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为理想前仆后继

 

这日,玉秋风挂科转仙山分校了。

天下封刀为她举办了风光的送行会。玉秋风与众位兄弟一一敬酒话别后,便与御不凡往校园外走去。御不凡提着妹妹的行李相送,一路上杨柳依依,溪流潺潺,野花缀满一地绿茵,看得他触景伤情。

“此地别小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他一步一吟诗,一句一滴泪,“明月隐高树,长河没晓天。悠悠仙山去,此会在何年。”

“大哥,你别念了,害得我也伤感起来了。”玉秋风也禁不住眼眶湿润起来。

“大哥不舍得让你孤单一人。”御不凡说得有些哽咽,“我会一直等你重考回来。”

玉秋风一想到仙山分校路途遥远,而且那里对学员进行魔鬼般的培训教育,只怕要好一阵才能与大哥相聚,不由上前抱住御不凡挥泪惜别。

御不凡也抱紧妹妹,并将一支梦幻逸品玉钗插在她的头上。

“这支玉钗本是要等你毕业,大哥要送、送,要送……啊……”他有些说不下去,口吃起来,听得玉秋风十分心疼。

她赶忙接过话道: “多谢你,大哥。”她看着他认真道,“答应我,好好保重自己。还有,要跟你的好朋友漠刀好好相处哦。”

“我会的……”御不凡此刻没有一点和妹妹调笑的心情。他还想说些什么,却望见前方路边黄泉倚树下,状似在等人。

“看来又有人来送行了。大哥,我先过去一下。”玉秋风也望见了黄泉,便独自走过去,冷笑道,“你是来看我的笑话吗?现在我转仙山分校了,你可以向我坦白了。你其实不是武将专业,你是杀手专业,对吧!”

“哼,傻女人,若你都像这般,用脑行事,你大哥此刻也不用那么伤心了。”黄泉望着御不凡转身拭泪的身影,有所感慨。

“哈。你这么说,就是承认你是杀手专业生了?”玉秋风无所谓地耸耸肩道,“你的考试是不是刺杀罗喉啊?这个的确有难度,我会在仙山分校欢迎你的大驾。”

“我与你的差距就在于专业与非专业。你等不到那一天的。”黄泉笑道,“对了,看在你算是我前女友的份上,我可以让我在仙山分校的大哥罩一下你。”

“喂!我何时成你女朋友了!还前女友!我大哥就在那边,你胆敢调戏我!”玉秋风抬高声调道,然后她又好奇地问,“喂,我记得你说杀手需要用勾引的方式接近猎物,那万一杀手爱上自己的猎物怎么办?”

“所谓的勾引、接近与交心,不过都是逢场作戏而已。若假戏真做,那这样的杀手就失格了。”黄泉说完,又疑惑地看着玉秋风琢磨道,“你这样问,该不会是喜欢上罗喉了吧?”

“他那种虎躯花容不是我的菜!”玉秋风被问得噗嗤一笑,“我诅咒你爱上罗喉。再会了。”说完,她逃也似的跑回御不凡身边去。

“虎躯花容?哈哈哈哈。”黄泉听闻玉秋风给罗喉的形容词,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一阵狂笑,大笑不止地离开了。

玉秋风与黄泉说话时,霜儿也来送行。玉秋风跑回来就看到了她,便激动地握住她的手道:“霜儿,你明白的!你明白的!”

“嗯,我明白。秋风姐姐你放心好了。”霜儿一边擦眼泪,一边点头应道。

“明白什么?”御不凡在一旁听不懂她们的暗语,纳闷地问。

“没什么。”玉秋风与霜儿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不好撇开御不凡,只好千言万语化作明白一词。

从今以后,大哥的文就交付给霜儿来写了,自己将要去仙山分校与那边的组织接头。仙山分校的美人与配对更是多得数不胜数,接下来的学习生涯也绝不会寂寞无聊。虽然见不到大哥,也还可以书信往来嘛。

玉秋风想着,抹干眼泪,转身从御不凡手上接过自己的行李来:“大哥,霜儿,校门就在前面,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此别过,再会了。”说完,她心一横跑走了。

“小妹……”御不凡眼睁睁看着妹妹离去,离愁难平,欲泣无声,“悲莫悲兮生别离,登山临水送将归。武昌无限新裁柳,不见扬花扑面飞。”

