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借刀杀人

 

赤兀遵照指示,将一辆性能良好的黑色商务车偷出,开到指定地点时,正是晚上十一点。这里处于K都富人区的外围,一条马路分隔了贫富。在这深沉的夜色中,一边是灯红酒绿,欢声笑语,另一边却是静默无声,就连路灯也比对面的要黯淡上几分。

一个修长的人影从富人区那边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脚步轻得像猫,敏捷而不失从容。他在敞着的黑色长风衣下穿着一件紧身黑背心,若隐若现出健美的肌肉轮廓来,下身的紧身黑皮裤更是彰显出他的大长腿。一头黑色长发高高扎成马尾,挑染的红色仿佛暗夜里的火焰,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来人正是上官鸿信。他看起来像是正要去参加派对的贵公子,带着夜的邪魅,像酒一般醉人。他神色闲适地穿过了马路,上了停在阴影处的失车。车便在他的关门声中慢慢行驶了起来,像一个幽灵般低调隐蔽地朝琉璃综合医院的方向驶去,沿途尽可能地穿过贫民区,巧妙地躲避着那些为数不多还能正常工作的交通摄像头。

四十五分钟后,这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一栋三层楼别墅前。上官鸿信与赤兀沉默地下车进屋,径直来到暗室,开始迅速麻利地换装。这里是上官鸿信设置的安全屋,距离琉璃综合疗养院五百米,存放有充足的食水、刀械、枪支、弹药以及医疗药品,甚至可以在此进行简单的外科手术。这栋别墅并非一直空着,平日里会由一户背景干净的普通人家每隔上一段时间过来住一阵子,并与别墅区的邻居们混个脸熟,以起到完美掩护的效果。

在这安全屋设置完成后,上官鸿信还是第一次回来。他原以为这里也许永远也不会启用,但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这里的设置保持得很好,仿佛他昨天才离开。

上官鸿信换上了一身迷彩服,戴好护臂与手套,拿起MANTRACK 2挥了挥,然后满意地将它们插入绑在小腿上的刀鞘里,顺手用战斗靴遮挡住。这一对STRIDER AJAX 的战斗刀被他习惯性地在黑色消光层上绘了深红色凤凰羽。他喜欢这种双面开刃的刀,刺挑砍随心所欲。他又挑了一对疯狗战斗刀挂在后腰。接着,他选了两把17发弹匣的Glock 19手枪,枪套固定在大腿上。MP5则用短吊带吊在胸前,手一握上去,就是正确射击姿势,方便打快枪。至于手上的枪,他决定用雷明顿的m1911a1,装上消音器后近乎无声,是手枪中的暗杀利器。

一旁的赤兀在装备上就没有上官鸿信那么丰富。他只是换上了相同的战斗服,穿上轻装防弹衣,并没有选用这里存放的武器,他的惯用武器一直没离开过身。他的准备工作更多的是为上官鸿信整理一些不随身的重要物资,放入一个背包中。

这一切准备只在五分钟内就已经全部完成。这时,上官鸿信才看向他的心腹说出了今晚的第一句话:“清除第一个狙击点。”

潜入救人之前,首先需要扫除敌方的狙击手与暗哨。在人少的情况下,一一清扫是不可能的。上官鸿信按照视野良好度、射击角度以及撤退便利度,判断出三处尚同会可能设置的狙击点。他打算摸去离得最近的一个,那是个距离琉璃综合医院一千米,距离安全屋五百米的综合写字楼,楼高十三层。琉璃综合疗养院地处近郊,附近不是风景区,就是高级住宅区,这栋写字楼已经是这附近最高也是视野最好的建筑。

上官鸿信与赤兀戴上微型耳麦和鸭舌帽,悄无声息地出了别墅,在夜色的遮掩下,他们滑着滑板,快速地逼近了那栋写字楼。写字楼里黑灯瞎火的,十分反常的没有人加班。一楼的保安室里,值班的保安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三天前,他就被上级勒令晚上不用在楼内巡查,无论听到什么响动,都不要出保安室查看,楼里这段时间有什么事也不需要他来负责。他自然乐得清闲,甚至对此奇怪的要求没有办法好奇。所以,上官鸿信和赤兀不费吹灰之力地避开了他的注意进入写字楼。

