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无饵垂钓

 

“你想说我感情用事?为了救一名没什么生还可能的同伴,而暴露更多的同伴,浪费绸缪多年的部署?”会议室里,烛九阴不怒反笑,“哼,我岂会不知轻重。畸眼暴露,使得有过交集的潜伏人员全处在高危之中。按照雁王以往杀尽屠光的手段,他们就算按兵不动,也难逃厄运,不如趁机撤离,带回宝贵情报,顺道尝试解救畸眼。”

烛九阴十分不喜欢这个空降的理事,虽然他家世清白,才华横溢,办事能力卓绝,曾经担任多国首脑的智囊团首席,但他冷酷无情的作风,犹如一把双刃剑,在给敌人致命一击的同时,也深深伤害着自己人。或许,在这个人心中,就没有自己人这种概念,有的只有精密的算计。关于默苍离的评价,有一句玩笑让烛九阴印象深刻:“默苍离啊,根本就是未来世界穿越过来的人工智能吧!”

“副理事长阁下罗列愚蠢理由的能力,真是让我叹为观止。”默苍离不咸不淡地回了这么一句,然后缓缓端起手边的浅绿色茶杯,斯条慢理地抿了一口漂浮着茉莉花瓣的绿茶。他的动作与其说是优雅,不如说是透着仙气,仿佛高居天国的神祇,淡漠地欣赏着众生的喜怒哀乐,无动于衷。

烛九阴沉着脸,逼视着默苍离,犀利的眼眸微微眯了眯,但,最终他还是妥协了,就像其他人在面对这个男人那样,即便不甘,即便愤怒,也不得不按照对方的建议行事,否则等在前方的,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其实默苍离已经对烛九阴言语客气了,他很清楚这位被人誉为元邪皇的副理事长,不仅单兵战力无敌,在权谋上也是雄才大略,唯一弱点就是时不时抑制不住的个人英雄主义。烛九阴最深恶痛绝的,就是眼睁睁看着战友同伴伤亡而爱莫能助,如果可以,他会选择独自一人撑持这个世界。

“对不起,是我感情用事了。很抱歉拖延了会议进程,请默教授继续分析关于阎王低头的情报。”就在绿茶的回甘在舌上荡漾开来时,烛九阴便已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与心态。他明白,此时此刻,按兵不动才是上上策,轻举妄动只会成为主动咬勾的池鱼,为人刀俎。现在的雁王愁的就是没动静,浑水才能摸鱼。

对于烛九阴的服软,使得与会的天护们开始暗中互递眼色,对这位新来的默教授愈发充满好奇。只有默苍离若无其事,他对烛九阴极佳的气量与极强的自制力同样有着精准的预估和把控。

“在经过汇总、综合、整理分析这三年来所得情报后,我们已经大致掌握了阎王低头的基本信息。阎王低头是一款抗癌特效药,其理念是运用特殊病毒直接针对癌变细胞进行根除治疗……”

“病毒!”低低的诧异惊呼声在大部分初次听闻的与会者间此起彼伏。

默苍离见状停下陈述,朝座中某人淡淡看了一眼。那人会意起身,接过关于医学方面的讲解:“不错,这是一个新颖又大胆的医学假设。病毒疗法这一理念,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由医学界的天才,有掌生控死美誉的幽冥君首先提出,而后被他的学生杏花君以及一部分医学权威人士推崇,一直在通过实验不断完善拓展,当然,所谓的实验可不仅仅是动物实验。阎王低头是争对所有类型的癌症特效药,而非具体某种癌细胞,它是这一医学理念研究的集大成者,也是目前人类在对抗癌症上的最高成就,如果它真能被成功研发的话。”

发言者顿了顿,仿佛是在给在座的外行一些反应时间,并恰到好处地在他们再度面露疑色时继续解释道:“我知道在座诸位很可能会觉得阎王低头若能成功,必定是人类的福音,虽然它的出现会使得研发它的上官家族掌握无可比拟的权势与财富。哦不,女士们先生们,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科学是把双刃剑。别忘了,阎王低头的医疗理念本质上是控制病毒攻击,它的成功也代表着人类在掌控病毒的领域有了令人生畏的进步。请让我说得更直白一些,掌握阎王低头的研究,就等同于掌握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生化武器。”