“不凡大哥,请你别为秋风姐姐难过,她一定会在仙山分校过得很快乐的。”霜儿劝慰道。

“嗯。她的性格的确如此,无需我多费心。”御不凡压住悲伤,对霜儿笑道,“霜儿,我还有事,先行告辞了。”说完,他摇扇转身离去,“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黄泉送完玉秋风,又办完了罗喉交代的任务,回到天都寝找罗喉汇报。他走进寝院,就听到罗喉在东厢房里说话,以为是狂屠又搬回来了,谁知进了房间,却罗喉在同一位女学员交谈。

“又有新人来联谊。”黄泉打量着那名女生道。

“我叫君曼睩,你是……”君曼睩也打量着黄泉,不动声色地明知故问。

“你的待遇比之前的那个好,告退了。”黄泉向罗喉行了礼,转身要出门,忽而又看似漫不经心地对罗喉抛下一句话,“对了,你上次的问题何时人们会反抗英雄,答案就是人民不再需要英雄的时候。”

“那人民要如何消灭一名英雄?”罗喉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而是接着问。

“呵。”黄泉微微转过头来,只留给罗喉一点透亮的眼眸,而后轻笑一声离去了。

那一声轻笑和一点秋波,又让罗喉心生追随之意。他对君曼睩叮嘱道:“你好好休息,吾会再来看你。”说完他就闲庭信步地跟出去。

出了东厢房,他便望见黄泉正站在西厢房屋顶上吹风。那里是他想要深思时常去的地方,自从黄泉加入天都,自己能独自站在那里吹风的时间就少了许多。他一声不吭地飞上屋顶,来到黄泉身后,一时无言。

两人沉默了一会,黄泉忽然说道:“英雄就算死了,他仍是英雄。”

“吾没有要你马上给吾答案。”罗喉对于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沉声回道。

“哦?你不急吗?据我所知,你不是还有一篇BOSS专业的哲学论文《论英雄》近期需要上交吗?”黄泉笑了笑,语带调侃,“我原不知BOSS专业生还要修哲学。自从陪你在屋顶上玩了几回哲学对话,我才逐渐明白,罗喉还是一个哲学家。”

“哈。那个女人转仙山分校了,你这么晚回来,是去送她了吧。”罗喉并不接黄泉的茬,自己挑了个话题。

“去送自己的前女友一程,有问题吗?”黄泉似是而非地回答道。

“你很在意她?”罗喉饶有兴味地继续问。

“这样破绽百出,又莽撞的行动,要人不在意也很难吧。”黄泉转过身来,犀利杀意的眼神中暗藏几分妩媚,“若是我,我要刺杀你,一枪就要你挂科,绝不会像她这样。”

“是吗?”罗喉定定地凝望着黄泉细长的双眸,“你比她聪明多了。”

“会怕了吗?”黄泉也大方地回视着罗喉,忽然想起玉秋风形容罗喉虎躯花容,不由憋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吾倒很想了解,恐惧是怎样的感觉。可惜,吾没机会。”

罗喉不知黄泉在笑什么,只被那不经意的笑迷了眼,他转过身去,勉强自己不去看对方,继续一本正经的道:“所以有那一天,千万麦失手了。”

东厢房里,君曼睩坐在自己房中,从开着的窗就能看到罗黄两人在西厢房屋顶上若即若离的身影。至于窃听嘛,她笑着拿起一把绣绘精巧的扇子来,轻轻一扇,便有一只小蝴蝶凭空幻化而出,翩然而飞,悄无声息地落到西厢房屋檐附近的花枝上。

“还有呢?”

“寂寞。”

“嗯?”

“没朋友没亲人,眼前可见,唯有可悲的众生如此的渺小,仿佛一伸手就可以将他们揉死,实际上,他们还真的一揉就死,你说,不寂寞吗?”

……

罗黄两人的对话从那把精美的扇子里传来,君曼睩一边听着,一边好整以暇地磨墨,准备赶稿。

没想到这两位谈情说爱还带哲学色彩的啊!

君曼睩暗笑不已。也多亏有枫岫主人赠与的灵蝶藏扇,否则《霹雳英雄耽美季节》的写手们得为了挖掘这一对而前仆后继,大伤脑筋了。

她磨完墨,提笔开始写起罗黄文来。罗黄在屋顶上的对谈仍源源不断地传入她的耳中,让她文思泉涌。估计两位当事人都没有察觉,他们之间的对话,在旁人听来,暗藏了多少引诱与挑逗,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我来到天都,选择攀上另一座顶峰。”

“你可是选择了一座无法攀越的高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