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雅谷幽兰长相思

 

话说黄泉与玉秋风比试勾引人,罗喉果然在黄泉销魂一眼下,随他走出了寝室院门。而黄泉则摘了一朵院墙上低垂的红杏,暧昧地挑逗了罗喉一句,便又转身回到了院中。

玉秋风和冷吹血立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罗喉又随着黄泉重新回到了院里来。

黄泉将手中的红杏抛给玉秋风,笑道:“如何?”

“哼。我玉秋风确实输得心服口服!”玉秋风接过花,冷哼一声。可惜她并不知黄泉在院门外如何拿着这朵红杏调戏罗喉,便只随手将其搁在身边的案几上。

“嗯?”罗喉早就察觉院中三人有异,他目光转向冷吹血,无声相询。

“武君,黄泉和玉秋风只不过在打赌争宠而已,看谁能博得你的青睐。”冷吹血早就看不惯黄泉,立即将事情和盘托出。

“你的企图心用错地方了。”罗喉闻言,转对黄泉道。

“男人需要女人这也错了吗?”黄泉口无遮拦地将话挑明,“将她送给我,怎样?”

“呵。”罗喉微微一笑,并不做声。

“你,武君,我绝不答应!”玉秋风眼看自己又要被黄泉拿来当炮灰使,急道。

“没魅力的人,注定只能被摆布。”黄泉似笑非笑地斜了玉秋风一眼,暗示她刚刚比试输了,继续问罗喉道:“怎样?你答应了吗?”

“随便你。”罗喉不动声色地回西厢房了。

“武君……”玉秋风眼睁睁看着罗喉离去,无计可施。

“听到了吗,今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要给我乖乖的,不该闯的地方别乱闯,不该有的举动别乱来。”黄泉一边说,一边随手取用桌案上备好的文房四宝,唰唰写了一页纸,“这是你必读的书目,拿回去好好研读吧。”

玉秋风接过那页纸一看,上面列的书名是:《眼神捕猎宝典》、《欲擒故纵术》、《绝对诱惑》、《心灵对话的艺术》、《无间道之真假迷情》……

“哼!不就是长着一双眯眯电眼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玉秋风哼了一声,转身回自己屋了。

“哼!神气什么?什么不该闯的地方别乱闯,不该有的举动别乱来?”她气呼呼地将书目表往案上一拍,忽然一转念,怒意尽消,笑了起来,“我说呢,怎么总觉得这些话似曾相识,原来我大哥也经常跟我说类似的话。”

她越想越兴奋,一脸奸笑,自言自语道:“根本是怕我闯见了什么不堪的场面吧!防我防得跟什么似的,嗯,估计跟大哥在玩同一种把戏。只是大哥的房间我可以随便闯,但这罗喉的房间还真棘手啊~”

她倒在床上苦思冥想,大伤了一阵脑筋,最终不得不放弃,叹道:“算了,大不了转仙山分校,我可不能考试和交稿全都失败,就是豁出去挂了科,也一定要将那两人的秘密给挖出来!唉~耽美大神保佑我吧~”她说完,便满心鼓舞地爬起身来,开始埋头写她的文稿。

 

花开两枝,各表一枝。这日恰逢集境派对战妖世浮屠三晶界阴端佛鬼的考试,要不是十锋和香独秀及时赶到,太君治就要挂科了。

“院主,你无恙乎?”十锋搀扶着太君治走在校园里,香独秀漫步于后。夕晖挥洒,放眼望去,前路金光灿灿,与众人此时的心情格格不入。

“吾错了,吾错了,吾低估了阴端佛鬼的实力。” 太君治吐了一口鲜血,自责不已。

“院主,你该多试探一下佛鬼的。”香独秀看着太君治虚弱的神色,不由想起对方在温泉馆时的动人情态来,“虽然试探伴随着同伴的挂科,但却能评估出对手的真正实力。错算双方实力,是武考大忌。”

“香楼主,这种事无须再说。”十锋心疼地搀扶着太君治,对香独秀厉声道,“故意派人去挂科,从而换来己方的胜利,难道就是正确的做法吗?”

“非也,吾只是发发牢骚而已。倒是一向寡言的你,今天难得展露了主见。”十锋一直给人乖巧温顺的印象,想不到他会展露狠辣的一面,香独秀饶有兴味地审视着他。

“香楼主说得对,是吾失策。如今坏了大事,唉~”太君治捂着伤,看了香独秀一眼。只是不经意的一眼,竟看得他心中莫名异样顿生。

那日在温泉馆中的情景又历历在目,引得他一阵心慌,仿佛中了邪。明明以自己沉稳隐忍的心性,早就将那荒唐事忘却在脑后,没想到见了面,还是释怀不能。太君治暗暗气恼,又是一阵心血上涌,吐出一口鲜血来。

十锋忙劝道:“院主,事情尚未绝望。等你的伤势康复,可以再图反攻。”

“然也。院主虽伤,但未必就无转圜。十锋,请你带院主先回寝去,吾有要事待办。”香独秀一甩长发,先行告辞,“等事情了结之后,吾再上天机院寝室商议后续。”

十锋顺口问道:“是什么要事?”

