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赏花就要组团赏

 

 

这日,尚风悦考完试回来又是倒头便睡,再睁开眼时,房中寂静,月色朦胧。醉饮黄龙身着睡衣,银发蓬松地披散在背后。他倚窗而立,像一尊雕像沉默无言。皎洁的月光给他整个人笼罩上一层柔美的华彩并在房中空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剪影。

“你醒了?”醉饮黄龙听到尚风悦起身,仍一动不动地立在那儿。

“嗯。你在赏月?”尚风悦走过去,趴在他肩头,往窗外张望夜色。

“没有。”醉饮黄龙转头注视着他。

“那你是在想弟弟还是在想家呀?”他莞尔一笑,将脸凑近醉饮黄龙耳鬓厮磨起来。他将自己的眼睛贴近对方的眼,频频眨起眼来,用长长的睫毛去挠醉饮黄龙的眼睛。

醉饮黄龙觉得有趣,也学着尚风悦将眼睛眨得飞快。“我们是在用睫毛打架还是在亲吻?”他一边眨一边问。

尚风悦眨眼频率比他快,他不免落得下风,越眨越显笨拙,最终放弃这场睫毛的诱惑,索性用嘴去征服对方的双唇。

“我终于考完试了。”这场绵长的吻过去后,尚风悦抚摸着醉饮黄龙的刘海,轻声细语道,“明日我们全寝出去玩,我有个好去处,你也叫上你的弟弟们一起叫来吧,人多热闹。”

“可以让他们一起?”醉饮黄龙琥珀色的眼睛似乎闪亮起来,“太好了,多谢你,好友!”他一把搂紧尚风悦,兴奋道。

“你这条笨龙,谢什么啊。”尚风悦被他的高兴劲逗乐了,失声笑道,“今晚你别兴奋得睡不着觉,明天还要早起呢。”尚风悦说完又爬回床上去了。

“嗯?你不是刚睡醒么?”醉饮黄龙诧然地看着他道,“怎么这会还能睡得着?”

“我这是补眠,你再乱多嘴,我就一扇子拍你出去!”

尚风悦瞪了醉饮黄龙一眼,盖上被子,翻过身去面朝里,变得悄无声息。醉饮黄龙忐忑不安地试着爬上他的床,伸手去搂他。他眼也不睁,顺势枕着醉饮黄龙的手臂安稳地继续睡了过去。

 

次日一大早,尚风悦就将全寝的人都喊起床来,宣布了赏花的行程与安排。拂樱和小免负责准备赏花时的饮食,枫岫和醉饮黄龙帮忙收拾赏花用的器皿杂物。

等尚风悦问到香独秀时,香独秀正要欣然答应,接受寝室长的指令,蝶儿却在一旁提醒道:“公子,今日你有对战三晶界的考试,莫要迟到了。”

“哦。唉~看来这回只好作罢了。下回吾独自去赏吧。”香独秀叹道。

“近来正是桃花绽放的时令。但我们此番赏花之地可不是随时都能去的,所赏之花亦不寻常。”尚风悦深表遗憾。

“哦?不知你们去何处赏花?赏的是什么花?”香独秀好奇地问。

“我们去六出飘英赏棱晶花。六出飘英本是武斗系宿舍区某个宿舍附近的空地,后来被该宿舍之人开辟成了一个花园,现在勉强算是那个宿舍的领地。”尚风悦笑道,“近日花园主人跑出去疯了,我们正好趁此机会进入游赏,放松一下为考试紧绷的心神。”

“六出飘英,嗯,吾记下了。等吾考完试也要找个机会去见识见识棱晶花这种奇葩。”香独秀说完,转身出了寝室院门。

 

就在神棍寝众人准备齐全,开始上路时,天刀、啸日猋和玉倾欢都收到了醉饮黄龙的邀请信,也都各自启程赴约。

而仍在野营的漠刀收到信只是看了便罢,不做理会。这些天来,他和御不凡在帐篷里没日没夜的胡闹,眼看御不凡终于从妹妹挂科转校的阴霾中走了出来,他才放下心来。

漠刀此刻正坐在帐篷门旁吹竹笛,一边吹一边盘算着差不多是时候回去重建西厢房了。御不凡好歹还是寝室长,这么久不归寝,估计武斗系的宿舍长要抓他去训话了。

“绝尘,你有什么事那么好笑?”御不凡伸着懒腰走出帐篷来,挨着漠刀坐下。

“我有在笑吗?”漠刀放下手中竹叶问道。

阳光泼洒在帐篷对面的溪流上,波光粼粼,漠刀英挺深刻的五官被晨曦涂抹得柔光四射,深邃的眼眸看上去饱含笑意,御不凡忍不住偷亲了一下他的鼻尖。

“刚才的信是谁发来的?是什么事?”御不凡虽不舍两人避世而独处的时光就此结束,但为了不让自己和漠刀继续颓废下去,他还是主动问了出来。

“没什么,醉饮黄龙邀我去赏花而已。我不想去。”漠刀明白他的用意,兴趣缺缺地回道。

“赏花啊!像我这么风雅之人,赏花自然是非去不可的。你不去我代你去。”御不凡摇起大纸扇,站起身来笑道,“绝尘,他邀你去哪赏花?我这就过去。”

