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逐层突破

 

时间回到上官鸿信启动定向爆破的那一刻。在等待口令验证通过时,上官鸿信好整以暇地吃起了能量棒,补充体力,为接下来高强度作战做好准备。爆炸是分两个方向,一个向上直达琉璃综合疗养院的电配房,一个向下连通负一层。五个炸弹同时启爆,在地面上听起来,只是一声轰然闷响。

烟尘弥漫中,上官鸿信叼着未吃完的第二根能量棒,通过事先埋设好的夜光路标迅速上到地面上的电配房,给供电装置挨个贴了一颗微型炸弹。贴放位置也是事先设计过的,当初琉璃综合疗养院进购这种发电机也是刻意的选择,为了能让他在必要时,动静很小地破坏掉疗养院的供电。

“小师妹,师尊没提醒过你太过依赖人工智能很致命吗?”在贴微型炸弹的时候,上官鸿信忍不住轻笑出声来,并将最后一口能量棒咽了下去。

从他在被追击的车中第一次与对方交手时开始,他就察觉到了对方并不是他所期盼的那个人。虽然对方的手法和策天凤很像,但作风要温柔婉约许多,让他情不自禁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女性的形象来。虽然他怀疑策天凤新收的学生就是尚同会新近崛起的风云人物俏如来,但他还是姑且将这位素未谋面的同门称作小师妹。或者说,是他自己希望有个师妹,毕竟,他曾经也有过一个妹妹。

如果真的是小师妹,师尊,我会留她一命。

上官鸿信在心里默默补上了这么一句,同时将赶过来查看情况的两名尚同会喽啰一刀割喉,顺手丢进密道里。他趁着烟尘未散,还没有更多人赶来前,再度跳回了密道,进入同往负一层的岔道,同时在岔口上又贴了一颗微型炸弹,在他远去时封闭这段岔道。

负一层的一间办公室里,空无一人。突然立在墙角的大文件柜晃动了几下,传出吱呀一声柜门响,随即一个朦胧的人影从柜子里利落地钻了出来。他对这里的地形很熟,在漆黑中关好柜门,快速地摸到办公室门边,缓缓打开一条门缝,观察门外情况。

负一层的走廊上灯光晃动,令人有些眼花。守在这一层的尚同会喽啰们开启了各自的备用照明,手电筒、矿灯、甚至是手机打光,样式不一。停电让他们十分警觉,紧张不安地不断扫视每一处黑暗角落。殊不知,这种杂乱无章的乱照反而更容易造成视觉盲点。

三人一组分段巡查,大约有二十一人。通往负二层的路只有一条,还不知道有几名高手定点把守。上官鸿信察看完门外的状况,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负一层的地图,大致判断出每组巡查人员的行动轨迹,迅速拟定了几套抹杀方案。

他再度看向门外,等待几秒钟后,在灯光正好晃到最近一组人员眼睛的时候,他双手持刀,用胳膊肘轻轻顶开门。猫着腰迅如闪电地冲了出去,接近三人后方时暴起,一刀插入一人的太阳穴,拔刀时稍带搅动。

走在最前面的人听到身后动静转过头来时,上官鸿信的刀锋也恰巧到了他的咽喉处。一击得手,上官鸿信立即转头观察附近一组人的情况,同时顺势拖着那个被割喉的人退了一步,躲入阴暗处,再随手扭断那人的颈骨。

先前两人倒地的闷响还是引起了注意。附近那组人中有一个较为敏感的人转头朝上官鸿信这边望了过来。上官鸿信在对方还未将头彻底转过来时,就扔出了一把刀过去。于是,在那人看到他的同时,也看到了死神。

在这人因眼窝中刀倒下前,上官鸿信已经拔出了枪,开始一一射杀了视线范围内的人员。此时,正是忆无心向俏如来汇报说负一层部分失联的时候。

五分钟后,负一层的所有守层喽啰已被清除,人数二十一,与上官鸿信预计的完全吻合。确认没有漏网之鱼后,他开始小心逼近同往负二层的入口。

阎王低头秘密研究基地是一个回字型地下三层结构。连通上下层的电梯和楼梯处于中间那个口字。而电梯间的开口则位于一条走廊的中段。这种可以一览无余的位置并不适合潜入。上官鸿信也不打算潜入,他捡了尚同会喽啰们的枪支,躲在拐角处开枪,试图利用跳弹引诱出定点守关的高手。