电梯是锁死的,他们只能走楼梯。上官鸿信与赤兀对视了一眼,上官鸿信打头阵,走在了前面。一到九层都平安无事,上到第十层一半时,上官鸿信突然停下了脚步,朝后伸了伸手。赤兀默契地卸下了背包,将一个工具箱掏出递了过去。上官鸿信便在他的照明下快速地拆除了散布隐藏在地上与墙上的感应警报装置。拆完之后,他又用激光笔点指了几处,示意赤兀小心绕开,他并不打算拆除所有的感应警报装置,留作他用。

上到第十一层时,前方道路上出现了许多诡雷。上官鸿信不得不放慢前进速度,一一将之拆除。再往上也是如此。

 

上官鸿信与赤兀进入写字楼半小时后,楼顶上的狙击手用瞄准镜扫视了一回琉璃综合疗养院,便向伏杀指挥部做了例常汇报:“一切正常,未出现可疑人员与车辆。”

伏杀指挥部就设在琉璃综合疗养院地下三层的阎王低头秘密研究基地里。这里的安全防卫非常完美。为了防止上官鸿信埋藏的后手,俏如来将这里所有的控制程序进行了彻底重灌。在短短三天时间里,他还找到了上官鸿信秘藏的潜入暗道,相信这会是对方前来救人的途径。这条暗道的另一端出口在琉璃综合医院旁边的风景区里,交通四通八达,十分适合撤退隐蔽。所以,他在那里也安排了重兵把守。

“雁王现在在做什么?”玄之玄就坐在俏如来身边,听完所有狙击手的汇报,不由轻蔑地看了一眼俏如来,是对方说今夜上官鸿信百分之八九十会有所行动。

俏如来对自己的预测很有自信。因为琉璃综合疗养院落在他手中越久,上官鸿信就越难掌握优势。一旦被他彻底摸清琉璃综合疗养院,就相当于自己多年构建的碉堡换了主人,到时候想再回来带走人就困难重重。

“大智慧传回消息说,本该出国疗养的亲王摆脱了亲卫队,偷跑去雁王在K都的家中做客,目前正兴致勃勃地拉着雁王在游泳池边上做甜点。”回答玄之玄的并不是俏如来,而是他的堂妹忆无心。

“在游泳池边上做甜点?”玄之玄转看向忆无心,扬着语调重复道。

“呃。大概是因为雁王家的游泳池能欣赏到K都的夜景,边上还有开放式厨房,所以亲王才会选在那里。”忆无心在尚同会里的工作比较杂,时而负责通讯联络,时而又负责后勤,有时还会兼任一下医护人员。她这段时间就是专门负责与雕心指挥部联系。

“竟然放任一个随时会病死的亲王到处乱跑,这个做人失败……”玄之玄翻了个白眼,喃喃自语。

“我觉得亲王造访雁王是件好事。”俏如来突然发话道,“雁王肯定知道,自己正被人盯着,有亲王打掩护,是脱身来救冥医的最好时机。”

“雁王换人,难道皇渊会蠢到发现不了吗?”

“我想亲王不会在意这些,他真正想要相陪的另有其人。”

“但雁王会信任他吗?据我所知,他们至今算起来才见过两面。过去,无论是明里暗里,应该都没有过交集。”

 

正在玄之玄与俏如来探讨上官鸿信对北冥皇渊的信任问题时,皇渊正举着一杯香槟对面前的上官鸿信敬了敬,然后喝下一大口,随即发出愉悦的赞叹声:“啊~甜点就该配香槟。话说,雁王这边的红酒珍藏倒是丰富,香槟却让人失望了。”

“亲王殿下,你该就寝了。别忘了,你留在这的条件是完全服从医嘱。”上官鸿信姿态优雅地坐在藤椅上,面沉如水,语调阴郁。

“好好好,喝完这杯,我马上酒水。”皇渊悠闲地举手投降,笑道,“我还以为晚点睡,陪你多露露面,吹吹风,能帮到你一些。”他别有深意的话引得上官鸿信眯眼盯住了他,而他却不以为意地继续自言自语道,“看来我似乎想错了。罢了,你努力了这么久,我也改早点放你去休息的。”