“沾得一身尘埃,当然是回浣愁池沐浴更衣啊。”香独秀没心没肺地答道。

“香楼主,多谢你对天机院的尽心协助。请。”太君治听得一阵胸闷,忙打发走了香独秀,然后转头告诫十锋,“十锋,谨言慎行,以后别问多余的问题。”

十锋深有同感地应声道:“嗯,吾明白了。”

 

等香独秀沐浴更衣前去拜访时,太君治已被集境派判定为残宗叛徒,按照惯例,他被迫搬到破军府寝室去了。于是,香独秀又改道去破军府寝室看望。谁知太君治却在半路上被鸦魂堵截,连人带行李地搬到残宗寝室去了。结果香独秀找了一圈下来,好不容易寻到残宗寝室,却望见庭院里黑灯瞎火的,人都已就寝,也只好作罢,打算改日再访。

他回到神棍寝,一进院门,便看到那峨冠高耸的身影,不由笑道:“梦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香楼主,吾深夜造访,实有一私密事要问你。”太君治背对着香独秀,压抑着体内那股莫名的躁动,沉声道。

“嗯?何事?”香独秀应着声走上前,太君治见状赶紧侧过身去,尽量避免与他面对面,更不敢去看他。

“那日在温泉馆,香楼主喂吾吃了什么?”

“那日?哦,吾记得药名,叫雅谷幽兰长相思。”香独秀悠然答道,丝毫没察觉有何不妥,“吾最喜爱的便是雅谷幽兰,那瓶媚药倒是取了个好名,气味也幽雅怡人……”

“长、相、思!”听他讲完药名,太君治顿感晴天霹雳,之后的话再也听不入耳。

自那日后,太君治一直刻意回避着香独秀,以为过段时日,就能心平气和地相对,却不料身体的反应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就像眼下这般,光是听闻香独秀的声音,他就不禁面红耳赤起来,难抑情欲。他反复思量,认为是那日喂的媚药在作祟。

“此药听名号便知药性深沉持久,不知香楼主可有解药?”太君治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有否解药这种事该去问阴端佛鬼。嗯?院主,你无恙乎?”香独秀发现太君治不但声音颤抖,整个人也摇摇欲坠,以为他伤势恶化,便伸手去扶他。

“别、别碰吾!”香独秀的靠近带来了他的气息,使得太君治敏感地浑身剧颤,使命挣脱他的手,想要退离。

“院主你……”香独秀诧然地看着太君治的过激反应,不明就里。两人沉默对视数息,太君治忽然就抓起他的手,拉着他朝他的卧室冲去。

“院主,你这是做什么?拉拉扯扯有失风度啊~”

一向沉稳温吞的太君治此刻像是换了一个人,风风火火地冲到房门前,却等不及推门,就吻上了香独秀。幸而有头上的大帽碍事,他只能浅尝辄止,暂缓下媚药的发作。他松了吻后,便猛地推门进屋,匆匆自解衣帽。

拂樱今夜继续窝在枫岫那里温书,无人管束的小免本打算去偷窥一下啸龙居的情形,没想到一开门就看见太君治在狼吻香独秀。

撞现场有了经验的小免这一次及时捂住了口鼻,安静地看着他们一边热吻纠缠一边推门进屋。等对面芜园的房门一关,小免的鼻血也就喷了出来。她熟练地做了简单处理,然后找来琉璃杯,蹑手蹑脚地跑去听墙角了。

“哎呀,人生到处从容啊~院主你这样,让吾真为难。”香独秀在太君治宽衣解带之际,从容不迫地关好了房门,又慢悠悠地去点了檀香,然后还想去倒杯酒来饮,就被太君治一把拉住。

“香独秀,雅谷幽兰长相思是长效性媚药,在服下解药之前,你必须协助吾压制邪欲。”太君治此时已将大官帽摘下,露出一头秀发。他衣衫半褪,裸露出白皙光洁的臂膀和胸膛,满面酡红。

“嗯?”香独秀并不应声,端起案上灯烛,举到太君治面前,左一下右一下地端详。

“怎么了?”太君治被他看得欲火焚身,颤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吾如今才知晓院主脱了帽原来是这般模样啊!”香独秀赞道,“啧啧,美人,美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