卧房门时,始终未回头的策天凤总算停了停脚步,留下话来,“三年后,你的成长若不能让我满意,那便后会无期了。”

上官鸿信怔怔地看着策天凤走出门去,看着对方轻轻关上卧房门,将他世界里的一切美好全都带走了。没有人能清楚,那一个清晨,他失去了什么。改变命运的良师?魂牵梦绕的爱人?抑或是光明善良的自己?

“师尊,现在的我,能让你满意吗?”黑暗的书房中,一双精光流转的眼眸缓缓睁开,带着夜色的深沉,“师尊,我期待着我们的再会。我真好奇,在这一场大戏中,你会如何登台,又或者,只是坐在台下观看我的表演?”

 

同一时间,相距甚远的异国城市里,一栋办公大厦正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中,其中一间宽大的办公室里,坐满了人,正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气息正随着温暖的日照悄悄弥漫开来,使得那些绷着脸办公的职员渐渐显出慵懒之态。

如果没听到办公室里的对话,那么别人必定会认为,这里只是一家普通公司的一个普遍大办公室。事实上,这里是联合国下属组织,维护世界和平的大智慧总部,或者换个更通俗易懂的说法,这里就是联合国特工总指挥部。

称霸全球的九大国皆有让民众耳熟能详的特工组织,比如中原的黑瞳,苗疆的FBI,道域的CIA,魔世的FSB,羽国的DGSE,仙界的BND,海境的MI6……说到MI6,或许应该搬出007的名号,才能给人以更直观的认知。世人大多只知007,而鲜少知道MI6,这种情况虽无伤大雅,但也着实让人无奈。不过,有比MI6更难堪的组织,那就是联合国的大智慧——一个掌控特工人数最多,分布地域最广,被各国授予特权最多却又是知名度最低的情报机构。大智慧的特工,对外有个专属名称——天护。

突然,一连串接收到新密报的提示音让一名正在办公桌前走神的工作人员浑身一震,困意尽消。他立即滑动鼠标,在电脑键盘上飞速敲打了一阵,继而又按开了耳边的微型耳麦,开始向上级做紧急汇报:“截止今日13点45分,代号畸眼的潜伏人员失联已超过24小时,按规定将做暴露人员处理。他最后确认的位置是……”

“放弃,不予救援。”一个清冷的语声简单干脆地回复了这一次的汇报,几乎在最后一字落下的同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按下了按钮,切断了通讯,“会议继续。关于阎王低头……”这一切衔接连贯,行云流水,仿佛那个打断这场会议的紧急汇报从来没出现过。

“慢着!谁允许你擅做决定!”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打断了会议的继续进行。顿时,整个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气氛凝重得令人窒息。

这是一个中型会议室,门窗紧闭,一堵墙大小的屏幕,勉强能照亮整个会议室。室内是典型的现代简约办公设计,完全看不出这个会议室地处何方。或许就在做汇报员工的上一层楼,或许远在另一个越洋之国。

与会者有十来人,形形色色,上至名流权贵,下至乞丐氓流,竟然全都聚在了一起。如果对大智慧足够熟悉的话,便能认出,这些都是声名在外的天护,世人只知他们的代号,而不识庐山真面目,即便是天护之间,也鲜少见面。显然,正在这里召开的会议不同寻常,就连大智慧的总理事缺舟一帆渡与副理事烛九阴也赫然在列。

出言打断会议进程的正是烛九阴。他是个孔武有力的男人,身材魁梧,不怒自威,声音低沉浑厚,是天生的低音炮,当然,风靡万千女性的不止是他的声音,他的五官也英俊得让男人们嫉妒。不过,若论外形,在座的诸位天护与理事皆是不俗,很难比出谁比谁更美,谁比谁更俊,如果非要选一个,也只能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了。

不过,要说在这群俊男美女之中最特别的一位,答案也是不言而喻,正是那位正被烛九阴怒目而视的新任理事——默苍离。他皮肤白皙,眉眼清秀,浅绿的中长发细碎地垂在颀长的颈项上,举手投足间,总是充满了一种清雅娴静的东方古典美感,当然,这是在他不说话的时候。即便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现代感十足的金丝眼镜,你依然会觉得他刚刚从中原的仕女画中走出。

如果上官鸿信也在这里,便能一眼认出,默苍离正是他三年来苦苦相思寻觅的师尊策天凤。然而,就在他憧憬着两人再会之际,默苍离正在会议上冷漠地开口:“副理事长阁下,你打算用多少条人命来除掉雁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