皇渊说完,一口气喝完了杯中的香槟,起身回房去睡了。上官鸿信冷冷地盯着他的背影消失,又在夜色里沉吟了一会,才起身回屋。他的身影消失在豪宅之外监视者视野里时,正是真正的上官鸿信出现在写字楼楼顶狙击手身后之时,一条特制的细丝猛地缠绕在了狙击手的颈项上。

上官鸿信将人弄死后,拔下了对方的耳麦和随身装备,看也不看就将尸体丢给了一旁的赤兀处理。他换了敌方的耳麦,一边听对方频道里的交流,一边用对方架设好的狙击枪瞄看琉璃综合疗养院外围的暗哨。

“暗哨五个,记好他们的位置。”上官鸿信看了一会后,对赤兀报出了具体方位。然后,他换回己方耳麦,将敌方耳麦与狙击枪交给赤兀接手,临走之前,他特别嘱咐了一句,“第五个暗哨是烛九阴,传说中单兵无敌的元邪皇不可小觑,你最后一个点杀他,一击不中立即撤离,准备好接应我。”

上官鸿信下楼时,将先前拆除的警报感应与诡雷又装了回去,当然,他改动了位置,是只有他和赤兀才知道正确的路线。

潜入疗养院的密道并不是俏如来找到的那条。那条就是上官鸿信故意用来给人找的密道。他用来潜入的密道能躲过缜密精细的搜查,原因很简单,因为那密道只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并未连通琉璃综合疗养院,需要动用炸药,才能将这一段不长也不短的距离给炸通。密道的入口在安全屋的车库底下。上官鸿信踏着滑板,很快就回到了安全屋,进入了密道,来到密道尽头。这里早已安置了精准的炸药,只需要完成口令启动就可以了。

就在上官鸿信正在通过口令验证,启动炸弹时,俏如来忽然心头一凛,一种不安感莫名涌起,他看向忆无心问道:“雁王睡下了吗?”

“没呢,还在书房里。他经常晚睡。”忆无心也同样有种说大难临头的不安与紧张感,从刚才开始,她每个一分钟都要询问一下雁王那边的情况,但是回报却是一切正常。难道俏如来的猜测错了吗?今晚雁王可能真的不会来了?不,俏如来很少出错。她不由想到了一个可能,便问道,“精忠大哥,雁王是不是正在准备……”

“不,不对!我想他应该已经到……”俏如来打断了忆无心的话,而一声闷响与突如其来的黑暗又打断了他的话。

“是雁王!”黑暗中,玄之玄第一时间喊了出来。

这里是为皇室成员提供服务的高级疗养院,有着多台备用发电机,不可能会出现断电的情况,除非有人把备用发电机全给破坏了。

玄之玄与俏如来第一时间想到了这里。在黑暗中异口同声道:“看守电配房的人呢?”

“失联。”突如其来的断电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忆无心的声音在一片嘈杂声中略显慌张地传来。她并不是害怕,而是担忧同伴的安危。她很快又补充了一句,“目前负二层和负三层的通讯良好,负一层部分中断,地面上的联系完全中断。”

“哼,来得倒挺快的嘛。”玄之玄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阴恻恻的,不怀好意,“俏如来,看来他没走你千辛万苦找出来的密道。不过,没关系,我在负二层给他准备了份大礼。我倒要看看,传说中武器样样精通的天才能打几个人。”

“无心,通知银燕与霜,让他们小心!如果不敌,不要死战!其他人五人一组,去……”俏如来并没理会玄之玄,而是打着手机照明,对着周围人布置任务。

玄之玄抱臂在旁,似笑非笑地看着。俏如来在尚同会里的威信近来隐隐要超过他这个盟主了,他不介意让偏向于俏如来的帮众都死在雁王手下。虽然这次伏杀雁王,尚同会可谓倾巢出动,但玄之玄还是留了一手,将自己的亲信与死忠都安排在了并不重要的岗位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