走廊上的墙壁、天花板和地板看起来与普通医院的白瓷砖别无二致,实际上是添加了特殊材料的,为得就是更好的反弹子弹,仿佛上官鸿信早在三年前就已经为这场枪战做好了准备。上官鸿信打的跳弹的确很令人头痛,隐蔽在电梯间里的人是银燕和雨音霜。他们已经被跳弹多处擦伤,再按兵不动下去,很可能就会中弹。

“我先出去。我速度比你快!”雨音霜不等银燕回话,趁着上官鸿信一轮子弹打光时,飞身冲了出去。她用的是一对mp5冲锋枪,火力很猛,打得上官鸿信露不了头,因而成功冲入了一边拐角。如此一来,她便与银燕对上官鸿信形成了左右包抄之势,如果上官鸿信选择先对付她,银燕就会冲出接应,他们将占据极大的优势。

上官鸿信果然放弃易守难攻的银燕,转去迎接雨音霜的进攻。他们很快在拐角处遭遇,枪声顿时此起彼伏。mp5冲锋枪射速很快,逼得上官鸿信在走廊上的各个房间躲来躲去。与此同时,银燕也出了电梯间,朝着枪声响起的地方迅速包抄过去。

上官鸿信的生命开始了倒计时,而他依旧镇定自若,运用地利优势,不慌不忙地躲避着雨音霜的射击。

“雁王,你逃不掉的!”眼看上官鸿信又一次躲进了走廊上的一个房间,雨音霜看了一眼刚跑至拐角的银燕,对他点头示意,随即冒险突入了房间。迎接她的自然是一连串子弹,但被她轻松躲过去了。身手敏捷是她能稳居高手名单的最大依仗。她一个翻滚起身就对着角落里正朝她开着枪的身影扣动了扳机,在mp5冲锋枪的射击声中,一声几乎被掩盖的枪声使得她的头如花般怒放,红白的色彩喷薄而出,绚烂而美丽。

她至死也没看清,其实一直朝她开枪的人影只是一个迷彩雨披的长条抱枕,上官鸿信在躲避的过程中做了一个自动开枪的小机关来迷惑她。

“霜!”听到冲锋枪停下了开火,银燕握紧手中的G36c,忐忑地喊了一声。

没有应答。走廊里一片安静。上官鸿信与雨音霜先后进入的那间房间里没传出一丝响动来。这意味着雨音霜已经出事了,否则她不会不给同伴回应的。

这个可怕的猜想,让银燕紧张得简直要把手里的枪握碎。他手上这把短管版突击步枪正是雨音霜送他的礼物,他们的订婚礼物。

“短管冲锋枪配短管突击步枪,倒是不错的搭档模式,火力真够凶猛的。”上官鸿信正在房间里从雨音霜的尸体上搜取武器。他一边将那对冲锋枪重新上满子弹,一边用令人愤恨的轻松语调调侃道,“你们是情侣吧?哦,不对,应该是未婚夫妻,这订婚钻戒设计得不错,挺适合作战人员佩戴的。”