“六出飘英。我们走吧。”漠刀知道拗不过御不凡,只好也站起身给他带路。

 

六出飘英之内,满园殷红纷飞,桃花含笑春风,遍地是芳草奇花。甫一入园,便见一根擎天铜柱竖立正中,上有许多掌印。神棍寝众人皆驻足围观,议论一番。

“好强烈的杀气。”枫岫看着掌印道。

“此人掌功了得。”拂樱赞叹道。

“好友,若这根铜柱不是用来练功用的,你觉得它还有什么功能?”尚风悦笑着问醉饮黄龙。

“嗯……”醉饮黄龙沉思了一会才回道,“难道是用来做图腾崇拜的?”

“哈哈哈哈。”唯一知情的尚风悦不置可否地笑着继续前行。

走了一会,众人挑好一个平坦的地方落脚,大绸缎毯子铺开,酒水糕点摆上,尚未坐定,天刀就领着几位红颜知己来了,啸日猋和玉倾欢也接踵而至。醉饮黄龙十分高兴,招呼来人落座。

“好友,走了这一路,还没见着棱晶花呢,陪吾再去逛逛找一找吧。”拂樱对桃花兴趣不大,倒是对棱晶花有几分好奇。他趁着人多杂乱时,想离席闲逛,图个清静。枫岫也有此打算,便与他悄悄退出宴席,往六出飘英的深处走去。

桃花越往深处开得越繁密,醉人的香风中却有着越来越浓重的哀伤气息,枫樱两人皆有所感,对视一眼后,心照不宣地加紧步伐往前查看。

他们又走了一段路后,便望见六出飘英的深处赫然立着一尊石像,棱晶花就盛开在石像脚下,朵朵晶莹透亮。

“是棱晶花!”拂樱望着地上七彩华光叹道。

“嗯?哀伤气息来自石像,怎么有种似曾相识之感?”枫岫的注意力全被石像吸引了,他转到石像正面,在看到石像的那瞬间,便惊愕得浑身一震。

“嗯?这滴眼泪好奇妙啊!”拂樱也跟过去,打量了一番石像,目光落在了石像胸前悬空的透明泪珠上。

他试着伸手去接,却什么也没碰到,正奇怪时,枫岫也下意识伸手去接,同样没能碰到眼泪,但那眼泪却骤然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嗯?这是怎么一回事?”拂樱正待细细研究,却被枫岫拉住手臂,半抱半拖地往回走去。

“好友,你神色不对啊!”拂樱盯着枫岫的脸,疑惑道,“你是不是认识那被禁锢成石像之人?”

“不认识。此物不祥,我们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说话间,两人回到了赏花宴上。

众人谈笑正欢,并没有留意到枫樱曾经离席,并且去而复返。忽然,风沙四起,荒漠气息扑面而来,众人都不免一愣,尚风悦望着那袭来的沙尘暴更是眉头深皱。

眼见一席摊开的酒水糕点是来不及遮掩,快要被殃及之时。一张写着“小霖”的纸悠然扬起,顿时细雨霏霏,润物无声,扬起的尘土悄然平复。御不凡和漠刀从雨帘之中走来。

“啊!还以为他至今失忆不认吾,今日不会来了。”醉饮黄龙是在座最欢喜之人。

“哈。真不知该说这两位是绝配好呢,还是克得刚刚好。”尚风悦舒了一口气,松开眉头,笑道。

“嗯!这样的出场效果不错,可以参考参考。”就在漠御两人要入座时,六出飘英又有不速之客。众人循声望去,竟是弃天帝、死神、天者和地者。

“枫岫,今天神寝搞寝室活动来此赏花,既然你先来一步,又跑去跟别个寝玩了,不如我们将赏花宴并在一起吧。”白弃对枫岫笑道。枫岫则转头去看尚风悦的意思。

“可以啊。作为寝室长,我代表神棍寝欢迎诸神的加入。”尚风悦落落大方道。

“师……死神~我们好久不见了~”小免本想叫师父,想起拂樱还在旁边,很快改了口,扑住入座的死神。死神点点头,很自然地顺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又捋了捋她的兔耳朵。

死神和小免的互动看上去极其黏熟,看得拂樱很是嫉妒。他咬牙切齿,小声嘀咕道:“小免什么时候和那变态精神病那么熟了?!”

枫岫好笑地看在眼里,轻拍他的背,忍笑安慰道:“好友,死神好歹是神,你就不用和神计较了吧。再说,小免还是死国乐队的歌迷,她这种表现算不上疯狂过激,是理智粉,你要淡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