他再一次停顿了下来,并收获了大部分人的吸气声,最后总结道:“阎王低头就是潘多拉的魔盒。为了世界的和平与人类的安危,大智慧绝不能让它掌握在外人之手。”

“多谢徐福博士的讲解。我相信在座诸位已经对本次行动的重要性有了充分的认知。” 徐福才落座,默苍离便紧接其后发话道,“我再次重申一遍,本次行动的目标是夺取阎王低头的研究,彻底清除上官家族对研究成果的掌控。本次行动的代号为雕心。”

“清除上官家族对研究成果的掌控?是指除掉雁王吗?”一个妩媚的声音见缝插针地响了起来,带着几分优雅而慵懒的语调,使得这被默苍离平淡无波的话音笼罩着的会议室忽而明艳了起来。

“是的。你可以这么理解。”默苍离淡淡看向提问的女子,语声并不觉冰寒,却给人一种金属质感的冷意,“除掉雁王,就能让上官家族重新洗牌,进而摧毁他们的家族势力,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捷径了。”

“削弱平衡各大家族对权财的积累与对世界的影响力,一直是大智慧的规划。这次行动可以一举两得。”烛九阴补充道。

“但是,雁王没那么容易对付。他一直隐于幕后,已经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了,我们越来越难掌握他的行踪。不仅是他,就连阎王低头研发的总负责人杏花君也已失踪多年,至今音讯全无。”

“只有死亡,才能让一个人彻底断绝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消失无痕。”默苍离意有所指地轻声言道。说这话时,他正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光可鉴人的茶杯,浑身散发着一种神秘梦幻的自信光辉,给人莫名有种天使的羽毛落在了心间,微微发着痒的错觉。

“默教授的意思是?”缺舟温声追问。

“截断资金、资源、人员,一切研发阎王低头所需的人事物。就算雁王要按兵不动,不能继续进行研究的冥医也会让他不得不动。”

“可是,我们无法判断哪些资金是流向研究开发的。”

“我们需要判断吗?让上官家族破产不正是大智慧所乐见的?”

“但是,上官家族若是破产,影响太过深广,在他们真正伤筋动骨之前,就会有无数无辜的人先遭殃,穷困潦倒。”

“穷困潦倒,可以是一时,生命受制,却是一辈子。”默苍离用连珠炮般的语速迅速将缺舟的话顶了回去。“大智慧若不希望阎王低头改变人类的自由与平等,不希望上官家族建立统治人类的集权王朝,就收起那些毫无意义的慈悲。两害相权取其轻,所有的但是与可是都是多余。”

一时间,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天护们面面相觑,互相挤眉弄眼,以此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慨。他们忍受了这么久大智慧温和怀柔的作风,这一次冷酷狠厉的决策太对他们的胃口了。能让大智慧如此极端,足可见事态比他们想象的还严峻。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体验过这种刺激又真切的危机感了。

“没有异议的话,我就安排一下近期各位需要完成的任务。”那个挑起天护们激昂情绪的男人,继续用他清浅如风的语声交代针对上官家族的一系列部署,仿佛是在用天使的嗓音在吟唱恶魔的欢歌,“首先,我们需要做的是……”

 

“联合打压?”上官鸿信似笑非笑地扬了扬唇角,好整以暇地对着通话视频里的人反问道,“你急着找我,就是要说这些?”