“不准碰霜!”原本还在战略性接近的银燕闻言,顿失理智,怒不可遏地一头撞开房门,举枪闯了进来。

在看到雨音霜惨不忍睹的尸体时,银燕怔了一下,虽然他不俗的战斗本能还是让他习惯性对着上官鸿信开了枪,但这一秒不到的耽搁还是葬送了他年轻的生命。

砰的一声,依旧是一枪爆头,死法与雨音霜一致。

“你们可以到天国举行婚礼了。”上官鸿信搜走了银燕身上的武器,将两人的尸身并排摆在一起,算是向这对未婚夫妻表达最后的敬意与祝福。

干掉两名高手后,上官鸿信身上也挂了点彩,他没完全躲过雨音霜和银燕的子弹,身上有五处被擦伤,倒不影响战斗力。他处理完伤口后,并没有走下通往下一层的楼梯,而是转身去了一间办公室,从暗格中取出一个箱子。阎王低头秘密研究基地里有很多这类暗格,是用中原机关法制作的,全是木制,不会被金属探测器检测出来,其具体位置只在上官鸿信的脑中,已经没有了其他复件。这个箱子里装的是微型发电机,由于它含有金属,所以特意藏在了一台机器背后的暗格里,迷惑金属探测器。如果俏如来使用的是超声波探测器,倒是能将上官鸿信的伎俩看个透彻,但是正如他所说,三天的时间太短,上官鸿信也不会给他全面掌握琉璃综合疗养院的机会。

用微型发电机单独启动电梯下到负二层花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负二层的守卫们早已收到了负一层全灭的惨况。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原先的紧张越发焦灼,正在向恐惧悄悄转变。电梯在众人身后无声无息地开启,上官鸿信看到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楼梯口的人群时,也不由小小地惊奇了一下。似乎玄之玄把大多数尚同会喽啰都集中在了这一层,企图乱拳打死老拳师,用人海战术耗死他,就算不死,他的体力与弹药也会消耗巨大。

“如你所愿。”上官鸿信扬唇无声地说着,抬起枪,一边精准射杀等在楼梯口的众人,一边冲向有力地形。

他在负一层时捡来的枪支弹药已经在与银燕和霜的对拼中消耗了七七八八,节省些用,勉强能把负二层这帮杂鱼也扫干净。大概是预料到枪支弹药的短缺,玄之玄没有给这一层的喽啰配备枪械,准备以近战肉搏围死上官鸿信。如果他没有出其不意地动用电梯下来,那么势必会陷入一番苦战。

七分钟后,上官鸿信松开了第三十个人,那人死于气管软骨被捏碎,尸体软软地倒落在了他的脚边。

“玄之玄,你的布置不该只有这些。”上官鸿信看了一眼昏暗的走廊,轻轻嗤笑了一声。密集的战斗使他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被濡湿的刘海紧紧贴在皮肤上,有些痒,他用戴着手套的手拨了拨刘海,一抬手就闻到了手套上淡淡的血腥味。这种气味激起了他杀性的快感。他轻轻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朝着电梯间所在的那条走廊缓步走去。

走廊上的光线很明亮,两盏应急提灯高悬在走廊两边,电梯间里却光线昏暗。看来这一层的守关者深谙敌明我暗的道理。上官鸿信隐蔽在拐角,小心谨慎地用镜子观察敌情。他只是将手里的镜子稍微探出去多一些,立即就招来了子弹。

是P90,弹匣50发,且换弹复杂。

早有防备的上官鸿信快速收回了镜子,一边在心中分析,一边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镜子。手掌大小的镜子被子弹擦了边,几道裂痕从擦口处蔓延而下,几乎横穿了整个镜面。于是,上官鸿信随手将这块几乎废掉的镜子收了起来,并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判断。

这种反应速度,应该是尚同会的剑无极,枪械与近战都可圈可点的高手。

应该还有些什么……

上官鸿信一边零零星星地与剑无极对射,一边急速地思考着玄之玄可能的手段。除了玄之玄,还有小师妹没有出招,估计她的手段在负三层,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负三层的电力应该已经被恢复了。那么玄之玄的陷阱会在负二层还是在最后呢?

“雁王,打得这么有气无力,你没子弹了吧?”这时,电梯间里传出剑无极有些痞气的声音。

“你也只有50发。”上官鸿信闲闲回了一句。

“反正我们总是要近身的,就不必这么婆婆妈妈地你一枪我一枪,直接上来开干怎么样?”

“你先请。”

“来者是客,还是你先请!”

“你才是客,这里是我的秘密研究基地。”

“咳。”剑无极本打算随便说些挑衅的垃圾话,结果一不留神就被上官鸿信噎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