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甜豆花爭霸賽

 

△序章

 

缺舟:俏如來,看你大包小包,應該很喜歡佛國素食。

俏如來:是啊。年關將至,俏如來特來採購年貨。

缺舟:俏如來,有一個問題,你必須嚴肅認真地回答。

俏如來:請問。

缺舟:豆花,是甜?還是鹹?

俏如來:這……豆花是佛國名菜,歷來鹹甜都有……

缺舟:雖然一直存在,但甜豆花是異端。

一步禪空:錯了,鹹豆花才是旁門左道。

俏如來:兩位大師,爲何如此激動?

缺舟:俏如來,你聽過「舌尖上的金光」嗎?

俏如來:好像是溫皇飯店贊助凰后編撰的美食寶典。

一步禪空:對。這本美食寶典網羅九界美食,佛國豆花榜上有名。

缺舟:但豆花是甜是鹹備受爭議。

一步禪空:所以,佛國開辦了一場豆花鹹甜爭霸賽。

缺舟:地門是鹹豆花聯盟,天門是甜豆花部落。

一步禪空:作爲鉅子舌傳人,俏如來,你選甜還是鹹?

缺舟:俏如來,加入我們聯盟吧!

俏如來:呃,如果非要作選擇,俏如來選擇甜豆花。爲了部落!

 

 

△中章

 

凰后:歡迎來到佛國豆花鹹甜爭霸賽現場。第一場對決是美食理論比拼。有請甜豆花部落的欲星移和鹹豆花聯盟的缺舟上場。

缺舟: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豆花是菜,也是人生,鹹淡皆修行。故而,作爲佛國名菜的豆花,該當是鹹。清淡中一點鹹,便是平凡中一點悟,品出三千婆娑,悟得一心圓融。

欲星移: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蘊熾盛。知苦方識甜,識甜才能悟。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求得那清明與甘甜。作爲佛國名菜,豆花理當清甜沁心,爽口宜人。

凰后:兩位大師説得皆有理,第一場對決平手。第二場對決是厨藝比拼。甜豆花部落的溫皇和鹹豆花聯盟的蒼狼。

蒼狼:神蠱溫皇,身爲苗疆人,你竟然吃甜豆花!

溫皇:哎呀,溫皇從來與衆不同。

蒼狼:鹹豆花的正統,孤王不容顛覆。

凰后:蒼狼率先出手了!是皇世驚天!漂亮!蒼狼用星辰變加速滷湯的入味,再用虛空滅護住豆花,以輪迴劫控火反復烹煮。三大絕招合一煮出的豆花口感細膩,富有層次。再看另一位選手。

溫皇:苗王,承讓了。

凰后:溫皇不愧是開飯店的。豆花在他精湛的劍不,刀工之下,綻放如花。比起鹹豆花如繁華盛世的煮法相比,甜豆花的做法淡雅若仙。尤其是溫皇做來,越發寫意飄渺。湯如琥珀,豆花如煙似霧,甜味有如入幽徑的輕舟,蕩漾層層漣漪。

蒼狼:孤王輸了嗎?

凰后:我宣佈,第二場對決,依然平手!

 

 

△結尾

 

凰后:第三場對決,也是本次爭霸賽最後的決戰。有請甜豆花部落的俏如來和鹹豆花聯盟的雁王上場。第三場是美食文化比拼。

俏如來:要論豆花的鹹甜正統,須從豆腐説起。豆腐以點製材料分爲南北兩派。南豆腐以石膏點制,質地柔軟細膩,常做甜豆花。北豆腐用鹽鹵凝固,硬度、彈性與韌性較强,常做鹹豆花。相傳,最初的豆腐是玄朝淮南王劉安偶以石膏點豆汁而得。換而言之,豆腐以南豆腐為正統。甜豆花是與南豆腐匹配的做法,自然更勝一籌。

雁王:食材是食材,菜是菜,以食材論定菜的正統,俏如來,你失敗的第一步真是讓人歡喜。豆腐雖發明于玄朝,卻是在盛朝之後才成爲大衆食品。既然甜豆花與鹹豆 花的歷史不可考,正統性不可證。那就以民衆基礎論成敗,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衆所周知,豆腐的做法繁多,紅燒、麻婆、煲湯、燒烤……酸甜鹹辣口味俱全,但究其根本不出甜鹹之分。無論是從做法還是食用人數來看,都是鹹的天下。菜無鹽則失味,鹹從來是王道。

俏如來:雁王,你在偷換概念。這場爭霸賽是爲了論證作爲佛國名菜的豆花該甜還是該鹹,而非爭論甜與鹹的優劣。

雁王:哦?你有何高見?

俏如來:佛國名菜理應代表佛國給世人的觀感。佛國豆花是甜是鹹,可以看一看俏如來便知答案。

凰后:那就讓我看一看。嗯。白裏透紅,秀色可餐。

俏如來:妳覺得甜嗎?

凰后:甜,甜美可人。好,我宣佈,佛國豆花爭霸賽……

雁王:慢!他不是佛國之人。

一步禪空:卻是佛門典範,是佛國形象大使。

缺舟:佛門代表好形象,渡世大願俏如來。好吧,你們説服缺舟了。

凰后:看來爭霸賽結果已經明瞭,甜豆花勝出!恭喜甜豆花部落!

雁王:比到最後,竟是刷臉取勝。

溫皇:誒,你們鹹豆花聯盟的顔值也不差,可以一戰。

欲星移:但需要先出家。

雁王: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