“一周之前,尚贤宫掌控下的大小帮会全都在同一时间,被当地政府与黑帮联合针对!无论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他们几乎动用了一切能想象得到的手段,我们根本应接不暇,我们的地盘正在不断的流失!现在!此刻!就在我们交谈的短短几分钟里,又有十多个地盘丢失了!”视频里的青年有些气急败坏地说着,“雁王,你不能坐视不理!现在家族的处境很不妙,这次的对手不一般,他们像是铁了心要扳倒我们上官家。”

“不急,现在才刚刚开始。”上官鸿信唇边噙着的笑意越发深邃了,他悠闲地端起手边的高脚水晶杯,迎着午后明媚的阳光,轻晃慢摇起来。杯中的红酒便在日光下闪耀起红宝石的光泽,波澜起伏。

厮杀的热血也在波澜起伏,在看不见的阴暗角落,在相隔甚远的国度里。肮脏混乱的街道,激烈冲突的人群,以及四溅的血肉,像极了影院里永远不会缺席的动作大片,但现实与艺术的差别就在于,这里没有主角,或者说真正的主角不会出现在公众的视野。而群演们都在用生命演绎这场触目惊心的大戏,包括那些在外围监控的警察们,一个个都屏气凝神,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他们最乐于见到这种黑帮火拼,两败俱伤的局面,只要事情不超脱他们的掌控。

“场面很精彩,他是个不会让人失望的好导演。”上官鸿信轻轻抿了一口红酒,关掉了电脑屏幕上各个直播小窗口,用一种愉悦轻快的口吻赞美道。

“雁王!”电脑对面的人简直要被他这种莫名其妙的态度气得抓狂。紧皱的眉头使他看起来有些狰狞,原本与上官鸿信有几分相似的面容完全失去了该有的气度。

“鹭王。”上官鸿信用一声低唤阻止了他焦躁不耐的发言,“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所以,放弃吧。”

“你……什么意思?”

“何必在意一帮一会的得失呢?有人想要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们与其忙中出错,不如就将那些地盘暂时施舍出去。上官家的底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颠覆的。”

“我知道。但问题不在于地盘,而在于掌握这些地盘的帮会很多都是给阎王低头……”

“嘘!”鹭王的声音戛然而止,上官鸿信将按在自己唇上的手指移开,对着他神秘一笑,微微摇着那根修长的手指,“你看,你已经忙中出错了。”

“难道……”鹭王恍然大悟,看着那根指节分明的手指,下意识摸着自己的唇喃喃道。

“是的。所以,你最好别妄动。我才是他们首当其冲想要对付之人。”上官鸿信正说着话时,电脑屏幕上突然跳出了一个特别通讯的小窗口,这使得他微微皱了皱眉,干脆利落地切掉了与鹭王的通讯,接受了另一个人的视讯请求。

“雁王,怎么回事!现在可是关键期,怎么突然好好的就断了供应?”

视讯一接通,一个粗嗓音就气急败坏地充斥了整个书房。电脑屏幕上出现一个身穿蓝色手术服,戴着口罩与手术帽的男人。

“你不该与外界联系。”上官鸿信并不回答问题,而是平静地回了这么一句话。

“我不该?!是你不该断了我的供应!都快一周了,我快要什么也干不了了,不找你找谁去?”

“我正在处理,你再忍耐几天。”

“几天?”

“很快。”上官鸿信对着视频里的人再一次展露了微笑,迅速地切断了通讯,开始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今天他总在情不自禁地发笑。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按着,弧线优美的唇则在缓缓勾扬。这一次身旁无人,他笑得是难得的灿烂,轻声自语道:“师尊……是你吧……你的味道,还真是令人怀念啊!”

与此同时,默苍离和缺舟正戴着耳机,并排坐在各自电脑前飞快地打着键盘,身边围了一圈天护。电脑屏幕上有大大小小的窗口不停地浮现又消失,两人的键盘声交错纷杂在一起,宛如一场机关枪的对决,听得在场之人莫名的紧张兴奋。

密集的键盘声中偶尔夹杂着几句简短的交流。缺舟首先报道了一条好消息:“目标已现身,正在追查通讯来源。”一分钟不到,他又说,“通讯终止,遭受追查拦截。”

“拦截代码已破译,正在清除障碍。后续追踪请做好准备。30%,53%,71%……”默苍离那没有情绪起伏的声音在此时听来更像电子音了,“100%,完毕!”

片刻之后,缺舟再度传出喜讯:“追踪成功,目标位置确定!”

one responses

  1. 择偶网说道:

    新冠快点结束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