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截稿日期最忙乱

 

“大红师太~小免暴露了,以后《霹雳英雄耽美季节》就拜托大红师太帮我飞给小透明吧。”佛学院邪释寝室里,小免一进门就缠住异法无天撒娇。

“你出什么事了?”异法无天接过她上交的文稿,淡定问道。

“我严重怀疑枫岫阿叔已经发现我的秘密了。你想啊,他与小透明同住在神寝,总会对我们的期刊有所耳闻,只要翻阅过,就不难知晓我的作为。若他将这些事告知斋主,小免在斋主心中的乖巧形象就全毁了!说不定还会惨遭抛弃。”小免越说越可怜,两眼泪汪汪。

“你别做贼心虚,自己吓自己。”异法无天一边审阅稿件,一边摸着小免的头心不在焉地安慰道。

“不是啊,他都已经暗中告诫小免了。真的!我的直觉很准的!”小免一口咬定。

“那就收买他吧。就像你搞定小透明一样搞定他。”异法无天仍旧不以为意。

“枫岫阿叔和小透明不一样啊,我摸不透他,他是神棍!其实死神我也没摸透,不过他萌点明显,和我们气味相投。”小免认真地做着分析。

“若他真告知你家斋主,你就说这是你与死神玩的游戏,被迫答应死神的要求,不就没事了?”异法无天挥了挥手,想尽早摆脱小免的纠缠,“总之,以后吾会帮你飞期刊给死神,其他的事情你自己想办法吧,别忘了,吾还在帮你完成弃天帝的条件。”

“哦,那大红师太写好多少种爱死爱慕的方案了?”小免又满怀期待地问。

“大爱无情,佛灭终生!再与吾提那爱死爱慕方案,吾就见人杀人,遇神弑神!”异法无天忽然目泛凶光,声色俱厉。

小免吓得倒退数步,惊慌地望着异法无天。只见她说完话,忽而又恢复先前神色,淡定地继续审起稿来。

“哈哈哈。邪释主写终极爱死爱慕奥义写得各种暴躁,你别怪她。”一旁的女戎见状笑道,将小免拉到怀里来蹂躏,“近日期刊写手少了一位主力军,火晶界温泉馆又被查封,我们的主编心情可真不好呢!”

“还不止这些,近来又有很多精神病向我投男女情爱的文稿,强烈呼吁开什么《霹雳英雄恋爱季节》。”异法无天郁闷地一拍桌案,愠怒道,“吾乃《霹雳英雄耽美季节》的主编,不是他们的主编,想开新期刊自己开去,骚扰吾做什么?!”

“因为学生会有我撑着,他们申请不成,所以才会转向你施压啊。”女戎笑盈盈地说着,顺手拿起一份异法无天手边的文稿问道,“嗯?这文不是写一女读者与一畅销男作家的苦恋故事么?你怎么给过稿了?”

“因为那是写女女百合之恋的,只是打着男女恋爱的幌子而已,稍作修改即可。”异法无天邪魅一笑道,“你还记得前阵子也有一文,是说一对姐妹暗恋同一男子的文么?那也是赤裸裸的百合文,我改了丢期刊里,果然明眼人一看便知,很多人萌呢,反响极佳。这菊花开遍地,偶尔来朵百合,可以舒缓一下审美疲劳。”

“嗯?你不是不喜欢看小言么?怎么居然看得下去,还从那一堆文稿里挑出这朵奇葩来?”女戎不免诧然。

“哈。有女座你这天雷文教主在,我雷点算是修炼至巅峰了。再者,我每篇只扫几眼而已,那堆小言文,第一段都有着浓浓的玛丽苏味,自然容易去芜存菁。”异法无天又埋头去阅稿了。

不一会儿,霜儿来交稿,带来的是心天文和漠御文。异法无天接过来,看了她一眼叹道:“唉~要是玉秋风还在,漠御的文还能多上点肉,你不可能有玉姑娘闯房间抓现场的机会。”

“说起来秋风姐姐好勇猛啊,她的绝招是闯房间抓现场。”小免敬仰地感叹道。

“勇猛有什么用?明知闯罗喉房间只能有那么一次,她都没找对时机,白白挂了科,还害我们连漠御的肉文都没法看了。”异法无天犀利地批判着玉秋风不成熟的作为。

“唉,别这么说。秋风姐姐还是有所贡献的。”霜儿有些伤感地道,“她至少摸清楚了黄泉其实是杀手专业,考试题目是刺杀罗喉。这样想来,罗黄这对挺纠结挺萌的。”

“她也不是不想抓准时机,只是那两位还在纯情懵懂中,没到有现场可抓的地步。”君曼睩还在门外就听到众人在议论玉秋风,便加快脚步走进禅室里来接话道,“再说玉姑娘本身是有考试任务在身,她的行刺有时限,身不由己。唉~”

听君曼睩这么说,众人便都沉默起来。伤感了好一阵,异法无天才说:“其实吧,仙山分校的美人配对比本校还多,玉姑娘到了那边,说不定比我们还快活呢。我们就不要在这里低沉失落了。谁来说说新的暧昧情报吧。”

“啊,对了,我之所以来迟,是因为天刀笑剑钝对战罗喉。”君曼睩兴奋道,“天刀他可猛了,一上来就撕了罗喉的衣服。”

“撕~了衣服?!”众姐妹闻言,颤声问。

“是啊,他将闇法之袍撕了个粉碎。”君曼睩说着,不免激动得小脸泛红,“罗喉还赞许他呢。对了对了,我听主席说,每回对战,罗喉都喜欢让别人脱他衣服,要么就是触碰他,我一时间觉得他根本就是傲娇受。”

“原来罗喉那么饥渴啊,哈哈哈哈。等着看罗黄的肉文哦!”众姐妹也都跟着她兴奋。

“对了,这几日无心一直窝在我家雅少寝室里,喝得烂醉如泥,还不停地对雅少动手动脚,真讨厌,我写文被迫逆攻受了。”霜儿忽然道,“没想到雅少他跑去对战起罗喉来居然那么猛,那么强势。”她继续脑补道,“如果雅少能将罗喉那身黄金甲也拆光了,就更好了。”

“唉~他没攻成,败了。”君曼睩叹了一口气道,“无心还在天刀寝室里吧,估计你回去就可以看他扑到血淋淋的天刀身上哭了。”

“这刀无心应该是全校总受才对。君姑娘你都比他攻。”异法无天说着,又问起另一件事来,“对了,小透明的文你改好了没?”

“改好了,这一期你可以拿去发了。”君曼睩将修改过的死神文稿递给了她。

“小透明到底写了什么?”女戎好奇问道。

“大概是根据死国乐队的历史写的吧。”

君曼睩给众人简要复述了一遍故事梗概:

死神与弃天帝是竹马竹马,却因死神爱玩的习性和弃天的洁癖而分分合合。在最后一次分手时,死神大受打击,得了间歇性失忆症,自我放逐时遇到了天者和地者。

天者和地者也是竹马竹马,早年与阿修罗一起组成地下乐队,后因地者与阿修罗暗生情愫,天者便将阿修罗排挤了出去。在遇到死神后,天者、地者与死神重组乐队,正式更名为死国乐队。死国乐队渐渐出名,由地下乐队转成正式出道的成名乐队,时至今日,更是声名显赫。

死神、天者和地者,作为最早的死国乐队成员,爱恨情仇错综复杂,私生活更是淫乱。在死国乐队需要新鲜血液时,死神开始培养天狼星、阎王锁以及央森等人,而天者和地者则负责培养五尊以及夜神。

“这文目前更到,因死国乐队而星途灿烂的死神意外重逢了分手多年的弃天帝。死神写得又深情又纠结,没肉的部分看起来就像是一位纯情少年写的初恋告白。”

“哇!好想看!我要去催小透明交后面的稿!”小免听了,激动得搓手跺脚。

“啊,原来阿修罗是死国乐队前身的成员啊。我还以为他最近才被挖掘,准备出道做主唱。”霜儿听完大悟道,“没想到死国乐队还有这么曲折的历史。”

“阿修罗的歌的确好听。我很迷他主唱的那首《阿修罗的叹息》。”小免点头道。

“嗯?不应该叫《阿修罗的呢喃》吗?而且那首是天者和地者合唱的,阿修罗在其中只是和声。”君曼睩纠正小免道。

“不是!我说的就是阿修罗主唱的《阿修罗的叹息》,没有错!”小免肯定地点头道,“《阿修罗的呢喃》是现在发行的专辑里的一首,这张专辑主打歌是《神子降临》。我说的是尚未发行的新专辑。新专辑主打歌是天者唱的《讨厌心疼》。我有特权可以提前听到新专辑哦!”

“哈,原来这回从呢喃变叹息啦。阿修罗他什么时候出道啊?”女戎拨弄着自己的刘海,妩媚地说,“那么有磁性的嗓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真吊人胃口。还有那个天者简直是专辑毒药,听得我没蛋都疼。”

“但是下次新专辑的主打歌真的满好听的。”小免笑道,“死神说那首歌是地者给天者量身打造的,很适合他那种柔弱中带伤的美。”

“噗~柔弱中带伤?”异法无天忍俊不禁,“死国乐队成员的审美观好特别啊!玩得明明那么重口,写出来的文和歌词又纯情得柔弱中带伤,吾真想现在就扔块砖到神寝里去。”

“啊,对了对了。死国乐队准备开演唱会了!”小免想起天狼星曾经向她透露过的一些内幕,“据说是有新的死国乐队成员正式出道。也许就是阿修罗。预售票在一个月之后开始发售。要不要我给你们拿?”

“当然。有劳了。”女戎笑道,“哈哈哈,看来我们一屋子姐妹都是特权分子啊。”

“小免,拜托你了。我是死国乐队的死忠!”霜儿握住小免的手,一脸认真严肃地拜托道。

“包在我身上,跟着我有肉吃!”小免也一脸郑重地承诺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